第二百八十章 痛彻心扉!

轰的一声巨响,烟尘四下掀起,云扬被彻底淹没在烟尘之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用手,用脚,用玄气,不管不顾,漫无目的地将废墟所有的东西全都掀起,检查。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找到了血肉碎片,还有碎裂的衣衫残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样剧烈的爆炸之余,找到这些东西已经非常不容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云扬仍旧不肯停歇,仍旧持续寻找动作,所幸在持续片刻之后,他的头脑终于慢慢的恢复了些许意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青云坊他来过很多次,对于这里每一间房子,每一块木头,每一项设施在什么地方,什么方位,闭着眼睛都能找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依照心中构想,他很快就锁定了青云坊大门的原址位置。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然后退了出去,闭着眼睛站在那里,静静地站了一会。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然后他就大踏步地走了进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随着呼的一下子声响,大门位置周遭的碎石被他悉数清理出去,他信步向前走去,四面张望,就好像平常来到了青云坊的那个超级大厅一般,刚进门的时候,本能的四面打量一下,扫视周遭动静,有无异状。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一瞬间的停顿之后,他又径自往里边走去。

daocaorenshuwu.com

随着云扬的行动轨迹,沿途碎石不断地清理出来,尘土弥天,遮蔽视野,然而即便是这样恶劣的环境对于云扬的行动却仍是一点妨碍也没有。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里,就是昨天晚上喝酒的地方了,不过阴阳分晓,却已人事两非……”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云扬心中酸痛滋味更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昨天,云醉月和青山雪还在这里坐着,巧笑嫣然陪着自己喝酒,但是今天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摇摇头,再一次将面前垃圾处理掉,怀着万一的希望,又自往里走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个包间的位置,琴厅的位置,这里是……一个卧室,这边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一间房子一间房子的搜索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终于在大抵厨房位置的所在地,他看到了一片暗褐色的物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扬眼中骤现难以抑制的疯狂杀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发疯似地寻找,却再没有任何发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最终,在云扬查探到原本地下仓库位置的时候,将这里所有杂乱的碎石垃圾等物全部细心的清理检查之余,忽而呆若木鸡地站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在这里,云扬发现最多的血迹,这里,是整个青云坊血迹最密集的地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触目所及,尽是一片一片碎碎的血肉,几乎遍地都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所有的血肉骨骼碎片,没有任何一块有超过一个手指头大小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外还有数不清的衣服碎片,白衣碎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是此际,沾染了血迹的白衣碎片,更显触目惊心! www.daocaorenshuwu.com

仔细的嗅一嗅,碎屑上还残留有淡淡的脂粉香气;与云扬记忆中,云醉月与青山雪身上的味道差相仿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扬还在一片废墟之中找到许多原本柔顺的长发发丝,掺杂在碎石垃圾之中,尽是凌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一个角落里,还残留着半截地基,这地基的位置,一片猩红的血迹,还有一片凌乱的头发,长长的,带着半块头骨。

稻草人书屋

云扬如被雷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心中仅余那一丝渺茫侥幸的希望,就此完全破碎!

稻草人书屋

他身子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要跌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身后一只手恰在此时扶住了他,方墨非刻意压低的声音传来:“公子,小心。”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云扬恍如没有听见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近在咫尺,但,云扬却分明感觉到,方墨非的声音仿佛是从天外云层中传来,尽是飘渺虚幻,似幻似真,若虚若实。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茫然地转头看着四周,突然一声咳嗽,嘴角猛地溢出了血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醉月温柔的声音,在脑海中乍然回响。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小弟,你辛苦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弟,你多吃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小弟,你尝尝这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温柔的眼神,似乎还在眼前流转。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临分别的时候,那牵挂的眼神,温柔的声音:“小弟,以后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音容笑貌还在眼前凝然,但是…… daocaorenshuwu.com

云扬心中一阵阵的绞痛。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就在这个时候,废墟之中乍现一点光芒闪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扬亟不可待地冲过去,扑到地上,两手一阵挖,将这点亮光掏了出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宛如将最后的希望握在手中,那是一片碧玉的碎片!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虽然只得一片碎玉,却仍温润,透亮,云扬不禁想起来一双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醉月的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白皙的皓腕上,饰有一双手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碧绿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这片亮光乃是一块碎玉,外缘,圆润,有弧度。

稻草人书屋

这分明……就是那副玉镯的碎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扬怔怔的看着,突然间眼前金星乱冒,心脏如同被人狠狠攥了一把,一时间头晕目眩,清明不复。

稻草人书屋

哇的一声,云扬猛地喷出一口血箭,仰天就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公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墨非见状惊叫一声,一把接住云扬倒落的身躯。 daocaorenshuwu.com

…… 稻草人书屋

及至云扬再醒来的时候,其身早已回归云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怔怔的看着房顶,双目呆滞,眼前所见尽都视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