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到底什幺事!

至于方擎天方太蔚;这几天下大雪,老太尉身体又有不适,今天大朝,仍旧在家里养着,皇帝陛下从头到尾都没打算去请他来。 稻草人书屋

老太尉时日无多,若由这等事再去触动其心境的话,未必能够受得了这个刺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爷子的独门心法天心玲珑乃是照见人心的神异功法,然而此法却最忌心神剧烈波动,老太尉之前因为杨波涛一案,再启天心玲珑,当时看似并无异状,实则仍旧多了相当的负荷,寿元再损,此际若是再受刺激,只怕就真的不好!

daocaorenshuwu.com

毕竟,傅报国乃是老太尉硕果仅存的得意弟子,被视为衣钵传人的那个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老太尉的其他弟子,都已尽数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若是贸贸然听到傅报国即将面对东玄倾举国之力,一代军神寒山河的全力进攻,真急出个好歹出来,玉唐不免更加的雪上加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战如何?”皇帝陛下问道。离开了大殿群臣,只有两三个人的时候,皇帝陛下也不再装那等踌躇满志尽在掌握的姿态了。 稻草人书屋

这种忧虑,现于面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此战不容乐观。”冷刀吟深深吸气,吐出一道白色长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太冷了,纵然是在皇宫里,但大殿实在太空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啊,朕也知道此战不容乐观,可是东玄为何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来犯,他并无绝对的利益可言啊!”皇帝陛下也是眉头紧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只是因为集体攻讦寒山河,刺激得那老东西发了疯,致令当前境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帝陛下很是有些抱怨:“朕实在想不通东玄国主那家伙到底在想什么,若是当真看寒山河不顺眼了,直接抄家灭族就是,偏要放这老东西出来带兵……现在可是寒冬腊月,满目尽是冰天雪地,哪有这时候出兵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陛下所言极是,现在我们与东玄相比正整占了天时。寒冬季节,易守不易攻,这是我方纯然的优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冷刀吟皱着眉头沉吟:“但这个优势并不明显,东防线那边不过刚刚建立的新关隘,未必能够承受大军昼夜不停的连续猛攻。这将是悠关此役最终胜败的纠结所在。” daocaorenshuwu.com

“还有一个问题,现在东防线那边就只得二十万兵马。”皇帝陛下皱着眉头:“傅报国不过才刚过去了一个多月,磨合未够,立足未稳,同样是一个大问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倒是国内粮草军械不成问题,军饷也不成问题。”冷刀吟沉沉叹息:“说到底此役我方占有天时,只要主将能够稳住不妄动,此战顶多只是不乐观而已……倒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着,突然转头对着秋剑寒:“老秋,你说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秋剑寒皱着眉头,似乎在沉沉思索,冷刀吟这句话,他居然因为想得太入神而没有听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冷刀吟直接一巴掌推过去:“老东西,梦游呢??” 稻草人书屋

秋剑寒猛然醒悟,张口说道:“不错不错,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国内决计不能再内乱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帝陛下与冷刀吟集体怔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能再内乱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句话?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从何说起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们现在是在讨论外患好不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怎么能凭空冒出来一句这个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都哪跟哪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老货究竟在想什么?怎地这么出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说啥呢?昨天做梦被魇着了,这会还在说梦话呢?”冷刀吟满眼尽是不爽地皱起了眉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秋剑寒茫然睁开眼睛:“什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皇帝陛下一手扶额,一脸头痛的表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冷刀吟瞠目结舌,万万没有想到这老货刚才居然是真的在魂不守舍!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想干什么,居然在这么重要的内殿对论上走神?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们在说东面战事呢!”冷刀吟无力地说道:“你这老东西倒是吱个声放个屁啊。”

daocaorenshuwu.com

流氓本色,声跟屁等同的说法,任谁也知道他在促狭秋老元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依照正常的发展,大抵该是流氓之间的互怼了,籍此缓和一下刚才的尴尬气氛,不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吱什么声放什么屁?”秋剑寒这会竟然仍旧还是有些迷糊,但随即就身子一震,连声道:“不错,不错,该放!该放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帝陛下听着这驴唇不对马嘴的话,居然忍不住将刚喝进口的茶水喷了出来,连声咳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服了你了。”冷刀吟抹着被皇帝陛下喷了一头一脸的茶水,一脸悻悻的无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你是说与东玄帝国之战啊。”秋剑寒喘了口气:“明白了。这也不算什么大事,有傅报国在,又有万里纵深存在,纵然少许失利,也动摇不了国本。咱们做好后勤,随时准备增援,那也就罢了,还是很乐观的啊,无伤大雅!” 稻草人书屋

“……”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皇帝陛下与冷刀吟面面相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乐观?很乐观?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还不算大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什么算大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就无伤大雅,这动辄就是动摇国本了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