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玉唐云尊!

兰无心脸色惨白,但却仍自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他为官多年,身上自然有不动如山的气度,虽然还是抵不过君莫言的萧杀气势,却尚能勉强支撑,强硬道:“或许有一天,君前辈也因为某些事某个人而招惹到招惹不起的人,进而受到惩罚,这个世界上,永远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君前辈你说是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君莫言仰天大笑,道:“不错,这本就是至理,如何不是!只是很可惜,一直到现在为止,能够让我受到惩罚的人,我还没有遇到过。若是彼时我遇到了,我一定会去禀报兰丞相一声,我君莫言遇到了兰大丞相希望我遇到的那个人,让你也高兴高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兰无心脸色更显苍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君莫言话里话外的含义森然若剑:若当真有我将死之日,那么,我在临死之前一定拉你兰无心做垫背,一起上路,笑赴九泉!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兰无心突然对于自己之前以国家大义逼迫君莫言的事情感到了难以言喻的后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早知道君莫言是这样一个无法无天、偏偏实力又如斯强大的亡命徒,我威胁他干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君莫言哈哈一笑,悠悠吟道:“一身纵横人世间,一剑在手君莫言,今日了却红尘事,快意江湖天地间!”

稻草人书屋

话音未落,突然间身子凌空而起,白衣飘飘,到了半空之上,当空而立,轻声道:“兄弟,我去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几个字,众人都听到了,却都不知道他是跟谁说话,但在这一刻,他们都看到君莫言的脸色,很伤感,很沉重。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君莫言在空中停留了好大一会,似乎是在缅怀什么,又似是在回忆什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蓦然间,天空中一声霹雳一般的剑鸣震空响起,一道剑光陡然冲天而起,只是一闪,君莫言白衣俊逸的身影,就此消失不见,踪影皆无。 稻草人书屋

直至此刻,兰无心头上的冷汗才冒将出来,脸色亦转为蜡黄色,但心底却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个煞星终于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走了就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要以后我们都不再用任何借口压你了,也不用任何事情来要挟你做事,彼此之前再无牵绊关联,那就不会再有再见之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本相诚挚希望……你君莫言,这辈子都不要来紫龙城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便在这个时候,兰无心发现,那小院子的门又打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自己翘首以盼的云老,正自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脸色显得很奇怪,又或者说是很古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老!”兰无心莫名地感觉了一阵心慌,一份趋吉避凶的本能感觉令到他没有迎上去,反而退后了几步,远远叫道:“您…您这是怎么样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扬悠悠的叹了一口气,道:“那刺客情况很不好,老夫出手恢复其神魂虽已有成效,但因为其身体依然残破不堪,现在也不过就是吊稳了一口气,不至于随时一命呜呼而已,需要将他带回去进一步的好好治疗,否则……”

稻草人书屋

“带回去?好好治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兰无心的眼睛瞪到了最大限度:“怎么可能让你带回去?那是国家重犯!我们所求的不是救回那人的性命,而是他心底的秘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另一边,无数的紫幽帝国官员也是震惊的眼珠子都凸了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这咋回事? www.daocaorenshuwu.com

怎地好像是……哪里的味道有些不大对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相爷小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名兰无心的随身护卫也都是一流高手,出于武者本能,突然感觉到云扬身上忽而杀机涌动,赫然是针对着兰无心而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猛地挡在了兰无心身前,一刀一剑,同时出鞘,联袂抗衡这突如其来的来袭杀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旁边的高手亦是反应迅速,即时补位,刹那间将兰无心包围得有如铜墙铁壁,牢不可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云扬本想要骤施突袭一举干掉兰无心,若能得手,势必令到整个紫幽即时陷入混乱,但对方护卫警觉至此,态势瞬变,云扬诸相神通不复,绝大多数杀手锏无法施展,此刻也只好放弃这一绝大诱惑,淡淡道:“就算是国家重犯也得是活人才能谈及后续?不将之恢复几分,如何能堪审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而听到解释的众人,仍旧清晰得感觉到,这位云老这句话说得冰冷异常,而且……明明是言之成理的解释,怎么感觉就是那么的……言不由衷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且,你将刺客背在身上,分明就是一副不同意也要带走的架势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兰无心的眼神怔怔的看着云扬,看着他决绝的,冰冷的脸色,那完全充满了杀气与怒火的双眸,只感觉一颗心不断地沉下去,绝望的说道:“你……你……你不是凤弦歌,你……你是奸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兰无心终于明白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但是这个明白,让他想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几乎想要口吐鲜血,缓解一下心头的烦闷;只要一想起自己在这个奸细面前,云老前云老后,当孙子当了这么久,就懊恼得要死……结果对方居然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