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死得其所!

东玄一方哭声震天!

傅报国与云扬同时对寒山河依然挺立的尸体躬身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缓缓后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位大陆军神,一生征战天下,为玉唐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痛苦,但是……各自立场迥然,练过交战,各为其主,说不上什么对错。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对这个人的一生功绩,不管是云扬还是傅报国,心中都有一种怅然的承认。 www.daocaorenshuwu.com

无论怎么说,这是一个合格的军人!合格的统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息。”云扬轻声道:“若有来生,与君再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傅报国长长叹了一口气。

www.daocaorenshuwu.com

看着云扬的眼神,又多了几分柔和。不管怎么说,现在能够理解寒山河这等纯粹的军人的人……并不是很多。云扬的这一句话,不仅仅是对寒山河的认可,也是对整个大陆军人的最大理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就是……若有来生,还要战! daocaorenshuwu.com

“傅报国!”

稻草人书屋

对面战歌一声狂喝,宛如疯狂一般的跳了起来,两眼血红:“是你,是你逼死了我的老师,这就想要走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傅报国站住身子,转头,冷冷淡淡道:“寒帅究竟为何而死,你我各自有数,心知肚明。战歌,我知道你心中难受,不过,若是你打算违背寒帅的遗愿,坚持要战,傅某与二十万玉唐子弟陪你奋战便是,无需用这等蹩脚理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战歌闻言浑身颤抖,如欲吃人一般狠狠地看着傅报国,良久良久,视线又转回寒山河面目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良久良久之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战歌一声厉吼:“遵大帅令!撤兵!东玄众军,撤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句话说完,战歌口中猛地喷出一道鲜血,魁梧的身体仰天倒了下去,跌落尘埃。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接下来,东玄大军仅止停留了半天时间,便即开始缓缓撤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是在撤退的时候,全军已经俱是缟素,白幡遮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有的兵卒将士,尽都默默的流泪,默默地往回走,一路上所凝聚的低沉压抑,让人触目惊心。任谁都无法怀疑,在这样的一支部队胸腔里,酝酿有何等惊人却强自压抑不使之爆发出来的情绪。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临去之时,所有东玄军人转头看着玉唐方向的那种如狼一般的目光,更让人心中沉沉。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纵使以玉唐兵士士气尤盛,也不觉骇然莫名! daocaorenshuwu.com

但不管如何,东玄军队终究是退去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此次玉唐东玄之间的世纪大决战,终于落下帷幕,告一段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玉唐,终究是胜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胜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胜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有玉唐军人,都是欢呼起来,一时间,激动欣喜的欢呼声,震撼云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云扬与傅报国并肩策马站在高处,看着缓缓离去,渐行渐远的东玄大军,面上并无一丝欢颜,就算是听着自己一方将士们的震天欢呼,也尽都是无言的默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心下非是没有感觉到轻松,然而在心神稍松的同时,却还同时感觉到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惆怅感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代军神,竟然就这么落幕了,竟然就这么自刎于两军阵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自己的性命,换取二三十万大军的安然回归,也换取寒氏家族的荣耀不衰;更是用自己的死,为东玄保留了大量的元气以及足以休养生息的缓冲时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更有甚者……更为当政者得到了全无任何阻碍势力的政权扩张空间!

稻草人书屋

正如傅报国所说,寒山河不是输给了玉唐,也不是输给了九尊;仅只是输给了东玄的朝堂。

www.daocaorenshuwu.com

唯一值得庆幸的,或者就只有他的归途,是在战场之中,不为那群政治小丑践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想不到一代军神,最终竟然是如此落幕。”傅报国的心情很是低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作为敌人,寒山河无疑是他最痛恨的人,因为这个人对于玉唐的破坏,对于大陆局势的破坏力,几乎达到了千古一人的高度,并世无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而换做军人立场,寒山河亦是傅报国最佩服的那个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寒山河在军事上面的成就,纵观天玄兵家五千年,唯有八字可以评价——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绝对的军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可动摇的古今无双,空前绝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扬淡淡的叹了一口气,道:“其实傅帅或者没有注意到,寒山河这一次出征背后另蕴深意,或者他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回去。不管此战是胜是败,是活着,还是身死,寒山河都已经打定了主意,不再回去东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云扬这句突如其来的论调,傅报国思虑了良久,道:“我明白一半。另一半,还请云公子解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扬道:“寒山河在一开始出兵的时候,或者还没有想到会死;他一方面要培植国内势力,保持东玄军方高层不会出现断层,另一方面则是致力于在玉唐打下半壁江山,作为他自己的后花园以及最大的政治筹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点目的可谓是显而易见的明确。”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只要他成功了,哪怕他活着,只要他有玉唐半壁江山在手,就算面对整个东玄,寒山河也是高枕无忧,不虞后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反之若是他失败了,那就是前后无路,还真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不过是早死晚死几天的事情而已。”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云扬冷静的分析道:“根据我们的情报显示,寒山河这段时间在东玄国内的处境可是相当不妙的;基本处在了四面皆敌的恶劣境地;更有甚者,他可是利用这一战,用国家大义的高压,将东玄国内所有世家的私家武装,全部投入了战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而寒山河的狠辣还远不止此,他真正残酷的地方还在于……他将这些武装力量全部征调过来,然后全部葬送到了铁骨关之下!这批力量,可是足足有七十万人之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段时间,东玄不计代价,不计伤亡,拼命地进攻铁骨关,其实傅帅你面对的,只是寒山河指挥的那些私兵,而不是寒山河的本部精锐,这两者之间可是存在着决定性的差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扬淡淡的说道。 稻草人书屋

“寒山河其实是与傅帅你合作了一把,将整个东玄的毒瘤武装,全都葬送在你二人一个有心一个无意的配合之下而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将近百万的私兵就这么全被坑杀,东玄国内,基本是一片清明了。纵然还有残余,基本也已经无碍大局。只要东玄国君不是昏聩到了王八蛋的地步的话!”

daocaorenshuwu.com

“所以寒山河,真正的大功,也是最不为人承认的功绩,是在这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傅报国闻言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半晌才又喃喃道:“难怪,难怪,当初我评估双方战力之时,得出的结论是我最多只能够撑住一段时间,就会被寒山河攻破,但事实却远比预估的时间要乐观,足足多支撑了两倍还要多的时间,若没有这段多出来的缓冲时间,玉唐此战败数至少要多添五成以上,之前我想过很多,想过白衣云侯的助力,想过各方来援人马的努力,唯一没想过却是源自东玄内部的反向支援,果然是世事如棋,乾坤莫测,徒叹奈何!”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所以说,现在东玄的所有贵族,包括皇室在内的所有人,尽都对寒山河恨之入骨!这一战战败,寒山河回去也只有死路一条。已经是身处于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无论进退,尽都是往赴幽冥之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更有甚者,若是寒山河活着回返东玄,还要因为此战战败连带东玄军方一道被压得抬不起头来;乃至在之后很漫长的一段时间里,在东玄军方都要再朝堂上处在绝对的下风位置,军人是最不擅长处理自身理亏的局面,只会被动挨打,难有转圜余地。”

稻草人书屋

“那样一来,东玄这个国家在失去了军神和兵力战力,连带军方一道一蹶不振,岂有幸理!而那些贵族们就算是看到这一点,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利益,他们眼中从来就只有利益,没有所谓的道义。”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那样,东玄才是真正的完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云扬钦佩的说道:“但现在的情况却完全不同了。因为寒山河死了,东玄此次兵败争端的源头以死谢罪了,而且还是为了三十万大军的性命与东玄整个国家的国运而死,他用他自己的死,将这一切的恶劣局势,全部都翻转了过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寒山河之死,将举国兵马,全数化作了哀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哀兵从来都是极端疯狂的,难以战胜的,兵法有云哀兵必胜之说,从来都不是说说而已的,因为,这样的军队,不管是面对任何敌人,都敢于上前拼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甚至敢说,此际就算犹有九尊助力,也未必可以撼动那三十万哀兵,九尊对于战场的最大影响力,源自他们对天地异相威能的掌控,而寻常人对此敬畏之极,普一遭遇便斗志全失。仅余亡命逃生之念,可是这三十万哀兵……已然逾越常人生死观念,他们固然仍旧会死,却是真的不怕死,对上这样的兵戎,九尊神威也难以发挥最大效能,当真可惊可怖,难以撼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面对这样的哀兵气势,不管东玄国内有何等庞大的反对力量,只要任何人任何势力敢冒头,敢说寒山河一句坏话,对寒家施以任何一点点的制裁,都会被东玄军方不惜一切代价的撕成粉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寒山河,必死。不过,能够死得这般壮烈伟大,傅帅的配合,也是相当的助力,可以算是某种意义上的投桃报李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