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百年孤独

104.250.134.186  飞玛斯正在出神,突然听到草叶被踏弯的窸窣声,抬头一看,发现狸花猫已经转身,即将从反方向离开这座山顶,急忙蹿出去说道:“老茶,等一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狸花猫讶然回首,瞬间亮出利爪摆出戒备之姿,警惕地问道:“多闻有人学狗吠,今见畜生吐人言!你是何方妖孽,居然口吐人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不是也会说话么?你知不知道,刚才这句话把你自己也骂进去了……”飞玛斯很无奈地说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咦?”狸花猫一愣,这才察觉自己刚才也是在说人话,“这……这是何故?”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老茶,不要在意这些小事了。”飞玛斯走过去,“这是哪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狸花猫依然保持戒备,疑惑地问道:“你认识我?”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当然,咱们不久之前还一起趴在窗台上呢。”飞玛斯甩着尾巴驱赶蚊虫,催促道:“咱们快离开这里吧,蚊子快把我吸干了……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把蚊子都记得这么清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你先把话说清楚,你是怎么认识我的。”狸花猫却后退几步,真把当飞玛斯当成了某种妖孽,从这点上来说,它和刚才那位年轻男子还真是挺像。 稻草人书屋

飞玛斯叹了口气,“说来话长,咱们先换个地方不行么?另外,听你不自称‘老朽’还真是别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朽?我正当盛年,为何会如此托大自称老朽?”狸花猫更加迷惑不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飞玛斯虽然有过与星猫在黑盒子里接触的经验,但老茶可不像星海那么容易糊弄,飞玛斯又不擅长说谎,想了想,决定把事情的经过如实道来,以诚实来取信于老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茶,我叫飞玛斯。先声明,我不是什么妖孽,而是来自于未来,因为某种原因而进入你的记忆里……这么说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明白。”飞玛斯解释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未来?”老茶勃然大怒,须发皆张,“黄口竖子,可是欺我愚昧无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飞玛斯从没见过生气的老茶,但它听说生气的老茶很可怕,于是赶紧又说道:“不不,老茶你先听我说——在未来,你期盼的太平盛世已经成真,起码是部分成真,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国泰民安,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很多年没有过战争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显然,飞玛斯做出了正确选择,这句话触动了老茶的心扉,它垂下猫爪,怀疑地盯着它,“你所言属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然。”飞玛斯只恨自己平时没跟老茶一起多看看新闻,不过它还是能说出一些历史大事的,“列强割据军阀混战的历史在几十年后就将结束,那时这个国家将重归统一,就连刚才那个人去的香江,也会重新成为这个国家的一部分。”

稻草人书屋

“信口雌黄。你可有证据?若无证据,别怪我不客气!”老茶并未轻信于它。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证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飞玛斯冥思苦想,有什么可以当证据的东西呢? daocaorenshuwu.com

“对了,刚才那只白色的猫,你不知道那是什么猫吧?”飞玛斯胸有成竹地问道。

daocaorenshuwu.com

“确实不知,莫非你知道?”老茶反问。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知道,因为有人告诉过你和我,那只猫是中国垂耳猫,英文名叫Smuxu还是什么的。”飞玛斯说着,低头示意自己的颈部,让老茶看,“你看这个牌子,上面写的是奇缘宠物店,这就是咱们在未来的家。”

稻草人书屋

飞玛斯的脖子上系着一个黑色的皮质项圈,与它的颈毛颜色差不多,在黑夜里很难分辨。张子安跟它解释过,因为滨海市规定带狗出门必须要系上项圈和牵引绳,于是给它戴上这个项圈。飞玛斯倒是并不讨厌戴项圈的感觉,除了拍电影时以外,全都戴着它。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项圈的正面有一块金属铭牌,上面写着“奇缘宠物店”的字样,还有张子安的手机号,这是因为片场里有些工作人员总是分不清它们这些德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飞玛斯没料到项圈与铭牌也跟着自己一起进入了老茶的记忆,这算是帮大忙了,否则它还真不知道要如何取信于老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茶凝神注视这块铭牌,五个字里有两个字似是而非,因为这两个字是简体字,而不是它认知中的繁体字。它怀着戒备靠过去,探出一只猫爪,轻触铭牌,然后划了几下。

稻草人书屋

令它感到诧异的是,铭牌上字显然并非用墨写上去的,因为没有被它的爪子刮花,铭牌的表面很光滑,没有一丝凹凸起伏,所以也并非是刻印上去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字是怎么写上去的?”它好奇地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飞玛斯回忆了一下,好像张子安曾经跟顾客解释过,是什么呢……它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了,“是激光雕刻上去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激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老茶念叨着这个陌生的名词,对飞玛斯的话却信了几分,因为它觉得飞玛斯没必要大费周章地特意骗它。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对,激光,是一种未来的神奇技术!”飞玛斯牢牢抓住机会,因为这是唯一的证据,制造这块铭牌的技术并不存在于这个时代。它知道老茶的学识受限于这个时代,但是老茶并不傻,只要认真思考,一定能够被它说服。

daocaorenshuwu.com

老茶用爪子拨拉着这块铭牌,翻来覆去地查看,冰冷的触感通过肉垫传递过来。铭牌小巧精致,非铜非铁,它从未见过类似的材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它沉吟许久,收回爪子,放松了戒备,“那么你真的是来自未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千真万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多少年后的未来?” daocaorenshuwu.com

“大概……对了,你先告诉我今年是哪年?”飞玛斯正想回答,却想起自己还不知道今夕是何年。

daocaorenshuwu.com

“丁巳年。”老茶回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飞玛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老茶注意到飞玛斯一脸懵逼,又说道:“民国六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飞玛斯依然懵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宣统九年。”老茶改口说了一个它很讨厌的年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飞玛斯还是听不懂。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老茶想了下,又换成一个当时渐渐普及的西洋说法,回答道:“1917年。” www.daocaorenshuwu.com

飞玛斯先是一怔,随即叹了口气,要说这是巧合的话也太巧了…… daocaorenshuwu.com

“我来自100年后。”它说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