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 花样作死

张子安搬了把椅子请吴电工坐下,让他慢慢说。吴电工年纪也不小了,再急出个好歹来,就麻烦了,张子安可不想让救护车再次光临宠物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吴电工的身体还是挺不错的,特别是精神方面,比同龄老人要更显年轻,可能是因为生活安定、心态开朗,又有精神寄托的原因。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吴电工把气息喘匀,说道:“其实倒也不是什么急事,我着急是因为怕你又走了。前些天我来过你的店两三次,但看你都不在,于是我今天就赶了个大早,着急忙慌地赶过来,怕你再出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子安一怔,心说他来找过两三次了?但是没听店员们说啊。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前几天去了首都,这几天回来之后又带着飞玛斯出席了一系列滨海市组织的媒体活动,包括在滨海影视城的星光大道上留下飞玛斯的爪印,确实经常从早上出门直到夜里才回来,吴电工没有遇到他是很正常的。 稻草人书屋

他已经提前叮嘱过店员们,如果有人指名来找他,就替来访者登记一下,等他晚上回来时视情况给来访者回电话什么的,但是这几天的来访记录里没有吴电工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吴电工察颜观色,见张子安以眼神询问鲁怡云,连忙补充道:“哦,我来的时候看你的店员都很忙,店里的顾客也很多,寻思着就别给你们添乱了,省得影响你的生意,在店外看了几眼就走了,没进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张子安点头表示明白了,“那您这次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咳!还不是因为赵焊工那老小子,我都快成他爹了,整天替他操碎了心!”吴电工唉声叹气道,一巴掌重重拍在大腿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在吴电工一进门时,张子安就猜中了七八成,毕竟吴电工是那种比较稳重的老年人,虽然走在街上泯然众人,但胜在四平八稳,不主动惹事,闲得没事也不去凑热闹,这样的人一般不会遇到什么特别紧急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电工的老搭档赵焊工,简直是花样作死的典范,为了占便宜省钱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而且运气还奇差无比,第一次从海边搬回的礁石里混进了博比特虫,第二次从王木工那里旁观清缸,厚着脸皮打算索要几条鱼回去,结果又中了岩沙海葵毒素,想薅羊毛却被医院反撸了住院费……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活到退休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听吴电工这语气,难道刚出院没几天的赵焊工又惹出什么妖蛾子来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说到这里,吴电工也很替这个老搭档觉得丢人,退休工资明明不少,平民家庭养鱼又花不了多少钱,赵焊工却总是想从牙缝里抠钱,钱倒是抠出来了,也把牙给崩了。

稻草人书屋

吴电工有心不管他,由他作死,等他吃个暴亏就老实了,但又于心不忍,特别是上次岩沙海葵毒素事件令吴电工心有余悸,生怕赵焊工自己作死却连累到别人。

稻草人书屋

据吴电工讲述,王木工搞出岩沙海葵毒素事件后,几乎成了整个小区的众矢之的,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自觉没脸在小区里待下去,好不容易出院之后连家都没回,直接跑外地亲戚家避难外加调养身体,可能打算卖了工厂家属小区里的老房子,以后就不在滨海市住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赵焊工出院的时间更早一些,没有王木工这个老司机开车,他着实消停了几天。面对家人痛心疾首的指责,他声称以后会痛改前非,再也不碰危险的东西了,但是家人让他别再养海水鱼了,他没答应。家人考虑到赵焊工一把年纪了,就这么一个爱好,而且又不是吃喝嫖赌之类的不良爱好,说了几句之后也就没再强迫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木工之前把赵焊工拉进了一个本地的海水鱼养殖群,群里人不多,平时聊天主要以吹牛侃大山为主,偶尔会交流一些海洋宠物的情报,比如哪家鱼店新引进了什么鱼,号召大家组团去选购之类,人凑多些可以向老板申请团购优惠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有一次,赵焊工看到群里人在激动地谈论着本地一家水族馆要停业清仓,倒不是老板带着小姨子跑路了,而是这家店被工商税务公安等部门联合执法给查封了,因为这家店就是不小心把沙群海葵属珊瑚卖给王木工的店,涉嫌买卖危险物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关店已是注定的,这家店的老板和员工趁夜里偷偷把店里的东西低价处理掉,能回多少血算多少,总比倾家荡产要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群里的人听说之后,纷纷连夜去抢购,水族箱、水族设备、水族生物,能抢什么就抢什么,抢回来之后在群里晒出优惠价,价格确实是低得离谱,几乎是市场价格的腰斩甚至三分之一,而且那些设备和水族生物的品质都不错,看得赵焊工眼热。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赵焊工看着群里热火朝天的讨论,看着群友们晒出的一张又一张照片,又看看自家鱼缸里被王木工淘汰下来的几尾海水鱼,越想越不是滋味——凭什么你们占便宜,我在这里干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