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0章 指猫为豹

第二天,生活一如往常。

张子安一大早起来,开始日复一日的清洁工作,准备开门迎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黑虎掏心!” daocaorenshuwu.com

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张子安没有白受老茶的教导,不慌不忙地气沉丹田,双腿马步扎稳,屈臂下探,不偏不倚地挡住一只猫爪对他裆部的攻击。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是黑虎掏心?

www.daocaorenshuwu.com

尼玛是白猫掏裆吧!

daocaorenshuwu.com

“啧!这臭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加入了捂裆派,不过大概意思你看懂了吧?对付体型比你大的敌人,一招鲜,吃遍天!”雪狮子收回爪子,对弗拉基米尔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弗拉基米尔点头,“多谢指教。”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等下!雪狮子你在胡教些什么?”张子安可不能装作没看见,这种龌龊的招式不能随便流传,否则天底下的雄性动物就要倒霉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呸呸呸!老娘一生行事,何须向你这臭男人解释!”

www.daocaorenshuwu.com

雪狮子呸呸地吐着口水,鄙夷地跳到猫爬架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子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你说得很有气势,但本质上无法改变招式的龌龊吧?像老茶教的招式都是光明正大,甚至会特意避开敌人的要害部位,无论输赢都要堂堂正正,哪像这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正好拿地拖把要擦地,顺便把它的口水抹掉。

稻草人书屋

打开店门,和煦的晨风一股脑地涌进室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除了π和世华以外的其他精灵们也陆续下了楼,分别占据各自习惯的位置。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老茶拔掉电热毯的插头,温暖的天气已经不需要额外加热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它打开电视机,按照惯例收看本地的早间新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昨天夜里,本市的小营岗村发生了一件怪事,村民们养的狗受到不明野兽的袭击,下面请看我们的记者从现场带回来的详细报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熟悉的本地电视台新闻主持人微笑着说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画面切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子安本来没在看新闻,不过听到声音之后,心说小营岗村不就是狗市旁边的那个村子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且不明野兽是什么鬼?海里被世华引来的沧龙终于上岸了?真要这样的话还是赶紧收拾细软跑路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当然,首先他得有细软才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理查德看出了他的心思,促狭地叫道:“嘎嘎!你有细软的,又细又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子安不说废话,抡起拖把就想抽它,被它早有准备地躲掉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嘎嘎!本大爷是说你昨天吃的煮面条,你这白痴想到哪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理查德扑腾着翅膀左躲右闪,还不忘追加攻击。 稻草人书屋

“面条又细又软关你屁事!好歹还长呢!”张子安嘴里也不闲着。 daocaorenshuwu.com

一人一鸟在屋里折腾得鸡飞狗跳。 daocaorenshuwu.com

尝试几次无果之后,在菲娜发作之前,他明智地决定暂时放弃,拎着拖把也走到电视机旁边,跟老茶一起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电视画面位于一座普通的农家院内,一个戴着鸭舌帽的中年村民有些拘谨地接受记者的采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什么野兽袭击了您的狗?”年轻的女记者问道,把话筒递到村民的嘴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能是豹子,大豹带着小豹,你看这爪印,这么大,肯定是豹子的爪印!”村民指着地上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摄像机拉近镜头,让观众得以亲眼看到地上的爪印。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其实爪印并不清晰,而且很凌乱,毕竟村民们没有保护现场的意识,也没这个必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是豹子的脚印?”记者问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不废话吗?猫的爪印能长这么大?”村民认为受到质疑,气愤地反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子安注意观察电视屏幕,虽然没有参照物作为直观的对比,但要说没有猫能有那么大的爪印其实也不一定……比如某些体型特大的橘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村民们不养猫,可能并不清楚这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这些爪印呢?”记者又指着旁边小一些爪印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豹子的呗!”村民笃定地说道。 稻草人书屋

这位年轻的女记者觉得事情存在疑点,又确认道:“您亲眼看见是豹子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然!”村民重重地点头,伸出胳膊比划道:“好大的一只哩!花里胡哨的,差点把我吓死!其他人也看到了!我们估摸是一群野生豹子在昨天晚上路过我们村子,攻击了看家护院的狗,现在我们家家户户都在加固门窗,防止豹子再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描述得栩栩如生有若亲见,连本来有所怀疑的记者也不禁多信了几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村民脸红脖子粗地争辩道:“对了,我们的损失,政府得赔吧?我们知道豹子是受保护动物,所以任它们咬死咬伤我们的狗,我们这觉悟也是没谁了,政府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受损失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年轻记者尴尬地咳嗽一声,对着摄像机说道:“滨海市周围有豹子吗?我们还真不太清楚,可能需要专家告诉我们了。下面请切回演播室。”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画面切换回来,主持人笑容可掬地说道:“虽然蒙受了一定的经济损失,但我们要为村民们的环保意识点个赞,希望此事能得到妥善的解决。下一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