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4章 长毛的困扰

清晨,张子安准时被生物钟叫醒。

天亮得越来越早,冬天这时候还是黑的,现在已完全大亮,精灵们也不像冬天那么赖床,听到动静就陆续起床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床底下的弗拉基米尔倒是没什么动静,它昨天晚上又不知道跑哪去了,过了半夜12点才回来,弄得灰头土脸,像是跑了很远的路,一回来就扎进床底下呼呼大睡。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令人意外的是,菲娜居然早早起床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随着前往埃及日期的临近,它似乎有了某些焦虑和亢奋,这几天一直很精神,不像以前那么整天不是打盹就是在打盹的路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是所谓的“近乡情更怯”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在它的时间线里,它大概只是做了个梦,一睁眼就来了现代,但真正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千年之久,它一定很想回故土看看,看看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能否承受两千年的风沙。 稻草人书屋

雪狮子本来还想继续睡,但是见菲娜起床了,它也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跟在菲娜后面想下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说,你打算什么时候剃毛?”张子安去厕所时,正好与它擦身而过,顺口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喵喵喵?你这个臭男人!竟敢想和老娘我玩剃毛play?”雪狮子瞪大眼睛,张牙舞爪地威胁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子安:“……你小点儿声,别总说这种让人听了会误会的话!为了π的小说着想,以后我们要摒弃低俗,拥抱高雅!”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雪狮子舔舔锐利的爪尖,冷哼道:“反正,你敢动老娘一根毛,老娘先把你的毛剃干净!” daocaorenshuwu.com

“你知道这个时候的埃及有多热么?难道你打算带着这么一身长毛去埃及?刚下飞机你就中暑了!”张子安指明它的误会。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雪狮子对他的话半信半疑,“你这臭男人,是不是又想忽悠老娘?”

稻草人书屋

张子安无奈地说:“我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什么时候忽悠过你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话你自己信吗?”雪狮子冷漠脸。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其他暂时不说,如果你想去埃及,确实需要把毛剪短才行。”菲娜开口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是吧?这么坑?”雪狮子的冷漠脸变成了绝望脸。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张子安补充道:“埃及不仅热,而且风沙很大,一旦起了风,你这一身长毛里会全灌满沙子,到时候难受死你。”

www.daocaorenshuwu.com

雪狮子一身雪白的毛发,长度令人发指,又多又密还总掉毛,人家是毛里求斯,它是毛里藏蛋,屡次打消了张子安买台扫地机器人的念头,因为肯定会缠住轮轴。

稻草人书屋

埃及的气候兼具地中海气候和热带沙漠气候,最佳的旅游时间是秋冬季节,春天多风沙,夏天酷暑难耐,五月底去埃及需要头很铁才行,不过作为科考队来说,并不是去旅游的,避开人山人海的旅游旺季反而是一件好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埃及的昼夜温差是出了名的大,白天在太阳直射下能轻易超过40度,地表温度就更高了。如此强烈的阳光晒在雪狮子身上,热量堆积在长毛里散不出去,分分钟能让它中暑昏迷,严重时甚至可能死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埃及基本上看不到长毛猫,除非是富裕人家养在家里24小时空调伺候,但这样的猫也不会跑到室外,所以还是看不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子安把剃毛的必要性反复说了好几遍,雪狮子越听越是惶恐,水汪汪的蓝眼睛都快哭出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陛下!奴家不想剃毛!实在要剃的话,能不能由陛下来给奴家剃?”它拉着菲娜泣不成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菲娜把它推开,“埃及气候恶劣,可能确实不适合你,要不你还是留在这里吧?我们很快就回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雪狮子不服气,转头看见老茶也起床了,指着老茶说道:“老茶穿那么多,跟奴家也差不了多少吧?是不是它也要脱光了去埃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子安答道:“完全用不着,茶老爷子这身装扮反而是最适合的,难道你以为天热的时候就要脱光光?那分分钟晒得脱皮。就算是没什么毛的人类去了埃及,也不能光着膀子瞎溜达,无论多热最好穿上长袖衣服戴上帽子防晒。” daocaorenshuwu.com

雪狮子听不明白,但就是不服气,嘟嘟囔囔就是不情愿剃毛。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反正又不是今天就出发,还有时间做它的思想工作,但如果它死活不愿意剃毛,那就只能留在店里或者让它待在手机里不出来了,否则去埃及就是找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嘎嘎!那本大爷怎么办?先说好,本大爷这身毛可不能剃!”理查德听见他们的谈话,一翻身从小毯子下钻出来,扑腾着翅膀落到张子安的肩头,打了个带口臭的呵欠。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是的,不能剃,只能拔。”张子安嫌弃地把它轰到一边,也不知道这只鸟整天吃素怎么嘴这么臭,不会是在悄悄吃屎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拔也不行!感觉很可能被你这个白痴顺手送进烤箱!”理查德用翅膀捂住身体,“本大爷还不想变成奥尔良烤鸡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