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我姓唐!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我姓唐!

梁省长一席话,绝不仅仅是和唐欢讨论什么。又或者建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是直截了当地——威胁!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顿饭,也并没有唐欢想象中那么轻松。梁省长不是来跟他套套交情,相互认识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是来警告唐欢,甚至恐吓他的。

稻草人书屋

你若再执迷不悟地进行下去,白城这个唐欢的崛起福地,将沦为人间炼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事实上,好像也的确如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他得罪了白城最有权势的两位白城大亨,他可不是没了在白城立足的生存空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初,他与童书记敌对,不也是有邓市长支持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如果连邓市长也要除掉他,赶走他,唐欢的确就没了生存空间。陷入绝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梁省长的威胁,也是实打实的,并没有危言耸听。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可唐欢的性格,想来吃软不吃硬。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谁敢威胁他,甭管对错,他必然反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几年来,了解他的人都清楚这一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眼前这个梁省长了解唐欢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肯定多少打听过一些。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他看来,唐欢绝不敢得罪自己。否则,他真的将无法在白城立足。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么,不说对自己言听计从,最起码,他得慎重点,不能太张狂。不停地闹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对刘书记是一种伤害,对梁省长——也是一种无形的伤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事实上,在唐欢来到白城之前,虽然事件才刚刚过去几天,却隐隐有种大局已定的意思。哪怕是连身在京城的韩部长。宋培公等人,也坚定此事已经有了定论。不太可能节外生枝。

稻草人书屋

可唐欢这个变数,却让局势变得模棱两可起来。 稻草人书屋

尤其是周秘书事件,更是让白城官场风声鹤唳。波谲云诡。 daocaorenshuwu.com

高层当然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也知道唐欢就是罪魁祸首。可底下的人,全都慌乱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邓市长出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才几天,怎么连刘书记的人也出状况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接下来会不会波及更广?动摇整个白城官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任何领导,都不愿意瞧见自己所执掌的地盘出大乱子。刘书记如此,梁省长何尝不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城乱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受牵连的可不仅仅是刘书记一人。梁省长的连带责任,可能更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其一。 www.daocaorenshuwu.com

另外一点就是——梁省长早已经和刘书记形成了默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只待这次事件结束,梁省长将顺利接棒,取代进京入职的刘书记的位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书记平步青云,梁省长也稳坐一把手的位子。皆大欢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唯一的牺牲品,仅仅是邓市长一人罢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可如今唐欢的所作所为,却要将所有人都牵扯进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哪怕是梁省长,似乎也不能幸免。 稻草人书屋

毕竟,刘书记出状况,就会影响所有人的调动和安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甚至于,从梁省长收到的风声来判断。唐欢此次的目的,是想帮邓市长找一条出路。甚至帮他脱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邓市长脱身了。刘书记岂非功亏一篑。

daocaorenshuwu.com

刘书记没捞到任何好处,没获得上级的认可。他又岂会轻易挪窝?让梁省长如愿以偿地登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秘书事件看似不严重,却引起了连锁反应,蝴蝶效应。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令整个白城官场都乱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这,何尝不是唐欢早就预料到的结果?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唯一没有猜到的,就是梁省长和梁吉成的堂叔侄关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梁少可惜了。” daocaorenshuwu.com

提及此事,唐欢面露敷衍的遗憾之色:“他本该有大好前程,却无端丧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可惜?”梁省长转移话题,掷地有声道。“唐欢,这件事当真与你无关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欢闻言,却是不由自主地挑眉道:“我是一个正经商人,岂会干这种违法乱纪的勾当?梁省长,您这是对我的诽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事实上,梁吉成的死,还真不是唐欢干的。 稻草人书屋

严格来说,他只是煽动了梁吉成和白不臣。然后,白不臣的保镖干掉了梁吉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欢做的,仅仅是见死不救而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这也能算是元凶的话——那这世上所有人都十恶不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面对唐欢的狡辩,梁省长只是闷哼一声道:“也许将来真相大白之后,你就不会再这么嘴硬了。” 稻草人书屋

梁省长气场强硬。由始至终也没有给唐欢表露出任何温和的表情。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对唐欢,的确很不满。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唐欢一出手,就打乱了所有人的节奏。而且还会持续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让梁省长很生气,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比刘书记更生气。

稻草人书屋

毕竟,此事失败,对刘书记只是一次邀功的铩羽而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对梁省长来说,非但影响他登顶。还有可能在派系内,失去竞争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竟,单论职务地位,邓市长比较他梁省长。差距并不算太大。也许这一步很难跨越,可真要气运到了,跨越也就是几年的事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次,梁省长放弃了邓市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派系内,他是承担了一定压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