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李世民永远也忘不了,贞观十年的那个夜晚,愁云惨雾、风雨凄迷,让他——一个拥有天下的帝王之心空空如也;从此,他再看不到,那清疏的身影,再听不见,那婉约的规劝;他的一生,金戈铁马、纵横峥嵘,却终也抵不过命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凉月下,形单影只,似已成为习惯的孤独,纵有后宫佳丽三千、粉黛如云,在他的眼里,也不过是过眼轻烟、色味全无;也许,唯一能够慰藉他的,便是那犹自矗立的高台。站在那里,他,便再不是他——那个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而只是一个寂寞、空虚的男人;独自哀伤地,眺望着爱妻长眠的昭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陛下,您在看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魏征的一句话,让他再次红润了眼眶,低垂的眼睑,尽饰着暗流的悲痛,淡淡而言:“昭陵……朕想再听一听皇后的声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魏征似是恍悟般点了点头,可表情却是漠然的:“哦,原来陛下是在望昭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你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伸出了右手、指向远方,怅惘的夜空,隐着忧伤的弧线,孤冷、悲凄:“那就是昭陵,朕想……皇后也在看着朕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魏征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貌似努力地远望着,却眉心紧蹙:“陛下恕罪,臣老眼昏花,看不见。” www.daocaorenshuwu.com

“看不见?怎么会?就在那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知道他是真的没有看见,便再次伸出了手,熟练地指了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魏征却仍没有抬头,目光沉落在李世民脸侧,深邃地,意味幽长:“臣还是没有看见,臣,只看得见……献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献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一征,望向了他,眼中忧伤的光芒,瞬间凝结,冰冷的、寒意刺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陛下,臣也深知,陛下与皇后娘娘情深爱重,可是陛下如此地思念皇后,恐怕……多有不妥。我大唐以孝为先,臣请问陛下,这情深爱重可比得上父母深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父母深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的脸色倏然一沉,层层皱痕,尽凝着悲怒之意,在眉宇间穿梭而过,凛冽地瞪向魏征!天下怎会有如此不解风情之人?他不懂:“你说的不无道理,但,你可知道,生我者父母也,知我者,却只有……皇后!”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魏征自知他言下之意,却仍旧撇开了冷硬的眼眸、假若不懂:“皇后娘娘贤德,母仪天下,臣也素来敬重,可也正因如此,臣……才会有此一谏!”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李世民又是一怔,望着他毫无风月的冰冷脸孔,竟自凝眉而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臣再问陛下,如若皇后娘娘,得知了陛下您,如此哀痛的思念,又会……做怎样的说法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心中骤然一抽,眼中的薄霜顿如冰屑般碎裂;魏征说到了他最疼的地方,是啊,无忧是这世上最爱他的人,若她能有知,定会比自己更加难过吧?他想……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朕知道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李世民紧合着眼睫,薄唇黯淡,心,亦是清泠的:“明日……就拆掉此台吧,可是魏征,她……已经在这儿了,又要如何拆去呢……”

www.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说着,便指向了心脏处,跃然眼底的幽凄之意,凛冽着,无边无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一夜的凄凉,似已凉透了他的心,空空的立政殿、了然无味的后宫,都让多情的他,从此心无所依;生命竟是如此儿戏,如此经不得风雨,他本以为,自己是坚强的,可脆弱却偏偏漫无边际,他再也找不到红裙曼妙的乐趣,再也寻不见歌舞升平的欢愉,尽管他仍享尽天下美女,后宫也仍旧繁花似锦;可那一天,却把一切,都悄然地改变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在那之后,宫中只有一个孩子出生,是巧合?还是刻意?没人知道,雪月风花对于他,似都已失去了往日的情味,所有活着的人,都再比不得那已逝去的灵魂;他试图寻找她的影子,在任何人身上,他最大的儿子和最小的女儿,甚至与她哪怕只有一丝相似的女人!难道,是上天的惩罚吗?惩罚他一生过多的杀戮,还是惩罚他终没能好好地陪她?回想起她的包容,她的澄澈,绝艳无边的杨淑妃,万种风情的小杨妃,惊为天人的韦贵妃,艳若桃李的阴德妃,又算得了什么呢?他的脑海中,只能浮现出纯如净水的她;他只盼她能够知道:他爱她,胜过任何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却苦笑,再无机会……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父皇,母后呢?怎么兕子都找不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望了望怀中的小女儿,润湿了眼眶,他轻抚着女儿柔软的发,就如她母亲般,让他心疼地眷怜着:“母后,去了一个更美的地方休息了,她太累了,兕子乖,不要再去吵母后了,好不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年仅四岁的晋阳公主,自不能明白父亲的意思,含水的杏眼,不解地上下眨动,映耀着父亲的伤痛:“那母后什么时候回来?为什么不带兕子一起去呢?兕子不乖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李世民微微苦笑,深黑的眼眸,更加暗沉地射向了远方,竟无力回答;这么多年了,纵是凄风、纵是苦雨,她都始终陪伴着自己!可如今,回眸而望,却只剩下满目萧条、彻骨冰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父皇,您为什么不说话阿?兕子想母后.……”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晋阳公主稚嫩的声音,更深地刺痛着他,他轻抚着女儿粉嫩的小脸,却藏不住眼中支离的星芒:“父皇……也想母后啊。” daocaorenshuwu.com

他的声音,低沉、沙哑,甚至哽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父皇就去把母后找回来啊,兕子以后再也不惹母后生气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深深一叹,紧搂住女儿,却仍只是苦笑!这是孩子多么单纯的愿望啊,可身为一国之君的自己,竟无能为力,哼!如此讽刺:“睡吧孩子,你睡着了就能看见母后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晋阳公主眨眨眼睛,依在了父亲怀里,果然努力地要使自己睡去;可李世民心中,却更加酸涩,他突然感到,自己也不过是个凡人而已,挥不去想要挥去的,亦留不住想要留下的,宫阁暗伤、惨绿销红,一切皆为天意,纵是一国之君,又能如何?也终是幽人难挽,空余寂寞满心……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