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情定终身兵围雁门(2)

隋炀帝巡幸太原,只搞得人心惶惶,李世民自也忙碌了起来,那日之后、竟再也没有见过无忧;无忧心中,本就是犹疑不定的,这样一来,起伏的心情、便更加摇摆;无忧本以为,自己是不畏寂寞、不惧孤独的女子,可这些个日子,却犹显得空寂!她一样会在午后独坐于园中,心,却已不似往日的静默,她会有意无意地望向回廊,偶能见到哥哥,却终不见那企盼的身影……

www.daocaorenshuwu.com

企盼?无忧突地惊觉,自己竟是企盼的吗?怎么会?怎么会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他呢?是认真的、还只是冲动而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太原逗留了几日,炀帝便决定去汾阳宫避暑,这些天小心谨慎的应付,总算没出什么差错;不出李世民所料,炀帝临行前,果然任命李渊为山西、河东抚慰大使,承担制定郡县选补文武官员的升迁贬退,还负责征发河东之兵、讨伐群盗,而这首当其冲的,就是李世民所说的毋端儿。李渊随即便带着李建成出发,没敢耽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本也要随父前去的,可李渊却不肯,窦氏也留他,他自小就是父母的心尖子,年纪也不大,自然是不放心他去涉险了;李世民落得无事,自来到了高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已是习惯了吧,这日,依然是闲静的午后,李世民熟悉地穿过回廊,便径直向园中走去,许久未见无忧,心中,竟是难抑的悸动;园中自是依旧的景色,佳人依旧在座,可李世民,却突的放缓了前行的脚步,渐渐停了下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细细的微风,吹落了点点花绒,飘落在无忧淡色的衣衫上,风鬟雾鬓、染柳浓烟,映衬着她明媚的笑容,本该是多么怡人的景色啊?如果她的对面,没有坐着另一个男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李世民还是走了过去,打断了两人间似是欢愉的对语;无忧的笑容、也倏然而止,似惊似喜,又似是幽茫的望向了他;只见,他的眉间、隐着明显的不悦之色,眼神亦是疏淡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位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李世民纵是心有滋味,却也仍保持着惯有的风度,无忧这才定下心神,赶忙介绍:“啊,这位贺公子,是……舅舅故交之子,来家中做客的。”说着,又介绍了李世民……

稻草人书屋

李世民有意地瞟了那人一眼,见他不过普通模样,瘦高却显得单薄,便只是客套地一笑,与他对礼而坐:“刚才……在聊什么呢?那般开心,我……没有扰了雅兴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的语调顿挫,滋味十足,表情亦如眼神般,薄霜微结,风度嘛,却已是似有还无;突如其来的一个人,突如其来的不善口吻,倒令贺公子一怔,李世民的表情傲然,口气也亦是如此,于无声无息间、表达着自己不满的情绪;贺公子便没有答话,而是望向了无忧,只见她的脸上、竟是更加复杂的神情,贺公子心思一转,似是已经想到了什么,识趣地站起了身:“啊,也没什么,就是随意地聊一聊,倒忘了时候,想也是该走了,就……先行一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嘴角轻勾,略有得色,礼节性地起身送他,心中却是念念有词:哼!算你识相!走得快!无忧似也体出了他不悦的缘由,俏眉轻颦、微悻地望他:“二公子……要么就是不来,一来……怎就沉着一张脸,还如此怠慢客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李世民见她略有责色,反是一笑:“哦,妹妹这是……怪我不来呢?还是……怪我来得不是时候?况且,我不是客人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妹妹?无忧一愣,刚才还无忧长、无忧短的呢,现在反又客气了起来,心中不免微结,却不解他脸上的笑意:“二公子你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的,哪有时候?难道……还要人总等着你不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等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眼中、流光顿闪,探究地看她,唇边的弧度却更加盎然:“你……在等我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无忧秀眸微凝,脸上顿如山花零落般红煽,却不知如何回他,只是轻别过了头去,避开了他锋锐的眼神;李世民收起笑意、眉心稍展,轻走到了她的身侧,脸上戏谑的神情、却瞬间转为了正色:“以后……不要用那样的笑容、对着别的男人,他们……会想入非非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入非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忧忍不住一笑,羞赧中、竟自带着嘲弄的味道:“我看……不是别人会想入非非,而是有个人胸中不阔……在无端地胡思乱想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自是听出了她的取笑,却不以为然,还乐在其中地拉住了她,无忧一惊,轻挣,却没能挣开,脸颊未尽的红绡、更加绯灿浓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此时,恰巧高士廉夫妇、从回廊经过,看到了这一幕,高士廉惊诧地望望妻子,却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这……世民和无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夫人也是略有惊色,但随而隐去,反是会心一笑:“这倒还真是没看出来呢,世民那么张扬、桀骜,拒了那么多桩婚事,都快把李夫人给急死了,却没想到……这孩子的心思,竟在咱家无忧身上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士廉频频的点头,渐露喜色:“是啊,世民这孩子,可是不可多得的俊才!夫人,我看这回,待李兄回来,咱就去把这事儿提一提吧,无忧也是可以出嫁的年纪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夫人一笑,欣然应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渊大胜毋端儿,得胜归来已有数日,本是无甚喜色,但,自高士廉夫妇前来、说了无忧与世民的婚事后,脸上便再是笑意难消,既是如此美好的姻缘,两家人,自是没有拖沓的理由,都各自忙碌了起来;可无忧的心里,却顿感忐忑难安,自己的终身,就这样被定下了,心,虽是愿的,但却总有个莫名的结,萦绕其间、纠缠难解;直到大礼的这一天,似都没能消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李世民早便看出了她的惶惶,却没有勇气开口问她,生怕她的俏脸上、会露出哪怕丝毫的悔色,那,都是自己不能承受的;白天的大礼,很快便过去了,夜幕已深、送去了喧闹的人群、饮散歌阑;缠绵的洞房之中,便只剩下了寂静的烛火、兀自摇曳,忽明忽暗,映耀着无忧的心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无忧,还在……担心什么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李世民坐在了床边,脉脉望她;她的秀靥剪红、清眸含愁,水嫩的娇唇、艳溢香融,竟是让人难承的绯俏;无忧的眼,清透盈水,却流溢着丝缕的哀愁,纠缠地看向了他:“没什么……只是想到了母亲,母亲……嫁的是当世豪杰,又享尽了父亲的宠爱,不知有多少女人都在羡慕,可是……最后又怎么样呢?父亲尸骨未寒,我们便被赶出了家门,不久她也就随着去了……只剩下了我和哥哥,自母亲去世的那时起,我就告诉自己,多少风光,都始终会散去的,日后,定要嫁个普通之人,过最平淡的日子,可你……不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一怔,原来是为了这个,想长孙无忧、虽是右骁卫将军长孙晟之女,可怎奈命运多舛,自长孙晟去世之后,便被大哥安业逐出了家门,就是今日的成亲大礼,长孙家竟也没有派一人前来,连嫁妆都是高家所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心中一痛,呵怜之意顿生,丝丝缕缕的疼惜、在眉宇间倾淌流连,紧紧地拥住了她,他向来不轻然承诺,可对她,却有着承诺终身的坚决:“对!我不是……可你在我心里……却更加不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忧淡淡而笑,他眼中的热烈,其实早已是她心萦魂系的归宿:“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想叫二公子吗?”

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轻按住了她的娇唇,缱绻地望她:“叫二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二……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无忧心若水流,浅浅的重复,唇瓣间的颤动,便不觉间,融化在了他漫卷的温柔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正当鸳鸯香暖、新婚燕尔,可莫测的风雨,却已悄然而至;隋炀帝接到了义成公主的密报,始毕可汗率领几十万骑兵、正策划着袭击他的车驾,隋炀帝闻讯,便尽速驰入了雁门城;可不久,突厥的军队,却还是将雁门郡紧紧地包围了起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隋军上下,顿感惊恐万分,甚至拆毁了数座民房,用于搭做守护城池的材料,可最糟糕的是,城中有军、民近十五万人,然而粮食仅够坚持二十余天…… 稻草人书屋

眼见雁门郡的四十一个城池,突厥已经攻下了三十九城,趁着气势汹汹,自是对雁门关发起了猛攻,箭都已经射到了隋炀帝的面前,此时的隋炀帝,却哪里还顾得上皇帝的威严,抱着大王杨杲,竟自哭肿了双眼…… 稻草人书屋

“怎么办,怎么办,你们倒是说话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炀帝嗓音沙哑,声色俱厉,无措地扫望着殿下的群臣,眼中尽是惊恐万分的焦急……

daocaorenshuwu.com

左卫大将军宇文述见状,赶忙上前劝说:“陛下,臣以为,应该挑选几千名精锐,尽快突围出去,方为上策!”

www.daocaorenshuwu.com

“陛下,臣以为不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纳言苏威听了,也突地站了出来:“据守城池,我方还尚有余力,而轻骑,则是对方的长处,陛下是万乘之主,怎可轻易行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民部尚书樊子盖,频频点头、深表赞同,忙是上前帮语:“陛下,在危境中,还可以侥幸保全,可一旦处于狼狈的境地,则追悔莫及!不如坚守城池,挫败敌军的锐气,据守之时,再征召全国各地的兵马前来救援,陛下亲自抚慰士卒,宣布不再征伐辽东,重赏爵位,必定会人人奋勇争先,又何愁不能成功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虞世基等人一见,也赶忙站了出来,表示支持樊子盖的提议,并劝炀帝下诏,放弃征伐高丽的计划,专心对付突厥,以安民心!且,要重重地悬赏奋勇之士!炀帝凝眉而思,虽是心有不愿,可怎奈众口一词,现下里又是身不由己的境地,便只好采纳了所有建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次日,炀帝便亲自巡视了军队,同时下诏,招募天下之士,并承诺重重悬赏!郡守县令,果然竞相赴难,太原自然也不例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