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围山索玉玺

宇文化及哪里会知道,他此时逃走,乃是下下之策,山里的十八路人马,正在四处寻他;他带着肖妃刚刚出了城门,就被潜伏在东边坟堆中的瓦岗大将、罗成和秦琼给发现了,他二人对望一眼,赶忙扳鞍上马,摘下军刀,拨马便迎了上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什么人?竟敢夜走地塘关?留下命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罗成一声大喊,直吓得赶车之人撒腿便跑,竟扔下了宇文化及;两名大将,来势汹汹策马而至,护卫亲兵一见,便知绝非善类,自身都难保了,谁还会忠心地去护卫宇文化及呢?竟是一哄而散,向两边逃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罗成得意地哈哈大笑,下了马来,端着枪便奔马车而去,宇文化及坐在车中,早已吓得动弹不得;罗成掀帘一望,月色昏黯,竟不能见,便取来了马车上悬着的灯笼,向里照去,却是一惊:“啊!宇文化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罗成这样一说,秦琼也赶忙下了马来,凑到跟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好……好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宇文化及求饶的话还未及出口,就只听“噗”的一声,罗成已是摔杆一枪,直刺入了他的胸膛。肖妃直吓得大叫,美眸凝滞、惊悚地望着二人,却连求情的话也说不出口,怕落得和宇文化及相同的下场。罗成白了她一眼,根本就没打算去杀个女人,况,他也并不知道,这个美人、便会是亡国之妇肖妃……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表弟,你去摸摸他身上有玉玺没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琼的一句话,到提醒了罗成,赶忙便向宇文化及身上摸去,却不见有,回头再望秦琼,秦琼会意,立时就瞪向了一边的肖妃:“说……宇文老贼把玉玺藏在何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肖妃已然吓得花容失色,颤颤地指向了宇文化及身下的黄锦缎包袱,却仍没敢作声;秦琼忙将宇文化及的尸体移开,打开包袱,里面果然滚出了一样东西,细看之下,正是玉玺!秦琼赶忙夺过,慨然第一笑:“表弟啊,今儿个……咱可没白来吧?” www.daocaorenshuwu.com

罗成朗笑着点了点头,两人便跨马而上,向回奔去,根本就没有理睬一旁的肖妃;可肖妃却吓得许久都没敢动弹,见二人走远,才稍稍松了口气,走下马车,正欲卷襟而逃,却见一片黑影,再次笼罩了她,抬首一见,却是两名男子,诡笑着横在了自己面前……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秦琼与罗成得了玉玺,便赶忙拿着去见了西魏王李密,李密是当过隋朝蒲山公的,曾是亲眼见过金镶玉玺,一看这东西,便知果然没错,自是大喜过望:“秦元帅、罗元帅果然英勇!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既是玉玺已得,未免夜长梦多!传我旨意,全军即刻拔营起寨,返回金墉城!”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李密一声令下,谁敢耽搁?瓦岗军择时而动、趁夜拔营,大队人马踏着月色,便连夜朝着紫槿山口而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西魏大军刚要出山,阵阵炮响却连天而震,一时间金鼓齐鸣、号角四起,细细望去,竟是几千名隋兵,蜂拥而来,中间大旗上,明白地写着天宝将军宇文成都!秦琼一惊,没想到此时,竟还会有隋军出来拦路,于是,赶忙断然而决:“大家不要慌,有我和三名将军在此堵住宇文成都,表弟,你速带全军大队从北边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罗成应命,赶忙调转了马头,欲带大队人马向北而去,可转头之间,北边亦是锣鼓喧天,一阵的骚乱之声,更有无数兵将铺天盖地、席卷而至,仔细看去,打的正是大唐的旗帜!为首的李元霸早已挥开了手中金锤,大喝杀来:“罗成!看你们往哪里走?”

daocaorenshuwu.com

罗成一惊,坏了,这南边是隋,北边是唐,西魏大军竟被堵在了中间;于是,立时勒住了马缰,观望起来……

daocaorenshuwu.com

宇文成都是想要以死殉国的,自是一马当先地与秦琼战在了一起;李元霸则是看准了罗成,就欲上前再较高下,以雪当年之耻,可李世民却拦住了他:“我说四弟啊,咱们干什么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是……不是堵山口来了吗?”李元霸心中着急,不耐烦地望向了李世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李世民微笑着点了点头,诡秘看他:“对啊,可是……没想到这宇文成都会跑来添乱,所以,你得快点去,不去先把他解决掉,这山口可就堵不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不听二哥的话了?”李元霸刚要抢辩,李世民便板起了脸孔,厉声斥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元霸一愣,他是最怕李世民板脸的,从小二哥对他虽好,可生气起来,吃亏的却绝对是自己,于是一咬牙,虽说心有不甘,却也只能依了他:“好!我这就先解决宇文成都再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着,便撒马向前,向宇文成都奔去,宇文成都可没想到李元霸会突然杀来,慌忙间应战,竟撇下了秦琼,秦琼一见,正好脱身,也急忙收住了手,他知道,此时绝对不宜做过多缠斗,赶忙回马,下令全军速速撤回紫槿山,以免受这腹背之敌…… www.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望着匆匆撤回的西魏军队,却并不着慌,反是冲柴绍神秘地一笑:“哼,姐夫,幸好没有让西魏大军逃出去,若是让他们逃了,咱这趟……可就白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柴绍不解地望他,李世民见了,却又是一笑:“姐夫,这所谓,瓦岗城中无弱兵,难道姐夫没有听说过吗?再看他们,又这样趁夜起营,若是我没有料错,那玉玺定是已落在了西魏之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柴绍赞同地点了点头,却似隐了感慨之意:“嗯!是啊,的确是……瓦岗城中无弱兵呢……”

稻草人书屋

李世民听他语音低落,倒像是暗有所指,便侧头看向了他,只见柴绍脸上果然添了些伤怀之色,不禁顿生讶异:“姐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快看!” daocaorenshuwu.com

李世民正欲追问,柴绍却伸手指向了南边,李世民顺势看去,只见,李元霸的双锤一落,宇文成都登时便跌下了马来,枪戟横飞、已是血染疆场;李世民深深一叹,想那宇文成都也是一名好汉,倒与他的父亲不同,只可惜身处乱世,各为其主,是必定要分出个你死我活、而容不得半分情意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隋军一见,主帅已然惨死阵亡,便更加乱了阵脚,张惶之间,已是不打而散…… 稻草人书屋

西魏人马往回一撤,李世民用叠箭岗堵住山口一事,各路反王便已悉数皆知,可心中却都有所不解,心想:你开唐英主不是跟我们一样,都是反王吗?凭什么就声儿也不吭第便把我们堵在了山里呢?有些性子急的反王,更是沉不住气地派出了蓝旗官,到山口向唐军叫询:“对面的听着,我家王爷派我来问,你们死堵着山口,意欲何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意欲何为?这可把唐军的弓箭手难坏了,李世民这儿还没有交代呢,一名当官的想了一下,便回道:“你侯着,待我先去问过了我家秦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着,便赶忙跑了回去,把话对李世民学了一遍,李世民眼眉一挑,却是诡秘地一笑:“你去,就对他们说,别管是哪一路反王,谁得了玉玺,便速速呈来,本王拿到了玉玺,就即刻收兵!” 稻草人书屋

那当官的应了,又赶忙跑回到前沿,把李世民的话也学了一遍,各路反王这才明白,原来这李世民也是为了玉玺而来,可这玉玺在谁手中,各路反王却皆是满心狐疑、毫无头绪,但,却除了夏明王——窦建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