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纪南方接完电话走回牌室:“我有事,得走了。”

  “别介啊,我这手气刚转呢。”陈卓尔第一个叫起来:“什么人啊,这么大能耐,打个电话来就能把你叫走?”

  雷宇峥说:“谁也别拦着他,一准是办公室打来的,咱爸找他呗,你们瞧瞧他那脸,《红楼梦》里怎么说来着,‘避猫鼠儿一样’。”

  叶慎宽笑得直拍桌子:“雷二!雷二!咱们认得这么多年,我怎没知道你还读红楼梦,这典故用的,哥哥我服了啊。”

  “滚!”纪南方也笑起来:“我一找我,急事。”

  “哟,什么呀,”叶慎宽揶揄他:“就这么让你放在心坎上,心急火燎的。”

  纪南方正没好气:“你找我。”

  “守守?”叶慎宽十分意外:“她找你干嘛?”

  “我怎么知道?电话里发脾气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这,打小被掼的。”叶慎宽不以为然:“小毛丫头能有什么事?一准又是没事找事。”

  话虽这样说,到底纪南方还是去了,约在一间咖啡馆,服务生认得纪南方:“叶在那边。”

  灯光很暗,东南亚风格的矮几上点着蜡烛,浅浅的陶碟里漂着瓣,守守正等得无聊,于是用手去捞那瓣。她的手指纤长,很白,其实叶家人都生得这样白净。纪南方老嘲笑守守的几个堂兄都是小白脸,但她是孩子,细白柔腻的皮肤,看起来像个瓷娃娃,此时拈起一瓣嫣红,嘟起嘴来,朝瓣嘘得吹了口气。那雪白的手指被瓣衬着,仿佛正在消融,有种几乎不能触及的丽。纪南方想起古人说“指若柔荑”,忽然觉得这形容太不靠谱,茅草那样粗糙的东西,怎么会像手指?因为这样纤细柔嫩,仿佛碰一碰就会化掉。

  而烛光正好倒映在她眼里,一点点飘摇的火光,仿佛幽暗的宝石,熠然一闪。她的眸子迅速的黯淡下去,仿佛埋在灰里的余烬,适才的明亮不过是隔世璀璨。在这一刹那他有点好笑,这小丫头什么时候有了心事,而且还这样郁郁寡欢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抬起头来看到他,还是有点孩子似的气鼓鼓:“我等老半天了。”

  “大,我从城东赶过来。”他漫不经心打发服务生:“矿泉水。”

  然后摸出烟盒,还没有打开,她已经轻敲了一记桌子:“公众场合,我最讨厌二手烟。”

  “你哥不也抽吗?”

  她理直气壮:“你又不是我哥。”

  “你喝咖啡?”他瞥了她面前骨瓷杯碟一眼:“小孩子别喝这个,省得晚上睡不着。”

  “你才是小孩子呢,”她倒不生气了:“再说我又没做亏心事,怎么会睡不着?”

  “哦?”他有意逗她:“那我做什么亏心事了?”

  “你自己心里有数。”

  这可把他难住了,左想右想,最后还是老实承认:“我真不知道。”

  “张可茹。”她提醒他。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张可茹?她怎么了?”

  “她现在在医院里。”

  “噢,”这下他明白了:“你替她打抱不平来了?”

  顿时觉得好笑,打开烟盒取出一支来,随手在桌上顿了顿,然后点上火,在一片灰的烟雾迷漫里,他仍旧是那种毫不在意的腔调:“你怎么跟她交上朋友了?”

  “那你甭管。”守守看着他漫不经心的样子,突然觉得有点灰心:“反正你这样不叮”

  “那你说我该怎么样啊?”他忍住笑意:“我最后还送她一套房子,小三百万呢,她要再不满意,那胃口可真忒大了。”

  “她不是要房子,更不是要你的钱。”

  “那她要什么啊?”

  “她不是要钱,她就要你。”

  “我?”纪南方嗤之以鼻:“她要得起吗?”

  守守突然举手就将一整杯咖啡泼到他,纪南方一时没反应过来,褐的咖啡顺着他衣领淋淋漓漓往下滴,她有种歇斯底里的失控:“凭什么?你凭什么这样说?就是因为她爱你,你就这样践踏她?她真心实意的爱你,不是因为你是什么人,有多少钱,而你凭什么,凭什么就这样说?你懂得什么叫爱情吗?你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样子吗?”她的眼睛在盈盈的烛光中饱含着温热:“她没有做错任何事,她不过就是因为爱你,所以比你卑微,比你渺小,被你轻篾,被你炕起,被你不珍惜……”说到这里,她突然迅速的低下头去,过了几秒钟,她重新抬起脸来:“对不起,三哥,我先走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等他说什么,她已经仓惶得几乎像逃一样,匆匆忙忙抓起手袋就走掉了。

  她很少叫他三哥,还是很小的时候,想要吃巧克力,可是她在换牙,家里人不许她常她站在糖果罐前面,看了好一会儿,是真的很想吃,最后才有点怯意的叫他:“三哥……”

  自己当时好像“哼”了一声,有点不屑的抓了两块巧克力给她:“别说是我给的。”

  在他的记忆里,她一直是个小丫头,跟在叶慎宽叶慎容还有自己的后头,像个小尾巴,讨人厌,惹他们烦。因为是孩子,偏偏又要照顾她,麻烦得要命。

  是什么时候,小丫头就长大了,而且比以前更麻烦?

  他追了出去,她走得很快,就那样一直往前走,疾步往前走,他觉得不对,顾不上开车,快步追上去,终于抓着她的胳膊:“丫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似乎被吓了一跳,回过头来,竟然是泪流满面。

  他也吃了一惊,因为在他的记忆里,她虽然是孩子,可是并不娇滴滴,相反有一种执拗的倔强,从小到大,他没见她哭过几回。

  “守守,”他问:“出什么事了?”

  她嘴角微动,仿佛想要说什么,可是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站在那里,默默流泪。他们站在繁华的街道旁,每一盏路过的车灯都仿佛流星,那样多,那样密,透过模糊的泪光看出去,五颜六,光怪陆离,就像一条河,泛着灯影光的河。而她除了掉眼泪,什么都不能做,什么也做不了。

  她爱的那个人,已经不顾而去,这辈子也不会再回头了。

  他那样傲慢,那样狠心,硬生生拉开她的手:“叶慎守,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你别缠着我行不行?”

  她没有做错任何事,她不过就是因为他,所以比他卑微,比他渺小,被他轻篾,被他炕起,被他不珍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满心欢喜,以为遇上这辈子等了又等的那个人,可是那个人却一举手,就将她推翻在地。如果他不曾爱过她,为什么原先对她那样好,给她希望,给她承诺,到了最后一刹那,却翻脸绝情。把她撇下来,孤伶伶的一个人,在这城市里,在这世上,从此后把她撇下,再不管她。

  她哭得像个孩子,气噎声堵,连气都透不过来,只是嚎啕大哭,在这车水马龙的街头。从小她就被教导,孩子要自重自爱,不管任何场合,任何情况,尤其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失态。可是她受不了,她真的受不了,她第一次一个人,好比小孩子,头一次尝到糖的甜,可不过片刻又被生生夺走。他竟然撇下她,那样残忍的撇下她。

  纪南方第一次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有很多人在他面前流过眼泪,也有很多人哭着离开他,可他并没有想过守守会在自己面前哭。在他心里,她不过就是那个倔强的小丫头,其实她现在仍像个孩子一样,就像孩子一样在哭泣,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哭得连身体都在微微发抖。他想,什么事情会如此痛苦,让这个无忧无虑的小丫头如此痛苦。他将自己的手帕给她,可是她不接。已经有路人频频侧目,他问:“守守,先到我车上去好不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只是哭,他半强迫把她弄到自己车上去,她似乎想要抓住什么,可是什么都没有,所以只抓着自己胸口的衣服,那样用力,他一度误以为,她是想把她自己的心揪出来一般。她哭到蜷成一团,像小小的婴儿,又像是很弱小的什么动物。起先的嚎啕渐渐失了力气,最后只余下呜咽,直哭得嘴唇发紫,他有点担心她会晕过去,只好把她抱起来,像抱小孩子:“守守,你别哭了,守守……”

  他一声接一声唤她的小名,她全身还在发抖,像小孩子闭住气了,隔了好久,才抽噎一下,抓在自己胸口的手指终于松开了,可是旋即又抓住了他的衣襟,像只小小的无尾熊,软软的趴在那里。他小心的问:“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她嘴唇仍在哆嗦,终于哽咽着说出一句话来:“我不回去。”

  “那你先别哭了。”他有点担心,又有点说不出的心烦意乱:“你吃过晚饭没有,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时候她就是嘴馋,长大后依然这样,叶慎宽叶慎容一得罪她就请她吃饭,他也一样。

  “我不要吃饭。”她全身抽噎了一下,手指仍紧紧抓着他的衣襟,纪南方终于想起来,这还是她五岁时候落下的毛病。那年夏天天气很热,他们在北戴河,一群孩子玩得疯了,连涨潮都忘了。她一个人陷在水深处,眼睁睁看着海浪扑过来,连哭都忘了。最后被救上来的时候,她紧紧抓着大人的衣襟,就像现在这样,半晌都没有缓过气来,更别说哭了。后来只要受到大的惊吓,或者伤心的时候,她总是下意识会抓着人,仿佛即将溺毙的人,有一种绝望的惊恸。

  纪南方开车在内环上转了一圈,又问她:“我送你回家?”

  守守哭得精疲力竭,连脸都是肿的,近乎固执地摇头,只不想回家去。

  纪南方没有办法,只好就近下了辅路,将车一直往前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守守蜷在后座,觉得有些累了,迷迷糊糊倒想睡了。只阖了一会儿眼,纪南方已经把车停下来,轻轻拍着她的脸:“守守,醒醒。”他的声音很低,有点像她的大表哥,小时候有次她不听话,被外婆关在琴房里,表哥从窗外给她递零食,就像现在这样,的叫她的乳名,塞给她好吃的曲奇饼。她睡得有点迷了,睁了睁眼,看到是纪南方,一时不太想说话。

  是一幢公寓,他们从地下停车场直接上楼去,私人管家在电梯门口等,中规中矩的英式作派,说的却是中文:“纪先生,晚上好。”

  守守想起有次去叶慎容那里,私人管家也是站在电梯门口,开口却是英文。她一想到电影里口沫横飞的台词:“一口地道的伦敦腔,倍有面子。”就忍不住要笑,只好拼命绷着脸,越忍越忍不住,笑得那管家都有点莫明其妙了,不过专业素质就是专业素质,饶是她笑成那样,仍旧彬彬有礼报之礼貌的微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管家替他们开门,复式,很宽敞,客厅一面全是弧形的玻璃窗,足下是灯海一样的城市。

  “没多少人来过,”纪南方说:“回去也别告诉我妈我有这地方,省得她罗嗦。”

  她知道,哥哥们也有这种地方,狡兔三窟。偶尔偏要寻个僻静,所以总留着最后一窟不让人知道。

  他将洗盥间指给她看,让她去洗了脸。出荔他也已经把被她泼了咖啡的衣服全换掉了,穿了件宽松的套头毛衣,她很少看到他穿成这样,长手长脚,倒有点像学校里的师兄们,显得很年轻,像大男生。她不由多打量两眼,他只问她:“你还没吃饭吧,想吃什么?我给你弄。”

  这可把她给震惊了:“你?会做饭?”

  “你可把我想得太能耐了,”他忍不住笑:“我只会订餐。”

  “那我要吃披萨,十二寸的,辣的,咖喱至尊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垃圾食品,小孩子。”

  “我今年都满二十岁了,马上就二十一了,不是小孩子了。”

  这句话真正逗得他大笑起来:“哟,都二十岁了。”

  她没有力气跟他吵架,狠狠瞪了他一眼,大摇大摆的参观起屋子来,客厅转过走廓是一间视听室,一堆器材搁在那里,她专业多少沾边,放眼望去全是发烧级中的极品,忍不住批评:“烧钱!”

  “钱挣来就是的。”他仍旧是那种漫不经心的调子:“不钱挣钱干嘛?”

  视听室旁则是偌大地CD室,三面墙从天到地,密密匝匝,眼缭乱全部是CD,分门别类,放置得整整齐齐。这房子的层空本来就高,架子从地面一直抵到天板,更显得气势恢宏,看上去像国家图书馆的音像资料室,又像是唱片公司的CD仓库,但唱片公司也未见得有如此丰富的收藏。她随便打量了一下,就看到心爱:“这张借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行!CD跟老婆不外借。”

  “小气!”她气恼:“再说你有老婆吗?等你有了老婆再说这话不迟。”

  她跟他一吵架就肚子饿,幸好送餐及时到了。酒店服务生一直私餐厅,摆好餐具才离开,结果她面前那份是海鲜饭,她不满:“我要吃披萨!”

  “小孩子乖乖吃饭!”

  她拗不过,只好坐下来吃,折腾了大半宿,也确实饿了。海鲜饭很好吃,用料实在,味道也地道,他吃的是牛扒,餐盘旁搁着杯红酒,她不假思索拿起来一仰脖子就喝掉了。

  纪南方一怔,她已经喝完了,拿餐巾拭了拭嘴角,乌溜溜的大眼睛只望着他,十分无辜的样子。

  “这是82年的Latour。”

  “那又怎么样?”

  “有你这样牛饮的吗?”

  “假洋鬼子,假作派,我为什么非得把舌头卷起来,一点点的啜?”她一边说,一边做了个卷舌头的鬼脸。把舌头真正卷得像小管,又像是一条蛇,小小的,红的,带着异样的妖,或许有点凉凉的果子气,其实是酒。纪南方只觉得真像条小蛇,似乎嗖嗖的往人眼睛里钻,尔后又往人心里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一晚上都有些心浮气燥,到这时候终于忍无可忍:“叶慎守,你安静会儿行不行?”

  话出了口他又后悔,但守守并没有放在心上,反倒自以为是笑眯眯的问:“你今天打牌输了钱是不是?”

  他从鼻子里笑了一声,未置可否。

  吃饱了,守守也觉得高兴一点了,无所事事窝在视听室沙发里,抱着膝看他蹲在地上调试功放。没想到平常最修边幅的纪三公子,还有捋起袖子干活的时候。他低头认真做事,有几缕额发垂下来,并不显得凌乱,反倒看起来顺眼很多,起码守守觉得顺眼很多——她永远觉得哥哥们的朋友太稳重太无动于衷,个个好似泰山崩于前不变,多可怕。

  “放蔡琴的《被遗忘的时光》。”她跃跃试:“看看是不是真的高音甜,中音准,低音劲。”

  他头都没抬:“要听自己去找。” 稻草人书屋

  她一想到那堆山填海样的CD就头晕:“太多了,怎么找啊?”

  “C字栏,往右第四格或第五格,都是她的CD。”

  她一时矫舌:“这么厉害,你都记得?”

  他仍旧头都没抬:“该记得的东西,我从来都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