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守守不由得跟师一起窃窃私笑,确实如此,不论是装修风格,还是明式风格的桌椅,这办公室都让人觉得古典十足,守守一时好奇,想待会儿易长宁会不会穿一身雪白唐装走进来,举手投足都是儒商气派,想起他白衣胜雪的样子,不由又垂涎三尺。

  负责摄像的师兄嫌办公桌上一只青笔筒挡住镜头:“从下往上摇的时候,这个碍事,不如放到旁边去。”守守打量了一下,又拿起来仔细看了看腹足,笑着说:“呦,这个说不定是真正的雍正窑,满屋子东西,就数这个最值钱,待会儿给它一个镜头得了。”

  话音未落,突然觉得师兄们都安静下来,回头一看,竟然是易长宁已经走到了门口。原来今天他穿黑西服,本儡中规中矩的商务男装,穿在他身上,却格外的庄重,与在学校演讲时判若两人,他站在门口微一凝神,竟然让守守想到一个词“渊停岳峙”。
daocaorenshuwu.com


  她有点后悔自己的冒失,吐了吐舌头,乖乖缩到师兄背后去。姜洁丹连忙上前打招呼,向他一一介绍采访小组成员,介绍到守守的时候,简单说了句:“这是摄像助理叶慎守。”易长宁照例与她握手,眼底却光芒一闪,仿佛微蕴着某种笑意:“叶是真慧眼。”

  “哪里,哪里。”她言不由衷的心虚笑着,其实是因为他指尖微凉,握着她的手,却有一种奇异的力量,仿佛那点轻微的凉意,顺着指端,一直蜿蜒至心脏。她脑子里乱哄哄的,还没明白自己在想些什么,他已经放开她的手了。

  开机之前姜洁丹先跟易长宁随意聊了聊,主要也是为正式开始做准备,让双方尽快进入角,这么一聊才知道原来易长宁跟姜洁丹还是小学校友,不过易长宁没毕业就跟父母移民了。姜洁丹于是开玩笑:“那您还是我的师兄呢。”

  采访很顺利,他们虽然只是校台,但全科班出身,见惯了大场面,专业素质不比任何一个电视台弱。而易长宁年轻有为,对待媒体的经验也非常丰富,宾主双方皆是轻车驾熟,访谈结束得很愉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已经擦黑,易长宁十分轻松的说:“各位既然是姜师的师弟师,那么也就是我的师弟师,今天辛苦了,我请大家吃顿饭吧。”

  姜洁丹自然推辞,而易长宁坚持,姜洁丹只好躬了躬身,不无幽默的说:“既然大师兄请我们打牙祭,那恭净如从命。”

  都是年轻人,顿时哈哈大笑,气氛变得活络许多。

  那一年正是水煮鱼如火如荼的巅峰,于是易长宁请他们吃川菜。

  那家店才开张不久,环境很优,鱼做得更是又辣又鲜,对于嗜辣如命的守守来说,几乎要欢呼了,吃得那叫兴高采烈。

  姜洁丹长袖擅舞,面面俱到,将席间气氛调动的非常热烈,她先代表采访小组敬了易长宁一杯,没有叫“易总”,也没有叫“易先生”,而是沿袭了适才在办公室的话头,将易长宁称为“大师兄”,顿时将距离拉近不少。易长宁到底年轻,没有多少架子,片刻功夫跟大家打成一片,端着酒杯嘻嘻哈哈论起年纪,结果守守是理所当然的小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师不会喝酒,就敬大师兄一杯吧。”姜洁丹很照应的说,因为按照酒桌上的规矩,要每人敬一圈下琅可以放杯子。

  守守当然乖乖听话,捧着杯子,笑眯眯叫了声:“大师兄!”

  包厢里天板上,是所谓“满天星”密密射灯,光芒璀璨,照着她脂粉不施的一张清水脸,明亮光洁,笑意盈盈的一双眼睛映着灯光,隐隐似有星芒闪动。易长宁心下微微一怔,只觉得这孩子眼睛真亮,微笑说:“不用客气。”就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是果酒,甘醇厚,入喉才微微有些酒意,令人薄醺。

  放下酒杯,易长宁才似是不经意的说:“小师年纪小,可是眼睛真厉害。”

  守守只给他一个标准笑容。

  “不过那件青笔筒,并不是我办公室里最贵的一样东西。”他的眼睛在灯光下黑得似深不可测:“小师也许没注意,墙上那幅吴仲圭渔趣图,价值应当远在笔筒之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守守一时想也没想,脱口道:“如果那幅吴镇是真的,当然比笔筒要贵。”

  话一出口,立刻明白自己有点冒失,有点后悔的咬住舌尖。但易长宁只怔了一下,旋架轻松的笑起来:“这幅画虽然是从一个朋友手里淘换过来的,不过也请几位熟人看过,都觉得应当是真迹。小师虽然年轻,但见识过人,只看了两眼,就断定那是赝品?”

  话说得这样客气,可当中的揶揄她听得出来,不就是话中有话,嘲笑她一个毛丫头懂什么古董字画?她有点恼,自尊心受损,脸上却笑嘻嘻的:“大师兄,要不我们打个赌吧,如果万一是摹本,那大师兄就再请我们打一顿牙祭。如果这幅渔趣图是真迹,那我就请大师兄吃饭。”

  她一派天真烂漫的样子,易长宁想也没想俱了头:“好!”

  她伸出手来晃了晃:“击掌为誓!”

daocaorenshuwu.com



  她的手很白,古人说的肤若凝脂,原来是真的,她掌心温暖细腻,轻轻的拍上去,他都不敢用力。她溶用力,轻脆的掌声三击,然后眼底微蕴着笑意,仿佛是奸计得衬小。

  他本来觉得有十足把握,看到她亮晶晶的眼睛,撒然有种上当的感觉。

  本来是件半开玩笑的事情,过了几天,他却十分顶真的将画私一位研究吴镇字画的权威鉴赏家那里去,也许是觉得这小丫头太狂妄,也许只是为了好玩,让她请自己吃一顿饭,也是件有趣的事情,结果出来,有点傻眼。

  那个小毛丫头竟然没说错,这幅他了重金收购的渔趣图,竟然真的是摹本。

  “真是样好东西,虽然不是真迹……”那位鉴赏家拿着放大镜,反反覆覆看了好几个小时,最后才下了定论,十分赞叹的一寸寸细赏:“应该是清代的摹本,你看看这印章,印下留红,做得多漂亮,还有这题款……真是可以乱真……”一时竟爱不释手:“要不是我研究了三十多年的吴仲圭,只怕也要被唬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脱口想问,有没有可能一个在念大学的毛丫头,就能一眼看出来这是赝品,最后想了想还是将这句话咽了下去。

  省得吐血。

  给守守打电话之前,他还犹豫了一下,该用什么样的口气,什么样的措辞,才会不塌面子。谁知打电话过去,她只欢呼了一声:“大师兄你真的请我吃饭啊?那我要吃鱼!水煮鱼!”

  易长宁一时有点哑然失笑,自己在商场里翻滚的久了,将人心都想得太深沉太复杂,而她根本没有多想,只以为是个简单的打赌而己。

  “可是师他们都不在,去西安做节目了。”她无限惋惜的说:“要好几天才能回来呢。”

  “没关系,我先请你好了。等他们回来,再一块儿吃顿饭。”

  “好啊。”她很高兴:“那我占便宜,可以吃两顿。”

  听着很嘴馋的样子,其实她的吃相很好,吃得,但不贪娈,许多细微的地方都可以看出家教。这孩子出身一定很好,他微笑着看她吃鱼,像只小猫,很轻巧。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喝了口果汁:“这鱼都被我吃了。”

  他说:“没关系,我更喜欢牛肉。”

  这家店的招牌菜除了鱼,便是江石肥牛,她却一点也不沾。

  她说:“有次我四哥带我去吃私房菜,跟这个差不多,不过是石锅,烧得滚烫拿上来,肉有点白,片得很薄……”说到这里,却想起什么似的,嘎然而止,只说:“反正以后我就不吃这种菜了。”

  他忍不住问:“是什么肉?”

  她有点沮丧:“我不想说。”

  她这样子更像一只小猫,他心里有点痒痒的,或许只是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肉,她有点歉意:“我第二天知道后,气得足足半个月没理我四哥,都有心理阴影了。太残忍了,后来我一想到,就觉得难受,所以不想说了。”

  他想了想,问:“是不是猫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掩口惊叫:“啊呀!你怎么知道?”

  一双眼睛微带点怯意,叫人心里一动。

  那天他们说了很多话,从胡同里的各私房菜一直聊到瓷器,他这才发现她对青瓷器知之甚详,年纪轻轻的孩子,能有这种见识,令他觉得罕异。

  “我姥爷很早就开始收藏青,表哥们都不爱这个,只有我喜欢问东问西,姥爷很喜欢,所以常跟我讲讲。”

  原来如此,可他想起那幅吴镇的渔趣图,还是佩服得五体投地:“那幅画,专家说一般人根本认不出来,能认得出来的,功力都在三十年往上了。小师,你真是犀利。”

  她脸都红了:“其实我真的对字画一窍不通,要是换一幅,我根本就不知道是真的是假的了。”

  他十分诧异的看着她。

  她十分老实的告诉他:“我之所以知道那幅画是摹本,是因为这幅渔趣图的真迹,一直就挂在我姥爷的书房里,挂了都快二十年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怔了一下,终于哈哈大笑,笑得连她都跟着笑起来,她笑起儡好看,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双颊还洇着一点点被火锅蒸腾出的晕红,仿佛一朵睡莲。

  他有好多年都没有那样笑过了,只觉得畅快淋漓。

  后来在情人节的时候,他送给她一枚闲章,朱圆细文,开玩笑似的刻着四个小篆:“火眼金睛”,明明骂她是猴子,于是她故意拖长了声音:“大师兄——孙悟空——你才是猴子呢!”

  他说:“我是大师兄,你就是小猴子。”

  亲昵的捏着她的脸颊:“你就是我的小猴子。”

  那个时候两个人是真的好,好到如胶似漆,即使没有机会见面,不是打电话就是MSN。她下了课就开电脑,他有时不在线,她确实无聊,一遍遍的打:“悟空……悟空……”

  再不然就是:“大师兄……大师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过一会儿他开完了会,或者从机场出来,一上线见着了,就会答:“呆子,八戒,我回来了。”

  后来他替她注册他公司的员工BBS,用的昵称就是“八戒”。

  本来外网不能访问员工BBS,他特意在自己的电脑上装了一个软件,设置成代理服务器,然后她就可以远程登陆了。她看到这昵称差点吐血,死活不依:“我才不用呢。”

  他难得幸灾乐,抱着手臂:“就只这个ID,密码是我生日,你爱用就用,不迎倒。”

  她没记住他的生日,他因此记了仇,特意把密码都设成了自己生日,这小气的男人。她实在是想登陆,只好委委屈屈用上了。因为总有他公司的年轻员工在BBS上犯“痴”,她偶尔在他笔记本上看见一次,当即就下了决心一定要注册论坛,以便天天去侦查“敌情”。

  BBS上有人专门开贴子,统计偶遇易长宁的次数。满天欢喜的上来炫耀:“上午在28楼走廊里遇到了易生,好帅!”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还有人爆料:“刚刚看到易生今天的领带是小圆点变形虫,配灰西服真是极品!”

  她看得大乐,将这些贴子翻给易长宁看,其实他带点国作派,底下的高层主管又差不多全是他从国带回来的原班人马,都是些年轻人,整个企业文化都偏自由活泼,所以员工才会公然在BBS上对老板流口水。

  分手之后,他回去国,她的浏览器主页仍没有改,每次打开,都是他公司的网站。没有别的希望,哪怕只是看一看与他有关的网页,亦是好的。熟悉的LOGO,整页的商务讯息,偶尔会提到他的名字,每次看到“易长宁”三个字,或者“CheneyYi”,她总会怔仲良久,老是习惯的去点右上角的BBS,却永远都是“叮”的一响。

  一遍遍的点击,耳边总是系统拒绝音,一遍遍弹出那个小框:“对不起,你没有权限要求此页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应该早就卸载了那个代理软件,斩断他们之间最后的一丝联系,如此的残忍,一把推开她,然后永远的任她流落在外,徘徊无门。

  这天她从学校回来,就接到电话,第二天安排出差。虽然是实习生,主任溶照顾她,但她主动请缨,要求跟栏目组跑外勤,因为怕自己闲下来。和易长宁分手的这几个月以来,她一旦闲下来,就会觉得难受。

  周一跟着栏目组出去,通常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周末了,日子混得特别快,人也累,经常回家倒头就睡,少了许多烦恼。

  不过也有例外,这天栏目组从深圳回来,出机场天已近黄昏,头儿在车上就说:“今儿晚上有人替咱们接风,就是万腾的万总,非得请咱们吃饭,我在电话里推都推不掉。”一提到万总,摄影师小孙头一个忍不住,激动得都有点语无伦次了:“那个诗,是不是那个写诗的万总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不是!”头儿说:“这算集体活动啊,谁也不许请假,兄弟们,有福同享,如今有难,也得同当。”

  车里几个人顿时都乐了,前俯后仰笑成一片,小孙对守守说:“哎,上次采访万总你没去,真是经典。”眉飞舞对她说:“万总一出场就说:‘你们别看我是生意人,其实我有一颗文学的心。’然后手一挥,叫秘书送咱们每人一本他的诗集。你还甭说,那诗集做得叫漂亮,全进口铜版纸,烫金封面,封底还嵌着一枚万腾集团纪念币。请全国文联副主席替他写的序,据说限量印刷三万本,一般人他都不送……”

  守守有点心不在焉的笑着,听着同事们嘻嘻哈哈讲笑话,暮蔼沉沉,路灯一盏盏点亮,仿佛谁随手撒下无数条珠链,串亮整个城市,正是明媚鲜妍初绽。

  万总订了一个豪华大包,不仅派了秘书专门在大堂等着,自己也亲自站在包厢门口迎接,倒真是热情的不得了。组长向他介绍:“这是我们组的实习生小叶。”其实刚下飞机,风尘仆仆,守守在车上随便加了件白抓绒外套,脚上也是一双白休闲平底鞋,她又是一头绒绒的短发,模样倒似个高中生,眉目更清淡似一朵白莲。很有礼貌的叫了一声:“万总。”那万总顿时觉得眼前一亮,握着她的手说:“别客气,别客气,我叫万宏达,气势恢宏的宏,飞黄腾达的达,叫我万总就太见外了。”

稻草人书屋



  守守有轻微的洁癖,被这么个人握着手,别提有多别扭了,幸好头儿在一旁说:“我们进去说话,万总,先进去说话吧。”

  万宏达这才撒了手,幸好订的是一个豪华大包,桌子很大,守守特意挑了离万宏达最远的位置,坐到小孙旁边去。那万宏达到底也算是见过场面的人,见了这情形,并不以为意。席间讲起自己的发家史来,更是红光满面,滔滔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