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她没想到这上头露了馅,其实她什么都不懂,去了趟家装城,看到这地板不错就买回来了。对方又包送货上门安装,非常省心。她是刷卡付帐,连总价一共多少都没太注意。

  “你改行干家装了?”她有点被抓到小辫子的恼羞成怒:“连地板牌子你都认得?”

  “哪儿啊,我办公室最近重新装修了一遍,跟你用的一模一样的地板。”

  “哦?”她成功的转移了注意力:“你还有办公室?”

  “开玩笑,我还是董事呢。”

  一句话逗得她笑起来,弯了弯腰,调皮的说:“那我们走吧——纪董。”

  他也被她逗笑了,问:“你就穿这个?不换件衣服?”

  已经供暖了,她又刚起,只穿件鹅黄开司米低领衫,领口袖口滚着软软的雪貂毛,纪南方老觉得她像某种幼龄小动物,一直想不出来像什么,现在突然有点恍然大悟,原来是像刚出壳的小鸭子,黄黄的,绒绒的,像个毛线团,惹急了还会叽叽喳喳乱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守守说:“不就是去试车吗?”随手拿了大衣:“走吧。”

  他开着新车来的,就停在楼下,看到那车的第一眼,守守就愣了。

  纪南方觉得她傻眼的样子挺好玩,不无得意的说:“怎么样,不错吧?”

  守守只觉得哭笑不得:“你还真买了?”

  “哪儿啊,我前阵子帮人一小忙,完了人家非要送我辆意大利小跑,我说你们就饶了我吧,老头正为这事寻我晦气呢。我还打算把车全换成辉腾,多好啊,调,满大街的人看到都以为是帕萨特新款。我本来是开玩笑,谁知道人家愣给当真了,专门从德国给我弄回来四辆,四辆啊!两个集装箱……我一看头都大了,也不好退回去。得,闷声发大财,三辆送了人,自己留下一辆,开着就开着吧。”

  车子其实还不错,秉承德国车一贯的传统,稳重到几近保守。守守只觉得空调挺不错,刚关上车门温度就起来了,于是把大衣脱了,问:“我们去哪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试车当然出城去,跑远点才有感觉。你说往东呢还是往西?”

  “随便,别又把我拉海边上就行了。”

  他看了她一眼:“谁曾经把你拉到海边上呢?”

  “还有谁?我四哥呗。”她一脸的不高兴:“嗐,甭提多惨了。那次我才知道原来我也会晕车,把我给晕惨了,下车后连路都不会走了,被他笑话了足足三天。”

  他听得哈哈大笑。

  守守觉得他跟叶慎容一样没良心。

  出城后风景其实很漂亮,已经是初冬时分,高速公路两侧的山野阡陌,都只是土地的单调黄。车窗外偶尔闪过农家小院,房后几株柿树叶子都掉光了,却挂满了柿子,像是一树红彤彤的小灯笼,在湛蓝的天空下显得格外醒目。

  纪南方开得并不快,大约是因为新车还在磨和期,但他们运气不错,没遇上堵车,车况路况都好,不知不觉一口气已经跑出了一百多公里。天已近黄昏,满天彩霞颜绚烂,照在车头上,橙黄的一点淡淡斜阳余晖。守守不由得说:“真漂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转过脸来跟他说话,一线斜阳正好勾勒出她的侧影,如同摄影的逆光镜头,有一种绒绒的质感,仿佛底片上的颗粒都历历可数。他觉得有点热,调了一下空调,问她:“天快黑了,待会儿还得回去呢,要不找个地方随便吃点吧?”

  “好啊!”

  山路边就有不少农家饭庄,一家挨着一家,也炕出来哪家好。于是随便挑了家,店主人很热情的指挥他们把车倒进小院,然后又把他们让进里屋。

  说是包厢,正经是农家四合院厢房中的一间,有着传统的土炕,守守觉得挺好玩的,坐到炕头上去,烧得正暖和,她坐下就不想动了。帘子一挑,进来个仿佛高中生的小姑娘,替他们倒茶点菜。

  纪南方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小姑娘套词,原来是店主人的侄,读完技校就来叔叔这店里帮忙,纪南方一表人才,又衣冠楚楚,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说出的话句句俏皮,小姑娘哪见过这样的人物,被他逗得耳朵都红了。给他们点了柴鸡炖蘑菇,蒜苗绸鸡蛋,菜团子,还有小姑娘极力推荐的一条虹鳟鱼。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份量很足,到最后菜团子上来的时候,两个人都吃不下了。守守也喝了一点点苞谷酒,现在酒劲上来了,只觉得热,把碗推开:“我实在吃不下了。”

  “再吃点,”他不以为然:“人小姑娘刚才都说了,好吃不要浪费。”

  她笑嘻嘻的说:“你最近很爱逗小姑娘啊?改LOLI控了?新找个朋友都是学生。”

  他没听懂:“什么叫LOLI控?”

  她一本正经的答:“就是像你这种专喜欢小姑娘的,就叫LOLI控!”

  他的眼睛分明蕴着笑意:“胡说八道!你才LOLI控呢!”

  守守笑嘻嘻:“我不会是LOLI控,我顶多正太控!”

  结果他也不懂什么叫正太控,把守守盘问半天,她却咬紧牙关,打死也不说。

  纪南方向儡少带现金在身上,皮夹里只得几百块,幸好还够结帐。走出来老板正好站在走廓下抽烟,看到他们出来,笑眯眯递给纪南方一支烟,这倒是出于纪南方意料之外,怔了一下才接过去。那老板已经掏出打火机,替他点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纪南方觉得有意思,只吸了一口,就将烟拿下来,又看了看。那老板告诉他:“中南海,二十块的。”

  两个人抽着烟说话,老板是个爽快人,先问了饭菜合不合胃口,纪南方夸赞鱼很新鲜,老板面有得:“自家养殖场的,现捞活杀,别的不敢说,新鲜那是一定的。好多人开车跑一两百里地,就为上咱们这儿来吃鱼呢。”

  两个男人站着抽根烟,好比两个孩子一块儿逛了次街,几乎立刻就熟识了。院子里拉着两串明晃晃的红灯笼,映得院子里一片红彤彤的,好似喜气洋洋。店里生意不错,停着好几部车,老板指了指停在院墙下的车,问纪南方:“您这车,是帕萨特的新款吧?以前没见过这样的。”

  纪南方胡乱“嗯嗯”了两声,瞥了守守一眼,她果然笑得咬住了嘴角,拼命忍住的样子。

  偏偏那老板还说:“看着挺不错的,比旧款可好看多了,要二十多万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纪南方一本正经的点头:“得二十多万呢!”

  等上了车,守守才无声的笑了起来,驾驶室顶灯是温暖的橙黄,因为喝过酒,她的一双眼睛真的是眼波流,脸上有点红扑扑的粉,仿佛是一颗水蜜桃,皮薄得掐一掐就要破,所以不能用手拿,只可以吮,而且一定很甜——纪南方被自己这念头吓了一跳,连忙坐正了身子,开始倒车。

  他喝了一杯苞谷酒,其实他酒量极好,根本不当回事,开着车照样上路。回去都是山路,蜿蜒曲折,一圈圈绕下去,一层层的盘山路……公路上车并不多,只看得到两道寂寞的灯柱射出老远,偶尔路过灯火通明的集市,瞬息又被抛在车窗后……守守终于睡着了。她本来有睡午觉的习惯,这天被他拉出来试车,没有睡成,所以犯了困。她这一睡着就睡得很沉,靠在车门上,仿佛想要蜷起来的样子。车内本来就十分安静,静得仿佛能听见她均称的呼吸——纪南方有点恍惚,仿佛是那杯苞谷酒的酒劲上来了,心里只想快点回去,可是却又隐隐觉得,还是开慢点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论开快还是开慢,最后都终于回到她宿舍楼下,把车停下后,他倾过身叫她:“守守,醒醒,到了。”

  她睡眼惺松,还有点迷糊:“嗯……到了?”

  暖气吹起她几根发丝,痒痒的拂在他脸上,他觉得应该是错觉,因为她的头发剪得那样短,怎么会被暖气吹到自己脸上?可是她的发丝很,带着一点她独有的清甜气息,没等他反应过来,自己的唇已经落在她的唇上,跟想像中的一模一样,仿佛最柔嫩的蕊,楚楚令人不忍深触。他不敢动,只是这样轻轻一触,就此停留,他竟然不敢动。

  她骤然睁大了眼睛,仿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过了两秒钟后,她才用力推开他,打开车门,有点踉跄逃也似的跑掉了。

  他使劲摇了一下头,仿佛也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只犹豫了几秒钟,他就下车追过去。他在楼洞里追上了她,没等她反应过来,他已经抓着她的手腕,她开始挣扎,他很干脆的将她按在了墙上,一手扣住了她的下巴,带着一种不可理喻的霸道,狠狠的吻下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守守脑子里轰然一响,仿佛整个人都炸开来,血统统往脸上涌。如果刚才那一触只是蜻蜒点水,现在的他几乎带着近乎野蛮的掠夺。他的手臂将她牢牢困在墙壁与他的怀抱之间,她透不过气来,肺里的空气几乎都被他挤出来了,他攻城掠地,而她节节败退,她开始害怕,只觉得惶急,因为只有易长宁这样亲过她,他甚至比易长宁还霸道,辗转吮吸,不放过她的每一分甜,只觉得不够……不够……恨不得将她整个人都揉碎了才好……那种渴望的叫嚣一旦觉醒,再也没办法平息,只有贪娈的吻着,更深更深地吞噬……直到她凉凉的泪珠沾在他脸上,他才有点恍惚的停了下来。

  两个人都僵在那里,一动不能动。他的手还撑在墙上,保持着将她围在自己怀中的姿势,可是他渐渐明白过来,明白自己做了什么。她泪流满面,只觉得一切都是模糊的,在泪光中,整个世界都是模糊的,扭曲的不可思议……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daocaorenshuwu.com


  她终于推开他,转身往楼上走。

  “守守!”他着了急,可是不敢再伸手拉她,跟着她上了两步台阶:“我错了……我喝高了……守守……”

  她没有按电梯,她步子很快,上楼梯,他跟在后面,一直跟着她到了楼上。她边流泪边找钥匙,他叫她的名字,可是不敢再碰她:“守守,我错了。我糊涂了……守守……你别哭……”他从来没有这样心慌意乱,仿佛手足无措,就像小时候闯了,打碎父母的结婚照,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终于找到了钥匙,打开门进去,把他关在外头。她没有力气再动弹,腿一软就坐在了地板上,后背抵着门,只觉得冰冷的,就那样贴在身上:易长宁……易长宁你在哪里?

  你答应过要娶我,要爱我一辈子,不让我被别人欺负,你在哪里?

  过了几天是守守外祖父的生日,虽然不是整寿,但她提前差不多一个月就准备好了礼物,打起精神回家去给外祖父拜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凡在国内的儿孙辈们都回来了,济济一堂,如同众星捧月般簇拥着老人。一年一度除了除夕,就数这天最热闹。老人家看到守守更是高兴:“丫头!今年送我什么?”

  她笑着拿给外祖父看:“笔洗。”

  东西是清代的,并不贵,青的松鹤延年,取个意头罢了。外祖父果然很喜欢,又说:“还是丫头对我最好,知道我喜欢什么。哪像沂勋那小子,就送我一套奥运门票,蹿掇我这把老骨头到时还去看开幕式。”

  盛沂勋是她的大表哥,听到自己被点名,于是开玩笑:“爷爷这么多年最偏心守守,要是换了守守送您门票,您又该说,还是丫头有孝心,早早就打算陪姥爷看开幕式了。”

  老人家大笑:“不得了,这混小子,连我的说词都猜得到。”

  一屋子人都笑起来,七嘴八舌哄老人家开心,甭提多热闹了。吃过长寿面后守守又陪着姥爷在走廓上溜弯儿。老人家快九十岁了,可是精神很好,根本不用人扶,步子迈得比守守还稳当,一边走就一边数落:“丫头,最近怎么都瘦成这样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守守伸手摸了摸脸,说:“实习有点忙,正好当减肥了。”

  “胡说,”老人家虽然是呵斥,可是仍是疼爱的语气:“小孩子减什么肥?再说我就不明白健健康康不捍?非得瘦得像排骨一样。”

  “姥爷!”守守撒娇:“等我吃两顿好的,马上就长回来了。”

  “那你常常回来,我叫老张给你做狮子头。小时候你最爱吃狮子头了,有次一口气吃了三个,那么大的肉丸子,你吃了三个,把带你的刘阿姨都给吓着了。忙给你喂消食片,最后还是积了食,上吐下泻……后来你就学乖了,再爱吃,也只吃一只了,知道吃多了受不了哇。”

  守守想起童年糗事,有点不好意思的笑,老人家却慢慢的说:“所以不管喜欢什么,都得节制。前一阵子,沂勋把小虎揍了一顿,我说你打孩子干吗?不就是玩个游戏吗?等他吃过亏,明白事理了,自然懂得凡事要节制,哪怕再喜欢,喜欢到伤心伤身,那就不值得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守守有点发怔,原来连姥爷都知道了,自己的这点伤心事,原本以为是瞒过了父母,没想到原来谁也没瞒住。老人家说:“孩子,人生在世,哪会样样都称心如意?况且你还小,将来遇到的人会更好,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如今这点烦恼,实在不值得一提。”

  她心里一酸,小声说:“姥爷,我懂得。”

  是啊,这些她都懂得,可是她早就明白,这辈子她也许会遇上很多人,也许会遇见比易长宁更好的人,可是,再好的人,都不是易长宁。

  就像小时候看《倚天屠龙记》,杨不悔说:“无忌哥哥,你给了我那个糖人儿,我舍不得吃,可是拿在手里走路,太阳晒着晒着,糖人儿融啦,我伤心得甚么似的,哭着不肯停。你说再给我找一个,可是从此再也找不到那样的糖人儿了。你虽然后来买了更大更好的糖人儿给我,我也不要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时候不明白,觉得张无忌更好,为什么杨不悔偏偏要喜欢那个殷梨亭?武功不够高,为人也优柔寡断,更弄不明白他爱的到底是纪晓芙还是杨不悔,可杨不悔就是对他痴心不改——百思不得其解。

  一直到了认识易长宁,才知道,原来喜欢就是喜欢了,没有道理,亦没有别的办法。不管他是什么人,不管他是什么样子,只得是他,再没有别的办法。

  姥爷有午睡的习惯,散步后就上楼休息去了,几个表哥也改到去园打牌,她和表盛芷玩一盘跳棋,很多年没玩过了,还是小时候的游戏。盛芷看她有点心不焉,于是问她:“你的感冒还没有好?”

  “什么?”

  “失恋如同一场感冒,其实不需要任何药物,最后也会自然而然的痊愈。”

  她挺佩服这位表,歪头打趣:“,有没有兴趣替我们写个文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盛芷璨然一笑:“等你们改版成情感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