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你尽了最大的努力?你碰都不让我碰你,你这是什么妻子?”

  “没有感情却做那种事情,跟动物有什么区别?为什么要逼我?”

  这句话大约惹到他,他猛地将她抓住,那样子几乎是想要扼死她。她的碰触令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渐渐袭来,她开始冒冷汗,按着胸口,只是觉得恶心。这几年来,她一直觉得情欲令人作呕,可是易长宁回来了,易长宁惊醒了她,就像快要窒息的人突然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她记起来爱情曾经有过的美好,是那样甜,那样纯净,跟真正所爱的人在一起,哪怕只是牵一牵手,心里就会咚咚跳上好半天。

  而不是那种令人恶心反胃的情欲。

  她再也无法容忍眼下的这种生活,因为虚伪枯燥得几乎令人崩溃。像是网中的一尾鱼,越挣越紧,逼得她不得不用尽力气,想要挣脱那束缚。可他一动不动,手指渐渐用力,她觉得痛,但却直直盯着他:“你觉得我们的婚姻有意义吗?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你明白吗?我当年之所以跟你结婚,其实不过是想从这个家里逃开,你却给了我另一个火坑给我跳。我跟你结婚三年,我觉得我自己都老了十岁,我不想在这样的牢笼过一辈子,你为什么就不肯放我一条生路?如果你需要一个幌子,外面大把的女人想当你的幌子,而我不想了,我只想离婚。你放过我行不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真的被气到了,他真正被气到的时候通常不说话,只是瞳孔急剧地收缩。

  最后他终于松开手,非常从容地对她微笑:“叶慎守,你别做梦了!我就不放过你!你这被子都别想离婚!如果你说这是牢笼,你就好好在这牢笼里待一辈子。”

  “纪南方!”

  他摔门而去。

  他一直走到楼下,盛开在客厅里,见他下来有点诧异“怎么了?”

  “没事,”他笑了笑,“妈,公司打电话给我,有点事我得先去处理一下。”

  “噢”

  “守守好像累得很,我让她先睡一会,您让阿姨过会再叫她起来吃饭吧。”

  “好,”盛开也觉得疲倦,“你也一天一夜没合眼了,处理完了公事,早点回来休息。”

  “好。”

  司机来接他,他在半道接到陈桌尔的电话:“在哪儿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实在没心情搭理:“机场。”

  “你最近怎么老为航空公司做贡献啊?上礼拜给你打电话你在日本,星期一给你打电话你在昆士兰,前两天给你打电话你刚从机场出来,现在给你打电话,你又往机场奔,飞得比超人还勤,你该不会是瞧上哪个空姐了吧?所以跟着人家满天乱转。”

  “滚。”

  陈桌尔笑起来:“有笔大买卖,人家非要跟你面谈。”

  “没心情。”

  “又怎么了,挣钱都没心情?”陈卓尔在电话里笑,“是不是上次那个冰山美人真把你给冻着了?”

  “滚。”

  “行啊,哥哥,一会儿功夫,叫我滚两回了,火气怎么这么大啊!难不成你前几天真是独个儿在昆士兰晒太阳?好了,今天不是你生日吗?哥几个请你吃饭,还有余兴节目,够有诚意了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什么余兴节目?”

  陈卓尔哧哧地笑:“不能说,你来了就知道了,保管你满意。”

  “别瞎扯了,说正经事呢。”

  “正经事就是哥几个替你过生日。你要乐意呢,就来跟我们吃大餐,你要不乐意呢,就接着飞。对了,那空姐漂亮不?要不带来让咱们也开开眼界?”

  纪南方把电话挂了,告诉司机,“掉头,不去机场了。”

  在他们常聚的饭店,一看他走进包厢,满屋子的人都轰地笑起来,一群人涌上来,七手八脚,将他按在座位上。陈卓尔更是兴奋:“来来来,今天是好日子,先上菜,咱们慢慢吃着,再好好来敬寿星几杯酒。”

  纪南方酒量很好,所以陈卓尔专门埋伏了人,一早订好了攻守同盟,这个端杯子,那个拿酒瓶,七嘴八舌,叫哥哥的,叫兄弟的,又拍肩膀又先干为敬,一帮人撺啜,本来还以为大费周折的,谁知道纪南方今天特别痛快,谁敬都肯喝,谁端杯子来都给面子,等雪花堂煎牛肉上来的时候,酒桌上已经喝掉整整快六瓶特供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了好了。”陈卓尔见纪南方眼睛都红了,心里反倒犯嘀咕,连忙打圆场,“别把他灌醉了,灌醉了就不好玩了。”

  “谁说我醉了?”纪南方冷笑“就凭你们几个,能把我给喝醉?叫小姐换大杯!”

  “好好,换大杯!”陈卓尔随嘴哄着他,却招手叫过小姐,低声嘱咐:“把那个参汁鹿鞭蛊先上,让我们涑簌口。”

  这天到底有好几个都喝趴下了,连陈卓尔都有点犯迷糊,纪南方却仿佛还很清醒:“你那余兴节目呢?”

  陈卓尔掏出房卡,笑得十分暧昧:“3118房间,长头发大眼睛,你最中意的那一款,记得怜香惜玉一点,人家是真正的小姑娘,才读P大一年级。”

  他笑嘻嘻将房卡插进纪南方的上衣口袋,“兄弟,生日快乐!”

  走廊里铺了很厚的地毯,纪南方真喝得有点沉了,觉得脚下有点浮,出电梯找来找去找不到那房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里灯太暗,走廊又曲折,隔不远幽幽的一盏,像是珍珠从贝壳缝隙里发出的光,珠晖流转,朦胧又迷离,他觉得头晕,靠在墙上歇了歇,有点后悔,刚刚酒店的butler要陪他上来,他拦住了不让,没想到明明来过两次,今天怎么就连门都找不着了。

  他拿出电话,拨给陈卓尔,谁知电话通了好久没人接,这小子一会儿工夫跑哪儿去了,连电话也不接?他正打算挂电话,却有人接了。

  很熟悉也很遥远的女声,他觉得头更晕了,把电话拿下来看了看,原来不知怎么拔错了号,拔到守守的手机上了。

  “守守……”他反倒笑了起来,,“你还没睡呢?”

  她从他声音都听出他喝高了,所以倒也没发脾气,反问:“你喝酒了?”

  “我没喝酒,”他把领带扯了,顺着走廊往前走,转一个弯,不是,再转一个弯,还没有……他觉得更晕了,只好停下来,“你在哪儿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在家里。”她已经懒得和他多说,“纪南方,离婚的事,你好好考虑一下。”

  他哈哈大笑起来,“我为什么要跟你离婚?我凭什么要考虑离婚?有你当幌子,我爱在外头玩怎么玩,我玩得正高兴呢。”

  她啪一声把电话扣了,他拿着手机站了一会,又接着往前走,终于看到两扇椂木门。

  那女孩子听到开门的声音,仿佛被吓了一跳,从沙发上本能地站起来,看了他一眼,马上低下头去,似乎不知所措。

  他站在那里,只能看到她一头乌黑的长发,因为低着头,瀑布样的三千青丝,直泻下来,遮住大半张脸,但仍旧看得出长得很甜美,侧影很漂亮,睫毛很长,像两把小扇子,微微垂着。

  他站了一会儿,把手里的手机领带都撂在了茶几上,然后问:“你先洗,还是我先洗?还是一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女孩子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脸“腾”红了,好一会儿才支支吾吾的说:“我洗过了……”

  他着才注意到她原来穿着睡衣,很保守的两件式长衣长裤。图案是很可爱的格子小熊,他觉得有点恍惚,仿佛在哪里见过类似的睡衣,也许他是真的喝高了,所以他往浴室去:“那我先去洗澡了。”

  他洗了很久,差点在浴缸里睡着了,起来的时候水都是凉了。结果走出来一看,人不见了,他只觉得很有趣,如果那看上去胆战心惊的小丫头跑了,到还真的笑话。

  谁知进了卧室,才发现原来她没跑,已经在床上等他。

  看他坐在了床上,她拉着床单缩在床角,仿佛有点发抖。

  他吻她的时候,她确实一直在发抖,他一颗颗解开她的格子小熊睡衣纽扣,情欲渐渐弥漫,他的鼻息渐粗,开始有点不耐烦地啃噬她的颈间柔嫩的肌肤,但最后他停下来—因为她哭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手心沾到了她温热的眼里,而在他怀里,她一直在瑟瑟发抖。仿佛是本能,有手抵在他胸前,抗拒着他的进一步动作。她的抵抗那样无力,那种熟悉而沮丧的挫折感却席卷而来,仿佛漫天漫地,令他觉得心灰意冷,再没办法继续。

  他放开手,走到窗边去,点上一支烟。

  仿佛是酒意上涌,只觉得疲倦。

  那女孩怯怯地下床来,走到他身后低声的说:“对不起,我只是害怕……”

  他回过头来,这才看清她有双盈盈的打眼睛,眼中仿佛闪动着泪光,他不愿意再看,转过脸继续抽烟。

  过了好一会儿,一个温软的身体贴上来,她用双手搂住他的腰,他怔了一下,拔开她的收,说:“你走吧。”

  她有点惊恐,开始啜泣:“对不起,我真的只是害怕……”

  “我知道你害怕。”他不耐地打断,“所以你走吧,我没兴趣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但是他们昨天已经把钱给我了……”她怯怯地拾起眼睛。“求求你别赶我走……钱我已经花了,没办法还给他们。”

  “他们给你多少钱?”

  “十万。”

  “你用这钱干嘛了?”

  “给我哥,他被机器把收轧断了,一生说没钱的话就不能做再植手术。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外头大功,还没结婚,连女朋友都没有,就是因为供我读书。可这回他把手轧断了。医生说再迟就来不及了……所以我没办法,我有个同学在KTV打工,她问我愿不愿意……”

  “行了别哭了。”他有点粗暴地打断她,走过去拿起自己的钱包,仍给她一张卡。”这里头有点钱,给你哥找个好点的医院,被耽搁治病,你走吧!”

  她含着眼泪看着他,而他已经转过脸去,重新点上一支烟。

  她没有拿走那张卡,只不过对他深深鞠了一个躬,然后换上衣服走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把一包烟都抽完了。只觉得累,于是走过去躺倒在了床上,脸上有绒绒的东西,原来是那套格子小熊睡衣,她忘记带走它。

  他把睡衣抓起来,仍到地毯上。

  过了一会儿,他又下床去,把那套睡衣捡回来,叠好了,端端正正地放到枕头边。

  睡衣上又一点少女独有的幽淡香气,既不是香水味,也不是别的人工合成的香氛。

  其实并不像,她的气息有一点点甜,也许是常用的洗发水的味道,或者润肤乳的味道,沾染上一点半点,明明知道不是,是她身上独特的气息,因为是别处从来找不到的。

  他觉得可耻,那样漫长的时间,最后一次在一起还是两年以前。如今他经常十天半月也不见她一面,及时见面也不会有那么亲昵,但偏偏记得那样清楚,一分一毫都记得清清楚楚。寻了又寻,找了又找,那样多的女人来来去去,竟然连有一点点像的都没有。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翻了个身,终于睡着了。

  他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虽然醒了,但宿醉的头疼几乎也在意识清醒的同时袭来,层层窗帘密闭四合,搁光隔音,房间里似乎仍是漆黑的夜晚,他根本不想接,但是手机响了一遍又一遍,仿佛一颗定时炸弹,不爆不休,他只好爬起来,这才发现手机是搁在外面会客厅里,房门没有管,太安静,手机隔得那么远也响的惊天动地。

  终于把那颗定时炸弹抓到了手里,看了看号码,不由得打起了精神:“妈,这么早打电话,有什么事?”

  “还早?你那边都几点了?你在哪儿?”

  “还能在哪儿啊,办公室。”

  “胡说八道,你秘书刚说你在开会,你什么时候学会骗人了,你到底在哪儿?”

  “我就是在办公室开会。”

  “开会有这么安静吗?”
稻草人书屋


  “我这不从里头出来了,为了接您的电话嘛。”

  “你跟守守是怎么回事?”

  他怔了一下:“没怎么,挺好的啊。”

  “那为什么她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你们要离婚?”

  他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我昨天下午和她吵架,把她给气着了,您也知道她那性子,跟小孩似的,急了就乱发脾气。”

  “我要开会了。妈,我晚上再打给你”

  “好,你忙去吧,记得下班就回家,好好哄哄守守,小两口床头吵架床尾和,哪有隔夜仇的。”“我知道,妈,再见。”

  他很耐心地等待母亲说了再见,然后挂断。

  手机被狠狠摔在墙上,飞快的滑跌落地,摔得零件四渐开来,他走到房间,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拨通了守守的手机:“叶慎守,你是真的要跟我离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她没有迟疑。"“那你过来,我们好好谈谈。”

  她问:“你在哪里?”

  他告诉她酒店和房间号,她说,我马上来。

  他洗了澡出来,才发现原来已经是中午了,于是打电话叫酒店送餐。他吃得很慢,最后一杯红酒喝完,恰好听到铃声。他抛下餐巾亲自起身去开门,果然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