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她稍微觉得放心了点,但过了一会儿,重新又觉得不安。回到房间后她给江西打了个电话,江西是个爽快人,听她语焉不详,以为又是托自己去打听易长宁的事情,所以说:“晚上我跟辰松一起吃饭,他有个发小是高检的,到时候我叫他再帮你打听打听。”

  守守只得道了谢,又说:“对了,那个,我一直没上班,你帮我请假。”

  “南方不是帮你请过了吗?”大约是自悔失言,江西很快说:“你别想太多了,台里领导都知道你最近病了,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守守犹豫了一会儿,终于问:“南方,他怎么样?”

  “他父亲不是住院了吗?我昨天去医院,还碰到他了。我看他最近也够呛了,人也瘦了。”

  守守很意外,半响改不过口来,最后问:“纪伯伯怎么了?”

  “就是高血压,住了有还几天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外面人怎么说?”

  “你管外面那些闲言碎语做什么?别胡思乱想。”江西说,“你自己还在床上躺着呢,好好休息,长宁的事你就放心吧,我替你去打听。”

  江西办事很有效率,托人帮忙辗转打听。过了两天,又专门来家里看望守守。守守见着她高兴极了,江西带着一束鲜花来,还有自家阿姨做的淮扬细点,打开纸盒只觉得甜香四溢。守守顿时呀了一声,说:“核桃酥!”“江西笑着说:“馋了吧?我估计你吃药,正馋着呢。”

  “天天喝中药,苦的要命。还不许吃这个,不许吃那个,要忌嘴。”

  江西叹了叹口气:“你也是太大意了。”

  守守不语,江西很快就转移话题:“我还带了千层糕来,我们家阿姨蒸的千层糕可好吃了。”

  入口即化,鲜香软糯,两个人吃着点心,像回到了学生时代,躲在阁楼里吃下午茶,相亲相爱,无话不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江西告诉守守:“你别着急,长宁运气不错。”

  守守问:“怎么?”

  “好像有人在捞他。”江西说:“因为听说证据不足,目前形势正朝着好的方向转变。我估计可能有人不想这暗自继续扩大,所以在控制局面,听说这个暗自还牵涉了另外好几家公司,人家也是私底下跟我透露的,说不定这中间有什么神通广大的人,或者长宁自己有什么亲戚朋友在想办法帮忙。要是这样的话,长宁很快可以脱身。”

  守守出了一会神,又问:“纪南方的父亲,身体怎么样了?”

  江西答非所问,:“你跟纪南方真的离婚了?”

  守守嗯了一声,江西说,:“怪不得,南方到医院去,纪伯父都不肯见他,听说是气坏了。外面都传说南方为了一个P大的女学生,跟你彻底翻脸离婚。传的有鼻子有眼的,我还不大相信,因为南方他对你实在是……”她停了一下,赶紧笑笑:“不过这个了,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强求不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初夏的时候守守才回去上班。

  刚下过一场小雨,满城的绿色仿佛都要滴下水来。行道树是洋愧,开着大捧大捧雪白芬芳的百花,像无数白鸽子停栖在绿叶下。守守见过了几位新同事,又拿到最新的栏目计划,就没有其他别的事了。江西听说她要回来了,抽空过来她的办公室,跟她说话:“你怎么瘦了?”

  “妆画得不好吧。”守守摸了摸脸。

  其实是睡眠不好,她最近一直失眠,吃什么药都没有效,要么睡不着,睡着了又总是做恶梦,很多时候哭着醒来,醒来就忘了做了什么梦,但只记得哭。有时候早上起来眼睛就是肿的,盛开非常着急,劝她去国外度假,但她不肯,于是盛开又劝她来上班。

  “你头发也要打理了。”

  不长不短确实很尴尬,发尾扫在脖子里觉得痒痒的,守守说:“正打算留长,过阵子再去修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江西说:“要不我们一块儿休年假吧,去英国。”又说:“你别以为我是陪你,我是早就想休假了,找不到借口,正好趁这机会一块儿。”

  守守非常感激,知道江西其实是担心她,她说:“还是不要了,我懒得动。”

  “出去走走吧,我们回去看看母校。”

  守守拗不过她:“辰松一定会在心里骂我,把你拐跑了。”

  “他忙着呢,我们一周见不到一面,我去趟英国再回来,他也不见得知道。”

  两个人一起去英国,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那时候圣诞节,复活节和暑假,她们两个总会一起出门旅行,乘协和号航班飞越英吉利海峡,从伦敦到巴黎,然后持Eurailpass搭乘火车横跨欧洲大陆。或者一路向西,飞越高山与大洋,换过一个又一个时区。旅程的新鲜与劳累,总令人兴奋又疲倦。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毕业后守守再没来回来过,或许是厌倦,寄宿学校那样单调的生活,再加上英国永远湿淋淋的天气。当年讨厌得不得了,只想早点摆脱。而如今一出机场,就觉得感慨,不由对着江西嘘唏:“连协和号都停飞了。”

  江西说:“物转星移吧。”

  是物是人非吧,少年时代的心境厌倦永远一去不复返了。那时候意气风发,以为自己将来一定会遇上最好的那个人,携手同心,永不分离。不过短短数载,已经面目全非。

  江西说:“你就是想得太多,你经来的好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伦敦仿佛永远在下雨,湿漉漉的城市,铅云沉沉的天空,过不了一会儿,雨渐渐下得缠绵起来。点点飞过车窗外,落地无声。

  计程车慢吞吞地驶过大街小巷,仿佛行进在无边无际的雨帘中。一幢幢建筑在蒙蒙细雨中闪烁着晕黄的灯光,更显得历史悠远漫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本来在伦敦有不少亲友,但她们两人都是不爱麻烦的人,于是住了一个酒店套间,正好两间睡房,还有会客厅与餐厅。

  守守倒时差,终于睡足了十四个小时,还是进来把她叫醒的:“你怎么这么多年一点长进没有,还这样能睡啊?”

  守守留念这难得的睡眠,哼哼唧唧不肯起来:“我再睡一会儿。”

  “快点起来吃饭。”

  同江西一起去街头小店吃炸鱼薯条,越发像是回到学生时代,守守难得的好胃口,把整份炸鱼连同薯条都吃完了。

  雨早已经停了,街道上还是湿漉漉的。街旁的橱窗里有漂亮的帽子和大衣,和江西手腕着手停下来看,像是十几岁的时候,难得放假,从学校出来,一起进城逛街。

  江西问:“明天要不要回学校去看看?”

  学校离伦敦还有一个钟头的车程,守守想想就懒:“算了,就在这里掉念一下青春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话说的似乎有点伤感,其实两个人的伦敦,不是不慵懒。

  天气好时跟游客一起去看皇宫换岗,到国家画廊看《向日葵》或者去剧院看巴黎舞剧。天气不好就留在房间看电视,叫送餐服务。

  天天这样吃喝玩乐,不过两周,守守的脸都长圆了,照着镜子对江西哀叹:“我在英国竟然能长胖,真是太神奇了。”因为十几岁时永远觉得英国菜吃不惯,所以一致瘦一直瘦,没想到此番重来,大吃特吃。竟然连圆圆的婴儿肥都回到脸上。”

  江西说:“谁叫你天天吃那么多甜食的?”

  守守嚷着要减肥,于是拖着江西一起去爬圣保罗教堂。

  虽然一路停停歇歇,爬到耳语廊后守守已经觉得精疲力竭了,只觉得又热又渴,所以停下来休息。江西却在感慨另一件事:“当年戴安娜在这里嫁给查尔斯,他明明不爱她,她也知道。却还是勇敢地嫁了,想想看,未尝不是孤勇。这世上,哪有比一个明知不爱自己的人结婚更勇敢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求不得,爱别离,人生种种,都若如是。

  有人为了爱赴汤蹈火,有人为了爱一往无回,有人明那是绝路还是坚持走到了底。

  守守没有做声,江西转过脸来,对她微笑:“其实我是很懦弱的,遇上不爱,就选择离开。但有些人,遇上不爱,却选择继续爱下去,我做不到,只得钦佩。”

  守守看着她,心里觉得百位陈杂,和孟和平分手后,江西也消沉了一段时光。但她和顾辰松的开始,却又那样坦然和甜蜜,守守一直想,爱情有没有机会,换个对象,却可以再重来一次。

  那天晚上守守破天荒地又开始失眠。本来她来英国后睡眠一直不错,但这天晚上翻来覆去,一直睡不着,后来好容易要睡着了,却又做了噩梦,半醒半梦之间一直哭一直哭,想要叫喊什么,嗓子眼里却堵着,什么也叫不出来。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直到有人把她推醒,她整个人还在惊悸着抽泣。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江西穿着睡衣,打开床头灯,见她脸色煞白,于是雨给她倒了一杯水,又轻轻拍着她的胳膊。

  守守用收捂着脸,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江西仿佛想要说什么,但最后想了想还是忍住了,安慰她:“没事,是做梦。”

  守守捧着水杯,觉得惊魂稍定,有些内疚地说:“把你吵醒了。”

  “没关系。”江西小心翼翼地说,“我觉得你精神不好,要不明天去看看医生?”

  守守觉得疲倦:“我想要回家。”

  “那我们明天就回家。”

  她们搭乘最快的航班回家去,十来个钟头的飞行,守守一直睡不着,精神又紧张,只得不停地吃巧克力。吃到最后晕机,吐了又吐,几乎连苦胆都快吐出来了。空姐替她倒水,哪毯子给她,最后临近蒙古国她才勉强睡了一会儿,等醒过来时飞机晕机快要降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江西觉得她脸色异常苍白,于是说:“你以前从来不晕机的,今天怎么就吐成这样?”

  守守出了一身汗,有气无力:“我也不知道,”话音未落飞机又遇上气流,微一颠簸又觉得胃里如翻江倒海,对着纸袋只是干呕,恨不得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好容易熬到降落,江西见她的样子实在憔悴,当机立断带着她走了VIP通道,本来他们临时决定回来,上飞机前给故宸松打了电话,让他来接,除了通道就是停车场,天下着下雨,江西打电话给顾宸松,守守站在行李旁,江西讲电话:“我们在VIP出口这边……”

  话音未落,突然看到守守正快步想停车场出口那边走去,她步子极快,仿佛一直小鹿,径直就从车辆间穿过去,步子又疾又快,仿佛在追赶什么。江西被吓了一跳,气呼呼地追上来:“怎么了?”

  守守却突然又站住了,有点发怔地回过头,江西更觉得惊讶:“守守,怎么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守守似乎摇了一下头,才说:“没事。”

  细雨把她的而发儒湿了了一点点,看着有点稚气,向是小孩子。但她站在那里,神色茫然,更像是小孩子丢了糖果,又或是被老师遗忘了。

  江西觉得很担心,幸好没一会儿,顾宸松就从另一个停车场过来,替她们提了行李。顾宸松很大方地搂了搂江西,又问守守:“玩得怎么样?看你们两都长胖了。”

  江西笑着说:“成天吃喝玩乐,能不胖吗?”

  车上顾宸松和江西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本来顾宸松很有风度坐了副驾驶位,突然回过头来对守守说:“守守,易先生的事情解决了,由于证据不足,已经取消了出境限制。他约我见过一次面,说是谢谢我。我说不用客气,江西和你像亲姐妹似的,再说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他说没打通你电话,我说你跟江西到英国去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去英国是,她把手机放在了家里,也许潜意识是想逃离什么,把自己放逐于世界的那断。而如今,紧绷已久的弦终于松弛下来,易长宁并没有事。

  初夏的城市正是四季中最美好的接,郁郁葱葱,青翠满城。守守将头靠在车窗上,机场高速路旁都是柳树,杨柳依依,雨细细绵绵地下着,像是一张银丝巨网,将天地间的一切尽拢其中。

  纪南方咋最近的出口下了交流道,然后把车滑进紧急停车带,掏出烟来点上一支。

  点然烟的时候,他才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在微微发抖。

  也许只是看错了,当他上车后,无意中往后试镜瞥了一眼,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正朝着自己的车子快步走过来。

  是真的很像,但他拿不准,于是本能地塌下油门,几乎狼狈地加速驶出停车场。后视镜的人影在几秒钟内迅速变成一个小黑点,遥远模糊,最终消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应该不是她,因为她不会独自出现在这种地方,何况没有这么巧。

  他把天窗打开,气流盘旋着吹进来,带着清凉的雨丝。简直如同撞了邪,连看到有一点像的影子,都以为是她。

  左侧的车道上车流密集,呼啸而过,如同隐隐的雷声。嘴里有些发哭,于是他随手把烟掐掉了,打开CD,这车他吧常开,音响并没有改装过,是整车的原配,效果倒还不坏。CD是一张英文专辑,他没注意在唱什么,只是需要车内有点声音。

  红灯的路口,右侧车道上正巧停了部黑色的单门跑车。虽然车子看起来并不张扬,但车牌很好,江西觉得这车牌倒像是在哪儿见过,仿佛是哪个熟人的车,但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的撤。正巧信号灯换了,跑车加速极快,超车又非常灵敏,不过一眨眼工夫就要解决夹裹在滚滚车流中,消失不见。车内很安静,而守守逼着眼睛,歪靠在椅背上,已经快要睡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上了高速速度就慢了下来,CD里的旋律已经换了一首,高亢的女生正唱到:“whenyouaregonethepiecesofmyheartaremisssingyou”

  纪南方于是把CD又关了,天窗仍旧没有关,有呼呼的风声,仿佛就刮在脸上。

  他和张雪纯约在餐厅见面,已经是黄昏十分,路灯还没有开,餐厅有巨大的落地窗,对着车流熙熙攘攘的街,他比约定的时间到的迟了,张雪纯正托腮望着窗外发呆。让他想起第一次见到她的样子。餐厅华丽的灯光映着她脂粉不施的脸,显得很干净。

  见他来了,她显得挺高兴,叫了他一声:“大哥。”

  服务生上来点单,他随便点了几样,然后对她说:“刚去机场送人,路上堵车,来迟了。”

  张雪纯微笑,她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像月牙儿:“今天是周末,我也是怕堵车,所以坐地铁过来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把那个文件袋给她:“护照,签证,学校的录取通知,经济担保人证明,机票,全在里面,你自己收好。”

  张雪纯接过文件袋,并没有打开看,只是默默地把袋子掉过来,又掉过去,摸索着光滑的牛皮纸面。幸好菜很快上来了,纪南方说:“吃吧,吃完了我送你回去。”

  两个人都没什么胃口,这餐饭吃得草草。窗外的街景却渐渐暗下来,到最后骤然一亮,原来是路灯开了。其实很漂亮,一盏盏如明珠连缀,车如流水马如龙,这城市最绮丽的时刻,繁华得如同琼楼玉宇,天上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