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食人羊

当人们提到“魔兽岛”这个词的时候,出现在你脑海里的也许是一个凄凉的孤岛,岛上处处怪石嶙峋、白骨森森。塞壬岛就是这个样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可是魔兽岛却大相径庭。我的意思是,没错,虽然岛上的峡谷上架了一座令人心惊胆战的绳索桥,有些杀风景。也许你还想竖起一块牌子,上面写着“魔鬼在此地居住”。可即使如此,这些不足依然瑕不掩瑜。这座岛实在太美了,美得像人间天堂。眼前是苍翠的绿色花园,散落着热带果树。一片昂然绿意中还有银白色的沙滩交相辉映。帆船靠上海岸后,安娜贝丝深吸了口清新的空气,说:“这是金羊毛的魔力。”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点点头。虽然还没有金羊毛,但眼前的美景已经让我领略到它的神奇威力了。这股力量能治愈任何创伤,就连病入膏肓的塔莉亚大树也不例外。我忽然产生了一个疑问,于是说:“如果我们把金羊毛带走,这座海岛会从此凋亡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娜贝丝摇了摇头,说:“不会凋亡,但会黯然失色。无论它原先是什么样子,一切都会恢复原状。” 稻草人书屋

我有些不忍毁掉这天堂般的美景,可是我们别无选择。混血大本营遇到了千年危机。而且,如果不是这次寻宝行动,泰森……泰森也不会离我们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谷底的草地上,散落着几十只绵羊。这些绵羊神态安详,但个头儿竟然有河马那么大。一条小路蜿蜒穿过羊群,通向山上。小路尽头,靠近峡谷边缘的地方有一棵参天橡树,正是我在梦里见到的那一棵。橡树的枝头挂了一件金光闪闪的东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说:“这也太容易了。我们只需要走到山上,就能取走金羊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娜贝丝若有所思,说:“这里应该布置了防御才对。一条龙或者——”

daocaorenshuwu.com

这时,一只小鹿忽然从灌木丛里跑了出来,也许是来草地上吃草的吧。刚进入草地,适才还悠闲安详的绵羊此时骤然发动攻击,朝小鹿围了过来。小鹿被掀翻在地,淹没在羊群之中。

稻草人书屋

一时间,许多青草连带着小块的鹿皮鹿毛被甩飞到半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绵羊散尽后,又恢复到原先那种安详的状态。小鹿却已不见,只余下被啃得干干净净的白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娜贝丝和我面面相觑。 稻草人书屋

呆了半晌,她说:“这简直是一群食人鱼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披着羊皮的食人鱼。我们怎么——” www.daocaorenshuwu.com

“波西!”安娜贝丝倒吸了口气,紧抓住我的胳膊,“你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朝沙滩上指去。我顺着方向看去,只见那里停靠了一艘小船……是从“伯明翰”号战舰上来的另一艘救生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经过一番商量后,我们依然没能想出通过那群食人羊的好方法。安娜贝丝曾提议,她戴着隐身帽,神不知鬼不觉地沿着小路而上,拿起金羊毛就走。可是我立刻劝说她打消这个念头。即使她隐去身形,绵羊们还是照样能嗅到她的气味。再说,这里还可能有别的防御措施。如果她孤身深入险境,一旦出现意外,我可就鞭长莫及了。

稻草人书屋

况且,当务之急是先找到格洛弗和查清楚是谁驾着那艘救生艇来到这里。我心里隐隐有个希望,却又害怕一旦说出来就破灭了,那就是……泰森也许还活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绕到小岛的后方,那里的悬崖高达数十米。将船停靠在这里很难被发现。

daocaorenshuwu.com

悬崖也并非高不可攀,徒手攀登难度大约与营地里的攀岩墙处于一个等级。这里最大的好处就是没有食人羊。但愿那个独眼巨人没有在山上放养食人羊才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靠岸后,我和安娜贝丝开始攀登。攀岩一向是她的强项,因此她当先开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里山势陡峭,好几次我们都命悬一线,事后想想还挺刺激的。有一回,我失足滑落。要不是我手疾眼快,一只手死死抓住山石,早就被摔成一团血肉了。还没过一分钟,安娜贝丝也出了一次险情。她踩着了一块苔藓,足下一滑,幸亏及时踩到一块垫脚的地方,这才没有掉下去。不幸的是,她踩的那块垫脚的地方却是我的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小声道歉:“对不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嘟囔说:“没关系啦。”心里可不大乐意用脸去当垫脚石。

www.daocaorenshuwu.com

爬到后来,我感觉手指酸软,胳膊疲累到极点,肌肉微微颤抖。好不容易爬至山顶,两个人立刻瘫软倒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说:“啊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娜贝丝哼哼唧唧:“哎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忽听另一个声音吼道:“哈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不是筋疲力尽,这一声定将我惊得蹦起六丈高。我回过头去,却没有看到任何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娜贝丝急忙把手贴在我的嘴上,朝崖顶的另一边指了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来我们攀上的这处山头非常狭窄,声音就是从另一侧传来的,就在我们的正下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个声音又吼道:“你这小姑娘还挺不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