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熟悉的味道是一台时光机

记忆会模糊,熟悉的气味却不会。就像以前的夏日雨后,你总能闻到空气中的泥土味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一段小时候的记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四五岁的时候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时我妈妈在医院工作,我总是见不到她。有天午睡做了一个噩梦醒来,第一反应就是想找我妈妈。我就这么溜出家门,可没想到自己迷了路。我退回到路口,不敢再乱走。脑袋开始嗡嗡响,汗从额头慢慢流下来,逐渐挡住我的视线。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家,也不知道该怎么找医院。印象里明明医院就应该在附近,可我怎么也找不到。汗水流过脸颊滴在地上,我一个人坐在路边,无助地想流泪。 daocaorenshuwu.com

突然我闻到了消毒药水的味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小时候我奶奶会带我去医院,我先是在奶奶背后睡着,不一会儿我奶奶会把我轻轻叫醒,我还没睁开眼就能闻到一股消毒药水的味道,然后我就能看到我妈妈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顺着消毒药水的味道一直走,终于,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阿姨的声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姨问我:“你怎么来医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说:“我要找我妈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长大以后,我妈跟我说起这件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她说她还是不相信我是自己一个人走到医院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挠挠头,说其实我自己也记不大清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母亲在2002年离开医院,带着我跟着我爸离开小镇去了市区。

稻草人书屋

很久以后我回了一次老家,尝试着从老家走去医院。

daocaorenshuwu.com

奇怪的是,我怎么也没能再闻到那记忆中消毒药水的味道。 稻草人书屋

那么,是我记错了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也不知道。 稻草人书屋

可能是压根儿没有消毒药水的味道,可能是一个路人帮助了我,可能是我本来就模模糊糊地记得路,变成碎片压缩在回忆里,让自己都产生错觉,分不清自己的过去是梦还是现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可能当你特别想念一个人的时候,你就是能闻到专属于她的味道。 稻草人书屋

因为就生活在长江边上,我从小就能吃到小龙虾和大闸蟹。 daocaorenshuwu.com

还记得很小的时候,天下大雨,水淹几百里。可还是得上学,穿着雨衣雨鞋踏在水里,有些路还能走,另外一些一脚踏下去就被淹在水里。水最深的地方,一直淹到我的大腿。本来路就不好走,我偏偏还摔了一跤,心情很糟,刚想发作,却突然发现水里游着好多小龙虾。

www.daocaorenshuwu.com

现在回想起来很是奇幻,居然能在大马路上看到小龙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在回想起来很是后悔,既然看到了,为什么不顺手抓几只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还有一次,我跟我爸去长江边上捕螃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虽然爱吃螃蟹,可我看到活的螃蟹就是一躲十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因为害怕,螃蟹钳太可怕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后来鼓起勇气去抓螃蟹,我却一个不小心栽倒在池里,很多螃蟹立马扑了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现在还能想起当时的情形,那场景像极了《釜山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我只要站起来逃跑就好了啊,区区螃蟹哪儿能追上我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可那时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办,直到我爸一下把我从池子里抱起来,跟我妈在一旁哈哈大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已经记不得那时我多大,是五岁,还是六岁?又或者更小一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记忆却没有模糊,这些事我仿佛刚刚经历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总之,由于种种原因,我开始觉得小龙虾和螃蟹不好吃。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可能是吃多了,也可能是那时的阴影。 www.daocaorenshuwu.com

也就是那时,我立志要吃遍全国,我要去长沙吃臭豆腐,去南京吃鸭血粉丝,去北京吃烤鸭,去内蒙古吃羊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想到这些愿望今年真的都实现了,吃完一圈,又莫名地很想念小时候吃的那种小龙虾。 daocaorenshuwu.com

我想,我会想念那些童年里的味道,是因为想念童年时的我自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想,我会想念我奶奶做的那一桌子菜,一定是因为我想她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北京很少下雨,所以很少会用到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从小在水乡长大,夏天常常遇到雷雨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可能前一秒还是好天气,下一秒天就黑了,乌云盘旋在你的头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或许是因为年轻,又或许是嫌麻烦,我总是不带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时候生物课在另外一幢楼上,我是课代表,下课得留一会儿帮老师整理仪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哪儿知道风云突变,收拾完抬头看窗外,有种已经到了夜晚的错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雨瞬间倾盆而下,我叹口气,心想没办法了,只能冒着大雨冲回教室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抱着必死的决心,我慢慢走下楼梯,深吸一口气,自我催眠: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daocaorenshuwu.com

可刚走两步,就被大雨撞了回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雨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问题是我那时已经近视了,离开眼镜一米外人畜不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的眼镜片上满是雨水,模糊一片,这么冲过去我必然会摔个狗吃屎。我摸摸口袋,纸巾已经湿成一片,心灰意冷,突然一张纸巾递到身前。我看不清是谁,说句“谢谢”就接过了纸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