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六十六章:理论上厉害的人就应该是五大三粗的才对

“踏!”

魏军的队正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向左右看了两眼,抬起手阻止了想要上前的部下,自己一个人握着长剑,谨慎地向着那个坐在尸体间的人慢慢靠了过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风大的时候血腥味能够吹出去很远,空气里的腥臭叫人皱眉,躺在旁边的尸体,让这魏军队正没有因为顾楠的模样有所松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将长剑横在身前,走到了顾楠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眼顾楠的装束沉声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是汉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着,手中的长剑也已经对准了顾楠,只要她有什么异动,哪怕是汉人,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顾楠没有在意对着自己的长剑,而是看着这队正的铠甲,是魏军的衣甲。样式大体上还是同当年的一样,不过还是变了许多地方,变得她一时间都有一些认不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沉默了一会儿,用内力压低了自己的声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们是朝廷的军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着眼前明明是一个女子模样的人,用一口厚重的男声说起话的时候,饶是这几个斥候都是战阵中人,也还是呆了一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傻愣地看着顾楠,看着她散在身后的长发,有些单薄的身子,还有尚沾着一点血迹的面孔。 稻草人书屋

这是男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朔北边塞,魏军在此已经驻扎了半月有余,不过这半月来并没有准备行军的打算,根据主帅的命令,他们一直停留在边境处打探着突厥的动静。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兵营里巡逻的士兵从路上走过,巡逻的时候没有事情做,他们总会小声地那么聊上一两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何况最近这几日,军营里的可以一聊的闲事颇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哎。”走在最前面的一个士兵对着自己身后的人小声的说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听说了吗,昨日有一队斥候从大漠里带回来了一个游侠儿。”

www.daocaorenshuwu.com

虽说现如今国中已经通行字同音,但是终归是自己的家乡话,相互之间闲聊时他们也总会带些口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说了,而且还听说那个游侠一人一剑杀了二十余个突厥骑兵。”

稻草人书屋

后面的一人脸色严峻,煞有其事地说道,引起了一片小声的惊呼。 www.daocaorenshuwu.com

“好家伙,真就一人一剑,这杀的了骑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听人讲好像还真是,莫说衣甲,连马也没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嘿嘿。”就在几人对着这一人杀了二十人议论不休时,走在一边一直没有发话的一个老兵突然笑了两声。

稻草人书屋

“我可是亲眼见过那人的,王小子的那队斥候回来的时候,我正好在守门,碰巧见了那游侠一眼。”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的话一下子就引起了士兵们的兴趣,纷纷小声问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是个什么模样?”

稻草人书屋

“是不是光是身子就有两三个人那么高?”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剑呢,可是像门板那么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老兵的笑容收敛了一下,神色复杂,脸上露出了回想的模样,似乎是在想着要怎么形容。半响,才深然地说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比将军还要漂亮的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www.daocaorenshuwu.com

一间营房里,一个身穿着将领衣袍的人正坐在桌案的旁边。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的身材算不得多么健硕但是修长匀称,是一种恰好的感觉,不会显得肥大也不会显得消瘦。而他的相貌,却叫人不知道该怎么说,若是硬要说就是那种能叫女子羞愧的模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羞是羞他长得着实俊美,愧是愧他恐怕要比女子还要漂亮上几分。唇红齿白,一对柳眉简直就像是用笔轻描出来的一样,一双眼睛似乎都可以叫人出神的看上半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的这个将领正在翻看着斥候传来的文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看过前面几页之后,目光落在了最后的一段上,这一段中的文书写道。此次他们在大漠中除了探得了突厥的一些消息之外,还遇见了一个人将他带回了军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人是大漠之中的游侠,他们遇见他时,正好见到他一人杀了二十余人的突厥骑兵,乃带了回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除了这些文书中还简单的描述这游侠的样貌和当是的情景,当然这些将领就没有太自信的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十余骑。”将领拿着文书,神色上浮现出了一丝惊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次来到边塞的皆是大魏精军,不说别的,只凭衣甲精良突厥人的那些劣刀就很难伤到他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即使如此他手下最精锐的士卒全副武装的情况下,也很难说能够以一人之力杀了二十余个突厥骑兵,更不要说是在没有衣甲没有战马的情况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文书上说这人是边塞的游侠,常年在塞外走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倒是一个义士。”微微一笑,将领放下了文书:“到时可以去见上一见,若是愿意入军为伍,倒也是一件好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被几个斥候带到了军营之中,不过顾楠也没有什么地方要去,更没有什么急事要做,所以也没有反抗就跟着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到了军营里,被安排在了一间营房中等候,也算是好吃好喝,起码吃的东西是热的,还不用自己出钱。

daocaorenshuwu.com

她在这里呆了两天,大概是第二天的傍晚,两个士兵来叫她,带着她去了一片校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没有走进校场的时候,她就远远地感觉到了几分肃杀,抬眼看去,校场的中央站着一队士卒,约有四五百人,身旁伫着一杆长枪,身子紧绷着,正对着站在军前的一个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个人穿着将甲,披着一件披风,应该就这这军的领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楠在两个士兵的带领下走进了校场中,她踏进校场的一刻,那四五百人齐齐地移过了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股寒意涌来,顾楠却只是淡淡地回看了他们一眼,点了点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军不错,有几分气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应该是听到了她的脚步声,那个将领回过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见到那个将领,顾楠的眉头抬了一下,她有些分不清这个将领是男是女。而那个将领也愣了愣,他看顾楠,估计也是同样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不是斥候的文书中一再提到顾楠是一个男子,他真的还以为自己见到的是一个绝美的女子,看着顾楠的模样,他都不自觉的出神了一会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随后他又发觉了自己的失礼,收回了视线,他自己也时常被人这般打量,知晓这其中的无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不再去注意顾楠的样貌,而是出声一笑,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来兄弟便是那斩了二十人突厥骁骑的义士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下顾楠。”顾楠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微微一拜:“见过将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不会在这里久留,快一些的话大概一年多就会离开,所以报上名字倒也没有什么关系,也不至于牵连上什么瓜葛。 daocaorenshuwu.com

听到顾楠确实是男子的声音,将领点了点头,上下看了一眼顾楠,心中暗想,不卑不亢,果真是侠客风范,微笑着抱拳行礼。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名唤高长恭,此时任这军中主将。” 稻草人书屋

他没有提及自己的官职,就连身份也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是没有要用官身来压顾楠一头的意思,倒是显得平和了许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长恭,这个名字顾楠听着有些耳熟,但是可能真的是太久远了,她对于历史的记忆已经淡去了太多,也已经想不起这个名字是谁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简短的聊了几句,高长恭回过头看向自己身后的军阵,同顾楠问道。

daocaorenshuwu.com

“顾兄弟觉得我这军中如何?”

daocaorenshuwu.com

对着军阵肃然,他的眼中露出了一分自豪的神色,大魏就是有这般的军威,才能叫异族不敢妄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不错。”顾楠点了点头,实话实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高长恭的笑意更深了一些,他听到别人赞叹他的军阵,总比听到别人赞叹他来的高兴。

www.daocaorenshuwu.com

忽然,他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闻顾兄弟是这关外的游侠,我这有一件事想请兄弟帮忙,不知道兄弟可否帮我?”

www.daocaorenshuwu.com

顾楠疑惑地看向高长恭:“何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伸出手,高长恭拿起了旁边的一坛酒,行军之时其实是不得饮酒的,但是今天破例,反正他就是主将,也没有旁人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倒了两碗酒,将其中一碗递给了顾楠。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同我等一起,剑指漠北,扫清胡掳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