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一章:重新结拜!

“哎,不知道是我自己人品好,还是你们两个蠢。”苏逸耸了耸肩,叹了一口气,嘴角掀起一抹笑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远处,西无情目视着前方那样三个年轻的身影,眼中眸子内,光芒一直在闪烁。 稻草人书屋

“老大,还有我,今天谁敢动我老大,我和谁没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道斑斓光芒如若电光般,顿时掠至,落在了苏逸的肩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是一只小小的鸟儿,宛如麻雀,站在苏逸肩头,和苏逸很是亲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小鸟居然会说话,难道是妖虚境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样的一只小鸟儿,也立刻让虚尘和炎鳞诧异,顿时打量着。 稻草人书屋

“我不叫小鸟,我叫苏小帅,苏逸是我老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苏小帅扑棱着翅膀,滴溜溜的小眼睛中,有光芒弥漫,知道虚尘和炎鳞和老大在并肩作战,对两人的态度也极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好奇怪的鸟!”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虚尘很疑惑,这样的一只小鸟,他明明刚刚是感觉到了一种一闪而逝的可怕气息,但随即又不见了,他居然是认不出这小鸟的身份来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炎鳞的目光也很诧异,他也感觉到了苏小帅的身上有着一股让他无端颤动的威压,这绝对不是一只普通的小鸟儿。

www.daocaorenshuwu.com

“哎,都不怕死么,我这把老骨头,那今天也就凑凑热闹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当这样的一道声音传出,一道身影悄然出现在了苏逸,虚尘,炎鳞三人身边,随后在不少目光,脸庞蠕动,身上骨骼传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最后在一个极短的时间中,完全是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正是绝命阎罗西无情!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居然是易容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虚尘目光诧异,认出了这手段的来历,这是一种易容术,极其少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唰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西无情恢复本来模样,人群之中,有着不少隐晦气息也随即波动。 daocaorenshuwu.com

“绝命阎罗西无情,果然是这家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驭天宫内观澜副宫主,云鼎副宫主,琰炉副宫主三人脸庞目光都暗自变色,似乎也早就猜测到了一些西无情的身份,只是不敢确定而已。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绝命阎罗西无情,居然是这恐怖的家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神剑门内,梅华烨长老,段月容长老等,此刻也都很意外,绝命阎罗西无情,那可是一尊恐怖的家伙,居然和苏逸走在了一起。 www.daocaorenshuwu.com

远处无数围观者中,亦是有议论传出,有着不少的强者也认出了西无情的身份。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老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苏逸目视着西无情,有些苦笑,今天就算是加上绝命阎罗西无情,也根本无法抗衡圣山的这群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知道你小子要说什么,别忘记了当初我们可是发过誓言,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若违此誓,天打雷劈,五雷轰顶,否则,你以为我这把老骨头愿意和你一起陪葬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西无情话音停顿,手中一个酒葫芦掏出,昂首喝了一大口,打了一个酒嗝,将酒葫芦抛给了苏逸,陷在眼窝内的那一双棕褐色的眼睛波动,涌出光芒。道:“说不定要死,和最后一口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哈哈哈哈,纵使无龙城飞将,亦有铁血寒枪,人世为人杰,死亦为鬼雄,有老哥你陪着,不胜人间一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苏逸笑了,一大口酒喝下,西无情的酒,那自然是好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后,苏逸将酒葫芦递到虚尘的身边,问道:“要不要来一口,我大哥的酒,可不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们居然是结拜兄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虚尘瞧着苏逸和西无情这样的组合,明显是有些不搭,有些诧异,随即接过酒葫芦,没有客气,也大喝了一口。

www.daocaorenshuwu.com

酒入口中,虚尘顿时目光一亮,忍不住道:“好酒!”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你要不要喝一点?”虚尘将酒葫芦也递到了炎鳞的面前,道:“的确是好酒,不喝可就可惜了!”

daocaorenshuwu.com

“前辈,我能够喝一口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炎鳞接过了酒葫芦,但目光却是望向了西无情,有些怯怯的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哈哈哈哈,当然可以,我身上还有,今天放开了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西无情笑着,消瘦但身形挺拔,笑的时候,脖颈上深深的皱纹折叠在了一起,宽袍随风而动,棕褐色的眼睛光芒涌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炎鳞闻言,这才放心,顿时也大口喝了一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咳……” daocaorenshuwu.com

酒入喉咙,但随即炎鳞大咳,满脸通红,很是吃惊,将酒葫芦递回给了西无情,道:“好辣的酒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也想要喝,看起来好好喝的样子。”苏小帅早就忍不住了,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