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你在怕什么?

欧阳正听得此语,眉头一皱,静默片刻,笑答:“殿下岂会做那般违反法度之事,殿下请上座。” 稻草人书屋

欧阳正已然确定了这位王爷是私自出了封地,却是又不能真正得罪,唯有如此一语先把事情略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王夏翰闻言,又是爽朗带笑,往前走得几步,落了正座,环视几人,开口笑道:“欧阳公,本王日夜兼程而来,有要事相商,还请欧阳公屏退左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欧阳正哪里能屏退左右,答道:“殿下,微臣给殿下介绍一下,这位是微臣之子欧阳文峰,这位是微臣弟子徐文远。皆是微臣心腹之人,殿下有事但说无妨,微臣一定竭尽全力为殿下分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王夏翰听得欧阳正这般的话语,哪里能不解其中之意,面色一冷,却又嘴角一扬,笑了出来,口中说道:“倒是也无妨,本王口中之语,想来也无人敢乱说。今夜拜访欧阳公,便是依稀还记得欧阳公当年在朝中的风采,谋事长远,行事稳健,这大华朝百多年不曾出过欧阳公这般的人物了,奈何明珠暗投,让欧阳公在这大江郡当了十几年的教书匠,怀才不遇便是说欧阳公也!”

daocaorenshuwu.com

欧阳正听得这一番夸赞,躬身一礼答道:“殿下谬赞,微臣老朽,年迈昏聩,朝中诸公皆是朝廷肱骨栋梁,微臣万不敢自大,拜谢殿下抬举。” daocaorenshuwu.com

夏翰闻言哪里感受不到欧阳正话语之中的隔阂,站起身来往前走了几步,一直走到欧阳正面前,却还身形往前倾了倾,一直把头凑到欧阳正肩膀旁边,方才再次出言:“欧阳公难道就不想再一次身居高位?再一次指点江山,再次为国谋事,为民谋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话语说到这里,便是徐杰都听明白了,这位吴王殿下今夜而来,便是想招揽欧阳正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欧阳正岂能听不懂,但是这种招揽,欧阳正哪里敢轻易答下来,王子夺嫡,那是什么样的旋涡,欧阳正岂能不知?不说现在只是一个小小学政的欧阳正,即便还是当年那中书省仆射的欧阳正,也不敢轻易参与这种事情。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便听连忙答道:“微臣虽为小小学政,却也兢兢业业,教导学子,也是为国培养栋梁之才,也是为国谋事,更是为民谋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翰听到这里,面色再也露不出丝毫的笑意,头往前再倾了一下,说道:“欧阳公,有人说如今天下,能真正谋事者不过三人,其中一个便是欧阳公,本王听得这番指点,冒着巨大的风险昼夜赶路而来,便是想欧阳公能感受到本王的诚意。若是欧阳公但凡还有那一丝一毫的进取之心,还想再一次位极人臣,本王便是欧阳公唯一的道路。欧阳公以为如何?”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夏翰所言,这天下,能真正谋事者,只有三人!所以,怀才不遇,教书十几年的欧阳正,便是那看起来最好施加恩惠招揽之人。这个道理似乎是成立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欧阳正闻言不答,心中却是波澜骤起。这朝堂是怎么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此时抬头看着这位吴王殿下,这位吴王殿下昼夜而来,似乎当真有几分诚意。却是这说话的方式,却又让徐杰感觉少了几分诚意。这位吴王夏翰,有一种从内而外的自负,自负就体现在话语之中的胸有成竹与态度上的高高在上。礼贤下士,吴王做了个表面,却没有做出内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翰听得欧阳正还在沉默,低沉声音再道:“欧阳公是否还在想着父皇?想着父皇当年对你是如何的器重?想着父皇是不是终有一日把你招进东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欧阳正闻言面色一变,显然这几句话语夏翰说中了欧阳正的内心。当年皇帝夏乾,对欧阳正的信任无以复加,欧阳正也从未让夏乾失望。欧阳正心中兴许当真就是这么想的,终有一日,皇帝还会把自己招回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翰察言观色一番,成竹在胸,环视所有人,眼神犀利非常,口中低沉说道:“父皇咳嗽一年多不见好,今年情况直转急下,已然连续两个月不曾上朝,欧阳公还要等吗?本王都出了苏州,欧阳公还要等下去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欧阳正闻言大惊失色,这种事情欧阳正远在大江城,如何能得知?却是欧阳正又听得这位为人子的吴王殿下,竟然以这种口气说出自己父亲重病缠身的事情,丝毫也没有一点为人子的担心,没有一点孝义之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欧阳正满脸的愁容,却是只答:“陛下染恙,微臣这几日要去九宫山,一定为陛下在神灵面前祈祷求福,愿陛下早日康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夏翰慢慢退后几步,看着欧阳正,又笑出声来,笑得有些阴沉,话语再也不似头前,而是说道:“欧阳正,你揣着明白装糊涂,若是本王为太子,你可想过今日之后的事情?” 稻草人书屋

欧阳正面色苍白,心有狂澜,却不是被夏翰威胁的,而是还在想着皇帝是不是真的会这么走了。听得夏翰威胁之语,只是答:“微臣在此预祝殿下入住东宫。微臣一个小小从五品之官,上不达天听,下不管衙政,唯有一心为国效微力之忠心。只愿我大华世世代代,经久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