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杀人容易,不杀人却难

朱捕头虽然奔出,心中却也慌乱,一边跑一边往后看,本还见得有人似乎在随后出了门,回头看得几番没有看到人,便也心安不少。催促左右:“快些走,便是让太爷把城外军汉也调动过来,非要拿得他们下大牢去,如此才解我心头之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身旁一个衙差便是也道:“往常都是收人钱财,替别人出气,此番却是碰到这般不长眼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另一人也是气愤至极:“他娘的,想来那几人是江湖上的贼汉,拿到大牢里整死了也无人问。”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一语倒是提醒了朱捕头,心中微微有些发虚,却是也并不觉得自己是碰上的所谓高人,他这一辈子也没有碰到高人,甚至觉得自己也算得个高人,想得衙门里的几十差役,想得城外还有一都曲的军汉,便也不惧,咬牙切齿说道:“江湖贼汉正好,此番说不定还立功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朱捕头说得是,上一次抓了一个江湖汉,整死了当真还无人来问。”

daocaorenshuwu.com

朱捕头便是又道:“那胡老头当也放它不过,且看他有多少钱来大牢里取保。” daocaorenshuwu.com

左右之人也是连连点头,便是觉得身上这一遭罪过,都因那胡老头而起,当真就是不能放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行人身上疼痛非常,口中骂咧不止,脚步却是不慢,往官道飞奔,天色已黑下,脚步却是更快。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官道两边的桑叶树,春风吹过,发出瑟瑟之音。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几人在复仇的念想支撑下,疾驰了近一个时辰,终于在一个路边泉眼旁停住了脚步,几人围着泉眼一通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待得狂饮几口,朱捕头又捧水洗了把脸,脸上的伤口更是疼痛了几分,口中便是怒骂:“直娘贼,且让他们都死在大佬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朱捕头实在太过气愤,自从接了家中的差事,当了这衙役,又花钱升了捕头,在这一亩三分地,不论是街面上还是乡间里,只有他打别人的份,何曾受过别人殴打?这份仇恨,似乎就是血海深仇一般。 daocaorenshuwu.com

朱捕头话语刚落,身后忽然传来一语:“几位可是跑累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朱捕头陡然一惊,回头去看,并不明亮的月光下,一个持刀的儒衫少年就站在身后。少年身边,却还有三人,一个白衣的女子,两个半大的少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朱捕头哪里认不出这些人?不正是刚才口中骂的江湖贼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朱捕头连忙爬起身,想去拔出腰间的刀,摸了摸,腰间唯有刀鞘。却也看到一个少年抱着几柄腰刀,正往地上扔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没有看到那个出手打自己的高瘦汉子,朱捕头却也莫名心中慌乱,指着儒衫少年说道:“你。。。你们想干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少年回答:“既然尔等想在大牢里整死我,那我又岂能坐以待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少年话语平常,却隐隐透出一种森冷之感。朱捕头手中无刀,心中不禁更慌了几分,口中喊道:“你们还想谋杀官差不成?” 稻草人书屋

少年把刀往身前横了横,说道:“杀官差,我也是第一次。”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朱捕头闻言,转身就跑。口中却还在喊:“快挡住他们,快挡住他们。”

www.daocaorenshuwu.com

只是哪里还有人上前去挡,几个衙差皆是回头狂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少年刀已起,当真要杀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月色不明,只见人影。云书桓第一次杀人,丝毫不手软。何霁月皱着眉头也刺死了一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刀儿拿着那柄破剑刺倒一人,却是只伤了皮肉,未伤要害,被云书桓跟上来补了一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还是一刀枭首,把那朱捕头砍杀当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战斗从开始到结束,只在片刻。 daocaorenshuwu.com

徐杰杀完人却有些惆怅,徐杰不是那般多愁善感之人,也不是那般心慈手软之辈,却还是有些惆怅,口中喃喃一语:“这世间之事,为何总是要杀人才能解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唯有云书桓答了一句:“杀人最容易,不杀人却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转头看了一眼云书桓,有些意外,意外云书桓说了这么一句有哲理的话语。似乎杀人真的很容易,不杀人就能解决事情的办法,反倒是最难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书桓却又问得一句:“要埋了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徐杰摆了摆手道:“不埋,就这般放在路边吧,如此才能让胡家村脱了干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何霁月看着徐杰,说道:“那我们得快写离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点了点头:“嗯,先回胡家村吃个晚饭,吃完饭就离开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刀儿懵懵懂懂,看着满地尸首,看着自己那柄破剑滴落的血迹,双手微微有些颤抖。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再回到胡家村,胡太公战战兢兢端上来几盘乡下的菜肴,也端上来一壶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自顾自倒酒来饮,心情并不畅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胡太公一家人,却在门外蹲着吃饭。也在交谈着,胡太公在给自己的儿子说着今天傍晚之事,也在说着三胖与徐杰的交代与安排。 daocaorenshuwu.com

胖瘦二人却自顾自交谈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胖,你说这秀才以后若是当官了,会是个什么样的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