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杀了这个徐文远

徐杰寻声看去,月光之下,一身暗色的蟒袍,在月光之下闪闪发光,金线在丝绸上织出的大蟒,威武非常。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即便那人还未走进,徐杰已然认出了他,吴王夏翰。 www.daocaorenshuwu.com

在这穹窿山的江湖地,遇上当朝皇长子,这是徐杰如何也没有预料到的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仲与徐老八,两个昔日军中骁勇,听得那一声“本王”,见得这身衣服,已然停住了手中的动作。即便是徐老八这般胆大包天之人,也停在当场。 www.daocaorenshuwu.com

两人中间的王维,却是动弹不得,只得一脸戒备看着周围四个先天高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空中还有羽箭不时破空而来,甚至流矢都飞到了徐杰身边,徐杰抬刀一挥,便把流矢挥落在地。这也是徐杰并不让太多人进这催心门的原因,便是知道这外面射进来的流矢,终归也是危险,容易误伤自己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箭矢之下,围墙内外哀嚎不断,有已经翻出去再中箭的,也有刚刚才上围墙便中箭栽倒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有羽箭从外射进来,飞向走出廊柱的吴王夏翰身旁,夏翰身旁两个高手,一个先天,一个一流。自然不会让夏翰受这羽箭威胁,轻易就为夏翰挡了下来。但是这落地的羽箭,却还是把夏翰吓得一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便听夏翰怒道:“反贼,岂敢袭击本王,必教尔等满门抄斩。”

www.daocaorenshuwu.com

夏翰显然是认出了徐杰,脑中也在多想。看着徐杰,看着飞进来的箭矢,看着徐仲徐老八手中的制式长刀,这些事情合在一起,夏翰岂能不多想,岂能不往另外一些事情上面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微微皱眉,实在没有想到在这江湖门派之地,竟然会遇见吴王夏翰,脑中也在思虑着事情该如何继续,思索之间,徐杰沉默不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仲徐老八两人,也在互相交换着眼神,还在戒备着两人中间的王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翰盯着徐杰,脑中思虑几番,怒道:“徐文远,你是替谁人卖命?欧阳正投了何人?可是广阳王夏文?” daocaorenshuwu.com

也不怪夏翰会这么想,不论是弓弩,还是制式的刀具,还是徐杰背后的欧阳正,种种迹象无不说明今日夜袭穹窿山之人,必是来自官府势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弩,是弓的进步,特别适合农耕民族的作战利器。弓相比而言更加考验射术,威力也要小上许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弩有机括,便可以把弩臂造得更加有韧性,超越单臂的力道。因为许多强弩,并不需要如弓那般用单臂拉开,这种弩叫蹶张弩,蹶是动词,便是用脚支撑,踩住弩臂,用双手拉弦,把弦挂在机括上后,再来搭箭。如此,弓在发射力道上就远远不如弩来得强劲。 www.daocaorenshuwu.com

弩在瞄准上,相对弓而言也有一定的进步。汉朝能打败匈奴,其中最重要的一点,便是汉朝之时,弩进行了大规模的应用,士卒并不需要自小训练射术,几个月便能熟练掌握,力道更强。 daocaorenshuwu.com

大华朝与室韦人打仗,弩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无数的硬弩,床弩,才是御敌之时最有效的利器。所以这空中强劲的羽箭,在夏翰看来,必然出自官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闻言一愣,有些摸不着头脑,广阳王夏文是谁徐杰都不知道,更不谈欧阳正投靠广阳王的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王殿下,在下不知殿下所言何意?”徐杰答道,这个王爷出现,当真打乱了徐杰的计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翰听得徐杰矢口否认,更是心中笃定非常,眉目皆是愤怒,口中却自负笑道:“哼哼。。。难怪,难怪欧阳正这个老匹夫软硬不吃,原来早已有了主人。看来本王要杀这欧阳正果然没错。徐文远,你倒也是一条好狗,却是今日你那主人要失望了,本王在此,便看何人还敢动手!”

稻草人书屋

夏翰似乎明白了,那老二夏文,有欧阳正在背后帮他谋划,其实早已在关注自己。便是连这穹窿山王维投靠了自己,老二夏文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如此才有今日这场夜袭之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却是夏翰也有自信,自信这些人,包括那个徐文远,不敢与自己动手。就如吩咐王维去刺杀广阳王夏文一般,王维也是百般推阻。此时在场这么多人,夏翰自信无人敢动他一分一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听不懂许多,却是也听得懂许多,一句是夏翰要杀欧阳正,一句骂徐杰是狗。还有便是这吴王要保下王维这条命。徐杰今夜,显然放不得王维一条命,若是王维得活,来日那徐家六百七十口,就真是没有一天安宁日子。何况这王维身后还有一个王爷,便更是放不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听得心思一横,左右看得几番,口中沉声:“吴王殿下,岂不闻江湖事江湖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放肆!徐文远,你可知在与谁说话?”夏翰听得懂徐杰的意思,夏翰虽然无权,但是自小身边之人都对他惟命是从,何尝有人这般当面忤逆他的话语,夏翰刚刚说“便看谁人还敢动手”,徐杰立马就表达出还要动手之意。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上一次忤逆夏翰的,便是欧阳正,夏翰立马起了杀心。此时徐杰如此忤逆,夏翰岂能不怒。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吴王殿下,你不该出现在这里,不该出现在苏州城外,更不该出现在手拿兵器的江湖势力之中。殿下还是请回吧,今夜在下就当没有看到殿下在此出现。”徐杰说得几句,已然也是威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也未想过要杀这位王爷,这王爷当真杀不得,徐杰可没有做好亡命天涯的准备,徐家镇两千多人口,更是不能亡命天涯去。就算今夜穹窿山上所有人都杀尽,这捅破天的事情,那些金殿卫十有八九也能查出杀人凶手是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刀口,箭伤,江湖人的走动消息,码头的来往,几十持刀到苏州的汉子来去的方向。甚至找到一根箭矢,排查各地州府的府库弓弩。这些蛛丝马迹,只要真有足够人力认真去做,哪里藏得住。

稻草人书屋

杀王爷,徐杰想都没有想过,即便真有毁尸灭迹的侥幸万一,徐杰也不敢拿徐家镇两千口人去冒险。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但是!但是徐杰今日就要与这位吴王作对一番,吴王要杀欧阳正,自然也是通过江湖人,这王维显然才是吴王夏翰的狗,这条狗,留不得!杀王维,也是在护着徐杰的老师欧阳正。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你。。。好大的狗胆,今夜本王在此,你可敢动本王分毫?”夏翰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徐杰怒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闻言,已然不答,只是开口大喊:“二叔,先杀王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翰闻言,往前直走几步,手在身前狂舞,气急败坏回头与两个护卫大喊:“给本王杀了他,杀了这个徐文远!”

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