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精神分裂的杨三胖

内城枢密院副时李启明府邸今夜也有小宴,枢密院几个官员,还有广阳王夏文。李启明的府邸,在这京城之中也是数一数二的豪宅,原先是三座宅邸,被李启明全部打通之后改建而成,府邸里竟然还有能泛舟而游的人造湖泊。湖泊上有画舫,画舫里自然也有伶人唱曲跳舞。

稻草人书屋

北方之地,没有南方那般密布的水系,所以也就没有画舫这般的享乐之处,但是李启明自己在家中造了湖泊,在家中弄了画舫,在家中便也能如江南一般的享受了。李启明写不出几句诗词,倒也不妨碍李启明听别人填的词作。这小宴自然也就在人工湖的画舫之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舅父,我们当真是小瞧了这个徐文远啊。”夏文显然是知道了今日朝会发生的那些事情。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李启明摇摇头道:“徐文远?非也!这一切必然是欧阳正那个老匹夫安排的,欧阳正最是喜欢这般出风头,今日这一出,显然就是欧阳正的手笔。这老匹夫,看来是要与我不死不休了。”

daocaorenshuwu.com

夏文闻言,也觉得李启明说得有些道理,答道:“舅父,事已至此,当多想补救之事,明日各个衙门与金殿卫的人手就要出发北上了,快马而去,十来天就足够了。听说宣府还有几百投降的叛军,只怕是要露馅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启明似乎也有些愤怒,说道:“李通那厮,愚不可及。自作聪明,要惩治一个校尉,方法多的是,非要闹到这般地步。若是此事败露了,那也是他咎由自取,怪不得旁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启明的话语,自然是有几分道理的。李通当真有些自以为是,也许是在宣府当土皇帝当久了,过于自负。并非没有稳妥的办法来解决方家兄弟,甚至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即便方家兄弟二人占了城池,也并非真的就算反叛了,安抚几番,甚至可以让自己的儿子演一些苦肉计,让城池打开,解散了聚起来抗拒的士卒,如此里子面子都有了,还能收拢人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之后再来解决方家兄弟二人,岂不是信手拈来?李通却非要当着众人的面拿方家人命来威胁。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此时旁边有一人开口道:“李枢密,就怕那李通知道我等不救他,他走投无路之下,会开口乱说乱讲,那才是麻烦之事。”

稻草人书屋

李启明闻言胸有成竹说道:“这算不得什么麻烦事,真正的麻烦事情还在后头,你们有没有发现今天陛下有些不对劲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枢密所指的是?”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李启明皱眉答道:“陛下今日明显就是向着欧阳正那个匹夫,丝毫听不进我等半句话语,陛下心中所想,怕不是……”

www.daocaorenshuwu.com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老皇帝以往在朝堂之上,鲜少有今日这般果断决事,今日满朝十几人都开口支持李启明,但最后不如一个小子三言两语。这已然不是事情真相的问题,而是皇帝忽然变化了,变得不似原来那般好打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文闻言更是心头一紧,急忙开口问道:“舅父,莫不是父皇不待见我?莫不是父皇对这太子之事有另外的想法?所以要打压舅父的威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启明听得夏文着急之语,摆摆手道:“文儿可不得胡思乱想,陛下病重之时召你入京,态度已然明了。这天下哪里还有人争夺得过你,舅父手中的刀可不是只拿来看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文还是有些不放心,又道:“舅父,此事不可掉以轻心。旁人自然无妨,江南还有个吴王不得不防,万一若是父皇把他也召回来了,事情可就不妙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启明对于夏文克继大统的事情并不十分担忧,相反还有几分自信,见得夏文如此着急的模样,安慰道:“文儿别急,皇位一定是你的。你要做的事情就是明天入宫一趟,去见见你的母亲,让你母亲在陛下身边打探一下,如此也能安你的心。内有你母亲,外有舅父,这皇位岂能旁落他人之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文闻言点了点头,也放松不少。 daocaorenshuwu.com

旁边一人又问道:“李枢密,李通之事,当真要防得一手,这厮知道我们不少事情,若是他为了保命,真的胡言乱语起来,怕是麻烦得紧。” www.daocaorenshuwu.com

李启明闻言坐正了一番身形,眼神微微眯着,思虑片刻之后答道:“明日里枢密院也会派人一通去宣府,寻个可靠之人去,待得他们返程之后再说。如今先把李通稳住就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人点点头,知道李启明心中已然有了定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天气已凉,已然入冬。北方的冬比南方的冷,寒冷刺骨的冷。贫寒人家,早已把能穿在身上的厚衣服都裹了起来。富贵人家,也会想方设法取暖,炭火取暖,地炉火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卖炭之人,早已挑着担子走遍大街小巷,山林里用土窑闷出的木炭,常常也能薰得人睁不开眼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正在看书的徐杰已然大喊道:“云小子啊,把这个炭头赶紧扔出去,薰死少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