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江湖再见

黄鹤楼前,徐小刀带了两柄剑,背上背一柄,乃是杨二瘦的剑,怀中抱着一柄破剑,是杨二瘦在黄鹤楼下的铁匠铺给他挑的一柄破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场之人,徐杰,袭予,种师道,何霁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徐小刀的对手,段剑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力有高低,从来不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种师道从来少言寡语,种师道等着去徐家镇,等着与徐老八一战,至于年节喜庆的事情,他一点都不在乎。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黄鹤楼里,观众不多,星星点点几人靠在窗户边,看着楼下似乎有江湖人要打架斗殴,稍稍有一些兴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段剑飞打量着徐小刀,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并不高大,显得有一些瘦小,更显出一些稚嫩。段剑飞知道自己的对手是个不满十五岁的少年,但是段剑飞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个十五岁的少年是这般的模样,段剑飞与之相比,看起来就像是大人欺负小孩一样。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袭予满脸的担心,担心徐小刀打不过这个看起来气度稍可,人高马大的段剑飞。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袭予心中,徐小刀连自己都打不过,哪里打得过这般的江湖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种师道平淡问道:“断天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点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种师道又道:“稍显托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知道种师道是在说他托大,而不是说段剑飞托大,但也只是笑而不语。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段剑飞看了看何霁月,开口说道:“霁月,我实在未想到剑仙杨二瘦的徒弟这么小,若是知道这般,我也不会应下这场比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段剑飞是在解释,段剑飞也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怕人觉得他胜之不武,段剑飞心中虽然想要胜利,但是也要解释一下自己并没有欺负小孩的想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何霁月却是看了一眼胸有成竹的徐杰,回头答道:“打过再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段剑飞这句话语听到徐小刀耳中,让徐小刀感觉自己受人轻慢了一般,少年心性,怀中的剑一拔,往段剑飞横指而出,口中说道:“动手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段剑飞姿态也做了,开口便答:“小兄弟多多注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剑光寒,一往无前。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是杨二瘦的剑道,也是徐小刀的剑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段剑飞看着袭来的剑光,眼神忽然一张,方才知晓这个少年,实在不可小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徐小刀先行出招,也是段剑飞要在众人面前保持自己的脸面,主要是要在何霁月面前保持自己的脸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徐小刀一剑袭来,段剑飞挥剑去挡,倒是不显得如何吃力。只是段剑飞以为轮到自己进攻的时候,眼前的剑光连连闪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小刀,没有一招退路,眼神更是坚定无比,不在乎对手出任何招式,徐小刀用尽全身之力,持剑不断进攻,不断往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段剑飞才终于真正知晓这个少年的狠厉,这个少年有一股要杀人的气势。就如他开口问徐杰是不是要杀人一样,就如他连什么吴王都是开口要杀一样。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兴许未来的徐小刀,才是真正的杀神降世,比杨二瘦有过之而无不及。十几岁的少年,正是树立人生观念的时候,兴许也是杨二瘦与徐杰不该那么去教他,不该在这个年纪教他动手要杀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武艺高低,是内力更重要?还是剑道更重要?是以剑道修炼为重?还是以内力修炼为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问题,许多人理论过,许多人亲生试验过,许多人纠缠了一辈子。甚至徐杰心中似乎记得从哪里还听过同一门派的剑气之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其实没有定论,高低只在个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段剑飞与徐小刀,似乎就有一点剑气之争的意味。段剑飞内力修为显然比徐小刀要强,徐小刀在剑道上的感悟却比段剑飞要强。这一点,段剑飞自己深有感悟。

daocaorenshuwu.com

段剑飞的剑招,似乎从来都不能奏效,似乎毫无用武之地。若是朱断天在此看到这般的场面,应该会对这个徒弟大失所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段剑飞的内力,总是能奏效,即便徐小刀势在必得的一剑,也能被段剑飞看似无力的招式隔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一力降十会,这句话也有道理。但是这句话总要有许多前提才能真的显得有道理。一力降十会,却也降不住“十一会”、“十二会”。并非真的力大者必胜,否则发力技巧与打斗技巧还有什么意义?真的万事都一力降十会了,勇武之心也就没有意义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种师道看得有些惊讶,便是种师道也没有想到徐小刀这么一个瘦小的身躯里,竟然能爆发出这般的能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种师道性子直白,也就开口一语:“看来你并不托大,是我不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只是笑着点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徐小刀的打法,能强悍到何种地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如段剑飞中正平和一剑而来,想要逼退徐小刀,好让自己重整旗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小刀却是毫不后退与躲闪,而是让自己在空中的身体,扭曲到一种变形的姿势,用扭曲身体的办法,保持自己的剑不后退,用扭曲身体的办法,来尽量躲避袭来的剑。甚至那柄剑划破了他的衣裤,徐小刀依旧还能让自己的剑缠在段剑飞身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徐杰知道,这不是杨二瘦教的,更不是徐杰教的,也不是任何人教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小刀,是真正有杀心之人,动手就要杀人,而且是一心要杀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段剑飞见得这般的徐小刀,有些心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没有真正走过江湖的段剑飞,朱断天能让段剑飞出门几个月不回,就是想让段剑飞自己走进江湖里。但是段剑飞却在那凤池山住了一个多月。兴许这也违背了朱断天的初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小刀经历过穹窿山上的生死大战,徐小刀亲眼见到自己的师父与人搏命,死在眼前。徐小刀甚至一直觉得杨二瘦在天上看着自己,兴许还觉得自己敢出剑杀人,师父在天上看着才不会失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样的徐小刀,也不是杨二瘦教导的初衷,杨二瘦的初衷只是想教导徐小刀要勇武,不能怯懦,要一往无前,不能瞻前顾后。奈何杨二瘦死得太早,这个徒弟的心态似乎完全走向了一个极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先前还是胸有成竹的笑意,此时不免有些担忧,担忧的不止是徐小刀杀了段剑飞,也担忧段剑飞杀了徐小刀。因为徐小刀太过极端,太过偏执,太过行险。过刚易折,即便是搏命,也不是这个打法,搏命也是智慧在前,要知道怎么搏命会让敌死我活的几率大。搏命的打法,往往也是心理战,是想方设法让别人不敢搏命。而不是真的上来就是要与人同归于尽。人性,终归是惜命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刀儿,不可杀人!”徐杰忍不住说出一语,不仅是提示徐小刀不能把段剑飞给杀了,也是让徐小刀不能这么打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小刀浑然未觉,似乎打出了魔怔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便看身形在空中再次极尽扭曲的徐小刀,还是手臂鲜血飞溅。

www.daocaorenshuwu.com

随后一柄破剑直插段剑飞喉咙而去,稳定,准确,狠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段剑飞的剑刃之上,还沾染着徐小刀的鲜血,但是段剑飞的眼神皆是惊恐,脚步连连后退,如何也躲不过那就在自己喉咙前面的剑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种师道看得眉头一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旁的徐杰,不远的何霁月。两人激射而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空中还有徐杰大喊:“不可杀人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若是有深仇大恨,倒也罢了。如今并无深仇大恨,南柳派与徐家镇的关系也还相当不错,段剑飞若是死在了徐小刀的剑下,还真不知如何与人交代。立马就是一场腥风血雨在后,不知道要枉死多少人,徐家镇必然也要损失无数,这就成了真正的江湖仇杀了。

稻草人书屋

不断后退的段剑飞忽然摔倒在地,仰面趟了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小刀手中的剑,凌空一转,如跗骨之蛆,从上至下而来,依旧紧盯段剑飞的喉咙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段剑飞脑中一片空白,双目一闭,还来不及思前想后,也来不及后悔或者念及太多。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但是段剑飞知道,自己大概是要死了! 稻草人书屋

徐杰已然跃来,距离却还有十几步,何霁月也救之不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来不及的徐杰,忽然大喊:“抬手转身!”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脑中一片空白的段剑飞,闻言下意识转身,抬起一只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剑光插入段剑飞抬起的手掌,刺穿手掌,又插入了转身之后耸起来的肩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段剑飞还有那求生的本能,五指一柄,抓住了锋利的剑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小刀下意识把剑一拔,第二剑已然又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徐杰终于赶到,一柄刀横着挡在了段剑飞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有何霁月的剑,也连忙去截徐小刀再来的一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场大战终于落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黄鹤楼上的几个观众,还连连叫好喝彩。看热闹的自然不嫌事大,只觉得这些江湖人拼命,太有意思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袭予奔上头前,从身上拿出金疮药,又取了布条,正在包扎徐小刀手臂上的伤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也在检查着段剑飞的伤势,手掌已然血肉模糊,骨头都露在外面,肩膀倒是还好,剑伤深而不大,流血也并不多。

daocaorenshuwu.com

段剑飞强忍着疼痛慢慢站起,捡起掉落在一旁的剑,看了看徐杰,看了看何霁月,也看了看那个满脸坚定的徐小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随即段剑飞开口一语:“山高水长,江湖再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说完,段剑飞已然从低矮的蛇山飞跃而下。兴许这一战,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无脸见人只是其一,也许更多的是把这个一直在羽翼之下成长的江湖高手打醒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江湖再见,段剑飞去江湖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小刀毫不在意自己手臂上的剑伤,只是一脸严肃抬头看了看,兴许他知道,杨二瘦应该就在天上看着自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袭予给徐小刀绑好了伤口,不言不语转头,直接往山路而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小刀此时才反应过来,连忙追了上去。口中忙问:“袭予,你怎么生气了?” 稻草人书屋

袭予当然生气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生气的是徐小刀那熟练的打不过与险象环生。 稻草人书屋

生气徐小刀总是给她一个假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小刀忽然成了一个骗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袭予并不回头,只说一句:“你是个骗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在黄鹤楼下的徐杰,看了一眼身旁的何霁月,摇了摇头。

www.daocaorenshuwu.com

何霁月忽然开口问了一句:“徐文远,你是不是个骗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摇摇头答:“我怎么会是个骗子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江湖白衣何霁月,直白一言:“你会不会娶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被何霁月问得一愣,愣了又愣,丝毫没有料到何霁月会问出这么一语。兴许也是徐杰没有真正感受到二十岁的何霁月在凤池山上的忧愁与纠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