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矮与射,报仇雪恨(5800+感谢一顿大餐两万大赏)

崔然看了徐杰的考卷,见到考卷之中的经义之题没有中规中矩的答案,崔然自然觉得徐杰经义不通。只是崔然没有想到老皇帝竟然要点这么一个不通经义的人为一甲,哪里能同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关于三甲名次等级,显然是有实际上的影响的。比如当官,官职安排。一甲者,一般而言,有重用,起点就比别人高。二甲者,也有实用,官职不会差。三甲者,那就是后补之用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其中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官缺,官缺多少,也就能后补多少人。考中的皇榜,在家等候官缺递补的,也是正常的事情。有些人关系了得,能得到好职位,有些人关系一般,有不错的职位。最不幸的就是明明考上了,却还只能在家等着官职,或者是派到十万八千里外去任职,当个什么瓜州下面的知县之类。

daocaorenshuwu.com

瓜州在哪?西北玉门关之外,漫天黄沙的地方,沙漠戈壁的地方,还经常爆发一些小规模战争的地方。或者来个琼州下面的知县,就是派到海南岛去当知县,来回一趟都要一年多。朝廷一些官员被贬,倒是经常贬到琼州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若是一般人考了三甲末尾,高兴肯定是高兴的,只是高兴之后,还有更大的烦恼。徐杰若是考了三甲末尾,当还有几个人能帮衬着,虽然不至于到十万八千里外去当官,但是徐杰的政治起点显然就低了太多太多,要想一步步爬起来,困难重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皇帝叫住了徐杰,也是想问问徐杰是不是知道“矮”与“射”这个问题,问题既然是徐杰提出来的,想来徐杰应该有过一番研究,不管有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老皇帝也不过是随意问一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一旁的尚书左仆射朱廷长闻言看了崔然一眼,见得崔然还在沉思,开口接了一句:“陛下,徐文远适才不是说他自己一直不解吗?所以才有此问。崔学士不能定论之事,这徐文远又岂能知晓其中原委?待得崔学士回翰林院里钻研一番,当能解得此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朱廷长是在给崔然一个台阶下,当殿被一个新科进士给难住了,崔然这个翰林院大学士,当真有些没有脸面。不过徐杰头前也说他不解此事,方才会发问。朱廷长便说崔然回去钻研一下,就能解惑,也是为崔然长脸。 www.daocaorenshuwu.com

徐杰抬头看一眼朱廷长,虽然不认识这人,却也知道这人身居高位。徐杰心中疑惑非常,疑惑为何这殿里身居高位之人,要与自己一个学生过不去。殿里在场十几个大臣高官,却有两个人非要打压自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皇帝听得朱廷长之语,笑着摆摆手道:“也是,崔大学士都不解此惑,罢了罢了。徐文远,你且回去等候官职安排吧。” daocaorenshuwu.com

不想徐杰却立马接道:“陛下,学生有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这么自信一语,朱廷长与崔然的面色已然垮了半边,徐杰有解,岂不就是在打一些人的脸?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崔然倒是不相信徐杰会有什么正解,比较崔然还真是学识渊博之辈,虽然没有真正去研究过文字之事,却也在工作中接触了许多许多,崔然涉猎过的书籍,以徐杰这个年纪,必然及不上崔然的十分之一。这还是崔然不了解徐杰的出身家庭,若是了解徐杰出身于一个军汉之家,那崔然更会自信,自信徐杰读过的书不及他百分之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所以崔然垮着脸,问道:“你有解?如何解?说来听听,看你解得对不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皇帝也道:“徐文远,且说来听听,殿内都是大学问之人,以你的年纪,若是解错了,倒也无人会笑话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皇帝自然也怕徐杰乱说一通,解得个牵强附会,所以先把台阶放在了徐杰脚下,即便解错了,也让徐杰不至于被人嘲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皇帝之语,不免让崔然更是自信许多,看向徐杰的眼神,都是审视的感觉,像是老师在考学生一般。大概也等着徐杰答上一通的牵强附会,当再批评几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倒是自信,还先环视了左右,方才开口:“陛下,诸位先生。学生先说这个‘矮’字。上古之时,多以箭矢为丈量单位,如一矢之长,说的乃是长度高度,如一箭之地,说的乃是弓弩的射程,也用来形容距离的长短。所以这个‘矮’字之‘矢’,乃是高度的意思。‘委’者,弯也,委曲,委婉,皆是弯曲之意。所以弯如箭矢的高度,是为‘矮’。”

www.daocaorenshuwu.com

徐杰说完矮字,停语看了看左右之人,见得众人都在点头,微微一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站在稍微远一些地方的谢昉满脸是笑,连忙催促道:“文远,矮字此解有理,且快说说射字又如何去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昉自然是欣喜的,谢昉在这殿内,一个从三品的御史中丞,兴许是品级最低的,发言大多时候也是等到别人说完了,才轮到他,此时却是急忙出言,可见心中的高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徐杰闻言点点头:“‘射’字却麻烦得多,汉字由来,大多以形意演化,以象形文字起源。上古金文与篆书之中,“身”便是指人的身躯,“身”字之形,也就是人身体的模样,有头有躯干有手脚。‘寸’本就是丈量长短的单位,但若问‘寸’字起源,也是从箭矢而来,古人最初以箭矢为丈量长短,寸字的由来,便也有这个原因。若是看上古小篆中的‘射’字,更是清楚,乃是身旁画着这柄弩的模样,而‘寸’字的演化,其实还能看到弓弩的痕迹,横竖交叉为弓弩,中间一点为箭矢。身与弩的结合,自然就是人在射箭,是为射也!此射不是人只寸长之意,而是人在射箭之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