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生,死,斗!(4000)

“何方高人?”李头领从人群之中走了进来,开口问道。心中的震惊也是无以复加,按理来说这般的高手,并不会出现在这里,在拓跋部,这样的高手一定都在瓜州里地位不低,即便是在西北,这样的高手早已是一方豪强,也不会自己出关来花费一两年时间走一趟这么长的大漠戈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还有一个道理就是武艺到得这般地步的人,超越了一流高手的境界,又没有到先天,必然都在加紧时间闭关修炼,争取突破先天。 daocaorenshuwu.com

练武之人就是这个道理,没有摸到先天门槛的,才有那心思到处走动,但凡摸到了先天门槛,还有什么事情比突破先天更加重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李头领下显然是识货的人,这里出现一个一流高手不罕见,李头领聚了这么多人在此,也不怕一两个一流高手。但是这里出现一个种师道这样的一流高手,那就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种师道闻言并未回答问题,而是直接开口问了一句:“我要带秦家父子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李头领闻言沉默片刻,左右看着身边众人,其中有几个是他麾下的高手,更多的是来自其他马匪的头领人物,此时这般情况,还拼不拼命,显然也不是李头领一个人能说了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头领大概也明白这一点,所以说了一句:“两人你带走一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种师道闻言,把刀慢慢往身侧一横,面无表情答了一句:“我,都要带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的战局,早已扩大,所谓扩大,就是战场再也不局限在这马车围栏之中,而是漫山遍野,到处尘土飞扬,逃的逃,追的追。人这种动物,往往就是如此,一场血腥之前,人人害怕,人人紧张。

www.daocaorenshuwu.com

但凡这场血腥真的开始了,互相都有死伤了,那就成了仇恨,成了不死不休,也就成了这般漫山遍野的场面。马匪不比军队,从来没有鸣金收兵一说,大概也是很少有这般的大场面,所以这般的大场面,也就难以控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李头领并没有急着再与种师道说话,而是开口大喊一句:”把所有人都叫回来,不要再追了。货物已然到手了,不必再多伤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头领话语之后,身后便有不少人打马而出,去追那些跑远了的马匪。李头领此时的这个命令,可不单单是少造成伤亡的原因,更是为了拿捏种师道,把人都聚在一起,才是稳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待得这个命令发出之后,李头领才与种师道说道:“要带人走,也当留个名号才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横山种师道!”种师道答道,也在转头去寻秦东,不远处的坐骑之上,早已不见秦东身影,秦东此时,也陷入了无数马匪的重围之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种师道不免有些着急,开口又道:“让是不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头领想要一条命,不仅关乎私仇,更关乎脸面,控制几百里戈壁的马匪脸面。这脸面就是营生,马匪就是要叫人怕,特别是这一场大战之后,麾下伤亡不少之时,更要让人怕。所以秦家父子,留一条命在这里,往后的商旅,才更知道马匪惹不起,让那过路交钱的规矩再也没人敢轻易打破,甚至还要在原有的基础上加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李头领从来都知道这些西北的汉子,从来都不是好惹的,就如今日这场厮杀,真要论伤亡,人多势众的马匪,显然没有占到丝毫便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能走一个!”李头领再答一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种师道回头一句:“紧跟着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话语说给秦伍去听,人已提刀而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种师道这个汉子,从来不是妥协之人,妥协之人,也练不了彭老怪的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诸位兄弟,不得让那秦家之人走脱了。”李头领一声呼喊,内容再也不是不能让种师道走脱了,而是不能让秦家之人走脱了。意思就是种师道可以走,但是秦伍不能走。相比于老头秦东,李头领更想要秦伍的命。 www.daocaorenshuwu.com

李头领这般一语,种师道竟然慢了几分脚步,也怕那满身是血的秦伍跟不上。受人之托,既然刚才答应了,这个时候种师道必然要全力以赴,这秦伍,在种师道心中,那就是死不得。 daocaorenshuwu.com

局势陡然有些诡异,并没有人上来与种师道拼命,却是这种师道好似也走不出人群包围。还有那身后的秦伍,血越流越多,脚步越来越慢,口中还不断在说:“种大侠,一定带我出去,我在秦州,有家财万贯,都给你……都给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伍似乎有些意识模糊,唯有一股求生的本能,说话也是有气无力。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种师道终于还是止住了脚步,因为被他护在身后的秦伍,终于轰然倒地,唯有口中好似还在嘟囔着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种师道这辈子第一次遇见这种为难的情况,回头看了看秦伍,又转头去看不远处被马匪包围的老头秦东。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种师道好似也不知如何是好,因为种师道知道自己兴许要食言了,虽然种师道并未开口答应秦东要救他儿子,但是种师道刚才既然勒马回头了,那就是答应了,一诺千金的答应。此时的秦伍,十有八九是活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