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皇帝

“多谢刘相公教诲。”徐杰答了一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汜依旧还是笑:“年轻人啊,路还长,意气之争不可取,李启明一事,你居功至伟,前程似锦,家业可兴。人生难得一糊涂,一辈子平平安安比什么都重要。“ daocaorenshuwu.com

徐杰有些疑惑,疑惑这位刘相公,刚才称呼自己为“徐都督”。此时又如一个长辈教导晚辈一般,称呼自己为“年轻人”。两人显然还没有熟到这般程度,官场之人也不是这样的说话方式。徐杰也没有自以为是到以为刘汜因为看重自己而出言劝诫。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所以徐杰又是恭敬一语:“多谢刘相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汜还是一脸笑容,说道:“好后生啊,欧阳公好福气,同饮!”

daocaorenshuwu.com

徐杰连忙举杯。刘汜一饮之后,也不多谈,转身就坐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刘汜兴许看出了些什么,天下能谋事者有三,刘汜就是其中之一。刘汜看出了徐杰心中的猛虎也正常。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只是徐杰如何也想不明白刘汜为何要上来与他说这么一番话语。待得几日之后,刘汜辞官回乡的消息传来,徐杰才真的知道,这位刘相公真的只是看好徐杰而已,所以出言劝诫几句。 www.daocaorenshuwu.com

兴许刘汜才是那聪明人,身居高位,大权在握,却是急流勇退。大概刘汜更看到了这朝廷的一些未来,知道这个朝廷不是该继续待下去的地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汜是个聪明人,李启明权倾朝野之时,他依旧能在高位之上。他的人生经验,大概就在与徐杰说的几句话里了,意气之争不可取,人生难得一糊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汜是好心好意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徐杰知晓了,但是大概做不到刘汜那般,因为刘汜的办法,并不适合此时的徐杰。风云际会,已经到得这一步,装糊涂是过不去这个坎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夏翰在那觥筹交错中,连美人都没有时间去看,如今对于夏翰而言,美人可没有登基重要。

www.daocaorenshuwu.com

美人的琴音,不过就是背景之音。这个时代的女子,实在有些可悲,冲冠一怒为红颜并不能得到人们的称赞,反而会让人觉得可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历史上那些男人的争夺,许多时候,女人反倒成了替罪羔羊。从妲己到褒姒到杨玉环,男人的失败,女人在许多时候反倒成了罪魁祸首,可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的解冰,那个冠绝京华的解冰,成了一个背景,唯有徐杰一人还有心思在欣赏琴音。解冰的目光,也在徐杰一人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酒宴过半,却是这唯一一个欣赏琴音的人,也下楼去了,再也不见他上来。独留一双幽怨的眼睛,不断去看楼梯入口,期盼那个欣赏琴音的人还能上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微微有些酒意,走在回家的路上,转过一个巷口,却被一辆马车拦住了去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本欲从夹缝之中走过去,去听得马车上有人开口说了一句:“徐都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子的声音,徐杰抬头看了一眼,一个女子身影从车厢里下来了,站在徐杰面前微微一福,面色苍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徐杰拱手:“见过荣国公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荣国公主夏小容,是那广阳王夏文的妹妹,同为皇后所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夏小荣双眼泛泪,口中急切一语:“徐都督,求你救救皇兄,只有你能救皇兄一命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徐杰闻言十足的错愕,看着夏小容,不假思索答了一语:“在下救不得广阳王,还请公主殿下恕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一语之后,夏小容竟然跪在了地上,泪水滚落,口中说道:“求求徐都督,一定要救救皇兄,求求你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连忙去扶,口中连道:“使不得使不得,公主殿下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当真有些焦头烂额,面前这位公主殿下暴雨梨花一般的泪水,瘫软不起,徐杰使劲去扶,扶起的也是个瘫软的身体,徐杰想松手,因为男女授受不亲,却又松不得手。左右去看,巷子里空无一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公主殿下,有话好好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求求徐都督救救皇兄,如今父皇最是信任都督,还请徐都督为我皇兄求情。”可见夏小容与这位兄长的感情实在是好,不然也不会如此。好人坏人,永远都没有完全的分界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架着这么一个公主殿下,眼神不断左右去看,两人这般的模样,若是给别人看到,麻烦可小不了。徐杰唯有慢慢把公主殿下放了下去,让这位公主殿下坐在了地面之上。 daocaorenshuwu.com

夏文抬头看了看远方摘星楼的飞檐,看了看地上的公主。还是说了一语:“广阳王所做之事,实在没有回旋的余地。还请公主殿下不要为难在下,在下实在无能为力。”

daocaorenshuwu.com

徐杰心思有些硬,这位公主不可谓不美,气质也是极佳。梨花带雨的模样,但凡是个正常男人,也不免会心生怜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却还是语气生冷的拒绝了。 daocaorenshuwu.com

不仅拒绝了,还起身就走,通过车厢与墙壁的缝隙,快步走出了小巷。夏小容的这个要求,对于徐杰而言,有些无理。

www.daocaorenshuwu.com

夏小容看着快步走出小巷的徐杰,依旧还坐在地面之上,哭泣不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心情也有些沉重,人心毕竟是肉长的,只是男人的事情,当真不是女人能参与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刚刚回到缉事厂,夏锐就匆匆上门来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此时的夏锐,面色有些慌张,见到徐杰开口就问:“文远,听说你今日去那摘星楼参加了吴王的宴会?”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徐杰点点头:“去了,半路就回来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夏锐连忙又问:“文远,快快与我说说,都有哪些人去了,都说了什么话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锐慌张了,这段时间,夏锐不知上门拜访了多少京中的官员,忙得连徐杰的面都没有见过。夏锐担心许多,担心那些官员表面对自己客气,其实心中还是向着夏翰的。甚至忽然也担心起了徐杰的态度,担心徐杰是不是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大概是知道夏锐的担心,也不说多余的话语:”京中的官员,几乎都到了,连五品六品的官员也到了许多,话语自然都是攀附交好之语,以朱廷长最为突出,这位朱国公,大概是想着东山再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夏锐脸上已然不是慌张,而是慌乱。有些手足无措,有些六神无主。口中喃喃说道:“这……这该如何是好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夏锐已然踱起了步子,踱了片刻,陡然一止,看着徐杰,几步上前,拉住徐杰的双手,说道:“文远,你最是多谋,你一定要帮我,一定要帮我。”

稻草人书屋

徐杰沉默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锐急忙又道:“文远,你一定要帮我啊,否则我怕是活都活不了了,一家老小都活不得了。文远,你多谋,更勇武,你一定能帮我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说了一语:“唉,觉敏兄,若是这段时间你不这么到处走动,一心想要得到那些,此时也不必如此慌乱,也不必多担心身家性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些事情就是如此,夏翰何曾把夏锐放在眼里过?若是夏锐不这般到处拉拢,把自己心中所想都做出来。夏翰又岂会想起还有这么一个夏锐?夏锐又岂会有危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夏锐做了那些事情,夏翰必然也知道夏锐有争夺之心。此时的夏锐,方才知道皇帝的态度,老皇帝在朝中把夏翰带在身边议事,这就是态度。夏翰的酒宴,京中但凡有些权力的官员,几乎人人到场。这就是人心。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夏锐这个时候才知道慌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锐听得徐杰之语,慌乱是慌乱,却没有后悔之意,口中说道:“事已至此,文远,你一定要帮帮我,你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我死?那吴王登基了,一定不会放过我的,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稻草人书屋

徐杰看着夏锐,又沉默了片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锐拉着徐杰的手,眼神紧盯着徐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久之后,徐杰终于开口问了一语:“你当真这么想要那个东西?”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徐杰的语气有些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锐下意识点点头:“那个东西,关乎身家性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轻轻一语:“你回去吧,在家里不要出门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徐杰没头没脑的话语,夏锐如何会走,拉着徐杰的手并不放开,好似徐杰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口中又道:“文远,若是我死了,你一定要护得我两个儿子周全。” www.daocaorenshuwu.com

夏锐大概是以退为进,大概是知道徐杰心中重情义。

daocaorenshuwu.com

“觉敏兄,回去吧。”徐杰有些话语想说,但是看着夏锐又不可能说出口,夏锐,实在不能一个能谋事之人,多说反倒要坏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此时打定了主意,或者之前就打定了主意。夏翰是不可能让他登基的,夏文也失去了登基的可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么只剩下谁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答案呼之欲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早已打定主意的徐杰,却连夏锐这个当事人也不说,说之无益,说了还要带来麻烦。

daocaorenshuwu.com

所谋之事,都在徐杰一人心中。也唯有如此!唯有如此才能真正保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轻轻挣脱了夏锐的手,开口说道:“觉敏兄,回家去,不要想太多。回家安生过日子,夏翰不比夏文,在京城里没有什么真正的势力,更调动不了什么高手,觉敏兄在家里,必然是安全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锐忽然有些气愤,气愤道:“文远,你为何如此绝情?你为何就能这么眼睁睁看着我万劫不复?”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徐杰看着夏锐,有些无奈,开口说道:“觉敏兄,唉……你当真能当好天子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是真无奈,不是无奈其他,就是无奈眼前的夏锐,在徐杰看来是在不是一个当皇帝的好人选。徐杰是无奈自己又不得不去做这件事情。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若是一切能回到当初,若是没有徐杰与夏翰之间的那些事情。徐杰更愿意眼前的夏锐还是当初那个皇子,两人当个朋友,一切挺好。徐杰也不在乎什么平步青云,更不在乎夏翰会是个什么样的皇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夏锐若是真成皇帝,一切都变了,事不关己可以高高挂起。事情若是关己,就如夏锐所想,徐杰终究是有情有义之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夏锐答了一语:“徐文远,从始至终,你打心里也是这般看不起我,与所有人一样,看不起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徐杰听了这句话,认认真真说道:“官我可以不做,殿下的生死,我会尽心尽力,殿下回家去就是,若是真到了那个时候,我带你浪迹天涯去,大漠孤烟还是沧海波浪,保你不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徐杰说得也有些置气,但是徐杰还是说不出那句“我帮你登上皇位”的话语,怕夏锐会继续问,问徐杰如何去做,还要每日问徐杰做得如何,盯着问徐杰进展如何。甚至自作聪明去做些什么事情,又或者被别人利用功亏一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锐闻言心下稍安,却是又道:“文远,你说我就真的不能当皇帝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徐杰再也不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锐脸上的表情展露出的是心有不甘。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兴许徐杰在夏锐心中,是真的能帮他登基的那个人。因为徐杰武艺超凡,身边也有许多高手,麾下有缉事厂的人马,这些人的勇武,夏锐是亲眼所见,在缉事厂里亲眼见到这些人面对两万禁军围攻而不惧。在皇城城头上,更是勇武无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今徐杰还有巡城营,有这些人。夏锐心想,徐杰只要愿意拼命,即便是一场宫乱,徐杰也能帮他把皇位争来。

稻草人书屋

人心如此,但凡觉得别人能做到的事情,便会百般想要别人帮自己去做。夏锐心中所想也是如此,甚至此时徐杰帮他杀了夏翰,也是夏锐心中所想的办法之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因为徐杰在夏锐心中,有这个能力。

daocaorenshuwu.com

当初夏文就是这么要杀夏锐的,兴许不是夏文,而是李启明。但是这个办法,别人用过,夏锐也想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能做到,夏锐深以为然。但是徐杰就是不帮他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不言不语,夏锐有些落寞,但是夏锐却不愿意走,不愿意回家。 daocaorenshuwu.com

许久之后夏锐也问了一句:“文远,你这辈子最想得到的东西是什么?” daocaorenshuwu.com

夏锐大概是想得到一类答案,希望徐杰想要位极人臣,希望徐杰想要权倾天下。这样夏锐可以许给他。 daocaorenshuwu.com

徐杰却摇摇头,答了一句:”朝堂之事,我有些厌烦了,想回家,几房老婆,几双儿女。江湖纵横,山水纵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锐失望非常,又说一语:“文远,可还备了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听得这句话,心情轻松了许多。笑了笑道:“酒自是有的,且听听我抚琴,看看技艺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锐点头,失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