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陛下万岁,谢主隆恩

有些事情就是如此,徐杰与许仕达,其实没有过真正的交集,也更不谈什么仇怨。但是许仕达却能有如此毅力,一心与徐杰纠缠不休。 www.daocaorenshuwu.com

妒忌与羡慕,往往就是如此,甚至还有文人相轻在其中,有一颗不能平复的心在作祟。人往往都是魔怔的,会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魔怔。如今的许仕达,显然也是魔怔的,对徐杰魔怔了。以致于在夏锐登基的时候,他还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弹劾徐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兴许已经不是聪明与否的问题,兴许也不是揣摩了什么帝王心术。因为徐杰在他心中已经成了一个反派人物,他在以圣贤君子的正直,揭露这个靠着投机取巧攀附权贵之人的真面目。 稻草人书屋

许仕达并不知道夏锐登基的真正内幕,他也不可能知道这些,即便是那日在朝堂里的大理寺卿,也只是心有猜测,这些猜测更不可能对人说。

www.daocaorenshuwu.com

夏锐为何登基?在许仕达看来,是满朝诸公的帮衬,欧阳正的帮衬。徐杰不过是那摇旗呐喊之辈,摇旗呐喊,说白了也就是投机取巧。所以徐杰一直都在投机取巧,在西湖边上的回文诗,在京城里靠着欧阳正,兴许主要是靠着欧阳正的女儿,在朝堂里摇旗呐喊。这些事情,许仕达自然恨得牙痒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君子的正直,自然是有回报的,皇帝对于许仕达的厚爱,加官进爵,就是皇帝的圣明,也是许仕达冒险直言而谏应有的待遇。在他看来,好人终于胜利了,小人终究会失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仕达等的就是今日,见得徐杰走来,一只手把圣旨横在身前,另外一只手把衣袖往后一挥,然后再去摊开圣旨。口中再道:“徐杰徐文远,跪接圣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却不料近前的徐杰,伸出了一只手,开口道:“拿来!”

daocaorenshuwu.com

许仕达看得徐杰这般有恃无恐的模样,也是愣了愣,随后才开口呵斥:“大胆!圣谕在此,岂由得你如此放肆,还不跪迎圣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哪里有心思与许仕达多扯,徐杰从始至终,也没有把这位状元公当回事,目中无此人。若是徐杰真的把许仕达当回事了,把他当了对手,当了敌人,仗着缉事厂的衙门,许仕达岂能还有今日?必然早已在狱中不成人样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世间多是这般的事情,一个纠缠不休,一个却连正眼都懒得多看。

daocaorenshuwu.com

只见徐杰伸手而去,那圣旨就落在了徐杰手上,徐杰摊开一看,两条罪名,一条不尊君父,是为欺君罔上,一条收受贿赂,以权谋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倒是这条以权谋私是徐杰没有料到的,不过结局是一回事,革职。革职这个词汇其实有些不好听,致仕之类比较好听一些,徐杰却也不在乎这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你好大的胆子,你……你……”说了两句你,许仕达左右看着周遭众人,嗓门陡然提高了不少:“徐杰,如今你已被革职,如今你是普通百姓,还敢如此大胆,来人来人,拿下这厮,往大理寺问罪。” 稻草人书屋

徐杰看着这个激动非常的许仕达,有些诧异,口中随意一语:“我若是与你回了大理寺,怕你交不了差。你还是回去复命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革职的事情,本就是皇帝与徐杰心照不宣之事,徐杰要走,皇帝夏锐要个说得过去的名头。事情就这么结束了,皆大欢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仕达却不知道这些,许仕达只是知道徐杰被革职了,没了官身,拿捏这么一个小人物,不过信手拈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许仕达不知道,皇帝夏锐此时此刻,可没有要拿徐杰真正问罪的想法。夏锐还没有蠢到真的不管不顾的地步,也没有迫切除掉夏锐的需要,更还没有起这么个想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锐如何登基的?朝中百十大佬其实心中都多少有数,徐杰这般的从龙大功,转头就下了大狱,这叫夏锐还如何做人?就算历朝历代开国皇帝,大多狠厉非常,却也做不到这般的事情,就算要除去那些居功自傲的功勋,也是循序渐进。哪里有登基就翻脸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若如此,朝堂上下,何人还敢与夏锐共事?刚登基的夏锐,又如何得到众人支持坐稳位置?

www.daocaorenshuwu.com

就如徐杰所言,自己若是真跟着许仕达去了大理寺,坐在牢狱里,夏锐还真就尴尬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仕达就是见不得徐杰这般有恃无恐的模样,就是见不得徐杰这般把他毫不放在眼里的模样,回头呵斥一语:“尔等还杵在这里作甚,还不快快上前拿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几个随行而来的衙差闻言,看了看正在卷着圣旨的徐杰,又看了看左右那些正在震惊之中的兵丁,终于往前迈了几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是也就迈得这几步,因为徐杰身边,瞬间出现了许多人,朝请郎梁伯庸,参事张知,游击将军方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所有人都围了上来,皆是一脸的震惊模样,最为震惊的是梁伯庸,因为梁伯庸是真的知道内幕的,梁伯庸如何也不相信徐杰忽然就被革职了,上前急问:“文远,可是当真,圣旨里到底说的何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与梁伯庸笑了笑,答道:“我之前就与你说过了,该回家了。” daocaorenshuwu.com

梁伯庸听得这一语,其实能明白过来一个简单的道理,鸟尽弓藏,史书里常有的事情。梁伯庸却还是气愤不已,手在半空指了指,有一句大逆不道的话即将脱口而出。

daocaorenshuwu.com

徐杰连忙又道:“伯庸兄不必气愤,求仁得仁,皆是我愿。伯庸兄过几日当去尚书省了,这缉事厂里,张参事当主事。大家都会升官,大喜之事,不必如此模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大概是真怕梁伯庸气愤之下说出一句大逆不道的话语来,这样的一句话,就能结束梁伯庸的政治生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梁伯庸丝毫没有为自己升官的事情欣喜,而是开口急问:“欧阳公呢,欧阳公岂能不管此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师只是成全我而已,伯庸兄稍安,你是知我性子的,这衙门里的事情,当真让人不得洒脱,早有离去之意。案牍之事,何其烦忧。此去山林江湖,只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与我而言,大幸也。”徐杰再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梁伯庸看着徐杰,想了想,叹气一声。梁伯庸大概是相信徐杰的话语的。

稻草人书屋

但是方兴不信,方兴只以为徐杰是自我安慰。开口说道:“都督,这缉事厂的衙门,没有了你,教我还留在此处有何意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知也是一脸的惊讶,躬身也道:“都督,下官实在不堪如此大任,下官惶恐。”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徐杰对着众人笑了笑,笑得真诚洒脱,不再多言,回头与徐狗儿说道:“狗儿,收拾东西,咱们住……住到对面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今的徐杰,自然是住不得缉事厂了,好在,好在对面还买了一处宅子,印刷京华时报的宅子。如今的京华时报,还真是蒸蒸日上,什么《剑仙传》、《情仇录》、《琴仙大战拓跋王》的话本,卖得非常的好,反倒是那些时事之类,只算附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狗儿有些垂头丧气,想说些什么,说不出口,只有眼神的幽怨,转头不情不愿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被晾在一边的许仕达,大概是看出了徐杰此时的失落失意,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时候,身形一正,上下看了看自己这一身鲜红的新官府,摸了摸头冠,开口:“闲杂人等散去,来人,捉拿徐杰到大理寺问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有人回头看向许仕达,方兴怒而上前,问道:“你这厮是哪里的鸟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仕达昂首挺胸:“本官乃门下秘书中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他娘一个秘书中丞,开口闭口大理寺,大理寺是你家开的不成?”方兴已然开口喝骂,这个北地军汉,终究一身的军汉秉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仕达闻言倒是不心虚,而是又道:“贼军汉,贼丘八,本官如今近侍御前,终有一日寻你好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许仕达是记得方兴动手打过他的,兴许方兴不太记得了,这缉事厂里,方兴打过的官员多了去了,哪个刚提回来的官员不是大言不惭喋喋不休,方兴一顿老打之后,自然就老老实实了。许仕达也没有什么值得他牢记在心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军汉丘八被骂了,也不多忍,而今方兴在缉事厂里早已不比以往,什么场面没见过,什么官员他没有动手教训过?一个四品中丞,说什么近侍御前的话语来耀武扬威,方兴抬手上前就打,许仕达应声倒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还听得方兴口中喝骂:“他娘的,来日,来日爷爷上门逮你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左右几个随许仕达一起来的衙差连忙上前来拦,再看周遭,一众军汉一拥而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徐杰摇摇头,叹气一声,转头往后衙而去。

www.daocaorenshuwu.com

徐狗儿开始收拾着东西,云小怜在不明所以之时,一边动手收拾着徐杰的东西,一边往外去看,等着徐杰回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还未进门,便被一个少女拦住了,少女笑着拦住徐杰,问道:”文远哥哥,你这官没得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回了一笑,还未开口,一个老头的声音先道:“老虎啊,这小子倒霉了,被皇帝赶回家种田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笑答一语:“嗯,家中良田不少,且种着,种不过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小老虎接了一语:“田多可以卖啊,卖了就可以买吃食了,不用自己种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抬手捏了一下小老虎的脸颊,笑道:“你这个败家小娘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老虎又被徐杰捏了脸颊,笑脸立马一变,腮帮子鼓了起来:“你才是小娘们,你……你家都是小娘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知道老虎小姑娘是真生气了,开口说道:“江南去不去?剑仙在杭州。”

daocaorenshuwu.com

老虎小姑娘点点头,却又是恨恨的口气:“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抬头看了一眼雷老头,又道:“寻个时候,我随你去拓跋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雷老头一脸不屑摇摇头:“老头我不稀罕。”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徐杰话音一转:“我是顺便随你去,我去拓跋部主要是给人收尸去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听得动静的种师道也从偏厢走了过来,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徐杰已经指着他与雷老头说道:“喏,就是给他收尸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雷老头上下打量了一番种师道,煞有介事点点头:“嗯,那还真需要有人去收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出来的种师道倒是听明白了,眼神多少有些暗淡,他心中其实想活,有了知交,有了好友,与许多人有了交集,其实已经就是别样的人生,这样的人生,慢慢的也就舍不得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收拾东西,都收拾东西,到对面去住了。”徐杰左右说道。

daocaorenshuwu.com

缉事厂前院,方兴站在门口依旧骂骂咧咧:“狗东西,他娘的,你且待着,待着老子来逮你,让你看看缉事厂的诏狱是个什么模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鼻青脸肿的许仕达,在几个人搀扶之下飞快而走,大概走得足够远了,许仕达忽然转身开口大喊:“你们,你们都给本官等着,本官现在就去请旨,你们一个个,都跑不了。殴打朝廷命官,你们一个也别想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兴怒起几步,似要追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仕达连忙转身,左右说道:“快走快走,送本官进宫。”

daocaorenshuwu.com

“许中丞,不若先去医馆看看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进宫进宫,本官现在就要进宫面圣,京城里岂容得下这般目无王法之辈,国之大患也。且教陛下看看清楚,看看清楚,看看本官这一身的伤。”许仕达说得激动非常。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几个衙差也满身是伤,他们可进不得宫,自然觉得先去看跌打损伤比较好。却也只有先送这位许中丞往皇城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锐似乎不喜欢御书房,更喜欢垂拱殿。垂拱殿是朝会的主要宫殿,其实并不适合小范围的议事,御书房自然是更适合一般办公。但是夏锐更愿意在垂拱殿待着,大小事情都让人到垂拱殿来寻他,兴许是因为垂拱殿有高台,有龙椅,有一种俯看别人的感觉,能让他跟感受到皇帝的威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仕达匆匆而入,一头拜倒在地,便是痛哭流涕:“陛下,陛下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夏锐从高台上看着下面跪倒的许仕达,自然也看到了许仕达满脸的淤青,开口问道:“被人打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陛下啊……那缉事厂,哪里有一点朝廷衙门的做派,那里就是贼匪之地,一个小小的军将,竟敢动手殴打钦差皇使,陛下请看,看看臣这一身的伤。徐杰当真是大逆不道,完全不必陛下放在眼中,更不把陛下的钦使当回事。那缉事厂衙门,依臣之间,合该取缔,里面那些贼匪之徒,都该拿之问罪。欺君罔上之罪,犯上作乱之罪,殴打官员之罪,种种罪责,罄竹难书啊。”许仕达愤怒中带着可怜,可怜中带着忠心耿耿。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而今的许仕达,虽然不过随在皇帝身边短短时日,已然把自己当做了皇帝的心腹。大概也是夏锐身边无人,许多事情也多问这个秘书中丞,心腹倒也不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是许仕达没有料到,台上的皇帝陛下不怒反笑,笑道:“嗯,打你这一顿也是正常,缉事厂那些人,朕最熟悉不过了,罢了罢了。” 稻草人书屋

许仕达痛哭流涕的声音陡然一止,抬头看向高台上的皇帝陛下,愣了片刻,问道:“陛下,如此飞扬跋扈,如此胆大妄为,完全视国家法度如无物,岂能这般罢了?” daocaorenshuwu.com

许仕达抬头,让夏锐把他那一脸的伤看得更加清楚,便也收了笑意,摆摆手道:“罢了!爱卿回去吧,寻个好大夫,把伤势治一下。不要误了公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仕达满脸的疑惑不解,实在不明白为何皇帝陛下会容忍这般的衙门,连自己这个陛下的心腹都打成了这个模样,皇帝却还说“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仕达知道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试探着又问一句:“陛下,这般的衙门……陛下,即便不取缔之,也该整改一番才是。” 稻草人书屋

皇帝夏锐说了一语:“没有了徐文远的缉事厂,正堪大用。缉事厂里的那些人,办起差事了,实在不错。”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许仕达越发不解,心中有一个疑问:难道那些丘八比得上自己这个状元及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许仕达没有蠢到真把心中的疑问说出口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许仕达只有忍着浑身的疼痛慢慢起身,躬身再拜之后,口中不情不愿说道:“陛下,臣告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夏锐看着许仕达这般模样,忽然说了一句:“爱卿,且不急着走,朕召御医来为你看看,御医的医术,终归比外面的那些人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许仕达立马感激涕零,又跪地而下:“臣多谢陛下恩宠厚爱,陛下万岁!臣谢主隆恩。”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