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陛下万岁,谢主隆恩

有些事情就是如此,徐杰与许仕达,其实没有过真正的交集,也更不谈什么仇怨。但是许仕达却能有如此毅力,一心与徐杰纠缠不休。

daocaorenshuwu.com

妒忌与羡慕,往往就是如此,甚至还有文人相轻在其中,有一颗不能平复的心在作祟。人往往都是魔怔的,会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魔怔。如今的许仕达,显然也是魔怔的,对徐杰魔怔了。以致于在夏锐登基的时候,他还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弹劾徐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兴许已经不是聪明与否的问题,兴许也不是揣摩了什么帝王心术。因为徐杰在他心中已经成了一个反派人物,他在以圣贤君子的正直,揭露这个靠着投机取巧攀附权贵之人的真面目。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许仕达并不知道夏锐登基的真正内幕,他也不可能知道这些,即便是那日在朝堂里的大理寺卿,也只是心有猜测,这些猜测更不可能对人说。 www.daocaorenshuwu.com

夏锐为何登基?在许仕达看来,是满朝诸公的帮衬,欧阳正的帮衬。徐杰不过是那摇旗呐喊之辈,摇旗呐喊,说白了也就是投机取巧。所以徐杰一直都在投机取巧,在西湖边上的回文诗,在京城里靠着欧阳正,兴许主要是靠着欧阳正的女儿,在朝堂里摇旗呐喊。这些事情,许仕达自然恨得牙痒痒。

www.daocaorenshuwu.com

君子的正直,自然是有回报的,皇帝对于许仕达的厚爱,加官进爵,就是皇帝的圣明,也是许仕达冒险直言而谏应有的待遇。在他看来,好人终于胜利了,小人终究会失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仕达等的就是今日,见得徐杰走来,一只手把圣旨横在身前,另外一只手把衣袖往后一挥,然后再去摊开圣旨。口中再道:“徐杰徐文远,跪接圣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却不料近前的徐杰,伸出了一只手,开口道:“拿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许仕达看得徐杰这般有恃无恐的模样,也是愣了愣,随后才开口呵斥:“大胆!圣谕在此,岂由得你如此放肆,还不跪迎圣谕?” 稻草人书屋

徐杰哪里有心思与许仕达多扯,徐杰从始至终,也没有把这位状元公当回事,目中无此人。若是徐杰真的把许仕达当回事了,把他当了对手,当了敌人,仗着缉事厂的衙门,许仕达岂能还有今日?必然早已在狱中不成人样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世间多是这般的事情,一个纠缠不休,一个却连正眼都懒得多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见徐杰伸手而去,那圣旨就落在了徐杰手上,徐杰摊开一看,两条罪名,一条不尊君父,是为欺君罔上,一条收受贿赂,以权谋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倒是这条以权谋私是徐杰没有料到的,不过结局是一回事,革职。革职这个词汇其实有些不好听,致仕之类比较好听一些,徐杰却也不在乎这些。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徐杰,你好大的胆子,你……你……”说了两句你,许仕达左右看着周遭众人,嗓门陡然提高了不少:“徐杰,如今你已被革职,如今你是普通百姓,还敢如此大胆,来人来人,拿下这厮,往大理寺问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杰看着这个激动非常的许仕达,有些诧异,口中随意一语:“我若是与你回了大理寺,怕你交不了差。你还是回去复命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革职的事情,本就是皇帝与徐杰心照不宣之事,徐杰要走,皇帝夏锐要个说得过去的名头。事情就这么结束了,皆大欢喜。 www.daocaorenshuwu.com

许仕达却不知道这些,许仕达只是知道徐杰被革职了,没了官身,拿捏这么一个小人物,不过信手拈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仕达不知道,皇帝夏锐此时此刻,可没有要拿徐杰真正问罪的想法。夏锐还没有蠢到真的不管不顾的地步,也没有迫切除掉夏锐的需要,更还没有起这么个想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锐如何登基的?朝中百十大佬其实心中都多少有数,徐杰这般的从龙大功,转头就下了大狱,这叫夏锐还如何做人?就算历朝历代开国皇帝,大多狠厉非常,却也做不到这般的事情,就算要除去那些居功自傲的功勋,也是循序渐进。哪里有登基就翻脸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若如此,朝堂上下,何人还敢与夏锐共事?刚登基的夏锐,又如何得到众人支持坐稳位置?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就如徐杰所言,自己若是真跟着许仕达去了大理寺,坐在牢狱里,夏锐还真就尴尬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仕达就是见不得徐杰这般有恃无恐的模样,就是见不得徐杰这般把他毫不放在眼里的模样,回头呵斥一语:“尔等还杵在这里作甚,还不快快上前拿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几个随行而来的衙差闻言,看了看正在卷着圣旨的徐杰,又看了看左右那些正在震惊之中的兵丁,终于往前迈了几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是也就迈得这几步,因为徐杰身边,瞬间出现了许多人,朝请郎梁伯庸,参事张知,游击将军方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所有人都围了上来,皆是一脸的震惊模样,最为震惊的是梁伯庸,因为梁伯庸是真的知道内幕的,梁伯庸如何也不相信徐杰忽然就被革职了,上前急问:“文远,可是当真,圣旨里到底说的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