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城追赃记

卡尔·施罗德

卡尔·施罗德出生在加拿大马尼托巴省布兰登市,现居于多伦多。在创作小说之外,他还提供未来技术方面的咨询服务,其客户包括加拿大政府和军方。他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发表作品,自2000年的《文托斯》以来,他已经发表了七部长篇科幻小说和一本早期短篇作品集。他最近的一部长篇小说是“幡云世界”系列的第五部,发表于2012年的《坎德斯之灰》。该系列中的所谓幡云世界,是一个遥远未来的人工世界,作者对它的设定有着坚实的科幻内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本篇作品的发表历程可谓复杂,而这对于当今的科幻作品来说倒也不算例外。它最早作为约翰·斯卡尔齐编辑的原创有声选集项目《异都》的一部分,于2009年以音频形式发布,后来发行了限量印刷版,2010年又以普通精装版的形式出版。施罗德使用了与威廉·吉布森的《模式识别》类似的情节设置,探讨了虚拟世界和一次性身份的道德影响。 稻草人书屋

货车的后面装着十六匹裹着塑料的冷冻驯鹿,鹿腿和鹿角密密麻麻地支楞着。吉纳迪·马里亚诺夫举起手电筒朝货箱里面看了看,又看了一眼自己的盖革计数器,然后说:“就是它们,错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确信?”瑞典警察问道。他躲在雨衣里面,被午夜时分的蒙蒙细雨淋得浑身湿滑。他身后的山路在夜幕中泛着银光,好几处路面倒映着十几辆应急车发出的红光和蓝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吉纳迪爬下来。“警官,如果你认为这条路上还会有其他卡车装着放射性驯鹿,我想你应该告诉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警察没有笑,他呼出的气息在空气中凝成一团白雾。“我是在担心管辖权的问题。”他说,“万一他们只是在走私肉类……咱们办的案子可是追查恐怖主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吉纳迪小心地说,警察本来都已经转身离开了,但是又站住了脚。吉纳迪又看了一眼被冷冻得歪扭七八的尸体,窘迫地耸耸肩。“我从没想过能见到它们。”

daocaorenshuwu.com

“见到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已经感觉挺尴尬的吉纳迪朝卡车点点头。“这些有名的驯鹿。”他说,“我从没想过能见到它们。”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警察一边走开一边用瑞典语嘟哝了一句“怪人”。吉纳迪又看了一眼卡车,然后拱肩缩背地朝自己的车走去。仪表盘上有一个小灯在闪烁,提醒他已经过了预订的时间。由于下雨,加上警察关闭了奥尔延的整个路段,E18号公路的交通比预想中繁忙。他心里默算着,这次极其短暂的冒险得到的酬劳,减去需要多付的租车费还能剩下多少钱,这时有人喊了一声:“马里亚诺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怎么了?”他用手遮着眼睛。两个人正从那堆紧急车辆中间踏上狭窄的路肩。他们身后是一辆没有闪灯的箱式货车——庞大的黑色车身透出凶险的意味,让他想起了乌克兰某些巡警的车。那两个人五大三粗的样子挺像便衣警察。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是吉纳迪·马里亚诺夫吗?”第一个人用英语问道。成串的雨珠敲打在他光秃秃的脑壳上。吉纳迪点点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在和国际原子能组织的人共事?”那人接着问,“你是个武器调查员?”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那份工作已经做完了。”吉纳迪不动声色地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是莱恩·希钦思,”光头的男人伸出结实的手掌跟吉纳迪握手,“国际刑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因为驯鹿的事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驯鹿?”希钦思问。吉纳迪抽回了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些。”他说着朝检查点、闪烁的灯光和警车后面嫌犯们低垂的脑袋挥了挥手。“你们不是为这个来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希钦思摇摇头。“是这样的:有人跟我说你会出现在这里,于是我们就来了。我们需要和你谈谈。” 稻草人书屋

吉纳迪没有动弹。“谈什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们需要你的帮助,见鬼。跟我们来一下!”

稻草人书屋

又有一个人打开了货车的后门。看着它,吉纳迪还是会联想起绑架,不过能接到工作的期望让他迈开了腿。他真的很需要钱,哪怕只是在瑞典的公路旁边挣一个小时的咨询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希钦思示意吉纳迪爬进货车。“驯鹿?”他忽然咧开嘴笑着说。 daocaorenshuwu.com

“你从没听说过贝克勒尔驯鹿?”吉纳迪说,“没有吗?好吧——在我们辐射猎人的圈子里很有名。”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一群穿着危险品处理制服的人笨手笨脚地走向卡车,探照灯的光柱把那辆车团团围住。显然这是在一本正经地虚张声势。吉纳迪瞧着这壮观的一幕笑了起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切尔诺贝利事故之后,瑞典的一整群驯鹿沾染了铯-137。”他说,“剂量是允许值的五十倍。在人们意识到问题之前,成吨的驯鹿肉已经进了加工厂。最终所有这些驯鹿都被送到了斯德哥尔摩城外一家肉类冷藏库,然后就一直待在那里。等着衰变,你明白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呢,昨天有人闯入了那家冷藏库,偷走了一些驯鹿尸体。我认为他们是打算设法把那些肉弄到肉铺里,造成一桩大丑闻。某种类似脏弹的后果。”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跟希钦思在一起的人骂了一句:“真变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吉纳迪笑了。“还很蠢。”他说,“只要瞧上一眼那些剩下的鹿肉,任何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买。但是我们还是抓住他们了,尽管挪威的国界,你们也知道,就在那边几千米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你追查到他们的吗?”希钦思语气里带着钦佩。吉纳迪耸耸肩。这些年他积累了一点探险家的名声,如果承认自己被安排到这个案子,并不是因为在普里皮亚特或者阿塞拜疆那些传奇般的丰功伟绩,那会比较尴尬。不是那么回事,瑞典人与吉纳迪接触是因为,几年之前,他曾有一阵子在中国猎杀放射性骆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漫不经心地说:“这是一次付费咨询,对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希钦思又朝货车点点头。吉纳迪叹口气,爬了进去。至少里面是干燥的。货车的后部两侧各有一条长凳,一道隔断将车厢和驾驶室分隔开来,中间有一张狭窄的桌子。这么说,这是一辆盯梢用的车。一男一女坐在同一条长凳上,于是吉纳迪侧身走到了他俩对面。他忽然因为焦虑而感到胃部发紧,强迫自己说了声“你好”。遇到任何没见过的人,尤其是专业人士,总是让他尴尬和畏缩。 www.daocaorenshuwu.com

希钦思和他的同伴闪进车内,用力关上了车门。吉纳迪感觉有人进入了驾驶室,听到了关门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的车还在外面。”吉纳迪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希钦思瞧着另一个人。“杰克,你能把马里亚诺夫先生的账清一下吗?——我们会安排人去还车。”他对吉纳迪说。这时车子开起来了,他转向另外两名乘员。“这位是吉纳迪·马里亚诺夫。”他对他们说,“我们的核专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们能不能跟我说一下,到底是什么事情?”吉纳迪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一些钚失窃了。”希钦思平淡地说,“二十千克。比你的驯鹿严重,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驯鹿?”那个女人问。吉纳迪对她笑笑。她看上去与这里有点格格不入。她大概三十五六岁,灰色的眼睛上戴着粗框眼镜,褐色的头发紧紧地梳向脑后,白色高领衬衫点缀着蕾丝边。一副俗套的女学究形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脖子上挂着一枚看起来挺沉的黄铜怀表。“吉纳迪,这位是米兰达·韦恩。”希钦思说。韦恩点点头。“这一位,”希钦思接着说,“你叫他碎片仔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人歪在车厢的一个角落里。他从侧面看着吉纳迪,但注意力却好像在其他什么东西上。他比韦恩年轻得多,大概才二十出头。他戴的眼镜和她的差不多,但是镜片在微微发光。吉纳迪忽然明白那是一副增强现实设备——镜片是微型透明计算机屏幕。在他透过镜片看到的事物之上,还叠加了另外一层景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韦恩的镜片是清晰的,这说明她现在可能把它关上了。“米兰达是我们的文化人类学家。”希钦思说,“接下来你与她共事的时间要比我们其他人都长。其实是几个星期之前,她因为自己的问题找到了我们——”

稻草人书屋

“然后一点也没得到帮助。”韦恩说,“直到出了这另外一件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不定与钚有点关联。”希钦思说着,对碎片仔重重地点点头。“告诉吉纳迪你是哪儿来的。”他对那年轻人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碎片仔点点头,忽然间笑起来。“我劳碌奔忙,”他说,“自遥远的希莱尼亚。”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吉纳迪斜眼看着他。他的口音带点美国味。“西里西亚?”吉纳迪问,“你是捷克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米兰达·韦恩摇摇头。他注意到她带着小小的圆形耳坠。“希莱尼亚,不是西里西亚。”她说,“希莱尼亚也是女人的名字,但在这个案子里,是一个地方,一个国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吉纳迪皱起了眉头。“是吗?这个国家在哪儿?”

daocaorenshuwu.com

“这个,”莱恩·希钦思说,“是我们希望你搞清楚的问题之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货车朝东边的斯德哥尔摩驶去。吉纳迪想到了各种明摆着的问题,比如“如果你们想要知道希莱尼亚在哪里,为什么不问问这位碎片仔?”——可是莱恩·希钦思似乎没有兴趣回答,只是说“米兰达会给你解释”。他倒是开始聊那些钚,显然盗窃案已经是多年以前的事情了。“它一直在被易手。”希钦思带着哭笑不得的表情说,“所以总是被运来运去的。不过自从美国人挨了打之后,大家的港口和边境上的探测设备都越来越精良了。一开始那些钚是四大块,但是后来买家和卖家开始弄碎了分头运。我们还能够追踪它,仅仅是因为他们一直把它作为整块来卖。但是它现在被切得越来越碎,总是略微超出当前探测技术能力。这位碎片仔在运送其中一小块的时候被我们抓到了,但他只是个跑腿的。他同意与我们合作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现在已经足有一百多块了,又有了一位想要把它们都聚到一处的买家。这些碎块都在移动中,但是现在我们能在一吨铅里面探测到隐藏的一克钚。送货的已经很难做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吉纳迪点点头,思考着这个问题。显然他们只需要成功追踪到一块,就能够找到买家。他又看向碎片仔。现在这个人的奇怪诨号的意义已经很明显了。“那么,买家就来自这个神神秘秘的希莱尼亚?”他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希钦思耸耸肩。“有可能。”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我就得再问一遍了,这位碎片仔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它在哪里,既然他那么乐于合作?还有,为什么那些本不该存在的美国人没有把他拖走,找个地方审讯一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希钦思干巴巴地笑了。“没那么容易。”他说,“碎片仔,你能朝前探一下身吗?”年轻人照做了。“转一下头?”希钦思又说。这下吉纳迪看到了碎片仔耳朵里的耳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坐在你对面的这具身体,属于一名低功能自闭症患者,名叫丹纳尔·加弗里洛夫。”希钦思说,“他不讲英语。不过他极其善于把听到的话原样学出来,而且有人训练了他解读一种视觉和听觉提示语言,所以他也能重复手势和动作,哪怕是复杂的。”

稻草人书屋

“而碎片仔,”碎片仔说,“并不在这辆车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吉纳迪后脖颈的寒毛都竖了起来。他发现自己忽然不愿意看丹纳尔·加弗里洛夫那对微微发亮的镜片。“眼镜上有摄像机,”他结结巴巴地说,“当然,没错,而且还有麦克风……你们不能跟踪信号吗?”他问希钦思。对方摇摇头。 稻草人书屋

“信号在普通网络上跳转了两三步,然后进入了一片错综复杂的匿名僵尸网络。”吉纳迪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以前见过这样的东西,知道跟踪进出碎片仔头脑的数据包流会有多么困难。别管是谁正在操纵丹纳尔·加弗里洛夫,至少现在他是无懈可击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车继续行驶,雨云已经散去,从后窗看出去,午夜的暗淡苍穹仍然不时被琥珀色和粉红色的闪电照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现在有没有什么义务在身?”希钦思问。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吉纳迪看了他一眼。“这么说,这份工作的时间还可能挺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希望不长。我们需要找到那些钚,但是我们不知道碎片仔愿意帮助我们多长时间。他随时有可能消失……所以如果你愿意今晚开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吉纳迪耸耸肩。“我没养猫,也不需要照顾……别人。我习惯出外勤,不过——”他抛出了一个能想得到的玩笑来缓解气氛。“我还从来没被人类学家盯着干活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韦恩用手指头敲击着狭窄的桌面。“我并不想失礼。”她说,“但是你得明白:我并不是为你们的钚来的。我承认它很重要。”她又迅速补充道,还举起了一只手,“我只是认为你应该知道,我在寻找别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耸耸肩。“好吧。找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儿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吉纳迪盯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终只是耸耸肩膀笑了笑。韦恩正要开始说话,这时汽车停到了斯德哥尔摩市一家较为豪华的宾馆外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一夜剩下的时间里,他们跑了很多路,做了很多安排,吉纳迪被送到城市的另一端,从他朴素的出租屋里收拾了包裹。他们让他和韦恩、希钦思住在同一层,不过碎片仔住在哪里,他到底睡不睡觉,吉纳迪就不知道了。 稻草人书屋

吉纳迪心思乱得睡不着觉,便在网上浏览了很长时间,想找到关于他的驯鹿和晚间道路上的事故的报道。截至目前,什么消息都没有,最终他真累了,便睡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早上八点,希钦思敲响了吉纳迪的房门。当时他、韦恩和碎片仔正在走廊对面的套间里享受一顿丰盛的早餐。吉纳迪进门的时候碎片仔抬起头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早上好。”他说,“我相信你睡得很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吉纳迪嘟哝着几句废话作回应的时候,心里想到了美国人爱用的“毛骨悚然”一词。碎片仔笑了——当然真正在笑的是丹纳尔·加弗里洛夫。吉纳迪好奇他到底有没有注意到发生在周遭的社交互动,或者他是否意识到,遵循控制者的指令,是混迹于这个复杂得令人迷惑的人类社会最简单的方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昨晚睡觉之前,吉纳迪查询了碎片仔与加弗里洛夫之间的这种关系。加弗里洛夫并不是一部仅具人形的机器,原样复现操控者的言行是他的一项技能,而他作为一个“傀儡”,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不只是一个木偶,但也远远算不上一名演员。别管他是什么,他显然很喜欢火腿蛋松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今天干什么?”吉纳迪问希钦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用餐梳洗之后,我们便立刻开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吉纳迪对着韦恩皱眉头。“开始?我们从哪里开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韦恩和希钦思交换了一个眼神。碎片仔笑了。是另外某个时区的某个人让他那么做的吗?

稻草人书屋

吉纳迪的兴致不算太高,因为他一直希望能回想起昨晚一些有助于搞清楚状况的细节。咖啡开始提神了,但他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另外,他很想查一下新闻,看看媒体有没有报道他的驯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米兰达忽然说:“希钦思对你说了他的问题,大概我该跟你说说我的问题了。”她把手伸到脚边的一个包里,然后往桌上放了一本电子书。那是一本四开本的书,三百页柔软的电子纸,每一页都能够记下你的见解。她翻页的过程中,吉纳迪能看到页面上已经被她填满了手写笔记、照片和网页,而且全都填到了页面外边。在任何可读的比例下,虚拟页面的尺寸都远大于你正注视的物理窗口——这是在她翻到某一页,用手指头把上面的新闻报道拨弄得翻飞起来时,吉纳迪看出来的。她又一次按下手指头,止住了文字和图片的卷动。“这里。”她把书递给了吉纳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页面中间是一封常见格式的电子邮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妈妈,我知道你警告过我,不要离开喀斯喀蒂亚的保护,但是欧洲太棒了!我到的每一处,人们都尊重我们的市民身份。你知道我喜欢乡下。我遇到很多人,他们对我的成长方式很着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吉纳迪抬起头来。“你是从城市网络来的?” 稻草人书屋

她点点头。别管米兰达·韦恩原来是什么国籍,她现在已经接受了一个全球城市网络的公民身份。这个网络中的城市全部加起来,要比它们所处的国家还要强大。她的儿子或许出生在如今被简称为喀斯喀蒂亚的温哥华-波特兰-西雅图城市走廊,或者上海。这并不重要,他拥有在每一个大都市以及很多其他大城市活动及生活的自由,他就是这样长大的。但是邮件暗示他的母亲忘记了在这些城市本应属于的任何一个国家给他做出生登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吉纳迪继续读下去。

daocaorenshuwu.com

总之,我昨天遇到了一个人,背包客,说他叫躲避客。他说除了ARG之外,他没有其他公民身份。我说好吧,随便啦,于是他就发给我一个路径链接。我照着它游历了罗马,直到现在都还挺过瘾。这是一些照片。 稻草人书屋

后面是一些相当普通的图片,内容是罗马的老街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吉纳迪困惑地抬起头来。替代现实游戏——ARG——就和泥巴一样寻常,全世界成千上万的孩子为这颗真材实料的星球加上虚拟覆层和地理位置信息,构成了关于旅行和地点具体特征的复杂游戏。互联网身份也并非新鲜事物。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自己具有真实世界某个国家以及某个在线虚拟世界的双重身份。由于虚拟国家的经济规模可能比很多真实世界的国家还要大,这样的公民身份并非只是装模作样。在经济方面,它可能比你的正式国籍还要重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基于ARG的国籍不是什么太难想象的事,于是吉纳迪说:“我看不出来这里面有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下一封。”韦恩说。她坐回去,咬着手指甲,看着他在贴到页面上的那一串电子邮件中继续翻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妈,这些重绘图很棒对不对?跟真实的世界比起来,超萨奇真是太有活力了!就连香港的覆层跟它都没法比。共享性真的很高。今天我离开它的时候,兜里揣着一万多超萨奇点。当然,它只能通过保加利亚之外的一个匿名入口兑换——但它确实是可兑换的。我觉得大概相当于五百美元吧,假如我真的傻到要去换成现金的话。留在ARG里的话,这笔钱价值要高得多。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韦恩靠过来翻动。“这一封。”她说,“两周后来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吉纳迪读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事体2.0是一个能把一切东西实时重绘成超萨奇语汇的覆层。一旦你了解到世界上到底在发生什么,就会明白它有多神奇了!圣域正在给欧洲造成那么大的压力。圣域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显现出来——想象一下,一场自组织的灾难会是什么样子!而且,超萨奇原来只是通往反对圣域的重绘图的一个门户。还有其他的:川普敦、阿勒格尔和希莱尼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希莱尼亚。”吉纳迪说。

www.daocaorenshuwu.com

碎片仔直起身来看看那本书。他点点头说:“超萨奇是通往希莱尼亚的一个门户。” daocaorenshuwu.com

“那么你?”吉纳迪问他,“你去过那里?”

www.daocaorenshuwu.com

碎片仔笑了。“我住在那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吉纳迪被搞糊涂了。这些话里有些词语很眼熟,比如他隐约了解地理覆层的概念,但是另一些词他就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圣域是什么?”他问碎片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