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七章 还不够(四更求票)

对于十三块金牌,在场的这些纨绔少年,倒也有不少人听家族的长辈说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然,在讲这些金牌的时候,他们也受到了家族长辈最严厉的警告,无论是金牌出现在什么人的手中,只要金牌出现,那就乖乖的服从好了,万万不能抵抗。 daocaorenshuwu.com

一旦抵抗的话,那就等于将自己的家族,置于最危险的境地之中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十三枚代表着东方十三城最强大的力量的金牌,一直都是一个传说,可是现在,它居然出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只是一枚,但是这一枚金牌,已足以让人心生恐惧。 daocaorenshuwu.com

几乎所有的纨绔,此时都替罗云阳可惜,早知如此,刚刚就应该早早的退却。 daocaorenshuwu.com

现在倒好,不但得不到任何的好处,还被人直接逼走了,岂不等于一个巴掌,重重的打在了脸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种感觉,不管对谁来说,都是很尴尬的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可是,就在他们觉得罗云阳会识趣的离去之时,却听罗云阳无比淡漠的道:“不够!” 稻草人书屋

两个字的回答和向前的脚步,无一不昭示着罗云阳的坚定,而手持金牌的师迢尘,此时的脸色却有些僵硬。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师迢尘自忖他也是阅人无数,对于像罗云阳这种有几分本事却又年轻的有些过分的家伙,他就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他师迢尘怎么会揣摩不透呢?他料定了他不会轻易的退却,却没有想到,此时的罗云阳,竟然如此的刚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一个不够,几乎将他整个人,给顶到了墙角。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一般在这个时候,对待这种给脸不要脸的家伙就应该动手,但是已经听说了长蛇岭下战绩的他,知道自己虽然比雷神等人强上不少,但是很有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更不要说其中的大念力师舍勒。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舍勒死了,王杰克死了,所有围杀罗云阳的大宗师,都被他追上去一一击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些人汇聚在一起的力量,他都害怕,更何况这其中,还有最让人头疼的影杀。 www.daocaorenshuwu.com

“加上这个,够了吧!”带着一丝傲然的声音,在师迢尘的身后响起。说话的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壮实的身躯,给人一种如虎如豹的感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的眼眸中,充满了挑衅之色,而在他的手中的金牌上,则显示着一面带血的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血杀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卫之中,比之锦鲤卫还要高的血杀卫。如果说锦鲤卫让人畏惧,那么血杀卫,就让人恐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师迢尘皱了一下眉头,眼眸中闪过了一丝不喜,而那血杀卫的男子则淡淡的朝着师迢尘道:“都堂大人,我们大人有事情,让我过来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请都堂大人放心,这种小事情,我一定帮您妥妥的处理好!绝无半点后顾之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说到此处,男子已经傲然的朝着罗云阳道:“莫非,你还想留在这里吃几天牢饭不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看着那傲然的男子,罗云阳只回了一句话:“滚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男子没有想到,罗云阳竟然敢如此的和他说话,虽然他知道罗云阳已经成为了大宗师,但是他同样晋级了大宗师,而且他还是血杀卫的副都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作为血杀卫的副职,他对于师迢尘一向不怎么服气,甚至可以说,他一直眼高于顶。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很多时候,他甚至觉得,就算是大宗师,在自己血杀卫的面前,也要恭敬有加。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刚刚师迢尘和罗云阳的对话,他听的清清楚楚,在他的心中,他觉得罗云阳之所以拒绝师迢尘,最主要的原因,不是罗云阳的狂傲,而是师迢尘的软弱。

稻草人书屋

所以,一上来,他就用自己最强硬的手段。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觉得,只有让罗云阳感觉到自己的强硬,才能够将这件事情办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却没有想到,他刚刚的话,竟然被罗云阳如此的呵斥,作为血杀卫的副都堂,如果这段屈辱的经历被人传扬出去的话,那么他以后的日子可想而知。 daocaorenshuwu.com

“你……你竟然敢如此的和我说话,我今日就……”男子充满了怒气的声音刚刚出口,就听师迢尘沉声的说道:“手下留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随着这句话,师迢尘的手中,就出现了一根齐眉棍,挥动之间,棍影如山。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男子本来还觉得师迢尘多管闲事,但是当一道寒光,从他的头顶掠过,切下了他一层头皮的时候,他的心一下子跳动的无比厉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如果不是师迢尘出手,如果不是那寒光被抬高了二分,那么被斩下的,就不是头皮,而是他的脑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巨大的恐惧,让他一时间不敢吭声,甚至连动弹一下,都有一些的畏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就在这一刻,一个人走了出来道:“罗兄,得饶人处且饶人,奉了我家大都督的命令,您还请不要进入神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