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希再次回到M城,是两年之后。 庄希现在叫花脸,是个乞丐。脸上,甚至连没有毛发的头皮上,疤痕纵横。几个月前,在抗联与鬼子的一场战斗中,炮弹和大火,把他变成了这个样子。如今,M城里,再也没人能认出他。

相关图书

《小小说月刊》2017年第1期
庄希再次回到M城,是两年之后。 庄希现在叫花脸,是个乞丐。脸上,甚至连没…

好书推荐

《读者·校园版》2016年第11期
我为什么对阅读如此执着、如此拼命?理由很简单,因为读书曾经救过我的命…
知乎周刊Plus-002《性教育从孩子出生开始》
性教育其实是一种全面的教育,且从孩子一出生,从父母给予孩子第一次亲吻、…
《小小说月刊》2017年第1期
庄希再次回到M城,是两年之后。 庄希现在叫花脸,是个乞丐。脸上,甚至连没…
《读者·校园版》2016年第12期
如果完美的爱情无法如愿来临,那么至少可以选择把它变成最美好的暗恋。 自…
美国教育的焦虑与创新
我们为什么关注孩子的教育? 简单来说,因为希望孩子在成年后过得更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