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9章 强攻突围

阴沉沉的天空下,泥土建造的民居屋顶上,徐刚带着几名兄弟寻了个方向狂冲过去,边冲边朝脚下房屋扫射,屋顶并不太坚固,哪里挡得住子弹的攻击,瞬间被击穿,形成一个个弹孔,子弹朝屋内扑射而去,尘土飞扬。

daocaorenshuwu.com

“哒哒哒——”忽然,一挺重机枪扫射过来,打的徐刚等人迅速卧倒在地,不敢乱动,重机枪放佛愤怒的雄狮在咆哮,子弹不断冲击屋顶,屋顶很快崩塌一大块下去,躲在屋顶上的徐刚等人脸色大变。

稻草人书屋

“头儿,果然有重机枪,在前方屋顶上。”徐刚脸色凝重地说道,趴着不敢乱动了,要不是大家所在的屋顶略高于重机枪位置,非被打成筛子不可,不过高度并不太明显,重机枪凶悍的子弹很快就能将前方屋顶掀翻。

www.daocaorenshuwu.com

“小心,恐怕还有更多重机枪,马上下楼跑。”一个声音沉声叮嘱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刚会意的看看四周,忍不住回头一看,果然看到身后有人冲了上来,其中好几个壮汉怀里抱着轻机枪,不由脸色微变,喝道:“兄弟们,跟我来。”说着朝一侧翻滚过去,到了屋顶边缘,徐刚探头看了一眼,下面也有不少人追了上来,形势危机,徐刚来不及多想,直接翻滚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他人见徐刚下去,也不含糊,纷纷跳下一层多高的屋顶,落地后大家朝一个小巷狂冲过去,大批武装分子在后面嗷嗷怪叫着追上去,伏击的火力被徐刚引开不少,躲在屋内的罗铮默默的计算着时间,耳边更是仔细听着渐渐远去的枪声。

稻草人书屋

这时,张旸急匆匆跑过来,沉声喊道:“头儿,后门敌人攻势加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准备撤离。”罗铮沉声说道,回头朝后门一看,正好看到一枚火箭弹呼啸而来,在门口附近爆炸,强大的冲击波瞬间炸开,后门大片泥土墙坍塌,硝烟弥漫,还好躲在后门打阻击的兄弟见机快,提前一秒后撤下来,一个虎跃倒地,避开了冲击波的直接攻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混蛋,跟我来,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对面,小心敌人机枪和狙击手。”罗铮怒吼着,目光一凛,死死锁定前方被炸塌的围墙孔,敌人居然动用了火箭弹,后面肯定还有,留下来就是等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事不宜迟,罗铮一个闪身出门,朝前面狂冲而去,放佛猎豹对自己目标发起了最后的冲刺,身体微弓,脚下噌噌几步,放佛离弦之箭,嗖的一下窜过五六米宽的街道,耳边忽然响起了机枪扫射声,罗铮早有心理准备,没有丝毫迟疑,脚下陡然加速,一个箭步冲到围墙位置,脚下用力一蹬,整个人朝前窜去,直接从被炸出来的孔里穿过去,进入庄园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罗铮一个翻滚爬起来,警惕的举枪瞄准前方,发现许多人在一栋别墅门口观望,看装扮都是普通职员,周围是开阔的草地,没有人,罗铮一怔,想不明白庄园内的人为什么不防御围墙,耳边机枪扫射声不断,子弹打在围墙上,围墙顿时被打穿,子弹胡乱冲撞而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刻罗铮明白庄园内的人为什么不防守围墙里,这种泥土砖头砌成的围墙很不牢固,机枪子弹一打就穿,根本没办法守,罗铮迅速趴在地上,快速匍匐着来到围墙孔位置,探头一看,前面一栋房屋顶上架着一挺重机枪,正嚣张的扫射着,操控重机枪的大汉更是嘴里咬着一根雪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混蛋。”罗铮恼怒地骂道,迅速举起了枪,眯着眼锁定目标,毫不犹豫的一个急促点射过去,重机枪顿时哑火,罗铮吼道:“张旸,冲——”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是。”张旸大声喝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很快,一名兄弟从房屋内狂冲过来,以罗铮的眼力也只能看到一团虚影,难以锁定,眨眼工夫就来到围墙,和罗铮一样,直接起跳窜了进来,一个翻滚倒地,罗铮暗自喝彩,一边喊道:“别起来,趴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话音刚落,忽然两道猛烈的火舌扫射过来,打在围墙孔位置,簌簌作响,泥土砖头大量坍塌,形成一个更大的孔,子弹更是无规则的乱窜,罗铮大吃一惊,抱着枪迅速翻滚躲避,火力实在是太猛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头儿,还有两挺重机枪,在另一个方向,该死的,果然是个陷阱,我去干掉他。”张旸的声音在耳麦里响起,带着冲天的杀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哒哒哒——”密集的子弹对着围墙猛打,直接穿透围墙,形成一个个弹孔来,子弹更是到处乱冲,罗铮躺在一处低洼泥坑里,感觉到子弹在距离自己不过一尺的高度横飞,起身就会被打中,大怒,吼道:“干掉他。” daocaorenshuwu.com

“是。”张旸的声音再次响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另一名兄弟也被穿透围墙的子弹压制在地上,不管乱动,敌人火力太猛,眨眼工夫,围墙就像一张破败的筛子,密集的弹孔看上去令人胆寒,轰的一声,围墙坍塌下来,尘土飞扬,泥石成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