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期中测试 ―Quiz 38― 千钧一发

    火焰操作的第二行,能够精确控制火势的大小!

    现在,梦明需要的是范围小,但足够猛烈的火焰!

    『诸葛流千术——煽风点火!』

    梦明擦燃一支铅笔,让它剧烈烧起,同时拿起自己全部三张草稿纸,几次对折,将它们放在火上烧了起来!

    周纶羽莫名其妙:『诸葛梦明在干什么!?竟然烧自己的稿纸,而且还使用掉整一支铅笔?』

    梦明的手间,冒出细长而厚重的浓烟。

    『烟!?到底是……』周纶羽有点警惕了。

    『不能让烟散了。』梦明伸手端起一页试卷,将产生的烟朝目标扇去。

    目标是——右前方的张川!

    见了烟的走向,周纶羽慌了一下:『难道说,他要……』
稻草人书屋


    梦明已经考虑周全!他满怀信心,相信这次一定能成功!——『周纶羽可以集中精力防住我,但他控制不了张川!』

    烟雾飘到了张川四周,张川被连续呛了好几下,咳了又咳。但他仍在集中精力写着试卷,没有停笔的意思!

    『烟雾还不够毒吗……再加!』梦明连橡皮都拿来一齐焚烧。

    浓烟混杂着发黄发黑的气体,滚滚扑向张川。这股气体渗入眼鼻,根本无法靠意志力抵挡。张川把笔一扔,闭上眼睛想用试卷扇走这些浓烟。他的动作,把铅笔上的红丝搅乱了!

    『机会!』梦明拿起铅笔准备攻击。

    周纶羽的所有手指立即牵线:『绝不会让你得逞的!』

    他们要全力战斗。

    梦明朝张川的笔杆投出好几支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箭并没有射那条红丝,连续的箭击,只是不断地撞击张川桌上的铅笔而已!

    『什么?诸葛梦明的目标到底是……?』没有攻击红丝?周纶羽的思路突然被梦明搅得乱七八糟。

    张川的铅笔遭到撞击后还往桌的边缘滚动了几步!位置非常精确——铅笔被埋进了刚才的烟雾之中!

    『原来如此!他这股烟还有第二个作用,』周纶羽立刻看穿了梦明的意图,『想把张川的铅笔藏在烟雾里面,让我看不清红丝的位置?』周纶羽把线一下拉直,『哼,我的红丝在什么位置,我当然能够摸到了!』

    梦明毫不犹豫地,朝着烟雾中投出一张轮,仅仅只是一张,没有点火的轮!

    一瞬间,这条红丝被切断了。

    周纶羽的红丝竟突然脱落。他万万没有想到梦明竟然会使出如此天衣无缝的连续技——周纶羽只能摸清红丝的位置,但被烟雾笼罩着,他无法看清梦明飞出的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没完呢!』梦明拿起已分割成好几片的小刀片,全部飞向右上角和右下角的监视器位置。多枚刀片深深插入墙壁和监视器的缝隙之中!

    排列的严密,位置的精妙,让周纶羽再也无法利用这两个监视器向张川牵出红丝——只要一缠上、拉紧,红丝就会被切断!

    『刀片只有这么多了。另外两个监视器距离他远,很容易防!』梦明把全局都掌控住了!他的连续压制,让周纶羽根本没法出招。

    与此同时,梦明拿起自己的第一张答卷——抄得满满的填空题。

    『才30多分钟,张川就把填空题写完了。其它同学连一半都没写好呢……这么说来,周纶羽也一定抄完了填空题吧……共70分。还剩最后一张答卷,不能再让周纶羽得分了!』

    梦明是在张川拿起答卷扇烟的时候,用天眼术把他的填空题全部抄下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之前对周纶羽过分专注了,导致忽略了其它考生的存在。

    张川早已开始继续做题了,他把自己的第二张答卷翻了一下,梦明见上面什么都没写。

    『奇怪,刚才张川明明是在写答案的。』梦明见到张川的试卷上,那道画图题只有题目,却没有动过笔的痕迹,两面的计算题也都没写。

    梦明感到不对劲。

    明明见到张川动笔,怎么什么都看不见?他顺手拿起试卷,看了看画图题。

    [题目:请在图中选择你认为正确的那条线,用钢笔勾出。]

    ……

    『是勾线吗?……』梦明一惊,『怪不得非要用钢笔!铅笔描的话,会让改卷的人看不清!』就算是钢笔勾线,在梦明与张川的距离间,梦明也无法看见这一层淡淡的颜色!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看不见……!』梦明一算,满分只有100,如果自己拿不到画图题的10分,就无法超过已经拿了70分的周纶羽。

    『不要紧,这也在计算之内。想要赢的话……』梦明早已对这一步进行了反复思考。现在的可能性范围开始缩小,他的思路更加成熟了。

    『只是断了我一条红丝而已,用得着这么骄傲吗!』周纶羽知道,右边的两个监视器都无法使用了。没过多久他又牵出红丝,伸向左上角的那台。

    这个动作梦明虽注意到,但他选择放过。

    『不挡我?』周纶羽感觉很奇怪。

    『当然。现在牵出红丝,你只会继续缠在张川的笔上。』梦明连这一步也看准了,『——其它同学连填空题都没写完,缠了没意义。』

    果然,周纶羽的目标仍然是张川,但他没有把红丝直接缠在张川的笔上。他留了个空,免得梦明再使出连续技将线切掉。他想等张川动笔开始往答卷上写答案时,再缠上红丝来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画图题已经过去了,周纶羽也没抄着,现在就指望最后两题的计算。

    ……

    『呵……』

    时间慢慢过去,梦明仍在自信地笑着:『不出我所料。突然变化的考试科目,是为了拉开考生的分数。这两道计算题当然和数学计算一样,也会很难!』

    张川一直在草稿纸上涂着写着,可就是解不出答案。

    过了十来分钟,张川两眼突然一亮!

    『解出一题了!?』周纶羽做好了抄的准备。

    『这么快?不行!』梦明拿起刚才烧成泥的橡皮,趁周纶羽不注意,朝张川的草稿纸上用力扔了很小一团。橡皮泥划过稿纸,大面积将它粘住,张川的解题过程被遮挡、擦除了好大一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川一愣。他抬起头看四周,只见大家都在埋头写试卷,没有任何异状。根据考场规则,他只好郁闷地重新开始解题。

    周纶羽见张川又往草稿纸上写东西,也只得继续等待。

    只过了几分钟,张川根据之前的思路很快把题目重新解出,在即将写入答卷的时候,又被梦明制止!

    『不能光拼手指,也要注重精神。』——梦明已经完全找回自己忽略了的东西。

    如此一直消耗,又过了很久很久。距离考试结束还剩下15分钟的样子。

    大部分同学都已经写到计算题了。

    周纶羽见张川解了这么久都没把答案写上,觉得不能再指望他了。周纶羽已把注意力转移到其它考生身上,与数学考试时相同,他在全考场仔细搜索答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错,只要和他打精神战……接近胜利了!』梦明知道,周纶羽的红丝已经转移了许多次目标。趁周纶羽不注意,梦明终于放张川开始写题!

    时间不多了,张川写得也很赶!他快速把第一道计算题写完,然后翻起答卷——

    『就是这一下!』

    梦明看见了。他之前曾训练过抄计算题,赶紧记下答案!

    周纶羽也看到了!『果然只有张川会解吗!』他没来得及使用红丝,而张川的这题已经写完停笔,周纶羽无法再利用红丝抄到!

    『来不及了!?』周纶羽一惊。

    梦明赶紧动笔,开始把计算题解法写在答卷上!

    现在,只有诸葛梦明在做这一题了!周纶羽立刻用左手拇指立即牵出一条红丝!『来不及了……只能这样了!』周纶羽没有绕过监视器,而是用力一掷,红丝笔直地缠到了梦明的铅笔上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要抄梦明的答案!

    两人之间,红丝绷直。

    很快的,梦明写了一半,周纶羽也抄了一半。

    『诸葛梦明是不是以为我还在搜索答案?他一找到唯一的答案就抄,过于兴奋了吧。』周纶羽边低头写题,边抄着梦明的试卷。

    『上钩了,周纶羽。』梦明计算得极其精确——为了这一题,周纶羽只能如此做!就连红丝缠在自己铅笔上的位置,梦明也都看得一清二楚。

    在周纶羽即将把这题抄完之际,他隐约感到……红丝,好像重了?

    “滴”一声。

    『这是!……』周纶羽眼前突然出现一个黑点。他见到,自己牵着这条红丝末端的左手拇指,滑落了一滴黑色液体……又是一滴,落在自己的答卷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钢笔墨水!!诸葛梦明要干什么?』周纶羽扭过头去,见到梦明手上的铅笔——它尾部被烧成美丽的“杯”状,里面盛着从钢笔中挤出的黑色墨水。写字时铅笔倾斜,墨水不断地沾染在这条红丝上。周纶羽猛然发现整条红丝已被染黑,墨水沿着黑线,经过自己的左手拇指,落到自己的答卷之上。

    除了这一切,最显眼的,是沿着沾满墨水的红丝,一团飞速烧来的火焰!——梦明点燃了墨水!红丝极细,火焰前进速度如闪电之快!只是一瞬间,它已冲到周纶羽的面前。火焰沿着墨迹,直接烧着了周纶羽的答卷!

    『这!等等!』

    周纶羽无法阻止。两张答卷,被瞬间烧成灰烬。

    梦明桌上的文具全被用光。

    『用墨水作为……燃料?』周纶羽的卷子消失,100分全没了!他回忆起梦明起初烧的那股浓烟,『他斩断红丝,布下刀阵,让我屡屡无法抄到答案,最后只能抄他……!这一切都是陷阱?难道说,诸葛梦明从一开始,就这么打算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纶羽惊诧了。

    这么复杂的流程,竟是梦明一早就全盘算好的!

    『真的不是碰巧?……他说无论什么状况,都绝对有办法赢…………竟然是真的!?』周纶羽果断而迅速地伸出右手,『别以为事情这么简单……!诸葛梦明的文具全都用完了,我早准备好……』

    在刚才搜索计算题答案时,周纶羽右手中留有红丝!

    他知道,虽然诸葛梦明手上还有铅笔,但有个很大的弱点!抓准时机,使出异次元真空刃……!

    『哼,还想攻击!?没用的!』梦明紧握铅笔防守,手腕按在计算题答卷上,牢牢护着。

    这一刻,结束铃声响起,考试完结!

    『时间算得正好!』梦明兴奋了。一旦考试结束,这一切都成定局了!?

稻草人书屋



    梦明突然想起了考场规则,他只能放下铅笔!——『糟!』

    周纶羽非常清楚:『考场规则第十四条——考试结束铃响,考生就不能碰触文具!但这铃声并不真正代表考试的结束。』

    一切对决都是如此。不管是比赛还是决斗,它真正的开始和结束时间,是从宣战算起,直到赛出结果的那一刻!只要试卷仍在手里,自己就必须严加看管;只要人还在考场之中,考试就没有结束!周纶羽十分明白这点,梦明却刚刚才反应过来——

    真正的考试结束,得等到成绩公布那天!

    『诸葛梦明,你疏忽了!』

    连续几道真空刃朝梦明袭来!梦明想防,却发现不能再碰铅笔。他的手腕仍按在计算题答卷上保护,但另一张却毫无防备了。真空刃划过他桌上的填空题答卷,光刃闪出,将它横竖切得粉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考场上,铅笔有着优势,但也有它的劣势。这一点,周纶羽比梦明看得更加清楚。

    这场考试,周纶羽没能交卷,而梦明只能交上第二张试卷的一个计算题。

    如果估分——

    最后一场考试,周纶羽0分,诸葛梦明……顶多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