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龙潭迷雾 -Quiz 45- 宣战

    环顾周围,四下无人,但都是围墙和教学楼。现在还没放学,如果从正门出去,一定会被保安逮个正着。周纶羽不大肯定地告诉大家说学校可能有后门出口,几人便躲躲藏藏地溜到学校背后。

    来到那地方,与其说是后门,不如说是后山,越往里越广阔,树木也越多。水泥地板逐渐被沙土掩埋。

    “对了!这所学校背后确实是连着清修山的。这里是树林广场,同学们偶尔会在这里举行活动……”周纶羽看过周围,更加肯定了。

    这么说,应该可以离开吧?

    几人满怀希望,刚想往山里走,却猛然感到广场上射来一阵危险的目光!

    回过头,一名穿着清昕一中校服的人,站在他们身后!

    『肖恩!?』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刚不是在上课吗,怎么会……!』

    几人愣着,眼神相对,没有谁先发话。

    沉默了许久。不知为何,几人之间冒出缕缕寒气。后来,梦明流畅的英语终于打破了这个僵局。

    “啊,肖恩,你怎么会在这儿?”这种对白虽然不大合适,但因上次曾见过面,应该勉强能客套一下。

    “当然。我们刚课间休息。”肖恩回答,他用的却是刚才课堂上说的标准普通话!“我必须问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梦明刚要发言,周纶羽上前一步拦住,盯着肖恩看了一小会儿,张嘴说道:“我们只不过是走错班了。”

    “打开天窗说亮话。”课间很短暂,肖恩不想和他们扯上太多废话,“你们几个……是不是其它学校派来打探情报的?是哪个学校!?” daocaorenshuwu.com

    又一次质问,他们没能回答。或者说根本不知该如何回答。

    “……Okay,先不管你们是哪个学校的。我首先告诉你们,你们就算再探听也没用,这里的人都知道,省医药大学的这一个名额,肯定是我的。”

    “哼,你……”听到这么嚣张的台词,周纶羽抢了一句,“你以为你是清昕最强的人吗?我认识比你厉害的。”梦明和黄巧依都知道周纶羽的意思。他指的是乔顺之,化学成绩比肖恩要好。

    “哦?是你们学校的吗?叫什么名字,说来听听。”肖恩问。他似乎一早就想知道这个,所以才专程找上他们。

    “没必要告诉你。”周纶羽说罢,叫上大家,想转身往山里继续走。

    “等一下!”肖恩喝住他们,“快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否则……”在梦明几人再次回头看的时候,肖恩已抬起手,举起自己的手机镜头,“我已经把你们的相貌和穿着的校服拍进去了。只要我按下发送钮,你们就会以混入学校刺探情报的罪名被通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人立刻停步。

    没想到肖恩竟做了这么一手准备!

    『诸葛梦明,准备好了吗?』←周纶羽。

    『嗯,在他按下去之前打烂那个手机!』←梦明。

    “还有,别想跟我硬来。这张相片已经发给我弟弟存着了。”肖恩补充说,“如果出了什么事,后果你们很清楚。”

    又是一阵沉默。

    『没想到,他救我们的目的竟然是……』

    『他想知道是谁派我们来的。他认为除了乔顺之外,还有人和他抢名额。』

    “怎样?情报交换而已。不用说,是他叫你们来这打探的吧。”对这些事情,肖恩挺老练,“我一直以为这里没人能在化学科上赢过我,但听你们这么一说,我想,是我疏忽大意了。只要你们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我就把你们的罪证消掉。”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周纶羽不可能说出乔顺之的名字。他已经病倒了,如果把他搬出来,反而会让肖恩知道他们所来的真正目的!

    几人一时不知道回答。“哼。”周纶羽吓他道,“他很强,根本就没必要让我们打探你。”

    “原来是这样。那,只要你们能证明他比我强,你们就没有混入学校的动机,这张相片也就不算是什么罪证。”肖恩还是说,“所以你们先得告诉我他是谁。”

    “明天,”周纶羽说,“明天我就带他来。”

    『明天?』←黄巧依。

    『你开玩笑……来得及吗!』←梦明。

    周纶羽心想,只要今天能上山弄到倚岚芝,那么明天就可以让乔顺之行动!

    “明天吗……是高二补课的时间呢。”肖恩想了想,答应道,“那就这样定了。我和他,明天约在这里决斗!就这里。”他手一指地面,意思是这个树林广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决斗!?』

    『比赛化学实验!?』

    又一个可怕的提议!

    “当然是决斗了,不然你们还有什么别的办法证明他比我强吗?”肖恩说。

    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但是事情这么突然,乔顺之能在明天醒来应战吗?根据这两天对事情的了解,刚才的化学老师也说过,除了乔顺之外,根本再没有人赢得了肖恩!

    说要决斗……

    周纶羽说:“你想和他决斗?哼,你一定会输的。”

    这么一小句,肖恩不会害怕。周纶羽认为,应该可以赶上时间让乔顺之来应付这个肖恩,便叫肖恩明确规则。

    肖恩说:“就是我们习惯的规则,可以带一个助手。化学实验,实验题目让老师独自出好,等明天我们来到这里,再一齐公布。”他说地挺顺口,看来很有经验。肖恩接着说:“我会告诉这边的老师和有兴趣的同学们。明天上午十点整,就在这里摆上实验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好。”周纶羽见肖恩这么嚣张的样子,立刻答应了,“我会转告他。那么……”

    肖恩知道周纶羽想说什么,胁迫着说:“手机里的资料我会先保留着,你们可不要跟我开玩笑。如果他赢了,我就不追究你们的身份,但至少我会直接问他名字。但,如果我赢了,你们就是窃取情报罪,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他不可能输给你的。”应答完,周纶羽转身表示接受。

    明天上午十点?时间紧迫,他不想再浪费一点时间,几人很快便离开。

    “潜入学校,竟然出现这么大的失误……”

    短暂的周旋,他们已躲开了肖恩的追问,但那只是稍稍拖延了时间而已,几人很明白,事情还没得到根本的解决!这个下午已过去大半了……

daocaorenshuwu.com



    明天上午十点……

    不由分说,周纶羽必须赶紧渡潭上山采药,他再次四处借船。而这时,梦明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是段荷发来的,说迄今为止她还有些事情想知道,竟约梦明晚上去赤龙潭码头见。

    事情开始紧迫了。赤龙潭的谜团,外加肖恩的挑战,能一下子摆平吗!?

    “说了,不可以!”这个中年人脸紧绷着,“周纶羽,你知道渡潭的下场吧?我可不想我们到了对岸都被搞死!”

    “给我发动机,我自己去还不行吗。”

    “不行!”

    很自然地,周纶羽被快艇的主人们再次连续拒绝了。他从房里走出,透出难以言喻的神色。明天对决?开玩笑,连船都借不到。已经过了这么久,就算能采到倚岚芝,算上行程来回和熬药的时间,想让乔顺之按时病好,简直是天方夜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晚就得回临仙了。……我答应了的,一定要在这之前弄到倚岚芝……!』

    天色开始暗下,周纶羽仍然没有得到船。

    『真的要我如此做的话……』周纶羽走在回去的路上,他曾经问过自己无数次,是不是该采取强硬的态度。时间,决斗,药材,乔顺之的病症……

    『……决定了。』

    周纶羽往赤龙潭走去,他决定自己划船渡潭。

    入夜了。

    沐浴着夜光,梦明独自一人坐在高山潭边的码头台阶上,静静地望着雾中的赤龙眼。

    『诸葛流千术,真是奇丽的骗术。』这两只红眼,是梦明来到这里后最在意的东西,『段荷姐怎么还没来……』

    忽闻身后有脚步声传来,梦明起身回头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纶羽?”

    周纶羽见到梦明,没有惊讶,更没有多说什么。他默默走下码头,与梦明擦身而过。

    “你要干什么啊?”见他有些不大对劲,梦明马上问。周纶羽还是没有理会,直下码头,一把抓起那把捆快艇的麻绳,两下指法就将它们全数解开。

    “这种绑法怎么可能防住我。”周纶羽冷冷地念。

    “喂,你没有发动机,怎么过去啊?太危险了。”

    “我可以撑船。”周纶羽手里拿了一只长棍。他望着远方,黑夜中闪烁的两点赤龙眼,没有丝毫畏惧。一条浅色的船被他一脚踏上:“那一定是骗人的,我这就去解开这个骗局。”

    “不用吧,”梦明说,“我已经解开了。”

    “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句话,让刚才一直没有止步的周纶羽停下动作。他回头盯着梦明,面带疑惑。

    梦明接着说:“段荷姐发了信息来,说了很重要的东西。还让我在这里等她。”

    将信将疑地,周纶羽还一直站在船上。梦明又再次坐到台阶上,表示完全不用着急。

    “她呢?”周纶羽问。

    “她还没来吧,我们先等会儿。”

    周纶羽只好踏回码头站住:“你说你已经,解开了?”

    “嗯。”梦明很有自信地点头。

    “那有什么用。”周纶羽转念说,“明天要乔顺之起来才行,现在我要过去采倚岚芝。”

    “是这样吗……”梦明抬起头,“你真的觉得,现在去采药来得及?” 稻草人书屋

    被一语道破,周纶羽恢复沉默。他明知道时间已经不够,只因乔顺之一直卧床不起,他才想努力做做看!……

    “刚才,仔细考虑了一下更好的办法。明天,我们直接去揭开他们的真面目。”梦明指着远方潭中的光,“只要把他们的马脚抓住,让人们相信那两个模糊的东西只是骗人的把戏,那就一切好办了!这样就会有人送我们渡潭,而且根本用不着去和他决斗。”

    “你……!”周纶羽这才发觉自己有些冲动过头,语气趋于平和地,重新说,“……真的可以?”

    于是,梦明一字一句,说出明天的打算。

    ……

    夜就快过去,凌晨两点左右,天色依然暗淡。赤龙潭码头的树丛中,一个无人知道的隐秘处,再次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他正藏在一个难以发现的地方,准备采取什么行动。脚步飞快,动作利落,本已为无人发现之际,肩膀却被身后一只手轻轻敲了一下。他立刻掉头一看,霎时,被那股夜下的锐利眼神深深刺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终于等到你了,请你合作一下。”段荷疲惫地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