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龙潭迷雾 -Quiz 51- 第一道茶

    奔往赤龙潭对岸,雾越来越浓——是一艘快艇正驰骋于龙潭之上,艇上乘坐了两位来自临仙的学生,还有乔顺之。山上没有任何手机信号。如果运气好的话,周纶羽可能已经在对岸码头等着了。

    “诸葛梦明,从刚才我就一直想问你。”乔顺之大致讲清楚对岸的恶劣状况后,他问梦明。

    “什么?”

    “刚才的对决,为什么你的水能超过两升?即使是作弊……我想也无法做到啊!”

    不止是乔顺之,连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老师都想象不到,仅仅用两升半的原料,其中包含半升没用的苯,竟能提出两升以上的水来!更何况,梦明的药品中已有近一升是硝酸溶液,不能用的。

    梦明想了想说:“这个手法……当时我还比较理解的,但让我来解释的话……有点……”时间一长,梦明忘了该怎么说了,“总而言之,就是作弊啦!小巧,把刚才的方法说说啊……”他让懂行的黄巧依来说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黄巧依便把比赛时台上摆的物品回忆了一遍:一升左右硝酸,一升左右水,桌上还有少量的氢溴酸、苯、硝酸银、碳酸氢铵、水五种东西之间的混合反应试管。

    “梦明哥往2升的量筒里倒了两烧杯的物体,但它们并不都是纯水哦。第二个烧杯里面,装的的确是一升纯水,但第一个烧杯里的,则是已经废弃掉的硝酸溶液。”

    “硝酸溶液!?”乔顺之很惊讶,“这样,硝酸与水混在一起,岂不是……?成品怎么可能是纯水!?”

    黄巧依继续解释道:“是根据苯与水不能混溶的效果。我们在倒进量筒的前后两烧杯中,制造了一层很薄的隔膜,用以把上下两部份分开——总共分上、中、下三层。”

    纯苯是不能做隔膜的,因为密度小。于是利用试管里残余的氢溴酸和苯,外加生锈的水龙头制作了溴苯,使其与苯混合,这样隔膜的密度就大大增加了。而硝酸溶液的密度更大,自然会沉在最底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是说,老师检验成品时,量筒中装有这样的液体——

    上层:水(1升左右)

    中层:苯+溴苯(很薄)

    下层:硝酸溶液(1升左右)

    检验只能检验上层的。这样,就做成了两升以上的水!

    谁都以为完全用不上的苯,居然有如此大的功效。

    “苯加溴苯的薄膜……天呐,这需要在倒第二烧杯的水的时候,非常非常小心才行。”乔顺之听着都冒出一身冷汗,“稍一不慎,隔膜就会被水弄破。还不能存放太久,否则物体会混合了。”

    “所以,这些都交给梦明哥做了呀。”黄巧依说。

    只有梦明才能够做到,将水毫不颤抖地缓缓倾入量筒中,而不弄破那层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梦明也很爽地说:“那个肖恩,居然倒掉了自己量筒里的水。那正好,我也可以倒了,他就抓不到马脚啦。”

    ……

    奇怪的冷场。

    “我不大擅长讲这些故事呢……”←黄巧依。

    “小巧没有作弊经验嘛……”←梦明。

    “好了,我们得快点动身!”乔顺之提醒他们,船已经靠岸了。虽然他戴着面罩,但却最先一步踏上迷雾下的北岸码头。

    可惜,周纶羽并没有在码头边等待,但雾中的景象,令梦明和黄巧依震惊了——

    “虽然视线没有多远,但……这些难道都是……?”

    现在是水退之时,放眼望去,可以看见它们大片大片密密麻麻地生长在码头边,就像满布整个大草原般的药材——黑灯笼!它们原本是深深掩埋在水下的。

稻草人书屋



    “对,是这里的名茶。”乔顺之说,“千万不要下去采,湖底是淤泥。从这个码头往后,大部分药材的采集,都要使用红丝。”

    “周纶羽往哪走了?”梦明问。

    “倚岚芝在清修山主峰才有,如果没出什么差错的话,他应该已经采到了!我们上去看看。我知道一条近路,是登上第三峰的,在那里可以看见主峰和次峰。”乔顺之回答,他必须给人做向导,“次峰和主峰之间有座绳桥,去那要绕很远的路;而三峰比较近,也比较低。”

    “就是说,周纶羽走的是去主峰的路!?我们快上去看看吧!”

    “是的,我们去三峰。”乔顺之带头扎入雾中。“跟我来,千万不要走丢了!”

    从码头绕到次峰,必须经过密林地与连续迂回的山路,同时不断攀登,起码需要一个小时。但如果从码头直奔三峰,顶多十来分钟便可。听乔顺之所说,上面只有薄雾,仰头四周便是远空,一座绳桥飞架在次峰洞与主峰台之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随着紧凑的攀登,地势越来越高,雾也开始变得稀薄。梦明和黄巧依的视线逐渐清晰了,他们已经跃在云层之上,向下望去,整个赤龙潭和清昕完全收于眼底。高空的风不断吹来,空气比地面新鲜太多了,他们看见阳光直射主峰,很明朗。

    他们现在快要登上三峰。

    “次峰就在主峰背后!绕过这里,就可以看到次峰洞和绳桥。”乔顺之告诉大家。

    前方就是这条路的尽头,一个不大的范围,但四周没有任何障蔽。好像稍一不慎,就会被风吹下去一样。这里就是三峰。站在这里,主峰和次峰都呈现于左方!

    “快!小巧,我们到了!”

    三人快步上前,仰望着主峰和次峰。

    “哇,那里果然是最高峰!”梦明看到主峰的高度,赞叹道,“我们在下面的时候,根本就看不见这里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别管这个了,你们能看到什么吗?”乔顺之无法看清东西,只好问他们。

    “对了,你说的绳桥……”梦明缓缓低下头,往次峰和主峰之间看去。

    绳桥吗?

    夹在两座山峰之间,远方是天空和云层,下面是雾和树丛,除此之外……再没有其它东西了。不,高处似乎有什么垂落的物体……

    “那是……!”

    ——那是曾经的绳桥,绳子的整截,全部塌在主峰台那边!

    “绳桥……断了!”梦明说了出来。

    “什么!”乔顺之更加焦急,“那周纶羽呢!他怎样?”

    次峰洞的支撑没了,绳桥全部断在了主峰那边。这样一想,周纶羽该不会是……!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在那!”黄巧依突然叫道。她指着次峰洞,周纶羽的身影正停留在那里,遥望主峰,好像很艰苦的样子。

    随着黄巧依的指示,梦明也找到了次峰洞,周纶羽就站在洞中。梦明立刻对乔顺之说:“放心,我们看到周纶羽了,在次峰洞那!他好像在做些什么。”

    “喂——!你在那干嘛啊——!”梦明抬头,大声朝次峰洞叫道。

    周纶羽听到喊话,立刻扭头看了下来。出乎他的意料,竟然有三个人在下面呼唤他,他只好回答:“你看不见吗!桥断了,药在那边!我在摘药!”周纶羽指着主峰的岩壁。

    梦明的目光往主峰处搜寻了一番,见到主峰的石壁上,的确长着许多颗类似灵芝的东西。

    原来桥断了,周纶羽无法过去,他只好从次峰洞使用红丝采药!可是距离太远了,主峰上的倚岚芝和次峰洞之间大约相距九十米,红丝长度虽够,但是射程不到,飞不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喂——你到底行不行的啊!”梦明问。

    “你没看到我正在努力吗!有人能够架出绳桥,那当然也有办法伸过去了!”

    周纶羽又是一次瞄准,可是,红丝一下就被风吹走了。

    “呼……”虽然努力,但他已经连续尝试了几个小时了。很明显,周纶羽根本就无计可施!

    他不肯相信,心想:『前人能够用红丝架桥,那红丝怎么会伸不过去?这么大的风……他们到底用的是什么方法?』

    梦明又叫道:“你别一个人乱想了!我来帮你吧!”

    帮?周纶羽很奇怪,这个怎么帮。

    见周纶羽有些疑惑,梦明接着说:“你把线射到我这里来!我再扔过主峰,这个距离可以吧!”

稻草人书屋



    周纶羽猛然悟了过来——利用三峰!?对了,可以采用这种方式!三峰距离次峰洞和主峰台,都不过六十米左右,这个距离红丝可以完成!

    他立刻就同意了:“看准,接好了!”

    梦明也表示随时准备好了,周纶羽立刻朝下面的三峰扔出一条线圈。

    ……落空了。

    “喂!你怎么不接住啊!”←周纶羽。

    “看不见啊——!”←梦明。

    “你个笨蛋,你不是会看吗!”

    “背后是天空,又那么远,哪里可能看得见嘛——!你射到这里来好了!”梦明伸出一只手指。

    “开什么玩笑!那么小的目标!……好吧,试试看。”周纶羽又射出一条。

稻草人书屋


    命中了!……可是红丝只是击中了梦明的手指,没有缠住!

    “喂——!你不能绑到这里来吗——!”←梦明。

    “风太大了!你自己不能绑吗!”←周纶羽。

    “根本就看不见!我只能等你弄好啊!”

    “我怎么可能做到!”

    周纶羽不能绑!?怎么办……这么远的距离下,周纶羽很难进行这种操作。

    梦明灵机一动,立刻掏出一支铅笔,削成箭状,然后在箭的尾部穿了个小眼!

    这是——针!

    只要红丝穿入,梦明立刻将针旋转,便可缠住红丝!

    “喂——!插到这个洞里来!”梦明举起针朝周纶羽说道。他想,完成这个动作需要很快的反应,便闭上眼睛,准备用手感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开玩笑!你那洞也太小了!”周纶羽很郁闷。

    “有什么办法!第一次弄嘛!……还是说你根本就不行啊!”←梦明。

    没有什么不行的。只要在射程之内,就没有射不准的!

    周纶羽马上朝那针眼投出红丝。风突然增大,又偏了。

    “——喂,你往哪里射啊!?”←梦明。

    “我明明对准了的!可恶,再来一次!”←周纶羽。

    又是一条红丝,风速刚好,直冲针眼而来!

    “进来了!”梦明感到一根东西深入洞口!他立刻旋转这只针,将线牢牢捕捉住。

    “好了!”梦明睁开眼睛,将红丝捆在针上绑紧,看着主峰上的倚岚芝,“把线再延长,准备了!” daocaorenshuwu.com

    一切准备就绪,梦明将这只针飞向主峰,一下就深深插在倚岚芝群的石缝里!

    成功了!周纶羽立即将线拉直,前后摆动旋转,让整条线绕住了好几朵倚岚芝,紧紧捆住。随后,瞬间的几下真空之刃,将它们利落地全部切下,回收!——仅仅一条线就完成了整个步骤。

    “好了,采到了!”倚岚芝到手,周纶羽兴奋不已。

    “喂——你那么兴奋干嘛!该结束了吧!你别老呆洞里了,快点出来啊!”←梦明。

    “别叫了!我马上就出来!”周纶羽说完就退回次峰洞里,抱着成果,赶忙下山。

    ……

    山上的风量丝毫不减,梦明他们也准备起身回程。

    “周纶羽从那回来,需要一个小时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的。”

    “麻烦了。刚才太过兴奋,忘了告诉他野兽的事情……”

    “……”

    『还要经过这么麻烦的路……』

    周纶羽必须沿着原路重新走回码头。他踩在高处,不断摸索着:『这种坡,怎么下去啊……』

    半个小时过去,周纶羽才走一半的路。他手里提着一把倚岚芝,探路多少有些困难。

    踏着坡路前行,周纶羽突然感到上方有所动静——顶端的红丝被突如其来的重物切断!

    『岩石!?』

    周纶羽惊觉,他跃前一步避开!一颗大岩石砸在刚才周纶羽所站的位置,顺着坡路滚下山去。

    “谁……?”

    没有人回答。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就在刚才,周纶羽已经布好多处防线,有来者的话,他能立刻感觉得到!

    又是一颗岩石。

    周纶羽再次闪开。他感到有些蹊跷:『敌人在上方……是活物。我先得捉住他……』

    他暂且放下倚岚芝,不声不响地使用大量红丝缠绕在各处以探查敌人的踪迹,右手时刻做好反击的准备。

    很快,敌人的行动又再此触动了红丝!

    『在那!』周纶羽挥出右手,一条长鞭朝目标快速飞去,『看你往哪儿跑……』“异次元枷锁!”

    一瞬间,枷锁牢牢缠紧了敌人的腿部!

    『呜啊,好像很重……』周纶羽想将他拉回,但突然感到对方力大无穷。周纶羽根本就拉不动他!

    枷锁被不停扭曲,对方在挣扎,再这样下去,这条绳子会被强行撕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种雾中……可恶,只好这样了!』

    周纶羽赶紧做出决定。

    他用力将刚才的枷锁再缠了几道,把敌人牢牢绑紧,让它短期内无法行动!然后,他右手松开丝线,一把卷起倚岚芝,逃了。

    几人在船上等了许久,还没有等到周纶羽回来。

    “怪了,周纶羽怎么还没到啊。该不会是遇上野兽了……”

    “我去找找他吧。”梦明踏上码头,刚往深处走了几步,忽然发现前方正奋力往码头奔跑着的周纶羽。

    “喂,你怎么这么慢。”梦明问。

    “遇到麻烦了,快上船走人!”周纶羽不由分说,提着倚岚芝冲向船边。

    “啥……”梦明还没反应过来,猛见周纶羽身后追来一只很可怕的影子,“啊啊——!!那是什么啊!?”刚上岸的梦明也吓得立刻转身往码头逃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快发动船!有怪物!”

    “好!”船上的人说,“但这发动机没那么快啊。”

    所有在场人员都知道——野兽跟来了。

    马达正在发动,周纶羽和梦明就要上船了,但野兽紧随其后。这条船没能在短时间内启动!

    “你快拖住它!”两人停在船边,周纶羽已经没有红丝了,只得叫梦明应付那个怪兽。

    快艇的马达还在努力加油,野兽一步步逼近。

    “什么啊!你突然这么说……我也……”紧要关头,梦明只好拿出几支铅笔。

    “野兽怕火的!放火烧啊!”

    梦明点燃一支火焰箭,朝那野兽射去。可是,它似乎毫发无伤的样子……

    “这火就不能大些!?”←周纶羽。
daocaorenshuwu.com


    “这里都是雾啊!”←梦明。

    野兽就快冲过来了,梦明赶紧想出了另一个方法!他点燃两只笔,朝码头两边,密密麻麻的湖岸植物烧去。这些黑灯笼被迅速点燃,它们生长茂盛,形成的火焰立刻就挡住了野兽前进的路。

    “这是新诸葛流千术——大火墙。”梦明解释道。

    “大你个头!黑灯笼会被你烧光的!”

    “总比丢了命好啊!”

    规律的机械震动声,马达终于发动了。

    黄巧依和乔顺之赶紧招呼他们:“该逃跑了,你们两个快上来!那火比怪物更危险!”

    黑灯笼着火,越烧越旺,北岸已经大火弥漫了。从烟雾中逃出一艘快艇,往南岸驶回。

    “赤龙……发怒了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清修山上,赤龙潭北岸,忽然冒出滚滚浓烟,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清昕的市民都往那观望。

    “糟了,它会来烧城市的!”

    “是不是有人非要渡潭采茶,激怒了赤龙……!”

    山上突然起火了,没人知道是诸葛梦明放的。

    “这下好了,药也采到了。”梦明坐在快艇上,放松地说。

    “你到底怎么想的。放这么大的火,是个人都以为赤龙发怒了。黑灯笼也都被你毁光了。”周纶羽很严肃地说。

    “这迷信不是早就化解了吗……”梦明不以为然。

    过了好一段时间,北岸的火终于熄灭。毕竟是在水雾之上,那种植物很快就能烧光。

    这艘快艇也即将抵达南岸,可是船上的所有人都觉得有些不对劲……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码头呢?”

    原本在这附近的码头……不见了!

    “就是这个位置吧!怎么会没有的?”所有人找了半天,都没找到码头的位置!

    从南岸突然传来声音:“喂——!你们怎么样了?”

    是段荷,一直在南岸等着他们。她正站在阶梯上,对大家喊道:“不知怎么的,码头突然被赤龙潭淹没了!这水……正在往上涨,你们快点上岸!”

    赤龙潭的水,正在上涨!?

    他们赶紧把船靠到阶梯边上,所有人踩水登陆。

    “到底怎么回事……?”段荷边领着他们沿着阶梯往上走,一边问道,“怎么起火了?真的遇到赤龙?”

    “不是……”周纶羽立刻插道,“是这家伙……”他扶着乔顺之,指着梦明。
daocaorenshuwu.com


    “啊?”段荷越听越不明白。

    总之,一言难尽。

    “反正药是采到了,回去吧!”他们终于脱离了危险,越过码头下山。

    几人慢慢沿着山路,约摸下了一百米……

    水声?

    全部人往山壁望去,那是……清修山瀑布!

    这座瀑布,竟突然开始流水了!

    他们刚刚才来两天,戌月都还没过,赤龙潭水竟突然上涨,让瀑布泻下水来。这……到底是为什么!?

    ——赤龙潭水,每当丑辰未戌之月,潭水会下降。可现在才刚刚下降不久,它又涨了回来!?这是什么原因……

    『难道,这与我们的行动有关!?』

    梦明又想了想之前的化学实验,突然联系起这整一个现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句话唰地从梦明脑中闪过:想要平息赤龙之怒,村人必须取走所有堵住茶壶口的黑灯笼,让它倒出舒筋缓神、益气活血的茶来。

    黑灯笼茶?如此说来……

    “啊……我想我明白了!”梦明恍然大悟。

    “你明白什么了?”

    “为什么每当一定时候,潭水就会下降,然后又会上涨……是因为……”他抬起头,看着愈流愈旺的清修山瀑布,说——

    “这赤龙潭,它北岸的潭底,连通着山上的地下水!而且那地下水,是温泉般的温水……!”

    “什么……梦明你的意思是?”

    “这座山是火山?”

    “对。”梦明给大家解释——

    之前说过,赤龙潭上,有股微风从南岸吹向北岸。造成这空气流动的,就是龙潭上的温度差。对岸温度更高,所以空气会往对岸流,形成微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接着说:“黑灯笼为什么只在对岸生长,是因为对岸的湖底,连接着地下温水,适合它的生长环境!它们不断生长,越来越密集,渐渐地,就把赤龙潭连接地下水的缝隙给遮盖、堵塞了。所以,每当黑灯笼无比茂密的时候,潭水就会下降——这时人们就可以渡潭采茶。”这就是潭水上涨和下退的秘密,其实是因为黑灯笼的生长,“随着黑灯笼被越采越少,潭与地下水之间的缝隙也被逐渐疏通,采茶采到一定量之后,地下水会再次渗出,水面就会重新上涨!”

    原来如此。

    “刚才水面突然上涨的原因,就是因为你一下烧掉了全部的黑灯笼吗?”

    “对。”

    北岸的雾气,也是因为那里连有温暖的地下水而形成的。

    联系起梦明和肖恩的实验对决。清修山的地下水,就像量筒底的硝酸;赤龙潭水,就像量筒上部的纯水;而黑灯笼,则是中间那层隔膜!——这就是赤龙潭现象的科学解释! daocaorenshuwu.com

    清修山瀑布的水旺盛极了,直往山下分流而去。梦明弯下身子,把脸贴近从瀑布流下的水。

    “不尝尝吗?这是黑灯笼茶哦。”他说。

    什么!?

    “这是茶?梦明哥你也太扯了吧……黑灯笼的确是长在潭里,但之前不是说过,黑灯笼要遇到热水,才能泡成茶啊。”

    “对岸渗出的地下水,的确是热水吧。水到了这边才变凉的。”梦明一字一句解释,“而且这茶,是所有人都没有尝过的,第一道茶。”

    茶叶大都可以泡很多次。第一道茶,就是指从来没被泡过的茶叶,第一次泡出来的茶水。

    “难道说……”段荷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她立刻低头尝了一口。然后闭上眼睛,细细地感受着,“果然是这样!”她说,“我突然感到……舒筋缓神、益气活血。精神,有点恢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古人所说的不假。他们这才知道,黑灯笼茶,必须喝第一道,才同时具有舒筋缓神、益气活血的作用!

    如果想要得到“益气活血”的功效,必须用活着的黑灯笼泡成茶才行。采下来的茶叶,全都死亡了。

    周纶羽说:“打从刚才我也明白了。‘想要平息赤龙之怒,村人必须取走所有堵住茶壶口的黑灯笼,让它倒出舒筋缓神、益气活血的茶来。’意思是——”他一手指着清修山瀑布,“壶,就是湖——整个赤龙潭,是一个大茶壶!”

    梦明点了点头。

    古人留下的话,竟是如此解释!以前的人,喝的都是赤龙潭水!

    黄巧依也顿时明白了:“村人取走‘堵住壶口的黑灯笼’……这里的‘黑灯笼’指的是,堵住赤龙潭与地下水的黑灯笼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堵住壶口的茶叶已被烧光,赤龙潭是壶,从清修山瀑布这个壶嘴中,正源源不断地流出舒筋缓神、益气活血的第一道黑灯笼茶!

    这么多年,竟一直都没人直接品尝从瀑布流出的水。

    “赤龙潭水就是茶水。这些谜,都被你的放火碰巧解开了。”周纶羽说,他看了看整个瀑布,“不过,赤龙烧光村子的传说……是指火山喷发吗?”

    这个瀑布,的确有点像是火山喷发时形成的。

    它分成无数支流,延向山下。

    无论如何,现在的瀑布里,流出的是人们渴望已久的——舒筋缓神、益气活血的第一道茶。

    这道茶,是平息赤龙之怒的茶,更是清昕市民的主要水资源,与生活息息相关。它往山下不断分支,流向各家各户。在清昕生活的人们,时时处处都会与它接触。疑云全解开了,被重新解释的黑灯笼,也必定能破除赤龙的迷信;这第一道茶的感觉与功效,将淌遍整座城市,深入每一位市民的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么一来,乔顺之的病就能治好了吧。”

    回临仙的路上,大家在车里谈论道。

    “肯定可以了。”周纶羽说,“那件事情不重要,我只想知道你们实验对决的结果。”

    “当然是梦明哥赢了啊。”开车的黄巧依说,梦明赢的期间有黄巧依的帮助。

    “哦,对方放水吗?”周纶羽还很奇怪。

    “喂,这是实力。实力。嘿!”梦明满有自信的。

    “你那也算实力啊?回去我俩比。”

    “比就比。”梦明说,“怪了,我感兴趣的怎么就和你们不一样呢?我只想知道……周纶羽你到底用的什么洗发水啊!”

    “好啦。”段荷阻拦道,“你们喝了那么多茶,不但不想上洗手间,还这么有精力闹啊……”

www.daocaorenshuwu.com



    “就是因为想,才闹着转移注意力啊!”

    “那茶很棒啊。”黄巧依突然把油门用力一踩,“我这次可以连续开六个小时。”

    “你们到底记得不记得,明天我们要交周末作业来着?”←段荷。

    “对哦?好像是啊!小巧你做完作业没有?我们三个都指望着你呢!”←梦明。

    “啊?哎呀,我忘了。”黄巧依这才想起,玩得太开心了。

    “开什么玩笑!!”

    油门更大了,车子飞速朝临仙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