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双校联考 -Quiz 70- 心中的同学

    期末联考,这天顺利落幕。同学们纷纷走回宿舍区,一边回顾成绩一边整理行装,赶下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大伙散去了,没人关心考场外被警方扣住的孙铭庆。警方仍在勘查考场地形,孙铭庆还没来得及被送走。

    梦明刚从考场走出就碰到了这个人。本不想理他,谁知他却一下喊住梦明——

    “喂!你站住!”

    梦明回头,发现这位主监考大人一副狼狈相,身边还站着警察。

    “啊?”梦明装作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回应着他。

    “你……”孙铭庆不知如何开口,有点难以肯定地说,“擅自停止考试……你一定,也作弊吧。”

    梦明考虑了一下,没有回答。

    “我想得果然没错……”见梦明不敢回答,孙铭庆说,“是C类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突然转了个话题,梦明又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

    “你既然是C类生,为什么要和我过不去……”孙铭庆非常想知道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这次梦明终于说话,“其实是因为我的同学提到你,我才会注意你的。”他指周纶羽,“当然还有其它原因啦。我受人之托,要维护考场安全,所以我要给同学们一个公正的考场环境。”

    “公正?笑话……”孙铭庆的声音有些撕裂,“考场里有这么多C类生,都在考试作弊,这怎么能算公正!就连你也是吧!”

    “才不是呢。”

    这一句,梦明回答得干脆利落!

    孙铭庆皱紧眉头,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梦明继续说——

    “公正的考场,应该是能够公平检验学生真实水平的场所。但这并不是只对L类生而言的。就算是C类生上到考场,他们也都在以自己的实力、自己的方式,在场上测验自己,相互竞争。C类生和L类生一样都是学生,没有分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诸葛梦明身为学生,他只上了一个学期的学,但已深深体会到了这点。

    “而你的作弊,是监考员帮考生作弊……”梦明理直气壮地说,“只不过是别人给你钱,你就给他分数。这种交易,能体现考生的实力吗?”

    孙铭庆无语。

    梦明不愿再多看他一眼,想离开了。

    “但是……为什么被抓的是我!?我也是和你们一样的作弊啊!”孙铭庆对这个结局不满。

    梦明转身离去,同时回答:

    “我们和你不同。第一,你滥用自己监考员的职权,卖分数给他人,完全出卖了考场的公平。第二,你只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利用了这个考场。所以,你这样做根本就是扰乱考试,导致双方考生的真实实力都无法展现!你并不是在帮葵苑的考生,而是害了在场的所有考生……这样的人,当然要被警察抓走了。”
稻草人书屋


    警车走了,旧仙双塔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除了临仙河外,这一片古镇将人去楼空。这座考场有如此大的漏洞,估计再也不会被使用了。没有人知道,这里何时会被建成新城。

    下午,是一齐离开旧仙古镇,回到临仙中学的时间。梦明整理好东西,从宿舍楼里出来,往校车走去。

    “孩子。”

    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再次从梦明侧面发出。

    “爷爷?”梦明扭头看去。是那位83岁的爷爷,一直守着这片土地的人。

    “谢谢你,孩子。”他微笑着。

    “嗯?谢我?”梦明不解。

    爷爷踱到塔下,抚摸着陪伴了他多年的旧仙双塔的石墙。他缓缓对梦明说:“谢谢你,解开了我们家连续几代都未曾解开的谜题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梦明一惊,忽然悟到:『这么说,爷爷不离开这里的原因是……』

    “很多年前,我的祖上,住在很远的城市。……因为这里是省城,他赶来这里参加科举。”

    『果然如此……』

    “他才华横溢,乡亲们都说他必会高中。可是,他却多次落榜了……”

    “他很穷吗?”梦明问。

    “对,他没有几个钱。而这个考场,却恰恰就是黑暗的考场。”爷爷缓缓道来,“当年,这个考场有个奇怪的考试规则。凡是考生,给越多银子的,就可以坐越好的席位。但考场里,所谓的好席位和差席位,乍一看根本就没有分别。所以,穷书生当然是不会给银子的。可是,只有有钱人才知道,这双塔中藏有内幕。”

    “原来这双塔和考场建筑,是为了考试作弊而设计的啊……”梦明不禁赞叹,古人建筑之精妙。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的祖上他一直守在这里,发奋苦读,每届科考都参加。可是,他每次都理所当然地失败。他甚是疑惑,究竟为什么,一些无才之人都能中榜。在多次考试后,他开始怀疑起,是否他们作弊。……于是这个谜题,就被如此留传了下来。”爷爷笑着说,“我们世世代代都守在这里,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把它解开。”

    家中儿女们都已离去,只剩下爷爷。这天,爷爷的心愿了了。

    校车的喇叭响起,催促着还没上车的同学。

    “快回去吧,孩子。”爷爷提醒他,同时抬起头来,望着高耸的双塔,“这么简单的物理原理,数百年来,无数赶考的才子们却无一发觉。……考试,真能选出有用的人才吗。”

    听完爷爷的诉说,梦明没有回话,取而代之的,是一笑。最后他和爷爷道别,提起东西,朝校车奔去。
daocaorenshuwu.com


    “喂?小巧,你在哪儿啊!?”

    下午四点多钟,梦明独自坐在空无一人的临仙中学301教室里,等了半天都不见有人回来,于是拨通了黄巧依的手机。

    “梦明哥,我们抽到很远的考场啊……”黄巧依不爽地回话,“梦明哥在哪呢?”

    “我在学校教室。等你呢,你不早说……那我先回家了。”

    “谁知道梦明哥那么快就回来啦。我们还有五门没考呢,本来我还想回教室一趟的,拿点东西。啊,梦明哥在那的话,就帮我拿吧。”

    “……”

    “就这么说定了,梦明哥帮我把课桌抽屉里的东西……唔……全都搬回家就好了。”

    挂了。

    ……
www.daocaorenshuwu.com
    梦明翻看黄巧依的抽屉,就只有几本书而已。

    “嗯?这是什么……”梦明突然摸到一张薄薄的信封。他拿出来一看:『挑战书!?』

    梦明想起,黄巧依似乎挺少收到这玩意的。可是这封挑战书,看起来和期中考试她收到的那封一样……

    “呼,这么多东西……”

    梦明背起黄巧依的书,看似东西不多,但它们和自己从旧仙那带回来的行装加起来,还真是不好搬。

    他一步一个脚印,踏出学校门。

    “诸葛梦明!”一个男声喊住他。

    “又是谁啊!”梦明烦死了。

    “是我啊……”从上次那个方向过来的,穿着与临仙不同的校服。

    “陆霄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看到我很不爽?”

    “没有啦。这种时候你来干嘛?”梦明继续往家走,边说。

    陆霄双手叉腰,也跟他走同一个方向:“啊,你……其实呢,是郭淀叫我来聊聊的。”

    “他干嘛不亲自来!?”

    “他……他嘛,他害羞。”陆霄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这样应付了,“诸葛梦明,考试快结束的时候,你把自己的作文烧了吧?”

    “嗯!”梦明没想到,他要问的居然是这么无聊的问题。

    “郭淀很奇怪,当时为什么你不把作文纸藏在桌底,这样就可以避免雨淋了。关于这点我也不大明白。”陆霄说,“你烧掉作文,自己不是没分了吗?”

    梦明叹了一口气,说:“这个,我也是想过的啦……可是呢,”他挠挠头说,“我的文章保住了,大家的文章就都遭殃了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真的只是舍己救人而已!?”陆霄惊讶。

    “嗯,也许不算是吧……”梦明仰起头,想了想考试前、考试时发生的种种。然后又低下头,看了看陆霄,微笑着:“我想,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有要保护的同学。”

    “同学?”

    “嗯,同学。”梦明说,“所有跟我一起学习、合作、考试的学生。都是我的同学。”

    太阳就快西下,两人走在临仙中学前面的人行道上。

    从小到大,梦明一直没有上学。初入学校的他,只在临仙中学读了一个学期而已,但他时时处处,都能感受到同学们的关怀;学习之中,也常收到同学们的挑战。他已经感觉到,同学之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情谊。

    一起读书,一起考试,一起为了成绩而努力。不管在同一个班级,还是同一个校园,乃至同一个城市,每个同学都在为自己,为他人,不懈奋斗、努力着。这是他在以往的生活中根本无法见到的,同窗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至于郭淀……他这么做是不对的。”梦明说。

    “嗯?”陆霄奇怪梦明怎么突然转移了话题。

    “我的父亲,曾经在赌场上被人陷害。至今都生死未卜。”

    “什么?”陆霄听了很惊讶,“诸葛梦明,你还有这种事情?”

    “嗯,但暂时别在意了……”梦明只是想说明,“考试,应该相互比赛实力,大家点到为止。刻意地加害其它考生,那样做,根本就是流氓行为。”

    陆霄想了想,反正自己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主要还是郭淀。他本来还想多说几句,但:“好了,那就不打扰你和‘同学’亲热了。你刚才说的话,我会捎给郭淀的。”

    “啊?”梦明没听懂陆霄在说什么。

    “还装傻?你身后那个女生啊。”陆霄让梦明看看身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梦明一转头,马上看到一副大眼镜,可爱的眼睛。

    “金奈奈!?”梦明很奇怪,“你怎么在这里?”

    “我……”金奈奈睁着大眼,回答说,“我准备跟你回家住啊。”

    “什么啊!?”梦明更奇怪了,“为什么跟我回家?”

    陆霄听着,又插了一句:“啊,我记得你们才认识不久吧,发展得很快嘛。我走啦。”说完便挥手往反方向离开。

    “不是这样的啦!!”

    梦明还没来得及解释,身后又传出一阵细小的声音。

    “梦明哥……”

    他一看,是黄巧依……

    “想不到梦明哥出门几天,还有这么大的收获呢。”黄巧依说。她因为不放心把搬东西的事情交给梦明,所以还是想去趟学校。结果走到半路,却看到了这件事。

稻草人书屋



    “来吧!”黄巧依拉住金奈奈,“梦明哥做了这样的事情,还不让你跟他回家,太说不过去了。我带你去他家。”

    “你们想什么呐!”←梦明。

    “放心,”黄巧依笑着对金奈奈说,“要住下来的话,就跟我一起睡。让梦明哥躺厅里。”

    ……

    “原来是这样……”

    金奈奈是骗她妈妈出来的,说八科统考,需要外宿八天。现在统考还没结束,她当然不能回家。

    临近黄昏,三人坐在梦明家的厅里,好不容易才把事情的前后弄清楚。

    梦明想,引起这么多误会,这事都得赖在陈斐头上。

    “那么,金奈奈这几天就住这儿吧。”黄巧依邀请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嗯,打扰了。”金奈奈毫不客气。她只能接受,不然没别处可去。

    现在,梦明他们差不多算是放假了,而黄巧依还得参加五门考试。

    “对了小巧,这个……”梦明递出一个信封,黄巧依接过看。

    “又是挑战书?”

    “对,在你抽屉里放着。”梦明告诉她。

    黄巧依拆开看,发现那字迹,的确和期中考试收到的那封一样,而且也没有署名。

    “是谁呢……”

    黄巧依至今不知道,写这两封信的人是谁,问:“金奈奈,你见过这字吗?”

    金奈奈也摇摇头。

    『唉,到底是谁啊……』她看完这封和上次相同的信,无奈地把它搁桌上。还有好几场考试呢,她懒得管了。
daocaorenshuwu.com


    这时梦明的电话突然响起。

    “喂?”梦明接过。

    “啊……我,陈斐。”

    这电话是陈斐打来的。

    “一言难尽啊……”陈斐那头说,“总之,事情已经被妈妈发现了……”

    “什么!!”梦明刚想谴责他,说办事怎么这么不利,却被陈斐抢先发言:“总之,现在先快让姐姐回家来吧。你没事,主要是我和姐姐都得挨批了。”

    陈斐说完,便挂了电话。

    ……

    整个客厅一下静了。

    梦明露出很对不起的神情,望着金奈奈。

    天空被染成橘红,夕阳照耀着每条街道。

    霞光辉映下,金奈奈家的庭院、草木、建筑、走道,处处都分外迷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金奈奈往院子里走进两步,她妈妈正站在那里等她。

    “学校给我发来通知了,说本次联考只算作文分!”妈妈很生气的样子,“联考?这是怎么回事!”

    “呃……”金奈奈挨骂了,低下头不说话。

    梦明站在门口,觉得非常抱歉,因为这次是他把金奈奈拉来参加联考的。

    他刚想上去认错,她妈妈又喝出一句:“这样算分的话,你不是考最后一名都有可能!?”她生气得很,“你各科都不错。关于作文,我教了你多少次了……就算不会写,也不要每次都一个字也不写啊!”

    『唉?』梦明听了这句话,感到很奇怪,『金奈奈,作文一个字也不写?』

    “好了!今天晚上开始,我们继续补习作文!”她妈妈说完,刚想回屋,又发现了站在门口的梦明,问,“那个同学送你回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金奈奈点点头。

    “怎么是个男的!?”她很**的样子,走过去,忽然发觉这个男生的脸有些面熟。她问道:“你是,临仙高一A班的诸葛梦明?”

    “啊!?啊是。”梦明马上点头答应。他吓了一跳,这个阿姨怎么会知道自己名字。

    “哦!我听说过你,是优秀学生呢!”这个阿姨脸色马上一变,恭恭敬敬地说,“我和你们班主任是老朋友,总听她提起你的,说你读书很棒,还把她收藏的你的相片拿给我看过。”

    『啥?王、王老师吗……她干嘛收藏我相片……』←梦明。

    “你平时学习很认真的吧!有时间要多多督促金奈奈啊!”她欢迎着说。

    “啊……是、是的。”梦明只好答应。

    “相互关照吧,再见。”她终于转身回屋,然后又对金奈奈说,“你早点进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

    “好厉害的妈妈……”梦明感叹道。

    金奈奈知道,自己必须回家了。她只好走到梦明身边,和他道别。

    “谢谢你。”她说。虽然她仍是那一双大眼,但从那双眼中能够看出,她不舍。

    “啊,谢我干什么呀。”梦明慌忙说,“我害你被骂呢……”

    “不是的。”金奈奈立刻否认,“这几天,我玩得很开心。真的……”

    她说的是实话。

    “而且……”金奈奈说,“梦明同学,在考试快结束的时候,用自己的作文保护了我吧。”

    “呃……那个啊,”梦明想了想,“那不算什么啦!可是……”梦明有些不好意思,挠着脸说,“……你作文,一个字也不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金奈奈又点点头:“我作文从来都不写的,因为根本不能抄。”

    “但……你没写,那我还是白忙活啦。”梦明无奈。

    “不,不是的。”金奈奈继续否认,“梦明同学为了救大家,把自己的作文都烧掉了……即使我的作文一个字也没写,你还是燃烧了自己的试卷……”

    那一双大眼中,盈入了热泪。

    ……

    梦明手足无措:“其实,我是……”他有点不知该如何应付这个场面。

    “唔,我懂。”金奈奈阻止了梦明的发言。她摘下眼镜,用手擦了一把脸,后又戴上眼镜。

    她笑了。

    是那张笑脸,那梦明记忆里无比深刻的感受,此时在霞光的映照下,在金奈奈的脸上再次呈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回想起,金奈奈那天抱紧同学录时的神情。

    和当时一样,这是她发自内心的高兴。

    临走前,梦明说:“还是有件事想问你……金奈奈。”

    “嗯?”

    “你这么喜欢吃面包,为什么当时不要五折优惠券呢?”

    这个问题,梦明一直没能问出答案。

    “那天啊……”金奈奈稍作思考,回答道,“我想,我有比面包更喜欢的东西。”

    她曾提过,是为了面包而参加联考的。可她的内心当然不止如此。

    “同学。”金奈奈说。

    夕阳更接近地平线了,天空的颜色,由橘变为金红。上空浮云朵朵,像再次被火烧着一样,散出绮丽的光。高楼中的窗户闪耀着,大地也铺上一层淡妆。身后的庭院中,树木微微摇摆,花草轻轻晃动,偶尔,还能看到屋顶的袅袅轻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们下班了,放学了。

    这一刻,是临仙最温馨的时段。

    白纸上出现了女生的笔迹。这是梦明燃烧自己的文章换来的——金奈奈在纸上写下全新的文字。字句随着消逝的热气球一同腾飞,与金红色的天空重合:

    “我相信,梦明这样的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