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柃 Quiz 73 看不见的重逢

    “小巧──!”

    梦明的声音回响在整个教堂楼道内。找遍各处,都不见母女两人的踪影。

    突然有事故发生,上边的解散会和默文仪式,都只得暂时中止。

    『太奇怪了!怎么会这样的……小巧和舅妈,与“柃”毫不相关啊!为什么会被人……』

    此时的梦明已经下到教堂五楼,在楼道里独自寻找失踪的亲人。

    『手机没带出来,太疏忽了……』梦明的手机今天搁在家里。

    教长和工作人员们,已经返回幕后进行一系列的应急临时安排。所有来参加解散会的人,大多还坐在礼拜堂内等待消息。只有梦明一人在安静的五楼楼道里走着。

    原以为在开始默写后才可能遇到麻烦,可他没想到默文仪式还没开始,“柃”也还没出现,反而先丢了两个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定有敌人存在,但他到底是谁,想夺物还是想夺人……还有,“柃”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

    过年居然碰上这样乱七八糟的事,聪明的梦明也有点晕头转向了。

    步伐快速,梦明找遍了整个五楼的楼道。侧面的房间几乎都是锁着的,里面也没人在的样子。

    已经是八点三十分左右。从楼道的窗口往下望,能够看到停车场。开来的汽车仍在。

    『下去四楼找吗……』

    眼前已经是通向四楼的阶梯,他想:『漫无目标地找应该找不到的……无论如何,得先弄清发生了什么事!』

    他临时改变主意,决定先上楼去寻找教长或询问工作人员。这的确是个不得已的方法。可梦明刚一扭头,猛地发现侧面一个阴暗的走廊深处,道路正中心跌落了一样物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发箍……!?』

    梦明很熟悉。那是小巧今天的饰品!

    『小巧,路过了这附近?……还是……』

    去拿吗?

    『摆在走廊正中央……四周阴暗,但发箍的位置显眼。』

    梦明一眼就能看穿:『一看就是暗中的敌人引我过去的诱饵。把我引到那种暗处,想干什么……』

    他不会笨到直接去取。

    转身离开吗?

    『那,到底是谁干的?』

    敌人在暗处,自己在明处,必然是自己不利。但如果不去,又没有其它办法引不出敌人。

    『……只能过去了。』

    梦明想,只要时刻保持警惕地去捡那个诱饵,快速躲开敌人的袭击,趁势反攻。只要抓住敌人,那就什么都明白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思考完毕,梦明手里藏起多支铅笔,他假装什么也没考虑地,朝阴暗的发箍处走去。

    越往里,光线越暗。梦明的每一步,都异常小心。

    敌人随时可能在身后、天花板或哪个房门里突然出现。

    距离发箍愈来愈近,梦明的双眼并不是单纯地盯着目标看,而是用余光感受着上下左右。

    他的两腿软下,步伐变得迟缓:『输了,失策……』

    直到梦明发觉自己神志不清时,才明白了敌人的手段。

    他昏倒了,手中的铅笔散落一地。

    不一会儿,走廊中迅速出现一个黑影,将梦明抬起,快速扛走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昏迷的梦明感到身体有点发颤,他迷糊地被冻醒。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微微睁开双眼,一片漆黑。他总觉得,自己似乎躺在一个陌生的屋内。

    『我在哪……』

    一骨碌翻身坐起,周围不见一丝亮光。

    『……是密室吗?连窗户都没有……』梦明摸了摸脸,确定自己双眼没瞎。

    他想起,不久前自己被人用气体迷晕,然后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了。

    『为什么又要抓我……我和“柃”也没有任何关系吧。』

    看似被拘禁了,没被捆绑真是万幸,四肢能活动自如。他先站起来,想用触觉确认一下周围的环境,刚一用力蹬脚,头却被“砰”地狠狠撞了一下。

    “哇!”

    突然感到疼痛,他反射地弯腰摔在地上。没想到,这间房里的天花板这么矮。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种地方……』梦明一跌下,忽然摸到了一件软软且有点温度的东西,『嗯,这是什么……?』他顺着摸上去……

    “哇啊!”梦明又叫了一下,浑身僵直。

    『是个人!那身材……是个女孩。』梦明似乎摸到了什么奇怪的地方,『好像,她仍昏睡着……』

    黑暗中,这个昏迷的女孩靠在屋里的纸箱边。

    梦明回过神来,总觉得这名女孩身上衣服的手感……似乎,很熟悉!梦明再次伸出手,用指尖把这块衣服的布料仔细搓了搓……他再摸了摸自己身上的校服,对比了一下,马上明白了:『果然,是临仙中学的校服!』

    “小巧,小巧!”

    原来小巧也被搁在这儿!梦明摇晃她的双肩,想将她唤醒。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唔……”她好像有些知觉了,发出一些声音。

    “快醒醒,小巧,你怎么样了。”梦明忙问道。

    “啊……巧?”

    这个女孩迷迷糊糊地,吐出疑问。

    『不对,这声音……不是小巧!』梦明吓了一跳。他再一确认,那衣服,的确就是临仙中学的校服啊!『除了我们,还有临仙的同学来了这里?』

    少女开始清醒了,确认了下周围的情况,还有眼前这个男生。她眨眨眼,突然说:“诸葛梦明?”

    梦明一怔:『她认识我?』

    “呀,真的是梦明啊!”

    黑屋里,女孩激动地一下扑到梦明身上!

    “等,等等!”梦明还没反应过来,已被她紧紧抱着,“……你,你不是小巧,那是哪个同学啊?” www.daocaorenshuwu.com

    “同学?嘿……”她挺起身,用活泼的声音对梦明说,“我,是我呀!”

    『这声音……似曾相识。』梦明回忆着。

    这个房间里看不到脸,只能根据声音来判断:“声音,你的声音……是……”突然,梦明想起来了!“啊,艾比!你是艾比!”

    面前的女孩,这声音,的确就是半年前认识的那个盗贼。

    “哈哈!我就知道梦明不可能忘记我的!”艾比十分开心地又搂住梦明,“好久不见啦!”

    “啊……啊是哈……”梦明又被她那动作吓了一跳,手脚慌乱:『越黑的地方,小偷的胆子就越大?……』

    “呜……”

    艾比有些抽搐。

    “哎?喂喂,别哭啊!”梦明赶紧劝道,“我们才半年没见而已……”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可是……可是……”艾比还是无法克制,因为,那是忍耐了好长时间的眼泪。她很认真地说:“梦明,我好想你!!”

    激动、兴奋!虽然看不见对方的脸,但能够感受到他的确在这里!虽然谁都不知自己身处何地,但,现在果真再次面对面地相会了!

    后来梦明听艾比说起,她那时从香港机场回家,原本等着挨骂了。但天空怪盗拉比家的所有人对她的考试结果只字不提。而且,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照老样子过。

    艾比很惊奇家里人若无其事的反应。但她也不得不相信,自己考试不及格是肯定的了。

    聊了好一阵,黑屋内的两人现正一起摸索着周围的环境。

    “不过,艾比你怎么会在这儿?还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把刚才的气氛稍稍缓了过来,梦明才好问她,“艾比来偷‘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俩,谁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而且两人之间只有声音来往。

    “不是我要偷。”艾比边爬着四处摸动、探察,边说,“我和我四姐姐一起来的,她叫索菲亚(Sophia),是她想要‘柃’……我身上的衣服,原来是你们所谓的校服啊?怪不得这么丑……”

    『丑……』梦明一直觉得挺好看的。

    “问我为什么穿着的话……我必须得换上这套衣服,才能完成化装啊。”艾比说。

    『化装……?』

    “啊,你是说!你和你四姐姐,刚才化装成小巧和舅妈!”←梦明。

    “嗯!我们刚一直就呆在你身边哦。”←艾比。

    “那小巧她们呢?她们本人在哪?”←梦明。

    “哎?她们,一直在一楼的教长室,什么事也没有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原来如此……

    在教堂里,是艾比和索菲亚一直在暗处盯着梦明,艾比扮成小巧接近自己,竟还能装得那么自然。

    梦明觉得有些明白了,继续问:“那么,刚才的骚动是你们做的了。”

    “对,算是吧。”

    “可是……艾比你为什么会来这?你又不想要那个‘柃’。”

    “我吗?”艾比想了想,说,“我听说姐姐要来大陆,就跟着一起来了。因为……”

    “嗯?”

    四周已经确认完毕,除了他俩没有其它人在,低天花板,而且没有出口。只发现一个门,从外边锁着,内侧连钥匙孔也没有,似乎有门缝,但门外确实无光。屋里有大量纸箱,但箱里什么也没装。这里似乎是……矮仓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想,只要来大陆的话,就可能见到梦明啊!”艾比调皮地说,“可是,四姐姐老嫌我碍手碍脚的……再加上刚才的失利,就干脆想独自行动了。”

    门外没有任何声音,求救也是不可能的。梦明觉得想要出去,还得对四周环境多加分析,便坐回刚才的位置。提到她们刚才的行动,梦明又想起:“对了。当时教台上……你们都做了什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的……”

    “嗯……那个准备展出的‘柃’是假的哦。”艾比无奈地回答说,“当时姐姐冲上去,一下就捞到了物品,却发现是假货,才知道真货仍被他们藏着。我们就立刻撤退了,之后……”

    她也回到刚才的纸箱边上,靠在梦明身边说:“既然快盗未得手,却导致行迹败露了,就必须重头开始按部就班,慢慢进行突破。对四姐姐来说,第一步就是把我们这两个碍事的人先锁起来,她好独自行动。等她得手后,就会放我们出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来是艾比的姐姐把我们关到这里的啊。她嫌艾比碍事吗……不至于吧……』梦明觉得,艾比的化装没有见到什么疵漏:“……那她又为什么要迷晕我?”

    “她知道梦明你反应快,偷袭你难免自己遇到不测,所以才使用有100%胜算的气体。”

    “我不是问这个啦……我和那个‘柃’可一点关系也没有啊!”

    “四姐姐也是怕梦明妨碍到她吧。”艾比偷偷对梦明说,“你不是在会场上点火照亮教台吗?所以,我们俩就成了碍事的人。”

    她又靠梦明近一点,轻轻说:“唔……这么暗的房间,嘻,我们正好……”

    艾比挺直身子,两手挽起自己身上的衣服,发出“唦唦”的声音。

    “嗯……?”梦明问,“艾比,你在干什么?” daocaorenshuwu.com

    “我在脱衣服啊。”艾比答道。

    听了这话,梦明忽然紧张了,身子有些倒退的趋势:『不是吧!』“这,这个时候……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这种事?……”艾比反倒奇怪,“你们的校服穿着太难活动了,我当然要脱了。里面穿的是自己的衣服。”

    『啊,原来是这样……』

    “……哦,刚才梦明在想什么别的事情呢?”艾比把校服丢掉,再次凑近梦明问。

    “啊哈,没有啦!”梦明赶紧找话搪塞,“那个,哈,艾比穿的是……刚才,姐,你姐姐,想要‘柃’做什么吶……”

    见梦明突然换了话题,艾比只好说:“搞不清楚。但她肯定不是要干坏事……”

    『搞不清楚就这么糊里胡涂地跟来了吗!?怪不得她要把你关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艾比,你知不知道‘柃’是什么?”←梦明。

    “当然知道。‘柃’与一般的艺术品或文物不同,它很难搬运,没那么容易得手的。”←艾比。

    “是吗。……有人要偷‘柃’,那东西应该被加强保护。艾比,现在几点了?”

    “时间……不知道,应该没过多久。”

    “既然这样,”梦明不清楚外边的解散会进行得如何,他说,“到现在,说不定‘柃’还没被任何人得到!而且,解散会也因故被推迟……”

    他希望“柃”不要被坏人拿走,鼓起精神说──

    “艾比,我们还有机会获得‘柃’!赶快,一起想办法逃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