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临仙飘香 -Quiz 81- 阳春白雪

  春之声广场位于城市的中心,四周街道喧闹,店铺也很旺。但广场上没什么人,面积非常大,两侧高楼间距也远。场内主要以草坪为主,中间铺有网状的砖路供人们行走,还有些摆在路边叫卖的小铺。
  
  广场中间是个大喷水池,水池中还立着巨型雕塑。赶上今天周末,街上聚集了不少人气,可广场的草地上依然没什么人,只有些小朋友们聚在一起嬉闹。
  
  上午九点,两人都按约定的时间来到广场,双双站在草坪里、喷水池的下方。
  
  “哈哈,终于盼到今天啦!”何欢笑容可掬,大声说,“我太相信诸葛梦明你会来应战的。”
  
  这是梦明第二次见到何欢。前一次见到他,早就对他的笑脸印象很深了。这次更纳闷地感受到:『他们不是要抓小巧吗?但何欢怎么像是在兴奋些别的东西……』
  
  段荷和黄巧依也一起来了,她俩并排坐在离水池较远的长椅上。黄巧依怀里抱着熟睡的零,有点担心地看着前方站着的那两个人。
  
  段荷让黄巧依放心。毕竟梦明都练了一个星期,该掌握的东西都掌握了。她倒是奇怪黄巧依怀里抱的叫零的动物,居然怎么吵闹它都不醒来。
  
  黄巧依摸了摸零的头,把它的习性告诉了段荷,还跟她说前些天,发现这个动物品种有个很强的能力呢。
  
  聊着聊着,黄巧依又问到周纶羽,因为周纶羽说过有空就来的。可时间已经过了,他至今仍没出现。段荷忽然淌下一滴汗——她想起,他们好像只跟周纶羽说了星期天,但忘了告诉他上午九点……
  
  而水池这边……
  
  “你一个人来的?”梦明问。
  
  “可以这么说吧,哈哈!”何欢说,“不过也有人跟着来。不用理他们啦!”
  
  何欢的意思是,他知道有不少同班同学正藏在某处观看。其中,在远处的高楼顶上有一家露天咖啡座,那有三名观棠的女生。
  
  那是韩小薰、石慧、苏恬。
  
  “哼,何欢已经知道我们跟来了吗。”韩小薰冷一笑,和身边两名女生靠近围栏,以便更清楚地俯视广场。最特别的是苏恬,她望着何欢,眼里充满了仰慕的光芒。这三人所在的位置,已经是四周所有大楼的最高处了。韩小薰低头凝视:“何欢,就让我们也看看你进入高中以来的长进吧。”
  
  
  
  “既然地点我选了在这附近,那么游戏方式就由你来定吧。”
  
  “哦?”
  梦明听何欢说完全让他来决定比赛方式,有点吃惊。
  
  何欢补充一句:“只要是我会玩的,那我就奉陪到底!”
  
  “这么说,即使来比体力也没关系了?”梦明好奇地问,“如果我说赛跑,你也接受?”
  
  “当然。”
  
  梦明并没什么太多思考的余地,毕竟他根本不知道何欢的技巧,也不知道对方擅长什么。他先探索了一下自己的大脑和感官,认为自己还没有产生任何幻觉,全身处于正常状态。于是,他决定把项目交给运气。
  
  他掏出纸笔,撕出四张长条纸片,在上面分别写了四个游戏:
  1 醉渔唱晚
  2 潇湘水云
  3 平沙落雁
  4 阳春白雪
  
  梦明把四张纸条快速打乱,然后全部朝何欢投出:“抽一个!”
  
  这技巧让何欢吃了一惊。纸条竟然能克服空气阻力,高速飞来!何欢一把接过其中一张,展示出来。
  
  他抽到的是——阳春白雪!
  
  “是阳春白雪哦,好吧!”何欢说。
  
  “你不怕我刚才有作弊?”梦明问,何欢却说:“没关系,我早就说了这个由你决定。阳春白雪,我小时候和爸爸玩过,可就是没有赢。你也一定玩过吧?”
  
  “嗯。”
  
  阳春白雪,是双人或多人比试心态的游戏!
  
  规则是:双方手持等量的大杯冰,冰要装满堆高。当冰融化到一定程度,必定溢出杯外。谁要是手里的杯子或冰水接触到地面,就算输了。最后仍没有滴落冰水的算赢。
  
  游戏中,选择适当的地理位置、保持杯的平衡都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则是心态。——如果内心紧张,身体就易发热,必会加速冰的融化,这样就容易输。想要赢,一定要让自己全身都冷静下来。
  
  黄巧依听了感慨道:“梦明哥竟还记得这个游戏啊……”
  
  段荷倒是从没听说过这个游戏,问黄巧依她是不是玩过。
  
  黄巧依说小时候的夏天,她和梦明有玩过这个游戏,不过梦明从没赢过她一次。虽然梦明脑筋不错,但当时的他老想找个最最阴冷潮湿的位置,找到了又总觉得不好,结果越找越急,导致冰先化了。
  
  这次梦明居然又要比这个,黄巧依担心他有没有赢的把握。段荷的意见是,反正何欢也不像是冷静型的,所以大可放心……
  
  梦明与何欢一人拿着一杯X-seven雪糕。这是刚在路边小摊买的。很大很大的杯,底面直径约10厘米,高20厘米。杯中的雪糕满盛,像金字塔一样立起,仿佛稍稍倾斜都会洒出来。
  
  接着段荷说,她认为两人并不是在比谁的雪糕先融化……
  
  现在,双方分别站在喷水池两边,说:“那么,我们开始吧!”
  
  “记住了,嘴馋了也不准吃哦!” 
  
  梦明知道,黄巧依的学籍就悬在这两杯仍冒着冷气的雪糕上了。段荷明确地告诉黄巧依:“梦明跟何欢,他们要比谁先把对方的雪糕打翻。”
  
  
  
  喷水池中的巨大雕塑挡住了二人的视线。
  
  顺时针绕着水池慢慢行走,看不见对方的身体,只知道对方一定在雕塑后面。
  
  梦明左手拿着雪糕,右手藏在背后,以备随时进行攻防。
  
  『他会怎么做?』梦明一直在想。此刻的他一直在警惕着,认为自己的大脑仍然正常。
  
  不料,一只雪糕突然出现在雕塑上空,呈抛物线状抛过来!
  
  “什么!?”梦明惊奇地抬头一看,却又听见前下方水声骤响:『声东击西!?』
  
  只见喷水池中突然跳出一个人身,直冲梦明的雪糕袭来。
  
  来不及思考太多,梦明为了保护自己的雪糕迅速连退几十步。
  
  从池里出来的何欢全身滴水,衣服都湿透了。
  
  梦明完全没有想到,何欢居然采用近身攻击!而且还从水池里直接游过来……
  
  “哈哈,吓坏了吧?”全身都是水的何欢笑道,同时微微抬手,接住了下落的雪糕。
  
  “呃……”梦明的确吓了一条跳。但他知道,何欢采取这种行动绝不是单纯为了吓吓自己而已。梦明说:“除了吓我以外,你把雪糕抛到空中,可以让雪糕暂时离开手的温热;潜入水中可以冷静大脑和全身,这真是一举三得呢。”
  
  因为被惊吓,梦明的体温也会提高。
  
  “啊呀?被你看穿了。”何欢拧了拧衣服说,“你的反应十分之快。”
  
  最让梦明奇怪的是,何欢居然贴近身来攻击!……如果是精神系的C类生,怎么有胆这样做?一般来说,不应该是设法对人下暗示吗?
  
  梦明继续感受了一遍四周的状况,觉得自己依然没有中对方的暗示。
  
  『难道说,他必须要接近我才能下暗示?』他不敢与何欢靠得太近,以免中计。
  
  坐在一边的黄巧依问段荷:“梦明哥刚才如果直接用铅笔攻击天上的雪糕,那不是已经获胜了吗?”
  
  段荷摇摇头:“不。梦明攻击的空隙,会被突然出现的何欢打翻自己的雪糕。梦明的雪糕会先落地。何欢掌握了这个时间差,才敢抛到空中。”不过她也有不解的地方,“但梦明是不是过于谨慎了,退了好远。如果对方是精神系C类生,那只要与何欢近身战拼身法,说不定已经赢了,而现在却更加不利……”
  
  “不利?”
  
  段荷指着梦明手里的雪糕,它已经出现微微变软的迹象。“因为梦明一直在思考,在担心。面对何欢,他各方面都需要防。”
  
  越思考,雪糕化得越快。越接近融化,就越要好好照顾自己的雪糕,这样对自己十分不利。
  
  “不,”看了两个男生的下一步行动,段荷又说,“也许我弄错了。似乎不能与何欢来近身战……”
  
  只见何欢早已靠近梦明,追着梦明进行连续攻击,而梦明只能不断左右退后闪躲,不敢轻易反击。
  
  上面的韩小薰哼了一声:“何欢到底有长进没有,还是只知道凭感觉蛮干。”
  
  
  
  “喂,你这明明是在打架啊!”梦明边躲闪边吼道。
  
  “嘿嘿,只要你的雪糕先落地就行了吧!”何欢朝梦明步步逼近,打得不亦乐乎。
  
  梦明一头雾水地想:『这人到底是不是精神系的C类生!靠得这么近……而且……』
  
  他感觉到,何欢并不是盯着自己的雪糕在攻击,而是盯着自己的身体!根本想不通何欢到底在做什么,梦明只能把他的每一击都完全躲开。
  
  “诸葛梦明,你很灵活嘛。”←何欢。
  “当然了!灵巧的闪避是诸葛流千术的基础……!”←梦明。
  “不过只会闪是赢不了的!”何欢已经把梦明逼到树下,对准梦明的肩膀又是一指攻来。
  
  梦明知道必须反攻才行,但他一直都只能以技巧避开何欢的强袭。一是因为梦明不是力量型的,拳打脚踢的反击威力不高;二是不敢轻易与何欢进行身体接触。可是这棵树下,梦明已经无从后退了,他立即决定了反击策略,蹲下身子又躲过何欢的一指!
  
  “诸葛流千术——煽风点火!”
  
  梦明屈膝一个翻转,身体从何欢的侧面跃过,一步跳到了何欢身后。
  
  两人背对着背,手中的雪糕都没洒出。
  
  何欢转过头,见梦明手上的一支铅笔正在冒烟,突然发现了不对劲。低头一看,他的两条裤腿……燃烧了!
  
  梦明回过头大声问他:“何欢,你要怎么灭火呢!?”
  
  突然冒出火焰,韩小薰和身后的两个女生都吃了一惊。她们见何欢已经把梦明逼至死路,原以为何欢已经稳胜了,却想不到诸葛梦明竟然还有这么一招!
  
  “火……?”何欢想了想说,“没关系,顶多烧烧而已。”
  
  果然,何欢裤腿上的火烧了一会儿就灭了。他并没有被梦明的威慑乱了分寸,仍记得刚才曾经全身湿透,身上的水还没干。
  
  “我的运气不错。”何欢笑着说,“如果没有那个水池,我除了脱裤子外,还真的不知该怎么办了。”
  
  “呵……”梦明本想用这话吓唬吓唬何欢,好让何欢失去冷静的。不过交手至此,他用语言也可以威慑何欢了:“不过何欢,虽然刚刚才开始,可我已经看穿你的招数了。”
  
  何欢确确实实被这句话吓了一跳。
  
  梦明说:“从刚才起,你就不停地对我直接攻击,显然是为了接近我,好使出你的拿手绝活吧。”
  
  “哦。这的确显而易见。”何欢睁大眼说,“不过,你知道我的拿手绝活是什么了吗?”
  
  “当然。”梦明自信地说,“你瞄准我的地方,全都是一些很奇怪的部位。而你攻击我所使用的手型,全都是——指!”
  
  指!?
  
  黄巧依和段荷虽然是旁观者,却完全没看出什么所以然。而梦明刚和何欢过了两招而已,就全部摸透了?
  
  梦明不像是在虚张声势。
  
  “何欢,你并不为控制人的大脑神经!你的目标,是人体全身的神经!”梦明指着何欢说,“穴位!——对吧?”
  
  何欢听了一笑:“哈哈,果然被你识破了!的确,我通过点击人身穴道,可以对人体经络进行麻痹或疏通。”
  
  怪不得何欢能和梦明来近身战,因为懂得点穴术,那么身法和体能都一定不差。
  
  梦明心想:『还好我擅长闪避。万一被他击中的话,还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这时,何欢也对梦明说:“不过,我也大致了解你的技巧了。”
  
  “嗯?你了解了!?”梦明心想,自己露出的不过是几下闪躲,和普通的点火而已。
  
  “没错。”何欢看了看梦明手里燃烧的笔,说,“你的招数,看似华而不实,其实当中藏有非常灵活的变化。表面上威力不大,但却能巧妙地以弱凌强,有种四两拨千斤的感觉。是不是这个道理——再微小的火种,也能燃烧一片大森林!”
  
  梦明大吃一惊。想不到何欢还没看过几招,却发现了核心!何欢说的,正是诸葛流千术的精髓,只不过换了一种通俗说法而已!
  
  『这个何欢,果然很强呢。』梦明绝对不能在这里失去冷静,若体温再上升的话,雪糕可是会先融的。他说:“喂,我们继续吧。”
  
  
  
  “这样看来……”段荷分析道,“何欢也不敢轻易接近梦明了。”
  
  黄巧依问:“何欢用的不是点穴吗?若不接近梦明哥的话,他怎么出手呢?”
  
  段荷回答说:“你想,考场上是不能随便乱跑乱动的,所以,何欢当然也会有自己的方法吧。” 
  
  段荷想,两人现在重设战术的话会不会来不及了。因为雪糕迟早会融,她看两人的雪糕都已软下,估计撑不过15分钟了。
  
  这时,上面的韩小薰也做了同样的判断:“要开始远距离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