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临仙飘香 -Quiz 83- 全班罢课

  “那就使用最后一招来决胜吧!但是输的一定是你,何欢!”
  
  “什么!?诸葛梦明,你左手已经不能动了吧!”
  
  “没有任何影响!”梦明面对飞来的无数石粒,他右手拿起刚才的纸张,“新诸葛流千术——纸墙!”
  
  梦明手一挥,唰的一声,一大张纸墙挡在自己身前,阻止了石粒的攻击。
  
  “没用的!”何欢全身感觉良好,冲上去把纸墙掀掉,想直接抓住梦明,“你一只手臂不能动,近身战是无法躲过我的!”
  
  何欢把纸墙一下翻开,却发现眼前出现的居然是……
  
  又是一面纸墙!
  
  何欢见眼前出现的不是梦明,大吃一惊。他立刻继续冲过去,把第二面纸墙也撕下。不出所料,出现了第三堵。
  
  广阔的广场上,梦明给自己制造了屏蔽!
  
  这时的梦明已经绕路出现在何欢的身后。他头顶着雪糕,右手稳拿着一支铅笔,从何欢身后近距离瞄准他手里的雪糕准备扔出。
  
  “如果何欢没发现梦明,那这一击能分胜负了。”段荷如此猜测。
  
  “在后面!”何欢迅速转过身。他感觉到了梦明的位置,一边转身,一边用趁力朝梦明的头部使出金刚槌,“神庭穴!”
  
  梦明被发现了,赶紧回退:『想不到……酒后的何欢竟然如此无懈可击!』
  
  梦明虽躲开了石头,但何欢却已经牢牢抓住了梦明的行动。他两三步就冲到梦明身前。
  
  “好快!”梦明一惊,他只能继续退后。
  
  “左手不能动是挡不住我的!”何欢一直追上。他准备和梦明来近身战了。
  
  『糟糕,失败了!……』梦明心想,『绝对不能让他靠近!』
  
  梦明的手臂麻痹,连平衡都难以保持。可是,现在他不但要躲开金刚槌,还必须边逃边躲开何欢的手指,更要保证头上的雪糕不倒!
  
  “你已经没有任何获胜的机会了!”←何欢。
  “诸葛流千术是绝对不会认输的!!我可以把形式扭转!诸葛流千术——妙手生花!”梦明立刻使出右手,变出了一个怪异物品。
  这个物品是……何欢刚才丢地下的酒壶!
  
  全部观众都被这个东西吓了一跳。——他刚才跑到何欢背后时捡起来的?
  
  何欢刚想用手指攻击梦明,却吃了一惊:『那个是我的……他要干什么!?』
  
  梦明在退后的空隙拿起酒壶喝了几口。
  
  “他也喝!?”全部人都吓坏了。
  
  可是梦明并没有把酒水吞入肚中,只是含在口里,把酒壶扔开,然后使出:“诸葛流千术——煽风点火!”一支火焰笔又出现在他的右手指间。
  
  “新诸葛流千术——火焰吐息!!”
  
  “啊!”何欢察觉到危险,赶紧停止追击,选择了退后!
  
  梦明跳到半空,张嘴朝前方喷出大量酒,然后用火焰点燃了酒精!空中,大片火焰云雾向何欢冲刷而去。
  
  何欢完全没有料到,梦明居然还能使用他的酒!两人之间,火焰遮住了视线——这一来,何欢纵有强劲的酒力,却毫无发挥的余地了!
  
  “新诸葛流千术——火焰箭!!”梦明还有后续攻击!他手中燃烧着的火焰笔随时准备扔出!他想:『只要铅笔穿过火焰,直接打中何欢的雪糕,他就输了!』
  
  “不好!!”三名女生在楼顶看得喘不过气,韩小薰突然说,“诸葛梦明的攻击,会重伤何欢的!”
  
  “啊!?为什么?”苏恬被这句话吓到了。
  
  韩小薰忙说:“如果诸葛梦明朝火焰中扔出铅笔,铅笔会沾上大量酒精!”
  
  此刻,何欢并没有发现火焰那边的梦明想要干什么。
  
  “梦明只想着取胜,他忘记了酒精的事情!”就连段荷也感到不妥,“酒精落在何欢手上烧起来,他会被烧伤!”
  
  “梦明哥,住手啊!”黄巧依也担心地叫,可她声音太小。
  
  梦明的箭,即将离手。
  
  “不要啊!!”苏恬急了,双手抱拳,两眼眯起,大声呼喊:“米米!!!”
  
  只见半空闪过一只棕色鸟影,名叫米米的猎鹰直朝梦明俯冲而下。
  
  “苏恬你干什么!”韩小薰见苏恬插手,觉得更加不妙,“不要干扰啊!!”
  
  “可是……”苏恬焦急地说,“何欢会受伤……”
  
  “那两个男生就算受伤,也不会让人插手的!更危险的是……”韩小薰训斥道,“照你那速度,米米会重伤诸葛梦明啊!”
  
  “啊,我,我……”苏恬意识到错误,忙想停手,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天空传来“嘎”的一声,米米接近了梦明!
  
  梦明和何欢闻声立刻停止动作,抬头朝右上方的天空看去。
  
  两人都吓了一跳。梦明完全不知有只猎鹰已经朝他高速飞了过来!
  
  “上面的快停下!”何欢大叫。
  
  “梦明躲开!!”段荷也赶紧催他,黄巧依也拉着段荷的衣服焦急。
  
  “呜……!”梦明好不容易占了先机,却被猎鹰打断。他想伸手阻挡,可又突然想起自己的另一只手还在麻痹!
  
  梦明的身体,已经无法闪过这一击了。
  
  “异次元,枷锁!”
  
  只见天空的米米全身一僵,翅膀和双腿被突然强力捆绑!它又“嘎”地一声惨叫,飞行轨道错位,绕过梦明,重重地跌落地上。
  
  “米米!”苏恬心疼地呼喊。
  
  “谁!?”韩小薰的眼睛四处搜寻。她在找是谁阻止了米米:『我们都以为来不及了,谁竟然能这么快把米米捆住!?』
  
  落地的米米伤得不重,它爬起来,似乎还能飞。
  
  梦明说:“是周纶羽呢。还以为他没来……”
  
  火焰灭了,两人都没事,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喂,到底是谁!?”韩小薰质问道。她低头在广场和各个高楼上寻找,却没看见任何可疑的人。
  
  米米拍着翅膀飞回苏恬的身边,对她们附近的上方叫了一声。
  
  “上面?”韩小薰抬起头,很是疑惑地说,“这个咖啡座,已经是这附近的最高处了吧?”
  
  仔细一看,见周纶羽正稳稳地站在咖啡座的太阳伞上,双手插在口袋里,头发随风飘扬。
  
  『那个地方的确更高呢……』←段荷。
  『原来老早就来了啊。……』←梦明。
  『竟然能从这么远的距离阻止米米,这男生……』韩小薰刚想转身看他,周纶羽突然说:“旁观的不要动。”
  
  “呃……!”韩小薰被突然一噎。
  
  “哼,关键的时候被你们打断了。要看就老老实实看,不要做多余的插手。”周纶羽说,“你们几个,谁再乱动一下就请上医院去。”
  
  “什么!?”韩小薰不解。
  
  周纶羽微微偏过头,冷冷地盯着韩小薰的手腕。
  
  她的手腕,已经被刃划出一条轻微的血痕。她默默地没有言语。
  
  “特别是你,”周纶羽转对苏恬说,“要再乱来的话,是不是想试试看,在喜欢的男生面前被撕光衣服的滋味?”
  
  米米怒瞪着周纶羽,但苏恬吓得浑身僵硬,不敢再乱动一下。很明显,周纶羽对苏恬刚才的干扰举动抱有严重不满。
  
  “你别搞错了,就算苏恬不出手,诸葛梦明也未必能赢。”韩小薰看着广场说。她心里一直在想:『……刚才诸葛梦明都几乎要输了,还能连续使出绝招把酒后的何欢反制。可怕的反应力……』
  
  “是吗,但诸葛梦明握有绝对优势……”周纶羽说,“这场较量继续下去,也会是诸葛梦明赢。”
  
  “诸葛梦明赢?别开玩笑,诸葛梦明有一只手不能动。……”韩小薰刚想继续说什么,却突然发现广场上,梦明的双手都已经可以轻松活动了!
  
  “怎么会……!?”
  
  是何欢替梦明解开了穴道。
  
  何欢笑着说:“刚才的女生骚扰真多余。但如果没发生那种事,我也不一定会输的。”
  
  梦明的优势被打破了,所以何欢走过去替梦明解开穴道,以求公平。
  
  “继续吧!我还没认输呢。”何欢退回原位说,“最后这一分钟,我可要全力以赴了。”
  
  正当大家以为更激烈的最后冲刺即将开始时,梦明却笑了笑说:“没有机会了,你已经输掉啦。”
  
  “嗯?”何欢没明白。他看了眼自己的手中雪糕,并没有化啊!
  
  就在这时,梦明把自己手中的雪糕松开了。
  
  那雪糕从半空中开始落地。
  
  “什……什么!?”何欢一惊,不明白梦明为什么要把手里的雪糕丢掉!
  
  『丢掉雪糕,这不是认输吗!?怎么,怎么可能……明明他的雪糕比我的还要冻!』何欢实在是不解。
  
  雪糕越落越快,何欢却看见梦明的神情——梦明在偷笑!
  
  『竟然在笑!?难道说……!?』
  
  何欢立刻看了眼自己的雪糕。
  
  果然,他手中的雪糕还比较冰冻,并不是刚才自己所持的!!也就是说,现在何欢手里的……『我拿着诸葛梦明的雪糕!?这么一来的话……』
  
  也就是,梦明现在丢掉的,则是何欢的雪糕了!
  
  『他是什么时候……!?』何欢惊讶地看着梦明,『是刚才,刚才我过去给他解开穴道时……被他,调换了!?』
  
  何欢突然想起梦明刚刚的话——没有机会了,你已经输掉啦。就是说,梦明觉得自己能稳赢!
  
  『……这个家伙!我,我使用金刚槌给他解穴就好了……』
  
  梦明丢的雪糕,就快要接触到地面了!假如着地,何欢就输了!
  
  “可恶!你以为你一定赢了吗!?我比你先!!”何欢立刻发力,举起手臂,把手里的雪糕使劲砸在地上。
  
  所有人都看见了这一幕。
  
  全场沉寂了。
  
  只见梦明轻轻抬起脚,用脚背接住了刚才自己松开的雪糕杯。没有落地。
  
  ……
  
  “何欢输了。”
  “嗯,怎么这样子输……”
  “傻瓜……”
  
  周纶羽说:“我说了吧,是诸葛梦明赢了。”
  
  “何欢就是个只知道凭感觉乱来的笨蛋……”韩小薰骂道,心想:『诸葛梦明已经抓住何欢的这个弱点了吗……』
  
  梦明的脚端着雪糕,对何欢说:“你输了。”
  
  “等,等下!”何欢见周围的人都以为他输了,忙说,“不,不是啊!我砸的这个雪糕,是诸葛梦明的!”
  
  “啥?”梦明平和地说,“谁信你啊?”
  
  “啊……!”何欢这才想起,刚才根本就没人看见梦明偷换雪糕!“等等!……诸葛梦明脚上的那个才是我的雪糕,杯上,杯上肯定有我的指纹!!”
  
  听了那话,段荷叹了一声:“嗯,看来还是梦明比较聪明。”
  
  阳春白雪规则是:谁手里的杯子或冰水先接触到地面,谁就算输。
  
  结果是:何欢使足气力把自己手里的雪糕砸翻。
  
  “喂,喂……我!”何欢想着想着,才想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哎?”
  
  “现在才反应过来,太迟了。”←周纶羽。
  “算了。那个笨蛋,没看头。”←韩小薰。
  “小巧,零借我抱抱可以吗。”←段荷。
  
  看着梦明赶忙吃着快化的雪糕,何欢实在是太不爽了!他自己笑了起来:『哈,哈哈……居然,居然被人这样赢掉……』
  
  “诸葛梦明,你还有精力吗?继续来如何!?”何欢大声笑道,“这次不赌黄巧依的学籍,只赌上我的名声!”
  
  “啊?我没问题啊。”梦明回答,“你出规则吧。”
  
  “喂,他们还要继续吗?”←黄巧依。
  “赛跑如何!?”←何欢。
  “来吧!”←梦明。
  “第一个到达那里的人算赢!”何欢指着韩小薰那。
  
  
  
  
  “哈哈哈哈!”
  何欢爽朗的笑声继续传出,让整个大厅的气氛都高涨起来了。他坐在餐桌前笑道:“今天真好玩啊。我请客不用客气,你们撒开了吃吧,就像……”他想了想,似乎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形容词了,“嗯,就像吃公家的一样!”
  
  刚才好不容易比完,梦明是够辛苦,何欢的体力居然还有不少剩余。最后何欢倒是玩爽了,说中午请大家吃火锅。
  ——于是大中午的,四个人加一只宠物围坐在这一桌前。
  
  “黄巧依你怎么抱着宠物?而且……还在睡觉的?”何欢边吃边问,看着零流口水。
  
  段荷也说觉得奇怪,再嘈杂的地方,这狑居然也不会醒。
  
  “它叫零。不能吃的啦!”黄巧依说。梦明听了也只能苦笑。
  
  “喂,那边的几位!”何欢冲着不远处角落里的邻桌说话。
  
  邻桌上坐着韩小薰、石慧、苏恬三人。她们什么也不吃,就光在那喝茶聊天。
  
  “一起过来吃啊!干嘛摆那么大架子。”何欢劝道。
  
  韩小薰没有理他,只对自己桌上的朋友们说:“苏恬,说了看完就回家,为什么非要跟着他们来……”
  
  苏恬被说了,只好娇滴滴地回答:“可是,可是我想知道,何欢他……”
  
  “他的吃相有那么好看吗!?”韩小薰斜眼过去一瞟,见何欢吃饭就像个野人一样,心想:『所以我才不愿意过去和他们一起……』
  
  “诸葛梦明,喝不喝酒!?”何欢举起一只灌满酒的壶邀请道。
  
  “哎?酒?”梦明还没来得及说,黄巧依立刻阻止:“喂,酒是限制级的,学生喝酒违反校规。”
  
  “没关系嘛?”何欢指着梦明说,“刚才你不是喝过?而且大家都是C类生,怕什么校规。”
  
  『我刚才又没喝下去……』←梦明。
  
  可黄巧依仍然替梦明拒绝:“梦明哥虽然是C类生,可他一直都遵规守纪,全班都知道他是优秀学生!”
  
  “什,什么啊,喝酒就不算优秀学生了吗?”何欢说,“我只有喝酒而已,但其它各方面也都很优秀啊。”
  
  何欢认为,既然“作弊只要不被抓到就不能算作弊”,那么同理“违反校规只要不被抓到就不算违反校规”。虽然这些想法被他说的不太对劲,但无论如何,这几人还是聊得挺开心的。
  
  “那么,待会儿我们去哪玩?”何欢似乎还不够过瘾。
  
  “你还要玩?”
  
  “当然了。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怎么也要玩个够本吧。”何欢问,“诸葛梦明,你平常都玩什么的?”
  
  “呃,呃……”梦明回想了一下,挠挠头说,“我,看书吧。”
  
  “看书!?”何欢愣了,呆呆地看着黄巧依,说,“果然,跟L类生一起就会变成书虫……”
  
  “梦明哥的看书爱好不是跟我学的……”
  
  “哦,听说诸葛梦明才来这里一个学期吧,怪不得了。”何欢赶忙介绍说,“那么吃完后,我带你去好玩的地方吧。告诉你,附近有球室、游戏厅、酒馆……”
  
  “不要再给梦明哥增加不良嗜好啦……!”黄巧依皱起眉头埋怨道。
  
  
  
  “那么,也该言归正传了。”
  
  段荷也说,要聊聊那些大家都想知道的事情。梦明便开始认真地问起来:“何欢,你们到底为什么要小巧转去观棠?”
  
  知道他们迟早会问的,何欢便把酒杯放下,看了黄巧依一眼,说:“哦。这都是她的错。”
  
  被这种目光一瞟,黄巧依心里一寒。
  
  『都是我的错?……我做什么了。』在黄巧依的印象中,自己并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根据之前听到观棠C类班同学说的话,她只不过是在初中毕业后就离开了观棠中学而已。
  
  “黄巧依,你记得莫渊宏这个同学吗?”何欢问。
  
  “莫渊宏?这个名字很耳熟呢……”黄巧依想了起来,“我记得,他是观棠的L类生吧。”
  
  提起这个名字后,何欢就再也没有露出笑意。他认真地说:“莫渊宏,他从初中开始就一直在我们班,是个书读得很差的学生。”
  
  “啊?等一下,”梦明突然打断,“何欢你们班不全都是C类生吗?”
  
  何欢说:“我们班C类生是绝大部分,毕竟班上人数很少,只有30几个同学。但莫渊宏他不同,他是我们班唯一的一个L类生哦。”
  
  经过何欢的提点,黄巧依回忆得更清楚了:“我记得莫渊宏这个人,他是个长得圆圆的小个子,而且……他的成绩的确可以用差来形容。”
  
  “对,差,十分差。”何欢说,“但是你们要知道,莫渊宏他梦寐以求的,就是考高分哦。他一直把黄巧依当做自己的奋斗的目标呢。”
  
  “我?目标!?”黄巧依兴奋地吃了一惊。她从没想过居然有人暗暗以自己作为榜样。
  
  何欢很确定地对黄巧依说:“莫渊宏每次考试,都有写战书给你吧。因为他学习挺努力的,一直都很向往黄巧依的优秀成绩,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考出高分。”
  
  黄巧依仔细地回想了一番。的确,从进入初中开始,每当大考黄巧依都会收到莫渊宏的挑战书。只是莫渊宏的成绩实在太低,无论哪科都完全不能和黄巧依相比。
  
  何欢告诉大家,以前,莫渊宏即使成绩一直都不行,即使自己的同班同学都是C类生,他也一直没有过半句怨言地、默默地自己学着。因为C类生们不会去学习,大家看了莫渊宏的学习劲头,都感到他十分可爱。在班里,他一直都是大家的好同学。他曾经不顾大家嘲讽地扬言,说一定要考出高分超过黄巧依的。可是,就在黄巧依离开观棠、考去临仙时,莫渊宏也跟着失踪了。
  
  “失踪!?”
  
  “他不会是转学什么的吗?”
  
  何欢说:“绝对不是转学。他完完全全失踪了,连他家人都来找过他,找不到。毕竟,我们都知道他追求高分,追求到了几近痴迷的地步。也许他觉得自己一辈子都赶不上黄巧依,或者觉得自己一辈子都考不上大学,已经自杀了也说不定呢。”
  
  自杀?
  
  因为读书压力而自杀,这的确颇为常见。但段荷心想,自杀过于平常了,根本没有必要藏起来怕被人知道吧。
  
  当中有很多人认为,是因为黄巧依转走,莫渊宏失去了高分的目标,再也不愿回来了。所以C类班的学生想,如果能够让黄巧依回到观棠,莫渊宏也许会出现。
  
  这就是他们要拉黄巧依去观棠的原因,是想用这最后的方法,尝试着把莫渊宏揪回来。
  
  这时黄巧依突然想起了,她转来临仙后,上个学期的期中和期末,都收到了同样的挑战书!
  
  “我上个学期收到的两封战书果然是!?”
  
  “哦对了,那都是莫渊宏写的。”何欢说。
  
  “为什么!?他不是早就失踪了吗?”
  
  何欢告诉她说:“莫渊宏抽屉里保存着很多很多给你的战书呢。从认识你起,直到高中毕业后的每场考试,他都预先把战书写好了。我们班里同学看莫渊宏一直没有回来,就有人……对了,是苏恬,她派米米来寄给你了。”
  
  想不到,莫渊宏一直对考高分的黄巧依这个目标如此执着。
  
  这时梦明突然发问:“可是,小巧是上个学期就来到临仙了的。按你们所说,莫渊宏也是上个学期开始时就消失的吧?”
  
  何欢点头说是,梦明便问他们为什么拖到现在才来找黄巧依。
  
  “因为上个学期我们在尝试各种手段,结果都没能找到他。而现在,我们正好没课了。”何欢解释说,“这个学期刚开学,我们的班主任沈老师就辞职了。我们严重不满,于是全班罢课。再说莫渊宏消失了,跟我们剩下全都是C类生的班级,上课也没用。”
  
  “全班罢课!?”
  
  观棠的整个班级完全罢课!这种事情,比学生自杀或失踪要轰动的多了。
  
  “不,你刚说沈老师?”黄巧依对这个老师倒是印象很深,“我记得他!他的课讲得很好!”
  
  “对,黄巧依你也记得啊?”何欢笑着说,“虽然我们全都是C类生,但一直很爱听他上课的。”
  
  梦明大吃一惊:“什么?C类生也听课!?”
  
  何欢点头,兴奋地告诉梦明,说沈老师上课和其他老师都不一样,很少会讲课本上的无聊内容!他一讲课,就是天马行空谈天说地,气氛非常活跃,全班人聚精会神十分积极!
  
  “这样的老师?”梦明从来没见过。
  
  何欢还有滋有味地介绍道:“是的!第一天上他的课,他就把我们全班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他一来就把应试教育华丽地抨击了一通,听得我们一愣一愣的。……而且课堂上他也十分搞笑啊!有人在下面传纸条说他口臭,被他发现了,结果他公开说:即使我有口臭,你们也不应该用这种方式表达,你应该偷偷买口香糖放到老师桌上。哈哈!还有还有……”
  
  “对的对的!沈老师的性格就是这样,他的课我也喜欢,和那些只会读课本的老师完全不同呢!”黄巧依说,“据说他有一次批改作文时,发现一篇作文他根本看不懂,其实那篇文章写了一堆内部不良用语。他居然给打了满分!还评语道:能把自己的东西结合到作文中来,光是这点精神就值得褒奖了!在那以后,同学们老是偷偷用那篇不良作文笑话他……”说完她又对着梦明,“没有学生听沈老师的课会想打瞌睡的。”
  
  “我上谁的课都不打瞌睡啊……”梦明只是看小说而已。
  
  “辞职了……真可惜啊。”黄巧依露出惋惜表情,段荷也好奇地问:“这个沈老师为什么辞职?”
  
  “就是不知道原因啊!所以沈老师一无故离开,我们就全班罢课不上了。但我们把话说回来吧……”何欢又重复了一次,“莫渊宏失踪了,班上同学都很担心他,但又想不到办法……于是就合计想把黄巧依拉回观棠中学。”
  
  段荷说:“整个C类班都出马吗?梦明,你的对手不少了。”
  
  “哈哈,不会的不会的。”何欢大笑道,“既然梦明都胜了我了,那么很多学生都不会敢出手啦。”听起来,何欢在班上算是成绩比较好的人,“不过你们还是要小心。虽然我和韩小薰不会再动手,但可千万别放松警惕。我们班有比我们成绩好的学生。”
  
  有人问:“那么何欢,你觉得还会有谁来?”
  
  “这个嘛……我和韩小薰都算是行动失败,那么下一个来的,应该会是叶玲了。”何欢说。
  
  叶玲,听起来也是个陌生女生的名字。
  
  何欢提醒大家:“叶玲这个人,上学期的区排名是全区第13名,是我们班的第一名。但她的风格和我还有韩小薰完全不同。我提出的是和诸葛梦明一对一游戏,这是我的兴趣;韩小薰虽然刁蛮,但好歹也是当面强抢。……而叶玲绝非如此。”何欢把音调放低,轻声说,“她的阴谋诡计可多了,不会光明正大的,她可会趁你们毫无防备的时候,从背后偷袭哦……”
  
  这话听得让人有点毛骨悚然。
  
  既然他们班全班罢课,那么便随时都会有闲暇时间。幸亏有何欢的提点,让大家知道必须时时刻刻小心才行。
  
  “我再告诉你们一条吧,”何欢说,“叶玲擅长侵入人的听觉。她使用的是古典幻琴术。”
  
  “啊?是否琵琶之类的?还是筝?”
  
  “何欢,你把这个都告诉我们,没关系吗?”
  
  “没关系没关系!”何欢又爽朗地笑起来,“她可不在乎这些,她阴险狡猾的很,就算全世界人都知道了这点,她也不怕。……总之,我们得把饭吃饱!”何欢见他们也没啥问题了,转头挥手说,“服务员,再加两碟!”
  
  『哦,下一个是叶玲吗。是女生呢……』梦明想。
  
  而段荷更操心的,则是那个神秘失踪的L类男生。
  
  他名叫莫渊宏,是个追求高分的差学生?
  
  她想,即使黄巧依去了观棠,那个叫莫渊宏的人就真会出现?……而且,这个班的班主任,怎么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辞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