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临仙飘香 -Quiz 86- 两个人的考试

  从街边抬头望去,整座楼一片漆黑。
  
  废弃了的校舍就像一栋鬼屋,绝不会有人接近。
  
  大教室里连灯也没有,只有借着窗外的月光才能勉强看见教室内的摆设。
  
  室里唯有的两人——诸葛梦明与叶玲,每个人占据了半边的空间。
  
  昏暗中,梦明看不清对面叶玲的脸,只能勉强看见她的嘴角略带的笑容,还有身体执笔准备写字的动作。
  
  明明刚刚才和她对过话,可是现在,梦明却总莫名地感觉到她的身体像魂一样。
  
  『来吧。只要一听到琴声,我就把藏着的琴打落!』梦明心想。叶玲说了,这里的琴还有很多很多,不知在哪些角落还挂了不少的金属撞琴。不过短时间内的琴响,是无法对大脑进行暗示的!
  
  梦明拿起试题在月光下看了一眼。
  
  这是一套有模有样的两张试卷,标题上写着:高一年级综合科判断模拟题。
  
  『原来是模拟练习题啊……这类题目一般都是有答案的。不过……判断题?』
  
  所谓判断题,就是题目里给出一个命题,然后后面有个括号让学生填入对错。认为命题正确的,填√;认为命题错误的,填×。
  
  两张试卷,满分100分,共60个题。前50题每题1.5分,后10题每题2.5分。
  
  唯一的答案在黄巧依脚下的书包里,没办法过去拿。
  
  『答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梦明抬起头望叶玲,『她在干什么……』
  
  叶玲一个字也没有写,只是悠闲地坐着,坐着。
  
  『为什么不动笔,为什么也不摇琴?』
  
  “诸葛梦明,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突然,叶玲说出这句话。
  
  “什么!?”
  
  “你好奇我为什么不写答案对吧。”叶玲说,“和你这种程度的人考试,我觉得十分轻松,没有必要先动笔。夜晚这么长,我陪你考到明天天亮都可以。只不过,这样会让黄巧依吹一晚上的寒风哦。”
  
  “你……!”
  
  梦明知道阳台上的黄巧依穿得并不多,而且零也在教室外等着。
  
  叶玲又说:“如果你急了,马上乱答完这60个题,把考试结束掉也行。”
  
  『可恶……』梦明当然不能着急。谁知道叶玲在这场考试中还会使出什么手段,自己乱来就必输无疑!
  
  谨慎,要谨慎。
  
  既然是判断题,那每个题的对错都有50%的几率。
  
  没错,必须先做试探。这种考试就和赌场一样,起先几局花点筹码不要紧,为的是先看穿对方!
  
  梦明拿起铅笔,往试卷上填入姓名后,在第1题,也就是1.5分值的题目括号里画了一个√。毕竟只是试探,没必要去花2.5分的题。
  
  “哦?”叶玲见梦明有动作了,也提起笔来,同时说,“你认为第1小题是正确的吗?好吧。”
  
  『嗯?』梦明刚才并没有做什么防范,奇怪地心想,『我的答题动作被她看到了?也难怪,画√和画×,一个是一笔,一个是两笔……刚才我只画了一笔,她肯定知道是√了。』
  
  可是梦明没有想到,叶玲居然也只填入第1题!
  
  她也只画了一笔。
  
  『怎么!?她也填√……为什么在我填了答案之后,她才填?』让梦明感到更奇怪的是,『而且,她怎么也只填一题!?』
  
  梦明答了第1题,叶玲也是。两个人的答案都是√。
  
  『她,抄我?……』刚答一题,梦明就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
  
  他立刻拿笔填入第2题。
  
  这次,梦明选择了×。
  
  果然,叶玲看了也填入第2题,答案是×!
  
  『为什么。』梦明搞不懂了。叶玲不使用琴,而直接抄袭梦明,这算是怎么回事!?
  
  当中,是不是有什么陷阱……
  
  梦明觉得不可思议:『如果照我们这样一题一题写下去……考到最后,我们岂不是同分吗!?』
  
  突然梦明想起了叶玲之前说过的话。
  ——只要你分数比我高,你就带她回去。要是你分数不比我高,她就留给我们观棠。
  
  ……
  
  『可恶啊……』想到这里,梦明立刻明白了。这当中藏有一条自己不小心答应了的隐含规则!这场考试,对自己是绝对不利的——『如果考出同分,那么我的分数就不如叶玲高!这样的话,等于是我输了!』
  
  叶玲见梦明终于明白一些了:“你好像想通了呢。这下懂了吧,我根本用不着冒险出手,更不用去偷看答案,只要完全抄你的就行了。”
  
  “哼,你以为你能看清我的答案吗!?”梦明迅速抛起试卷,遮住叶玲的视线,提高手速在第3题上唰地画了个×。
  
  “哦。第3题是,×。”叶玲边说,边从容地填入×。
  
  『怎么可能!?』梦明又是一惊。自己这么快的速度,居然还会被她看到!?
  
  梦明不信邪,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拿起两张试卷交替变化起来!『诸葛流千术——妙手生花!』他右手找准空隙,在试卷的其中一道题上飞速画了两笔直线!
  
  最后,梦明把两张试卷铺回台面。
  
  “怎样。”他自信地望着叶玲。
  
  叶玲说:“第32题,√。”
  
  梦明低头一看,自己试卷第32题后面的括号里,的确是个√。
  
  叶玲解释道:“想画两笔来骗我?……√的话,也可以用两笔直线写出来吧。”
  
  梦明惊诧地抬起头来。
  
  对面的叶玲,竟然能完全看穿自己的妙手生花!她有这么好的眼力吗!?
  
  『不,不可能的……更何况这么昏暗的月光下……』梦明觉得事情蹊跷,『不对,这不合逻辑。』
  
  梦明想起了段荷的话——一旦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就不要随意相信!
  
  『这太不对劲了……』梦明心想,『我刚才,是不是已经中了什么暗示了!』
  
  
  
  迄今为止,两人总共做了四个题,大家填的答案都一样。
  
  梦明思考,叶玲是否早就以什么暗示控制了自己的脑神经,自己答的是什么答案,叶玲都知道!
  
  『如果是这样,那不是几乎没可能考赢她吗!?不,不对……』梦明又想起段荷还说过——暗示是绝对无法直接影响你的逻辑的。
  
  没错啊,自己想什么,对方怎么可能知道……
  
  『对,我一定,一定只是看到了假象吧!她没有可能看穿我的笔的!……是不是我的视觉,已经被抓住了!?』
  
  梦明轻轻闭上眼睛,仔细聆听。
  
  考场内一片寂静,偶尔传入屋外的风声。
  
  之前梦明曾苦练过探索自己是否被下了暗示,现在的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大脑依然是清醒的。
  
  他再度睁眼,一切和刚才完全一样。
  
  眼前的,居然不是假象……
  
  『叶玲知道我的答案,这是事实。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找不到这点,那就无法干扰她的抄袭。这场考试就几乎没有胜算!
  
  只考了四个题,梦明已经有点焦虑了。
  
  叶玲见梦明的表情露出了慌乱,便十分自若地对他说:“所以我说了,你不要着急,慢慢来吧。60个题,考足一个晚上都可以。”
  
  『混蛋……我可不想和你耗那么久!』梦明想,现在必须改换方针了,『好吧……那我就把目标定在毁掉她的试卷!』
  
  如果答题很难考赢,那么破坏试卷就是最方便的一条路。
  
  可是叶玲却又说:“诸葛梦明,你是不是心里很烦,想干脆毁掉我的试卷呢?”
  
  “哼……”
  
  叶玲说:“但你得记得哦。之前说好了的,两人的试卷都交给黄巧依批改。主动违规判负。如果你毁了我的试卷,那交不出试卷就是你主动违规,而我是被动的,判你负哦。”
  
  『什么……?这规则!?』
  
  “诸葛梦明,拜托你不要那样子瞪我。我出这规则只是为了能多和你玩一会儿嘛。”
  
  梦明原以为叶玲说“让黄巧依来批改”只是为了公平起见而找个第三人来阅卷……想不到,竟然是阻止自己毁掉叶玲的考卷!
  
  这么说,梦明只能靠分数来赢。
  
  他如果不发现叶玲的抄袭手法,就什么出路都没了!?
  
  『……她实在是狡猾,狡猾到不行!只有这样了……』
  
  梦明操起笔,把试卷放到桌子侧面填入了一个题。
  
  叶玲也跟着填了一个。
  
  梦明又把试卷拉到桌子与胸口之间,找到括号填了一题。
  
  结果,叶玲照样填入。
  
  叶玲说:“你填了第10题还有第22题,两个都填的是√。”
  
  『这样都能抄到吗……』
  这次,梦明干脆把试卷放在桌底,随便找个括号乱填了一个×。填完后拿起来一看,自己才知道是第24题。
  
  叶玲立刻说:“24题,×吧。”说完也跟着填入。
  
  不管藏在哪,叶玲都能知道!?
  
  梦明的试探根本达不到任何效果!
  
  『无论如何,只要我写题她就知道位置……有没有,还有没有更隐秘的方法呢?』
  
  梦明又试了多种方法遮住叶玲的视线,可是一点用处也没有。最后,他干脆使出千术!
  
  『新诸葛流千术——纸墙!』
  
  梦明拿出之前买来的那本杂志,撕出一张纸,往前一抛,大面纸墙挡在两人之间!
  
  视线被完全挡住,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梦明迅速写下一题,随后翻盖住试卷,撤掉纸墙,以免看不到叶玲的小动作。
  
  可是叶玲没有任何小动作:“不要白费力气了。那种东西只对何欢才会有用。是第23题吧?是×。”
  
  完全挡住视线都不行!?
  
  “你到底是怎么看到的!”
  “考完我就告诉你。”
  ……
  
  两人的题目已经被填入了十来个。前50题,答了14题,后10题答了2题。
  
  “已经考了四分之一了。”叶玲说,“你的速度不错嘛,再慢点好不好?”
  
  “慢点?……”
  梦明的额上已经开始淌汗,满心都是焦虑,不安。
  
  『根本不知道她是怎么办到的!……这样下去,我,我会输的啊!』
  
  之前他们约定过,梦明输了就不再来找麻烦了。原本梦明是有自信赢才答应的!
  
  『怎么可能输呢……诸葛流千术是不会失败的!就算她能够抄到我的试卷,我也应该能想到更好的办法才对!』
  
  梦明苦思冥想。
  
  他认为,挖掘叶玲的手法实在太困难,便决定走另一条捷径——
  『不和她考试了,先想法子去救小巧!』
  
  叶玲曾说过——我琴一响就能让她掉下去。
  
  『也就是说,叶玲是通过琴声操作一切的。如果琴不响,小巧就安全了。』
  
  这是梦明的分析。
  
  四周黑漆漆的,看不到藏匿在暗处的撞琴。不过,空旷的教室除了几张书桌外,并没有什么遮掩物!
  
  『只要找到所有琴的位置,然后一举击破!可是……叶玲她并不摇琴……』
  
  因为叶玲可以抄梦明的试卷,所以完全没必要出手。梦明想,是不是该以什么手法,逼叶玲使出琴铛!
  
  『目前她有的是优势,』梦明算了算,两人还剩下四分之三的题,『只要我主动出招!……』
  
  『新诸葛流千术——火焰箭!』
  一支火焰箭,射入了叶玲的椅子一脚!
  
  叶玲坐的椅子烧了起来。她好奇地低头看了一眼,问:“干嘛?”
  
  “呃……!”梦明一愣,“看不到吗?烧你座位啊!考试中不准离开座位吧,你说过的,主动违规判负!”
  
  梦明烧的是椅子而不是试卷,这并不算违规!
  
  火焰开始往上方蔓延了,如果火烧到叶玲,她就不可能不起来!
  
  叶玲转过身子,弯腰在身后的黑暗处摸索了一番,找到一瓶矿泉水,然后拧开瓶盖!不料,这瓶水被梦明突然袭来的铅笔击飞!
  
  “我知道你为了对付我,肯定会准备水。但我不会让你浇灭的!”
  
  梦明眼前坐着的是精神系C类生,手脚根本就比不过梦明的速度!
  
  梦明心想:『快,使出琴来应招吧!』
  
  结果,梦明依然没有听见琴声。叶玲继续回头,拿过矿泉水。
  
  她身后的水摆着一大箱!
  
  叶玲一拿过水瓶,水瓶就被梦明用力打飞。
  
  在五六回合后,叶玲虽然有点手忙脚乱了,却突然说:“诸葛梦明,你的铅笔应该只剩下3支。”
  
  “什么!?”梦明一摸口袋……果然,带来的铅笔不多了!他露出了惊愕的表情,仿佛中了叶玲的计策一样!可是梦明内心没有慌乱,这一点他其实考虑到了:『哼,想耗光我的铅笔……可惜,这策略我早已看破了!』
  
  梦明还剩三支笔,但这已经足够使用了!
  
  就在叶玲以为梦明不敢再丢铅笔,便匆忙开始倒水灭火时,梦明已经看见了叶玲的动作里有些慌神!——那些铅笔,起到作用了!他立刻再次拿出刚才的杂志,切下几页,迅速把纸片撕折成几百把小伞。
  
  “接我的新招吧。新诸葛流千术——蒲公英之伞!”
  
  叶玲轻轻抬头一看:“这是新招?你不是对何欢用过吗?”
  
  “还没完呢!”梦明从剩下的三支铅笔中,抽出一支铅笔点燃,“煽风点火!”
  
  叶玲仍然忙于灭火,根本来不及注意这一切,梦明已经把数百把小伞八面抛出,同时一挥火焰,把所有小伞点燃!
  
  “新诸葛流千术——蒲公英花火!”
  
  大片火花从梦明的座位飞出,光彩四射,点亮了考场的每一个角落。蒲公英花火,就像烟花绽放一般,在黑漆漆的深夜里分外抢眼!
  
  考场明亮了。
  
  『被我看到了!』
  
  梦明抬起头张望。他一早就打算迷惑叶玲,让自己顺利使出这招,之后靠自己的双眼捕捉所有撞琴的位置!
  
  他看见了,考场好多角落里都悬挂着小金属撞琴。
  
  一片光明,叶玲无法阻止他的视线!
  
  『新诸葛流千术——小火焰箭!』
  
  梦明朝每只撞琴飞出一支小火焰箭!
  
  『来吧,应招吧!』梦明说:“再不摇琴的话,你的所有武器都会被我击落哦!”
  
  叶玲把脚下的火浇灭后,只是随意地坐着,毫无动静。
  
  『她,怎么还不动手!?』梦明还剩有两支铅笔,还留有后续手段!他一直盯着叶玲的手脚,只要叶玲一摇琴,就能看穿叶玲是如何操作琴声的了!
  
  可是,琴声依然没有响起。——叶玲根本就不理会他!
  
  『怎么会!?』梦明完全无法理解,『遇到这么危急的情况,这时如果是周纶羽或是郭淀,甚至是何欢都会有所应对吧!……怎么可能,叶玲一点反应也没有!?』
  
  考场里冒出大量响声:当啷当啷当啷……叮铃……锵……
  
  那是藏在暗处的二十只金属撞琴的落地声。可梦明有点郁闷:『我第一次使出这么漂亮的招数……居然,居然不理我!?』
  
  花火灭了,考场重现漆黑。
  
  『结束了……』梦明心想。因为所有的琴都已被打落。
  
  他手里的试卷,依然只完成了16个题。
  
  “叶玲,你的琴都没了。这样你就不能把小巧怎样了。”梦明说完,刚想起身去救黄巧依,突然,身后又传来一声琴响。
  
  『还有漏网之琴!?』梦明立刻循声挥出小火焰箭,可是……
  
  火焰箭打到了墙上,跌落在地。
  
  『什么!?』梦明立刻回头,继续朝那琴声传来的位置丢出小火焰箭。
  
  偏左一点,偏右一点,偏上偏下的位置,梦明都射了一遍。
  
  可是,所有的箭都射空了。
  
  那里传来的琴声并没有停息!
  
  终于叶玲说话了:“诸葛梦明,我说过我和你考试十分轻松吧。因为你的那些小把戏是赢不了我的,我一早就都看透了。”
  
  梦明才不管她看透没看透,他想知道的是,身后那个地方没有琴,却为什么会不停地响起琴声!?
  
  清脆的琴声灌入梦明的耳中,梦明却无法阻止!
  
  『这,这不可能!琴声明明就是从那个空位传来的!』
  
  梦明用火焰照明,反复寻找身后的那个位置,一遍又一遍,却依然没能发现撞琴……
  
  『难道说我,我被下了暗示……我已经中了幻琴术……?』
  
  叶玲说:“诸葛梦明,你也太禁不起考验了。才写了四分之一的题目而已,你就中了幻琴术……认输算了吧,你已经输了。”
  
  她的神态,还是那么的悠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