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九 竞赛追寻 -Quiz 89- 报名的最后期限

  周六的晨光带着一股温暖的氛围,透过窗帘洋溢在床边。
  
  苏恬微微睁开眼睛,略带慵懒地爬起身来。她感到头脑有点胀胀的,朦胧中还觉得晚上似乎做了很多很多奇怪的梦。
  
  她渐渐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在床上坐着,还猛然惊觉窗台边居然还睡着一只谜样生物!
  
  苏恬只觉得浑身一颤,不由得往床后靠去。她还发现房间四周的布置全都变了。
  
  这不是自己家!
  
  掀开披在身上的毯子一看,自己连睡衣都没换上,居然还穿着临仙中学的校服。她很吃惊这是什么地方,立刻爬起来走向外面,左顾右盼地来到厅里。
  
  厅里坐着的是诸葛梦明,看见苏恬一脸惊讶的样子,便赶紧告诉她:“你醒啦?这里是我家……”
  
  “我怎么会在这的!?”
  
  梦明边揉搓着没休息好的睡眼,边起身说:“因为我不知道你家在哪,又不知怎么联系何欢或韩小薰,你又死活不醒。”
  
  可苏恬还是没搞懂梦明的意思,继续追问梦明,于是梦明把昨晚发生的事情重说了一遍。虽然当晚苏恬一直迷迷糊糊的,但也对昨晚的事情留有一点点印象,又看看自己身上穿着的是黄巧依的校服,才相信了梦明,松了口气。
  
  其实还好苏恬昨晚在这里睡下了,不然梦明还不知怎么跟舅妈交待。因为昨天黄巧依的妈妈也是一觉睡到了傍晚,晚上等了半天都不见女儿回家,有点担心,便上来找梦明问。梦明说黄巧依已经在这里睡着了,然后用华丽的诸葛流千术把苏恬包装成了黄巧依,以此顺利地骗过了舅妈的眼睛。他还谎称这几天学习比较紧,黄巧依会常来这里学习到深夜。舅妈才放心下楼。
  
  梦明从冰箱里拿出面包给苏恬做为早餐,还告诉她说这里就在临仙中学附近,问她知不知道回家的路。但对苏恬来说,即使迷路了也不怕,有米米能给她指路的。
  
  “对了,有些问题正好问你。”梦明还没让苏恬离开,想从她身上应该还能了解到一些资料,“关于那个莫渊宏,你们真的不知道他在哪?连家庭住址都不知道?”
  
  苏恬说:“是的。莫渊宏好像一直都是一个人住,也从没带过同学回家。”可是听梦明的口气,他好像有莫渊宏的消息。
  
  梦明的确是知道如何能找到莫渊宏了,他说:“昨天我遇到了你们以前的班主任。”
  
  “沈老师!”
  
  “是的。他告诉我,莫渊宏会去参加竞赛考试。”
  
  “啊!真的!?”苏恬忙说,“沈老师居然会知道?”
  
  沈老师曾对梦明说过他是某次监考发现的。
  
  苏恬心想,原来竞赛考试上有莫渊宏的消息。她便准备把这个事情告诉同班同学。这时梦明又问她:“还有,你知道竞赛考试吗?我一点都不懂呃。好像要报名?”
  
  在苏恬得知梦明为了帮自己班找回莫渊宏,所以要去参加竞赛后,十分感激。她刚想告诉梦明些什么,屋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是谁!?”梦明一惊。
  
  舅妈?来找小巧的话,糟了……
  
  “你叫苏恬吧?先躲起来!”梦明赶紧慌神地对她说。
  
  即使来者不是舅妈,自己突然带个观棠的女生回家,也不能随便让人知道啊!
  
  苏恬忙问:“躲,躲哪?”
  
  “随便躲!如果是舅妈,我马上就应付好。”这时梦明已经跑去开门了。
  
  苏恬只好匆匆跑进洗手间。
  
  梦明开门一看,眼前的人物吓了他一大跳。
  
  “白玖,还有……林景炫!!你们……”
  『这两个人怎么会突然来我家!!』发现是他们,梦明的身子猛然一抖。他支支吾吾的,不知该说什么好。
  
  “什么‘你们’啊。”林景炫觉得梦明怪怪的,说,“你和小巧昨天都没来上课呢,而且一整天都联系不上,连王老师也一起过来找你了。”
  
  “真是对不起,没来得及请假……等等!王老师!?”
  
  “哦呵呵呵呵呵!”王老师突然从侧面一个亮相,站到林景炫和白玖两人中间,“诸葛梦明,黄巧依也在吗?还不请我们进去?”
  
  梦明一想,屋里没有黄巧依,只有……苏恬啊!而且还在洗手间里躲着。他更慌了:“进……等等啊!”
  
  现在当然不能请他们乱入了,因为梦明脑子里顿时冒出了这几人看到苏恬后的反应:
  ——“哦呵呵呵呵!你窝藏小女生,还让她穿临仙校服玩!?”
  ——“喂梦明,她是?啊,你,你居然…………昨天不来上课,果然是有原因的!我能理解!”
  ——“梦明,你们俩是什么关系?”
  ……眼前的三个人中,不能让任何一个人知道苏恬在这啊!
  
  梦明想,这些人都是第一次来他家做客,肯定要到处溜达的,洗手间也会要用。他忙回屋找到苏恬,小声说:“快来!这里,藏我房里!”
  
  苏恬也只好笨拙地答应。
  
  两人匆匆跑进梦明的房,里面干净整洁,空空荡荡,桌子和衣柜都偏小,连一点能藏人的屏障都没有。
  
  “糟了……该怎么办?”梦明甚至往窗外望去,但这里是20层。……
  
  “给你添麻烦了……”苏恬很抱歉地说。
  
  梦明又看了一眼苏恬。
  
  她的身形和黄巧依差不多,仿佛还要矮一点……
  
  于是梦明灵机一动,突然想起了上学期刚开学时,自己在夜里躲过三缺一四人组的手法!
  
  “苏恬,站到这里来!”
  
  他让苏恬站到墙角,然后。
  
  “诸葛流千术……纸墙!”
  
  
  
  门外的三人都在纳闷。
  
  白玖不明白梦明怎么了,林景炫直接瞎猜说:“多半是把他学习复习的秘密武器藏起来呗。”
  
  “哦呵呵呵呵呵!我是比较清楚的哦!你们这个年纪的男生,要把什么‘秘密’藏起来……”王老师亲热地弯腰凑近林景炫的耳边说,“对吧,小炫子?”
  
  “啊,哈哈……”这次换林景炫张大嘴苦笑了,“但,但完全看不出梦明是那样的人吧……”
  
  “?”←白玖。
  
  这时梦明终于冲过来打开大门:“请……进!”
  
  于是师生几人第一次走进了梦明的家。林景炫边拖鞋边嘟哝着说梦明不够朋友,毕竟认识他这么久了,虽然早知道梦明的父母不在,却从来没进过他家。他又转头看了看身边认真又礼貌的白玖,说:“我没来过也就算了,连白玖同学都没来过你家,你做人真的没啥意思啊。”
  
  梦明无奈,请他们坐下后就过去泡茶了。
  
  王老师本想一次能家访到梦明和黄巧依两人的,她敏锐地发现梦明冲茶的动作一点也不熟练,立即说:“黄巧依在哪里!?”
  
  这一问,让梦明差点把开水洒出来。
  
  “黄巧依昨天住院了。”梦明说谎还是比较熟练的,脸不红心不跳,毕竟出千也出了这么多年了。
  
  “啊!?她在哪间医院?我要去看她!!”林景炫赶紧起身嚷道。
  
  梦明认真地说:“她说不欢迎任何探访啦。”
  
  “我,我去也不行吗!?”←林景炫。
  『就是你去才不行吧……』←梦明。
  
  “梦明,我去可以吗?她病了,我想去看看。”白玖也突然问道。
  
  “呃,白玖的话……”梦明一慌,赶紧又想了个应付的办法,“不,也不是说不行……但女生的话,一接近就会被传染的哦!”
  
  “啊?被传染?”白玖吓了一跳,不大敢去了。
  
  “哦呵呵呵……梦明同学……”王老师依然还是那么敏锐。她走到大厅中央,观察了整间屋子,嗖一下拿出教鞭:“黄巧依,她得的是什么病呢!?”
  
  『王老师教鞭随身带的吗……』←梦明。
  
  但梦明说谎还是那么有模有样:“医生说是最近流行的新病种,具体名字好像是几个英文字母……哪几个来着……?”
  
  “啊,是不是EULT?”林景炫一听梦明的话,便像是知道了什么。
  “啊,如果是EULT的话,那的确很容易传染啊。”白玖好像也有所了解。
  “嗯,”王老师露出鄙夷的神情问,“梦明,她是不是得了这个啊?”
  
  梦明警觉地发现王老师说话的神色里透露着一些诡异。
  
  梦明想,该承认是这个病吗?他对这个病一无所知。不过看林景炫和白玖都觉得有可能是这个病……『那就顺着说下去?……不,还不行。王老师那个表情有不妥!……得再试探一下!』
  
  梦明说:“EULT?我有点记不清了……就知道她得的病的确是很容易传染的。王老师了解EULT吗?”
  
  “哦?我嘛……”王老师说,“最近我也有看报纸,传染病的话倒有可能是这个EULT,但根据梦明同学刚才所说,黄巧依得的好像是只会传染给女性的病吧?EULT病毒可是男女通吃的。”
  
  『好险……!』梦明松了口气。
  
  “但如果是LCI病毒的话,倒是很有可能。”王老师说。
  
  “怎么呢?”梦明还在试探地问。
  
  “这个病毒也是新的传染病,不过很好治就是了。”她边回想边说,“住院一星期就能根治,而且只有女性能得。”
  
  “LCI吗?我也听说过……”白玖迷迷糊糊地说。
  
  梦明想:『哦,既然他俩都这么说了……』
  
  “啊对了!诊疗期的确很短时间就够的。”梦明认为找到黄巧依也不需要太久,说这个病正好,“而且我清楚地记得,那名称的确是三个字母的!一定就是LCI了。”
  
  “你确定?”王老师追问,“……最近的新传染病,三个字母的只有LCI哦。”
  
  “嗯,确定。医生说的就是这个。”
  
  梦明觉得终于混过去了,不料林景炫突然大叫一声:“怎,怎么可能!!怎么会是LCI!!!”
  
  “啊?……”梦明睁大眼望着他,“怎么不可能啊……”
  
  林景炫赶紧拉着梦明的衣领,紧张道:“你怎么会让小巧得这个病的!!”
  
  “到底怎么了啊……”梦明不明所以,边说边喝下一口茶。
  
  “LCI!”林景炫说,“孕期女人才会感染的病!”
  
  梦明一口茶喷出来。
  
  林景炫怒指梦明:“小巧怀孕了!?到底谁干的!!快点说!!!”
  
  梦明立马慌了,额上落下豆大汗珠。他偷偷用余光看了看正在冷笑着的王老师,这才终于发现:『陷阱……这是王老师的陷阱!』
  
  王老师不过是挖了个坑,梦明跌得阳光灿烂。
  
  『怎么办,不能现在就认输啊!』梦明立刻再度仔细思考,有什么办法能圆过去!
  
  这时王老师终于说:“哦呵呵呵呵呵!梦明,你说你确定小巧是得了这个病的吧?你做了什么,要负责哦。”
  『我什么也没有做!』
  
  林景炫拍了拍梦明的肩膀说:“我去探病没事吧,反正我是男的,不会被传染。即使她怀孕,我也相信不是你干的。”
  『小巧没有怀孕啦!』
  
  “那我也要去探病。我没有怀孕,所以不怕传染。”白玖也说。
  『你怎么这么若无其事的!』
  
  ……
  
  『为什么你们三个比C类生还难应付啊!!!』←梦明。
  
  
  
  后来他们还嚷嚷着要在梦明家里四处兜兜,梦明便把所有房门打开让他们参观。
  
  在梦明的房里,林景炫见到了熟睡的零,激动地说见到god了。白玖却突然嗅到房里有女生的气味。在梦明再度慌神之际,林景炫认为这一定是黄巧依的余香,因为黄巧依是常来梦明房间的。不过他们三位客人都不约而同地发现,这房间虽然整洁,但布局好像不大协调……
  
  特别是王老师,她直接摸着一边墙说:“这堵墙,怎么这么厚呢……”
  
  他们认为,这堵墙不但占据了屋里的空间,而且没有任何实际用途,只能用来靠。林景炫说着便想靠上去,他不知道一靠就会垮的啊!
  
  这时窗外突然飞来一只大鸟,发出“嘎”的一声,才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窗边。
  
  米米的出现,让梦明和纸墙后边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再后来,梦明在厅里问了他们关于竞赛考试的问题。
  
  白玖很惊讶:“梦明要去参加竞赛?好厉害啊。”
  
  “不是啦,我只是问问而已。”
  
  王老师告诉他,竞赛考试是谁都能去参加的考试,只要报名就可以了。竞赛的特点是题目难,规则特殊,根据你的竞赛成绩高低,颁发不同的奖项,优秀的考生还能获得继续参加更高等级的复赛资格。但竞赛和高考并没有太大关联,所以高中生很少会去参加,多半是想要得奖,或者测试自己实力极限的人才会去考。
  
  林景炫说:“区里的下一场竞赛好像是数学竞赛啊!我有亲戚朋友报名参加的。首先是区里的初赛,成绩好的便能进入省里参加复赛。今天过后,数学竞赛初赛的报名就要截止了,下一场要等两个月。”
  
  “是数学竞赛吗!?”
  梦明终于得到了关于最近一场竞赛的讯息。
  『数学……莫渊宏一定会去参加这个数学竞赛吧。既然今天是报名最后一天,那我得赶紧了。但报名地点……』他抬头一瞅这三人,『又不能问他们……一问他们就知道我要去报考。林景炫倒没什么,白玖肯定会说要跟着来参加,王老师最麻烦了,她似乎啥都能看穿的……』
  
  一聊到学习,林景炫便说时间不早,该回家复习了。
  
  王老师早就有离开的意思,她还有好多作业没批改呢。她对梦明说:“总之你们没事就好,帮黄巧依请个假吧。落下的功课,她应该能很快补上来。”
  
  “希望小巧早日康复。”
  
  白玖倒是想多坐坐,但看大家都要走了,不好意思说留下。
  
  她想来想去,便鼓起勇气主动问梦明:“下次我还能再来吧?”
  
  “可以啊。”梦明虽然欢迎,但还是提醒她道,“不过下次来之前记得打个电话……”
  『因为这次我实在受够了……』
  
  
  
  在他们离开后,梦明赶紧回到房里把纸墙哗啦啦拆掉。他原以为苏恬一定站累了,不料苏恬刚一出来就捂着嘴想笑,她忍笑都忍出眼泪了。
  
  “有这么好笑吗……”←梦明。
  
  “我,哈哈,我全都听见了……”苏恬说。
  
  “别笑了,我一向拿他们没辙……”
  
  几经压制,苏恬终于止住了笑意,对梦明说:“你要参加数学竞赛的话,今天是最后期限吧?”
  
  “嗯,还好他们提醒了我。”
  
  “你不知道报名地点吧?我带你去。”苏恬说。
  
  “啊!?谢谢了!不过你还不回家行吗?”
  
  “没关系,顺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