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九 竞赛追寻 -Quiz 95- 合作决裂

  在炯光大厦第60层的服务台前,提前离场的梦明拿出准考证给服务员看。
  
  “0004号吗?好的,马上。”服务员答应完毕后,就回头找到0004号的存放物品。
  
  梦明想的没错。只要在服务台处出示准考证,就能拿到相应考号的寄存物品。而服务员并不知道,梦明那张准考证是伪造的。
  
  不久后,服务员拿出一个书包给了梦明。
  
  梦明并不知道莫渊宏的行装是什么,但既然服务员这么肯定,加上这个书包又有点土气,实在挺像莫渊宏的。
  
  梦明便接过书包赶紧离开服务台了。他跑向61层的餐厅,同时搜出了书包里的东西。他找到包里有一张学生证,上面果然是莫渊宏的名字!
  
  『果然。根据我和苏恬那天遭到的袭击来看,莫渊宏只懂得傻乎乎地直接作弊,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欺骗对手。居然这么轻易就露出考号让我看。』
  
  现在仍在第二场考试期间,十分安静。61层餐厅空无一人,梦明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打开了莫渊宏的书包。
  
  书包里只有一些随身物品,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
  
  要的就是这台电脑!梦明抓紧时间,把这台电脑打开:『莫渊宏这样作弊,他一定需要记录所有考生的资料!他的资料一定就在这个电脑里面!』
  
  电脑稍稍读取了一下档案后,屏幕上出现:
  Enter Password
  
  『果然需要密码……不过这也在预料之中了。让他看看诸葛流千术破解密码的方法!』
  
  梦明刚准备翻查莫渊宏的其它随身物品以寻找密码,想不到要求输入的密码居然是——
  物体M沿着倾角为a的光滑斜面从静止开始下滑,当下降的高度为H时,重力的瞬时功率表达式为:_______________
  
  『…………………』
  梦明的额上流汗了。
  
  
  
  段荷挂上手机。
  
  “刚是梦明打来的,”段荷对周纶羽和沈老师他们说,“他问我一道题目怎么做……”
  
  “还能打电话询问题目解法?”周纶羽不认为考试的规章制度有这么烂,段荷便告诉他,梦明问的是莫渊宏的电脑密码。是传说中的随机出题密码系统:随机出一道题,只要答对就能进入电脑。
  
  于是他们都明白了,是梦明在考虑如何对付莫渊宏。
  
  “莫渊宏?”坐在一旁的猴子男问,“他还活着?”
  
  “嗯。”沈老师回答说,“我见过莫渊宏参加竞赛。他是个被分数束缚着的孩子。”
  
  “他还会回来吗!?”猴子男问,“我们全班都没能找他回来……”
  
  沈老师点头说:“放心吧。这个叫段荷的女同学告诉我了,那位临仙的男生能够做到。”
  
  沈老师也曾见过梦明。从那天晚上开始他就有这种感觉,梦明的出现,能给自己的复职带来希望。
  
  “可是……”猴子男依然不大确定。
  
  段荷劝他说:“没问题。”
  
  ……
  
  “休息好了没?如果可以了我们就动身去考场,把莫渊宏抓回来吧。”段荷往炯光大厦的方向望去,同时说,“可以相信他。是诸葛梦明的话,一定能够做到的。”
  
  
  
  数学竞赛的第二场考试结束了,梦明仍然是零分。可是他并没有任何松懈,他正在休息处左右寻找。
  
  莫渊宏的书包已被他还回了服务台,现在梦明拿的是自己的书包。
  
  之前通过段荷的帮助,梦明把莫渊宏的电脑成功打开了。
  
  他已经找到了记载着每位考生的姓名、考号、相片与数学详细成绩的文档,然后牢牢记住了当中代数、几何、三角成绩最好的三个人。
  
  这三个人,一定就是莫渊宏用来做目标的代考者。
  
  『只要能联合起这三个人,那么这场考试,我一定能赢下来!』
  
  梦明现在决定做的,就是找到他们三人进行游说,让他们一个一个相信自己的话。
  
  这三个考生分别是,区里代数成绩十分拔尖的一名高一男学生,他在所有考生中代数最强。他穿着很普通的学校校服,正计算着自己的竞赛考试分数。
  梦明在休息处找到了他。
  
  第二位是一名三角的高手,是偏科严重的考生。他除了数学科,其它课程全部一塌糊涂。他已经复读过几次了,现在依旧是高三年级。
  梦明也找到了他。
  
  第三位则是几何成绩最好的人了。是个高三的女生,梦明曾见过她!就是在电梯里遇到的,准确目测出朝光大厦高度,和两栋大厦间距的那名女生!
  梦明也把她找来,三人找齐了。
  
  “喂,你要说什么啊?”高一的代数男问。
  “看来似乎有点不得了的事。找我们干嘛?”高三几何女问。
  
  梦明的神情十分严肃,实在看不出他是装的。
  
  “希望你别浪费时间。”复读王三角男也说。
  
  梦明的认真态度,把整个气氛也变得肃穆。他首先郑重地对他们说:“这场考试,你们有危险。”
  
  “危险!?”
  “怎么?”
  “你这是威胁我们吗。”
  三个人的反应大不相同。梦明也从中看出,几人的个性完全不一样。想要同时说服三个人,将会十分费劲。
  
  不过他既然已经决定从这里入手,就要坚持做下去。
  
  梦明问:“你们记不记得,在各位报名参加竞赛后,就立刻发生了什么事?”
  
  三人回想了一下。
  
  “哎!?我,我有被人……”代数男想起来了。
  “啊,我也是。”几何女也说。
  “嗯。”一直装酷的三角男,听到这件事后也点头称事。
  
  莫渊宏强硬地派人对所有考生都下了手,他们当然不会不记得。
  
  “那是你干的!?”代数男急得指着梦明说,“为什么要袭击我!然后又什么也不抢走!?”
  
  梦明摇头说:“那不是我干的,我也遭受了袭击。犯人,是C类生。”
  
  “C类生!?”
  在他们听见这个名词后,都呆了一下。
  
  “没错,这次竞赛混进了C类生。”梦明继续用C类生的话题对他们几个进行压迫。因为本身就很少有C类生会参加竞赛,现在突然说出现了C类生,L类生们自然会乱了阵脚。
  
  梦明接着说:“在这个考场的C类生,他对我们做了详细的调查,想要掳获我们的考试分数!”
  
  虽然梦明说得很认真,但三人都有些讶异,半信半疑。
  
  梦明便继续告诉他们:“那个C类生,他能够轻易地操纵人的精神,让我们帮他考试。”
  
  “等一下。”代数男质疑,“这件事你怎么知道的?”
  
  梦明说:“因为这个学生对我提出了挑战。”说的同时,他拿出自己的准考证亮给他们几个看。
  
  梦明的准考证上面写着,考号0196,分数:0分。
  
  “0……0分!?”
  大家看得有些吃惊。
  
  “嗯,0分。”梦明自然地说,“因为第一场考试我被他害了,结果我帮他考了一场。”
  
  为了让他们相信,梦明开始把谎撒大了。这个“0分”的效果果然非比寻常,他们似乎都忍不住相信了。于是梦明把莫渊宏的催眠能力具体告诉了大家。
  
  “是,是吗……50米内,就会被催眠?”
  
  梦明肯定而有力地说:“情形就是这样!不知道刚才这第二场考试他催眠的是谁。不过你们三人的数学成绩十分之好,受害者肯定是你们三人中的一人!”
  
  三人被梦明的话吓出了一身汗。
  
  如果被催眠的是自己,那么岂不是会白白不知情地帮了人家考试,自己还要拿零分!?
  
  梦明心想:『哈,果然都相信了。不过在第一场考试和第二场考试期间,莫渊宏催眠的一定不止一人。因为他要准备第二场和第三场的考试,必须提前安排好这两人的答卷次序。莫渊宏必须让三人中的一人帮他作答,再让另一个人,留下自己的某份试卷不答,等第三场再答!总之现在要查出,莫渊宏催眠了三人中的谁,还剩下谁没被催。』
  
  就在这时,第二场考试的成绩出来了!
  
  三人连忙看自己的准考证。
  
  代数男的第一场和第二场总分190;三角男总分是186;而几何女的总分是……98。
  
  “啊啊!?”几何女看到自己的分数,大吃一惊,“我的分数怎么没有增加!”
  
  梦明指着她说:“就是你了,第二场考试,你被暗示了帮那个C类生考试。”
  
  不出梦明所料,莫渊宏果然是选了这三人中的其中一人。莫渊宏让几何女帮自己考,但自己居然不动笔……害人家零分。
  
  『可恶……』
  
  “怎,怎么办啊!”几何女慌忙地问,“我,我的分数……”
  
  这一来,其它两位也露出了慌张的神色。
  
  “只好在最后一场防着他了。”梦明说,“我们必须判断出,那个C类生第三场还剩下哪份试卷!”
  
  “什么意思??”代数男问。
  
  “这都不明白吗。”三角男解释说,“规则上写了,同一名考生得到两份同科目的成绩,就会视为作弊。那个坏人,只能考一份代数,一份几何,一份三角,而且必须一场考试答一份。”
  
  “没错。”梦明说,“你们能不能告诉我,各位前两场考试都做了哪两份试卷?”
  
  “嗯?我第一场考了代数,第二场是三角。”代数男先说。
  
  这么说,代数男只剩下了几何卷。
  
  “我是代数,几何。”几何女也记得。
  
  梦明心想:『没错。她第二场考的几何,是莫渊宏下暗示逼她考的!现在她只剩下三角卷了。』
  
  “我也是代数,之后几何。”三角男有些不耐烦地说。
  
  “嗯!?你们的代数卷都第一场就做完了?”梦明好奇地问。
  
  三角男说:“一般都是这样吧。绝大部分人都习惯先答代数,但我的习惯是在代数后头答三角,不知怎么的就选了几何。”
  
  『哦?是他没错了……』梦明立刻明白了,『莫渊宏使用了睡美人,让这个三角男第二场答了几何卷!以便留下他的三角卷,在第三场使用!……是的,就是这样。』
  
  梦明感觉到,莫渊宏之前的一举一动都开始明朗了!他指着三角男说:“那个C类生没答的一定是三角卷。而你的三角成绩特别好,第三场考试,你一定会被他催眠的。”
  
  “啊!?”三角男的神情已经掩盖不了内心的惶恐了。但他马上又假装镇定下来,回复了刚才的酷状:“哼,你以为我会怕吗?”
  “啊?你什么意思?”几何女问他。
  “喂!是拿0分耶!”代数男忙提醒他,“你不怕?”
  
  梦明说:“你倒是看清楚了,太阳很快就要下山。一旦被催眠,那就再也没办法醒过来!”
  
  “哼哼……”三角男说,“这有什么。只要不被催眠不就行了!”
  
  “别开玩笑了。人家是C类生,只要你进入了范围看见了他,怎样都会把你催眠的。”梦明说。
  
  梦明并没有提睡美人,只是说出那C类生懂得催眠术。虽然他清楚莫渊宏不懂得布局欺骗,但在这三人面前,还是要把莫渊宏包装得很强才行。
  
  但三角男早已想到了个很厉害的点子,说:“照你所说,催眠术,似乎是要用眼睛看到才有效吧?我闭上眼不就行了。”
  
  “你说什么?你……”
  
  “该说的你都说完了吧?多谢你的提醒,但我是不会被催眠的。”三角男说着就想离开了。
  
  “等等!”梦明拦住他,“你想去哪。你一走远,说不定马上就被催眠了!”梦明知道,三角男一定是莫渊宏的目标,千万不能让他走开!更重要的,是假如梦明想要赢,必须拉这个三角男合作才行!
  见势头不对,梦明连忙进入正题:“只要按照我说的方法,我们四个人合作,大家就都可以在最后一场考试获救!”
  
  “哦?是吗?”三角男有些感兴趣,“你说说吧,什么方法。”
  
  “这个方法,首先要求我们四人合作!”梦明说,“现在大家手上,都还有最后一份试卷吧!……”
  
  “等下!!”这时,代数男突然插话了。
  
  “嗯?”
  
  “你说四人合作?”代数男问,“可是,我为什么要与你们合作!?”
  
  梦明又是一惊。
  
  代数男说:“刚才你们说的那些,好像跟我完全没有关系啊!而且你已经说了,那个C类生只剩下了三角卷,而我的三角卷已经写完了,他就没有必要盯着我了吧。”
  
  『糟了……』梦明想不到这个代数男的头脑也很清醒!但不邀这个代数男合作,梦明也赢不了莫渊宏的啊!
  
  三角男的自作主张,加上代数男的事不关己,梦明原本建立好的势头,开始逐渐下滑了。
  
  “说的没错。”三角男更是说,“何况,我也没必要相信你这个素不相识的人。”
  
  学科竞赛本身也是一场博弈,考试期间考生们的相互交流,也自然会相互提防。
  
  梦明觉得危险了。代数男走了也许还好,如果三角男都跑了,万一被莫渊宏催眠的话……
  
  “即使你说的是真的,我也不会被催眠的,绝对不会。”三角男说,“我的试卷为自己完成,这样已经足够了。”他真的确信自己能够保护好自己,没必要和梦明他们合作。说完就起步离开。
  
  “等一下!拜托了!”梦明喊道。可是三角男根本就不听。
  
  这时代数男也丢下一句“看来我并不重要啊”也走了。
  
  “喂!”梦明万分焦急。他想不到随便的一句对话,或者一个想法,就能让他们全部散掉。
  
  梦明没有任何办法。考生的心态,实在太难把握了。
  
  现在只剩下梦明和只得了98分的几何女,两人呆呆地站在那里。
  
  梦明双手用力握着拳头。他的原计划失败,事情变得更加麻烦。
  
  『想要笼络考生合作,是这么难的事情吗。』
  
  他连自己的方法都还没说,人就都离开了。
  
  这样下去,要输了?
  
  梦明用力挥了一拳,打在墙上。
  
  “那他应该不会有事吧……”这名高三的几何女劝梦明说,“他都说了自己不会被催眠的了,我们可以放心啊。”
  
  “哼!马上就到晚上了。太阳要明天才出来。”梦明说。
  
  “可我还是很想听听你的方法。”几何女说。
  
  “方法?要多个人合作才可能实现。现在我们只有两人!”
  
  几何女看了看自己的准考证。98分。这是她第一场考试获得的分数。
  
  “什么方法,能起死回生……?”已经失去了一场考试成绩的几何女,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地问,“这场竞赛,对我来说很重要……”
  
  “怎么可能起死回生!”梦明嚷嚷道,“你98分!按照规则,第三场考试顶多考个100分!总分300分你才考198分,你觉得够吗!?”
  
  几何女也知道不够,但她还是想听听梦明的方法。
  
  “同学,你自己第一场就0分,却还找大家商谈,这么说你一定能有办法……”
  
  “好啦算了!不合作了!我自己去想办法!”梦明对这帮人的自以为是无奈了,怒地留下这句话,就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