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九 竞赛追寻 -Quiz 96- 等待

  城市高空,夕阳之下,梦明独自站在空中花园,眺望着整个市区。
  
  从他那锁紧的眉头仿佛可以看见他心里那难以解决的烦闷。
  
  从第二场考试结束以来,莫渊宏一直不肯出现。梦明知道,现在太阳还在,莫渊宏最好的方法就是猥琐地躲起来,绝对不会露脸。直到夕阳下山,天色转暗,城市被街灯覆盖以后,他才舍得出现的。
  
  『看来我还是天真了些……在最后一场考试前才开始说服别人合作,实在太难了!』
  
  如果能从考试一开始就让大家提高警惕,或许还来得及。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梦明好不容易让三人都相信了自己的话,只差那么一点而已。最麻烦的是那个三角男,他虽然有所动摇,但他却十分有主见,如果不是他显露出了不合群的意思,那么那个代数男也是很好骗的。
  
  到头来,只剩下最后的几何女生,可她却已经帮莫渊宏考过了。
  
  的确如此。这里竞赛的大家都是竞争者,根本就不可能有完全的信任。有了倒扣分的规则,考试根本就不怕有人通水。
  
  直到最后,还是得靠梦明自己。
  
  他拿出自己的准考证,屏幕上依然显示零分。
  
  『莫渊宏的第二场考试多半已经拿了高分吧。该死!……』梦明原以为把莫渊宏带回去,以换出黄巧依的计划满轻松,没想到莫渊宏一个L类生却这么难缠。第三场,莫渊宏将会催眠那个三角男……
  
  『等下!』
  
  梦明突然想起,自己把催眠的事情告诉了那三人,他们三人深信不疑。但三角男确实曾说过——即使你说的是真的,我也不会被催眠。
  
  『只要看到了睡美人摆锤,就会被催眠……不被催眠?不可能永远闭着眼睛吧!』
  
  可是梦明记得,当时三角男的神情十分自信,他说“我闭上眼睛”,感觉只像是在开开玩笑而已。
  
  『不被催眠,难道真有这样的方法?』
  
  天色更暗了,梦明饭也没吃。他一直在想,现在还有什么机会可以赢过莫渊宏。
  
  『……果然一定有办法躲开睡美人的。一定有……』
  
  虽然莫渊宏不懂怎么使诈,但想要主动去骗他也几乎不可能。在这种节骨眼上,莫渊宏再笨也不会轻易上当。能够骗到的,也许只有其他的考生而已。
  
  太阳不停往下跌落。如果不好好把握时间,机会可能会从中溜走。可是梦明怎么也想不出能在第三场考试一次翻盘的点子。
  
  『我总不能把考生都当成傻子啊!』通过刚才三角男和代数男的不合作,他已经深刻地认识到了这点。不能完全了解这里的考生,就没办法加以利用。
  
  他一股脑坐到空中花园的长椅上叹气:“唉!…………哎?”
  
  他突然发现有个人从另一个角落走上空中花园来,这人不是莫渊宏。
  
  仔细一看,是那个几何女。她是上来找梦明的。
  
  “真,真是不好意思……”几何女靠近梦明,说。
  
  梦明都已经躁地不耐烦了,问:“有什么问题啊……我说了,我都自身难保了,没办法了……”
  
  “可是……我想还是有办法考好,拿到竞赛奖的。只要你能帮我。”几何女说。
  
  “哦,那你说吧,让我怎么帮你?”梦明并没有抱什么希望地问。
  
  斜阳照在楼顶,梦明暂时肯定这个人的神智还是清醒的。
  
  几何女如是说:“是这样子,我们俩,一人还有一张试卷没做吧!”
  
  梦明点头。
  
  “那么在第三场考试时,只要你能代替我做最后的一张试卷,同时我也做我自己的试卷,这样加起来,我的分数就够了……”几何女不好意思地说。
  
  “就是说要我代替你考试?”梦明说,“别开玩笑,这样你同一场交两张卷,违反了规则。”
  
  “没关系!”几何女坚持说,“如果不一次交两份,我怎么都没办法考到足够的分数啊!……”
  
  她拿出准考证给梦明看,上面显示两场考试的总成绩只有98分。
  
  梦明想,即使违反了规则被判作弊,她也要得到分数?不会这么可笑吧。
  
  可是即便如此,梦明也帮不了她。因为梦明是一题都不会做的。按照刚才所聊的,几何女剩下的试卷是三角卷,缺考的试卷是几何卷,而梦明剩下的……
  
  『哎!?等一下!』
  
  梦明灵机一动。他想起,自己的三份试卷都没有做啊!
  
  如果几何女不怕违反规则的话,说不定,这样就有可能帮到她!同时……还能让她,帮助自己……?
  
  “你!……”梦明立刻从椅子上坐起,“快告诉我!你的代数卷和几何卷都做完了吧,有留下答案吗!?”
  
  “啊,有答案啊……可是……”
  
  “快给我!”梦明说。
  
  几何女翻了翻口袋,说她把自己的代数与几何的答案全都记着呢。
  
  “只要有这两份答案,我就能帮你得分了。”梦明说。
  
  “嗯?为什么?”
  
  “我还有代数和几何的答题卡,一份都还没有交呢!”所以,梦明帮她答代数或几何卷都可以!『没错!我还有三份试卷。第三场考试我将十分自由!』
  
  “啊,那你是在骗……”
  
  “好啦!”梦明阻止她继续废话,“既然有答案,我能够帮你忙,不过我有两个条件。第一,最后一场考试时,我会帮你填了代数和几何的两份答题卡,然后在第三场考试同时上交。”
  
  “啊?帮我填代数?可是我的代数卷已经交过一份了……”
  
  “你说过,违反规则也不要紧吧。”梦明说,“更何况你来找我帮忙,你也做过我们‘两人最后剩下的试卷可能一样’的心理准备吧。”
  
  几何女稍稍犹豫了一下。也就是说,她第一场的代数98分,然后梦明今晚将要帮她做一份代数、一份几何。这样凑足总共三份成绩。
  
  看见梦明有“我只能帮你填这两份,少一份不行、换一份也不行”的意思,她便点头了。
  
  “那么第二个条件就是……你的三角成绩如何?”
  
  “呃,三角吗?我应该能考95分以上。”
  
  梦明立刻和她耳语。
  ……
  
  
  
  太阳已经完完全全沉下去了,抬头能望见几颗星星。
  
  第三场考试就快开始,一直坐在空中花园一角的梦明觉得莫渊宏是时候出现了。
  
  果然,莫渊宏一步一步地踏上空中花园,手里握着自己的准考证。
  
  见到梦明坐在对角,莫渊宏嘻笑着说:“亮出你的分数吧。”他边说着,边老远举起自己的分数。
  
  上面写着:0004号,186分。
  
  『满分!?』梦明吃了一惊。
  
  之前莫渊宏是86分,现在是186分。第二场考试,那个几何女的几何,居然帮莫渊宏考了满分!
  
  “好了,你的分数呢?”莫渊宏问。
  
  虽然梦明不太想拿出来,但既然莫渊宏来了,想也就拿给他看看好了。梦明的证上显示着:0196号,0分。
  
  “哈哈哈哈!”莫渊宏看了那分数,大笑着指着梦明说,“你到底有没有在考试,你是不是一题都不会做啊!?你已经没有机会了。想在第三场考试超过我?不可能,哈哈哈。即使我一题都不写,你也没法超过我了!认输吧!!”
  
  梦明冷笑一声,让莫渊宏别傻了。他十分有力地说:“这场考试,我赢定了。”
  
  “哈?”莫渊宏露出疑惑的神情,“赢定?呵……”他根本不相信梦明还能有什么取胜的方法,“哦哈哈!你怎么赢?即使你能解题,你第三场考试也顶多只有100分可以拿!”
  
  “足够了。”梦明说。
  
  “什么意思?”
  
  “虽然我现在一分都没有,我也能赢。”梦明盯着莫渊宏说,“你的作弊方法,我全都看透了。”
  
  “哦!?哪又怎么样!”莫渊宏虽然小小地吃了一惊,但他知道,就算自己的作弊被看穿,也没人能有什么可破解的方法!
  
  “你是催眠考生帮你考试,对吧。”
  
  莫渊宏确实就是这么做的。今天的最后一场考试,他的目标可能是那个三角男或几何女。
  
  但三角男曾经说过——我不会被催眠。
  
  『我相信你。』梦明心想,『因为躲开睡美人催眠的方法,我也想到了!』
  
  如果三角男真能躲开,那么莫渊宏也许就会把目标转移到几何女身上。但梦明依然放心,他已经把方法也告诉了她。
  
  “你知道又如何?想怎么办?想让我被判作弊吗?”莫渊宏说。
  
  “哦,这的确是一个好方法。”梦明笑着说,“也许我真的会用。”
  
  莫渊宏摇摇指头,说:“你是做不到的。你一定是想,在答题卡上写上我的考号和姓名,让我同时交出两份答题卡而被判作弊,对吧?但是你别忘了一件事,答题卡上要填入考场号才有效,无效答题卡不进行计算。你,根本就不知道我的考场位置!”
  
  “…………”
  
  “怎样?没话说了?就算判我作弊,你也是零分!”
  
  但梦明的表情依然是在笑。他说:“你真的以为你已经赢了吗?别忘了,竞赛还没结束呢。”
  
  “这和已经结束了有什么分别!?”
  
  梦明站起身来,认真地指着莫渊宏说:“第三场考试就要开始了,你就等着看。记住,如果你输了,就乖乖地跟我回到观棠中学去。”他那口气,仿佛自己已经赢了一般。
  
  莫渊宏觉得有点恼火:“你到底搞清楚没有,你现在是零分,就想……”
  
  梦明直接再次亮出自己只有零分的准考证,说:“即使我现在是0分,即使现在是夜里……我也一样能够赢你!就算你手上有再强的武器,我也绝对不会输的!”
  
  “不要说大话!已经晚上了,只要我现在使用睡美人,你就直接输了!”莫渊宏见了梦明那副样子,想直接催眠了梦明免得出什么差错。
  
  但梦明继续威吓莫渊宏说:“输的人一定是你。我早就知道你的考场位置了。让不让你被判作弊,这由我来决定。你还不知道吧,诸葛流千术在任何恶劣的局面下都必有办法能赢!这场考试,我已经完全把握住了胜机!”
  
  莫渊宏立刻大声说道:“你一定想在我下楼的时候跟踪我,找到我的考场是吧!?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他旋即拿出了睡美人。
  
  
  
  天空没有云层,但依然看不到月光。
  
  炯光大厦与朝光大厦两栋摩天大楼,并排耸立在夜市之中。
  
  街上依然喧闹,行人来来往往,汽车一排又一排,好像仍是上下班的高峰期。
  
  沈老师和学生们来到了炯光大厦脚下。他抬起头望着顶楼的考场,小声说:“莫渊宏会回来吧?”
  
  “一定会的。”段荷说。她提议,大家只要在楼下等待就行。
  
  后来他们找到了一栋十几层高的楼,决定攀到顶楼的空中花园坐坐。
  
  从这栋楼的空中花园抬头往上看,能够直接看见炯光大厦的最高层。从那里的窗户透出亮光,可以得知竞赛考试仍在进行。
  
  “还没考完。根据这次数学竞赛初赛的安排,应该是九点钟结束。”段荷说着,还劝沈老师不用担心。
  
  “只要莫渊宏回来,沈老师你也会回到观棠教书吧?”
  
  沈老师摇摇头:“这个,我……”
  
  沈老师刚刚才离职不久,现在突然又要他回去,总觉得多少有些不好办。
  
  同行的周纶羽插道:“哼。你明明就是被莫渊宏弄走的,哪有这么轻易就能原谅他。”
  
  段荷倒不这么认为。她相信,既然沈老师是能受到C类同学们喜欢的老师,那不会这么没气量的。她刚要说话,却忽然发现这里的空中花园上还站着另外的人影。
  
  『谁!?』
  
  “啊呀,你们也来啦。”这个人影见到段荷他们,说。
  
  一个女子身影,身边还站着另外两个。仔细一看,她们是观棠的韩小薰和苏恬、石慧。
  
  “沈老师也来了?好久不见啦!”韩小薰向他们打招呼说。
  
  “啊?”沈老师还没来得及反应,身后又走上一名男生,说道:“沈老师,身体还好啊?”这是何欢的声音。
  
  “是何欢?”沈老师赶紧回过头。
  
  他没有想到,这些学生竟然都来了。
  
  何欢对沈老师说:“哈哈,沈老师!你要是不回来教书,我们全班可就没法上学咯。”
  
  “就是啊。”韩小薰也略带责怪地说道,“你这么受欢迎,为什么不愿意回来呢?”
  
  虽然他们知道这不是沈老师的错,但还是免不了说他一番。
  
  沈老师支吾地回答:“我……”他回头看段荷,神情似乎在问:『这些学生,都是你叫来的?』
  
  段荷说:“不是我啦……”
  
  “是苏恬。”韩小薰说,是苏恬把诸葛梦明会来帮忙寻找莫渊宏、参加竞赛的事情告诉了大家。除了他们几人外,空中花园里还走出了好几名男女生。他们都是C类班的同学,都是沈老师的学生,都是来等待竞赛结果的。
  
  段荷其实也知道了他们有人会来,所以才把沈老师也叫来了。
  
  “但大家并不是只等莫渊宏,还都在等沈老师你。”有人说。
  
  “等我?”
  
  “是啊!没了沈老师,我们班不成班了。”又有人说。
  “沈老师一走,我们全班罢课。”还有人说。
  “总之为了我们班,沈老师你一定要回来上课。”何欢很强硬地笑着说。
  
  听了这些话,沈老师感到有点欣慰了。
  
  他想不到自己疑似无故辞职,自己的学生们不但不责怪他,而且都愿意请他回去。可是,他最担心的依然是莫渊宏。因为莫渊宏对他的教学不满,才发生了这种事情。
  
  “老师,我们都还想听你讲的课呢!上课真是太有意思了。”
  “是啊。沈老师的黑板字给我们的印象太深了,我连做梦都总是梦见您写黑板。”
  “我说啊,莫渊宏他也是我们的同学,只是一时贪分罢了。考了那么多分,他应该满足了吧。今天一定会回来的!”
  最多话的是何欢:“沈老师,没你上课还真不习惯。我这些天都过得很闷呐!”
  韩小薰闭上眼,像是在想像着什么,说:“沈老师那么漂亮的粉笔字,那么生动的课程,感觉全部内容,都像动画一样在黑板上呈现出来了呢。”
  
  听了学生们对自己的评价,以及渴望自己回去的意愿,沈老师有些哽咽,说不出话了。
  
  身为一个老师,他什么成就都没得到,他并没有像其他老师那样教自己该教的书。他没有给任何一个学生沉重的学习压力,也没有给任何一个学生完美的高考成绩。可即使如此,他却得到了更多学生的爱戴和拥护。
  
  他又一次相信了,自己的教育方法没有错误。
  
  他所拥有的幸福,也许是所有认真教书的老师,都无法感受到的吧。
  
  “那么,你愿意回去继续当老师吗?”段荷问他。
  
  沈老师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虽然那个被分数束缚著的学生,我没能把他救出来……”沈老师抬起头,望著炯光大厦楼顶说,“可即使如此,我还是想……教书啊……”
  
  “没事的。”
  
  段荷告诉他说:“你放心吧,有人能够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