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 樟野雨沐 -Quiz 99- 真理与作弊

  第二天清晨,大家约好的早读时刻到来了。
  
  高一A班的301教室里,学生们就快来齐,大都在期待今天许诃和梦明的表演。
  
  “梦明哥,你们昨天准备得如何?”黄巧依在自己的位子上笑着问身边的梦明。
  
  梦明无奈地答道:“……我和许诃讨论了半天,最后总结了三条论据。虽然这三条论据有点儿奇怪,但估计还满好用。”
  
  这么一说,黄巧依这个“中立者”的兴致也被钓起来了。只见同学们到齐后,把教室前后门和窗户拴紧,就纷纷起哄道:“许诃,准备好了吗?”
  
  许诃和梦明相互使了一个眼色,许诃便走上讲台。
  
  梦明告诉黄巧依,说让许诃先来阐述前两条,如果都不能说服大家,梦明再上台去阐述最后一条。
  
  此刻全班安静,都瞩目讲台上的许诃。
  
  许诃端正了站姿,轻轻咳了一声,郑重地对大家宣布:“好,下面,就由我和诸葛梦明同学一同来推翻,‘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条命题!首先,我要说出我们的第一条论据!”
  
  大家很好奇他们的第一条论据会是什么。
  
  “首先我想请问大家,”许诃的神情突然变得诡异,说,“大家害怕鬼吗?”
  
  说那“鬼”字的时候,他还故意把音量压低,声带颤抖地……
  
  这话让有些同学听着觉得莫明其妙,还有些女同学听着听着,身子一抖。
  
  “哇,是不是怕?害怕吧!?”许诃的目光抓住了那些一提到“鬼”就心惊胆战的女同学,心想第一步成功了!他立刻一拍讲台:“既然害怕,这就证明在你们心中,鬼是存在的!也就是说,你们认为鬼的存在,是一条真理!”
  
  『好厉害……!』黄巧依挺吃惊。
  
  『这只是第一条而已,一般般啦……』←梦明。
  
  许诃乘胜追说:“那么,有谁真的见过鬼!?谁!”他指着全班,“你,有见过吗?还有你,你,你们这些害怕的人中,谁真正见过鬼!?没错!……”他见大家都无法回答,马上说,“人们见到的所谓‘鬼’,要不就是自然现象,要不就是人为的假象而已……根本就没有人,亲眼实践过见鬼,更没有人能抓到鬼!”
  
  全班愣了。
  
  没人见过,却又有人相信有鬼,这就直接推翻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了!
  
  “不对!”有人立刻反驳,“许诃,你怎么知道没人见过!也许真有人见过呢!”
  
  “我说过了吧,”许诃重复一遍,“人们见到的‘鬼’,不过都是假象……”
  
  忽然教室传出一阵女生的尖叫:“哇——————!!!”
  
  这一叫让满场皆惊,大家目光全都投向那名尖叫的女生。只见那名女生浑身发抖地指着教室窗外……
  
  于是同学们都循着她的指示望去。
  
  梦明也朝窗外一看,惊见窗外正悬浮着一个可怕的黑影!
  
  面目狰狞,长舌獠牙,浑身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哇呀呀呀!!”尖叫声更剧烈了。不但是女生,连男生也大叫起来。
  
  大白天竟真的闹鬼了!
  
  全班沸腾了。大叫的,抓狂的,拿起书丢向那鬼的……整个教室混乱不堪。
  
  “喂冷静点!”台上的许诃赶紧告诉大家,“这,这不过是……这这这,这一定是什么自然现……”
  
  “自然什么自然,快驱鬼啊!!”
  “驱,怎么驱啊!?”
  “我也不知道啊!”
  
  就像发生了爆炸一般,301教室的桌椅书笔都被弄得乱七八糟。
  
  “我说了不可能见鬼的!”许诃坚持说,“错觉吧!?”
  
  “什么错觉啊?你仔细看!”
  
  其实根本就没人敢仔细看。
  
  “仔细……咦?”
  “唉?刚才……”
  
  同学们逐渐安静了。因为教室外的那只鬼,消失了!
  
  “鬼,飞走了?……”
  “唔,也许吧……”
  
  这下大家终于能稍稍平静下来,但都已经冒出一身冷汗,就连梦明也愣着,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梦明哥,刚才到底是怎么……?”黄巧依问。
  “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梦明一脸汗珠,头也不回地说。
  
  在大致整理好桌椅后,有同学开始质问许诃了。
  
  “喂,你不是说是自然现象吗?那么你说说,刚才那个鬼,到底是什么自然现象!?”
  
  这次轮到许诃不知所措了。
  
  “对啊对啊!快点解释清楚!我们刚才可都看见了,我们亲眼见到了鬼!”
  
  许诃支吾地:“那是不可能……的吧?”
  
  “什么不可能。许诃你自己也看到了吧?那鬼,那鬼嘴里还有血呢!”
  
  还有人理论说:“是的,我们已经亲眼目睹了鬼。所以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你拿‘没人见过鬼’来说事已经没用了!”
  
  ……
  
  结果因为那只莫明其妙的鬼,许诃只好承认失败。
  
  于是鬼战术就这样结束了,这让梦明有些无奈,不过他心想没事,因为还有两次机会。
  
  许诃也还没有放弃,站在讲台上依然不肯下来:“那么,我就说我们的第二条论据!”
  
  『梦明哥和许诃都忘了刚才那只鬼了吗……』←黄巧依。
  
  “第二条论据。”许诃说,“各位都知道《相对论》吧?”
  
  同学们当然都清楚这个,就连物理老师也在课堂上提起过。
  
  许诃接着说道:“既然上课都讲过,那么大家都应该觉得相对论是正确的了吧。可是……”
  
  『第二炮了,争取能成功!』梦明想。
  
  “我就随便说一条好了,相对论有个出发点——光速不变原理!”许诃大声地问全班同学,“那么请问大家,光速为什么不变!?”
  
  这么一提,让全班再次愣了。
  
  光速为什么不变?相对论本身就基于“光速不变”这个理论上说的,谁去管为什么光速不变啊。
  
  这么说,就没有什么东西能给光加速减速吗?
  
  大家议论纷纷……好像印象中,有人证明光速不变原理,采用的是“反证法”。
  
  既然是反证,那么根本就没谁去实践证明过光速百分之百不变啊。
  
  “怎么样,光速不变,这个根本就没人实践过吧。”许诃开始偷笑了。在他看来以大家的学识,是没法驳倒这个论点的!
  
  “不,不一定的!”这时有一名学生站起来了,理论道,“我们差点就上了许诃的当。其实我觉得,有鬼也好,光速不变也好,这两条本身,根本就可能不是真的!”
  
  “什么!?”
  
  那名同学继续解释自已的意思:“就是说,许诃刚才说的这条,可能其实并不是真理!”
  
  许诃张大了嘴巴:“什么?你想说,相对论是错误的!?”
  
  “是的!说不定在某些情况下,光就是会加速减速的呢。”他说,“你今天说的这些,和昨天说的太阳表面温度有什么区别?都没人实践过,所以根本就不一定是真理啊!”
  
  可是很遗憾,刚才这名学生的论点并没有引起大家的共鸣。因为他居然说,相对论可能是错误的!这太让人无法赞同了。那是学生们从来都没有质疑过的东西,怎么能说它是错误的!
  
  『不出所料,』梦明心想,『提到相对论,谁也不敢承认其中有假……』
  
  “那就让我们用实践来证明光速是可变的吧。”
  
  班上不知道是谁,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证明?”
  “这,这怎么证明……”
  
  “很简单。”刚才那个人接着说,“如果光速不变,那么太阳光射到地球上就只需要八分多钟。也就是说,我们眼里看见的太阳,是八分钟前的太阳的位置。可是……”
  
  在大家都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说这些时,他就让大家抬头望窗外。
  
  天上没有云,没有任何遮掩物。但大家不约而同发现,清晨八点多的东南边天空中……没有太阳!
  
  “太阳,太阳呢!?”
  “不,不见了……”
  “被刚才的鬼吓跑了!?”
  
  太阳没了,准确地说是……太阳看不见了!
  
  这就直接证明了太阳光射到地球上的时间,并不止八分钟啊!难道太阳仍在地平线下!?
  
  不对,如果太阳光射到地球需要三个小时的话,那现在哪儿来的光线啊!
  
  大家思路全乱了。莫非真的是光速变化了?
  
  “不,不可能的!”许诃跑到窗边抬头看。
  
  梦明也站起身来,他绝不相信太阳会消失。
  
  可是他们确确实实看见,东南边的天空,没有太阳。
  
  
  
  两条论据都被突然出现的怪现象打翻。
  
  “怎么会这样的……”许诃下台后还耷拉着肩膀,满脑问号地对梦明说。
  
  要是梦明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早就帮忙解决了。于是他只好说:“算了,我来。我觉得最后这条应该不会出问题……吧?”
  
  早读时间只剩下十分钟了,大家都在等他们的第三条论据。
  
  在梦明大踏步地走上讲台途中,林景炫还冲他闹了句:“加油啊梦明,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啦,别出漏子哦。”
  
  梦明听也不听地在台上站稳了,做了一个手势让大家注意自己,演示开始。
  
  他拿出一张长宽约各半米的大纸,单手将它平放在半空中,对大家说:“请大家看这张纸。你们相不相信,就这样悬空的一张纸,上面能站一个人?”
  
  大家全都不信。
  
  “难道诸葛梦明你要站上去?”
  “哇,站一个看看!”
  
  大家又开始起哄了。可是梦明并不是要自己站上这张悬空的纸,而是拿着纸走到窗边,之后说:“既然大家都不信这张纸上能站人,那么,这纸上不能站人,就是一条真理了。”然后,他把纸伸出窗外,对教室的各位说,“既然是真理,大家又有谁实践过呢!?”
  
  “呃……”
  
  “啊?实践!?不用实践也知道吧……”
  
  “不。大家的论点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所以这条真理,必须经过实践的检验,大家才能相信!”梦明把大纸用一些文具按在窗台上。现在,这张纸的小部分被固定在窗台,大部分却悬在外头,就像一个跳水板!
  
  渐渐地,同学们开始觉得有点悬乎了……
  
  果然,梦明把手收回教室,做了个请大家的姿势:“那么同学们,谁来通过实践证明,这张悬在窗外的纸上站不住人!”
  
  这一次,全体不是愣了,而是大叫一声。
  
  “耍赖啊!!”
  “这里是三楼耶。”
  “没错,诸葛梦明太诈了。”
  林景炫把眉头一皱:“即使大家知道这条是真理,却没人敢去实践。……你这真是一个好办法。”
  
  “哈哈,来吗!?谁来试试看!?”
  
  虽然全班都在说诸葛梦明使诈,议论纷纷,却又没办法说倒他。
  
  的确,不管同学们再怎么说,只要没人敢去实践,那“窗外的纸上不能站人”虽然是真理,却没有通过实践检验啊!
  
  这一下,梦明和许诃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他们的第三条虽然无稽了点,但却轻松获胜了!
  
  可没有人想到,意外的事情又发生了。
  
  就在大家苦于是否向许诃和梦明认输之际,后排突然传来一阵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男声:“实践乃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然也然也。既然各位相信实践乃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坚持实践乃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就要贯彻落实实践乃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施筠缓缓站起身,双目深情地望着那张纸。
  
  全班无比肃静,聆听施筠说话:“世界上,有多少人为了梦想而牺牲自己,有多少人为了真理而放弃生命,还有多少人为了推翻旧思想,而抛头颅、洒热血!而今,在各位眼前,在在下眼前,就有那无法证明检验的真理。既然在下坚持自己的信念,坚信实践是唯一的,那在下就必定要不顾一切做到,以亲身实践来证明这真理!!”他大义凛然地走到窗边,丝毫不顾全班同学的哑口无言,把头发理顺,把校服拉整齐,“各位,在下将为真理献身!”
  
  『不是吧你!?』梦明瞪大眼睛,许诃也大吃一惊。
  
  如果施筠真站上去而摔下,那么他将以自己的英勇献身,来实践证明“窗外的纸上不能站人”这条真理!!
  
  难道第三条论据,也会被他们就此推翻!?
  
  “请,请你多考虑一下!”有人劝道。
  “不用这么玩命吧!?检验不了就算啦!”还有人说。
  “别,别玩了……”梦明也用略带抖动的声音劝施筠道,“我们认输还不行吗……”
  
  可是施筠已经爬上窗台,完全不顾众人的拦阻,见施筠那势头,那义无反顾的眼神,的确是要站上去了!
  
  “他来真的啊!?”
  
  同学们赶紧起身,有人想立刻上去抱他下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施筠一咬牙,一闭眼,一脚踏上了窗外的纸张跳板!
  
  有人惊叫了。不知是吓坏了,还是在为共同的理想欢呼。
  
  只见施筠的双脚,牢牢地站在了纸片之上!
  
  “什么!??”全班目瞪口呆。
  
  他们仔细观察,没发现施筠的全身有任何一处支撑物。但他的的确确,稳稳当当地孤立在了这个纸跳板上头!
  
  而施筠的表情,正仰起头面向天边,面向家乡,仿佛在等待死亡的来临。
  
  “喂,你可以下来了……”梦明面无表情地对施筠说。
  
  “唔?”好一会儿,施筠才疑惑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并没有摔下去。他一言不发地回头,见自己仍在三楼位置。
  
  他赶忙腿软地跑下窗台,他不相信自己竟然真的站上去了!
  
  这么说实践成功了,自己还没死!?施筠匆忙跑上讲台,高举双手,想接受大家为他的英勇喝彩。
  
  全班果然喧闹了!同学们纷纷跑到窗边,凑过来问梦明:“刚才,刚才你怎么办到的!?”
  
  “诸葛梦明,那是什么戏法?太厉害了!”
  
  “梦明你还会这个啊!?课余时间要教我啊……!”
  
  “哎?不对吧,重点是……”梦明从窗外拿回那张纸,对大家说,“那么大家觉得,这纸上能站人吗?”
  
  同学说:“当然不能了,这一定是假的!”
  
  “就是嘛。施筠那个破实践完全就没用,诸葛梦明你造假了,别唬我们了。”
  
  “没错。不要说什么实践是‘唯一’标准了,我已经明白了——只要有人造假,实践,根本就不能检验真理!”
  
  他们依然相信悬空的纸上不能站人。
  
  …………
  
  ……
  
  直到上课铃打响,黄巧依才偷偷问梦明:“梦明哥是怎么做到让人站纸上不摔的?”
  
  “嘿嘿。”梦明一笑,告诉她,“其实呢,今天早上……”
  
  
  
  就在今天清晨的上学路上,梦明在校门口等到了周纶羽,便立刻叫住他说:“帮我个忙如何?”
  
  “什么忙?”周纶羽也听说了,梦明和许诃今天早读时要上台做论证。
  
  梦明先把和许诃讨论好的三条论据都依序告诉了周纶羽,然后说:“直到第三条论据时,才会由我说。但如果到时真有同学,比如施筠那个呆子想站到纸上,那就麻烦你帮忙拉住这张纸,千万别让他摔下去了。如果事成,我中午请你吃X-seven牛肉面。”
  
  “……”周纶羽对梦明说的那三条论据有点无语,“……我用真空网可以做个透明吊床。”
  
  梦明又说:“OK!拜托你只是防个万一啦。因为说不定许诃说了前两条,大家都已经信服了,这样就轮不到我出场了。” 
  
  “就是说,如果我帮到你忙,你才请我吃牛肉面吧?”周纶羽问。
  
  “嗯!”
  
  于是周纶羽伸出两根手指。
  
  “什么意思?”梦明问。
  
  “两碗。”
  
  “你要吃这么多的吗……”
  
  周纶羽解释说:“我又不一定有机会能帮到你,所以你要请就请大的。”
  
  梦明一笑:“好吧,两碗就两碗啦!”然后连忙跑上教室。
  
  这就是今天清晨发生的事。
  
  
  
  结果果然应验了。
  
  中午下课后,梦明和周纶羽一起走出学校来到X-seven面馆,一共要了三碗X-seven牛肉面。
  
  “你真的吃两碗啊?”梦明觉得不大妥,周纶羽的饭量应该没这么大。
  
  周纶羽说:“我的帮忙使你今天说赢了全班同学,你只是多请一碗面条而已,有什么了。再说又不是我一个人吃,还有个人要来呢。”随后他抬头望了一眼门口,招呼刚来的一名女生进来和他们一起坐。
  
  “哎?还有人?……”梦明扭头见到那女生,突然觉得很奇怪。
  
  这名女生戴着大大的眼镜,朝周纶羽做了个胜利的手势,然后径直走到这一桌来坐下,拿过一碗牛肉面。
  
  “金奈奈!?你怎么也……”梦明见到了是她,惊讶地没法动筷子。
  
  而周纶羽和金奈奈一言不发就吃起了面条。
  
  梦明眼珠子往上一翻,想了想上午的事:“难,难道说……”
  
  
  
  在今天清晨的上学路上,校门口还发生了另一件事。
  
  梦明把三条论据都告诉周纶羽后,便用一碗牛肉面拜托周纶羽用真空网帮忙造假。就在这时,周纶羽不小心看见金奈奈正走进校门。
  
  “两碗。”周纶羽说。
  
  “好吧,两碗就两碗啦!”梦明答应。
  
  在梦明离开后,周纶羽忙和金奈奈打招呼说:“能不能帮我个忙。事成的话,我中午请你吃一碗X-seven牛肉面。”
  
  金奈奈点头了。
  
  这就是今天清晨发生的第二件事。
  
  
  
  X-seven面馆里,梦明的表情很难看。
  
  “这么说来……早上,让许诃两条论据都失败的,鬼和消失的太阳……”
  
  那是金奈奈的绝技!天使的海市蜃楼,不但能通过玻璃投影出假象,还让太阳消失了。
  
  金奈奈边吃边拿出一幅画。画上是一个面目狰狞,长舌獠牙的怪物。把这画投影出去,就成了早读时A班同学在窗外见到的鬼!
  
  “我画的。”金奈奈指着自己说,“为什么会被吓到呢?世界上是没有鬼的,这是常识。”
  
  当时在清晨校门前,周纶羽用一碗牛肉面做交换,拜托金奈奈早读时在A班教室的窗外做手脚,让同学们看到假象,以推翻许诃的论据!
  
  如此一来,就能让许诃两条论据都失败,只能让梦明出场说第三条论据。
  
  “那么今天就肯定能让他请吃牛肉面了。”周纶羽边吃面边说。
  “你真聪明。”金奈奈也说。
  
  这时梦明才发现,那个提出太阳消失的同学,其实就是周纶羽!而且还用红丝变声了。
  
  梦明一口没吃,两手用力地握拳颤抖……
  
  “喂!真正造假的是你们两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