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 樟野雨沐 -Quiz 102- 通不过的洞窟

  微风从原野吹来,一阵接着一阵,把山脚处茂盛的林木像波浪般荡起。这股股波浪沿着山坡向上蔓延,而后逐渐减弱,消失在半山腰。
  
  三位从城里来到乡下的游客站在一座大山脚下,面前是一个大洞窟。卡荣好像终于把路线摸清了,指着那山洞对大家说:“从这个洞一直走出去,就能到达牛家村。”
  
  一路过来,梦明和黄巧依已经问了卡荣好多遍了,卡荣还是什么也没说清楚。于是他们干脆懒得再和卡荣废话,只管一语不发,老老实实地跟着卡荣走。
  
  卡荣则戴着墨镜,面无表情让梦明先行:“你,点火,走前头。”然后把地图递给他。
  
  洞内虽然宽敞,但阴暗无比,只有洞里的水声能让他们知道前面还有路。用铅笔点着火的梦明一边确认地图,一边带着另外两人往洞穴深处徒步前行。
  
  “梦明哥,还有多远?”黄巧依感到四下静得可怕,暗得恐怖,想确认一下前头的身影是否真的是梦明。耳边的水声就像恶魔的垂涎一般,混杂着自己的声音,回响在洞窟内壁。
  
  梦明再次确认了一遍地图说:“四周有好多支路,但都是死路……距离出口还有大约三分之二的距离吧。”
  
  他搞不明白卡荣为啥非要走这个洞不可,难道通往牛家村就只有这一条路?
  
  越往深处走去,就越是觉得阴冷。
  
  又走了一段,前方的洞窟路忽然一分为二。梦明从地图上得知,这两条支路都可以到达牛家村,对面有两个出口。
  
  “就是这里了!”卡荣突然冒出头来,对梦明说,“再来一支火把。”
  
  “啊?”
  梦明不解其意,点起另一支铅笔递给卡荣。
  
  “下面是这样。”卡荣吩咐道,“我和你,”他指着黄巧依,“两人走右边的路。而你,”他又指着梦明,“你自己一个人,走左边的路。”
  
  兵分两路前行?
  
  “为什么啊!?”
  
  “这是修行。”卡荣说。
  
  梦明明白了,但想地图只有一张:“地图……”
  
  “没关系,”卡荣说,“这张图,我正反面都有印。”
  
  这么说,卡荣早就准备分两路走的!?梦明嚷道:“你直接准备两张图纸不就成了嘛!”
  
  于是,抽刀断水把地图分成两张……
  
  “好了,”卡荣接过地图,拿着火把,带黄巧依往右边走去,“我们去出口等你。记住了……”卡荣停下脚步,认真地对梦明说,“只要你能从左边那条路的出口走出来,那么,火焰操作第三行的修行就结束了。”
  
  梦明一个纳闷:“哈?这么简单!?”
  
  “简单?”
  
  只要走出去而已,还不简单吗?
  
  “啧啧啧,你别小看第三行了。”卡荣说,“虽然从第一行练到第二行,你掌握得很快。但从第二行到第三行,一般人需要训练几年甚至十几年。你虽然有快速掌握的潜力,但我看起码也需要个半年。”
  
  “近半年!?别开玩笑了,过不了几天就又要上学啦!”梦明想了想,算了算,看了看地图,不觉得这左边的洞窟里有什么古怪的,“五天内!”他保守估计,“五天内我就练出来!”
  其实他觉得今天就能够走出去了……
  再一看右边,卡荣早已走远,黄巧依朝梦明挥了挥手说:“梦明哥加油!”接着连忙蹭蹭蹭跟着卡荣,巴不得早点离开这种地方。
  
  俩都走了,留下梦明孤零零地站在左边洞口。
  
  梦明一手拿着铅笔,一手拿着地图,还在看了又看,想了又想。
  
  眼前这个,就是第三行的修行?
  
  既然卡荣都这样说了,那左边的路和右边的路肯定有所不同。照地图上显示,左边的路虽然乱七八糟,但根本没有什么障碍物,更没有险峻地形。
  
  『是不是太简单了……』
  
  他往前踏出一步。
  
  『等等!』他有点警觉,『难道说,里面有什么敌人?』
  
  他想是不是有什么虫蚁禽兽之类,以吃人为生。
  
  『但生长在阴冷地方的虫兽,一定怕火又怕光吧。我不用担心。』梦明继续往里走去,这么想着。
  
  水声已经消失了,这条漆黑的洞窟里,只有梦明一人的脚步。
  
  嗒、嗒、嗒……
  
  铅笔燃烧的微光,照亮指路的地图,怎么想,都觉得这个修行没有什么难度。而且四周没有一丝生命的痕迹,根本不可能会出现敌人拦路。
  
  “有人吗?”梦明自言自语问。
  
  没人回答。
  
  “没有嘛……”他在往里走的同时还不断计算着路程。刚才和大叔他们分开时,整个洞窟的路程只走了三分之一,现在已经走了一半了。
  
  地面依然平坦,岩壁也没出现任何异样。
  
  “搞什么嘛……”梦明觉得无趣,又再瞅了一眼地图。
  
  他总觉得是不是地形有啥玄妙。
  
  “哎!?”
  
  梦明猛然发觉了一个不对劲!
  
  并不是地图出现了问题,也不是周围发生了变化,而是……他手里的笔!
  
  『怎么会……火光,变弱了!』
  
  
  
  卡荣和黄巧依走出了洞窟,眼前是一片广阔的田野,边上还有一条清澈的小溪。
  
  黄巧依舒展一下身子:“哇,真是舒服多啦!”
  
  她左右看了看,四周的景色与进洞的那一边区别不大,唯一不同的,就是这边有两个洞口。
  
  她指着另一个洞口问:“大叔,梦明哥他是从那个洞出来吗?”
  
  卡荣悠闲地找地方坐下,摆摆手说:“不是说了嘛。只要他从那个洞里出来,就代表火焰第三行的修行完成。所以,他今天要从那个洞出来和我们会合,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阴暗的洞穴里,梦明琢磨着这个火光!
  
  『越往里走,火势就越小!?』他拿着铅笔反复摆弄。
  
  他掌握有火焰操作第二行的技巧,是能够熟练掌控火势大小的……可是现在,他根本就无法重新让手里的火焰变回旺盛!
  
  “煽风点火!”梦明又点起两支铅笔,把三支笔凑到一起烧。可是很遗憾,三支笔的火焰依然很微弱。
  
  “怎么会这样的……”梦明见光线更暗了,不但四周的路难以看清,地图图象也变得模糊。想要再往里走,已经很勉强,很勉强了。
  
  『原来这就是左边洞里藏着的玄机吗……』
  
  梦明已经明白了。他总算清楚,为什么这里什么也没有,连一点生命气息都无法感觉到!
  
  再往里走几步,火势变得更小,小得只有一丁点。他想继续点燃新的铅笔,可是连续使出煽风点火,都无法再让铅笔燃烧!
  
  『果然如此。』梦明知道,绝对不能再往里前进了,『这个洞里,氧气稀薄!』
  
  嗖一下,手里的火焰完全熄灭了。
  
  梦明惊得连续后退好多步。
  
  “这,不可能过得去……”
  
  路线曲折复杂,没有光线就无法行走。更何况,缺乏氧气,人都无法存活!梦明只能摸黑不断退后,退到有氧气足以点燃火焰的地方……
  
  他重新点燃铅笔,站在洞里。
  
  他咬了咬牙,心想这前方什么也没有,但也正因此,太危险了。
  
  “大叔,这是玩命的训练啊……”
  
  
  
  太阳西沉,雨已停了。卡荣和黄巧依一直坐在土堆上等待,琢磨着梦明怎么还不出来。
  
  黄巧依早就有点担心了,总是询问梦明有没有事。而卡荣说保证他没事,还说梦明必定会从某个洞口出来。
  
  果然没过多久,梦明出来了。
  
  “瞧吧!”卡荣十分钦佩自己的判断,指着他们自己出来的那个洞口,“我说他就会从这个洞出来吧!”
  
  刚出洞的梦明一脸郁闷。他衣服被弄得脏兮兮的,沾满了洞里的泥土,还攥着地图不停喘着粗气,好像很久没有接触过空气一样。
  
  “梦明哥,到底怎么了?”黄巧依忙跑过去问。
  
  梦明拍拍身上的土,不爽地看了看另一个洞口说:“从那边出来,根本就不可能做到吧!”
  
  刚才梦明试验了各种方法。他试过在洞里,慢慢地往出口移动,这样火焰就没那么容易熄灭,可这样一来自己肯定会缺氧而死,而且火焰最后还是会灭。之后,他又试过憋着气直接往前冲,以缩短无氧状态的时间。可是这样一冲,虽然火焰也能够持续获得新的氧气,但是阴冷的空气快速做相对运动,直接会把这微弱的火吹熄,没有火,就找不到路了。……
  
  他没有一种方法能够见效。最后练到肚子饿了,就从另一边出来了。
  
  “说了吧,你得半年。”卡荣指着梦明。
  
  “什么半年啊!”梦明说,“几年都没可能吧!”
  
  卡荣站起身来:“哟?那刚才是谁说五天内的?”
  
  那虽然是梦明说出口的话,但梦明的确想不到该怎样才能通过去啊!
  
  “你,连自己家的千术都忘了?”卡荣说。
  
  『嗯!?』梦明听了这话,心里忽然冒出了慌乱。
  
  “那个千术,不是说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吗?”
  
  确实是这样啊。
  
  待梦明静下来呼吸过新鲜空气后,才认真地想了想:『虽然光头佬那“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说法不对,但是……如果仔细想的话,应该能有通过洞穴的办法的!』
  
  “即使有办法,单靠你的脑子空想是想不出来的。”卡荣转过身,重新打开地图说,“要练才能练出来。所以,这就是第三行修炼。”
  
  根据地图,前边就是牛家村了。时候已经不早,而且梦明这些天还要继续修行,几人一时不会返回临仙,所以决定找户农民家借宿几天。
  
  
  
  牛家村是标准农村。
  
  有田,有平房,还有柏油马路。整个村落不小,约摸二百户人家。入夜后,村里寂静无声,路灯每过百米才见一盏,所以晚间很少有人出门。
  
  “谢谢你。”
  
  一户民家的电灯下,卡荣还有梦明、黄巧依与这家主人一同坐在饭桌前。
  
  “不谢,欢迎。”
  
  这家主人姓包,村民们都叫他包老头。包老头虽然面色显得苍老,但能看出他体格强健。他的声音有些嘶哑,透露着十分浓郁的乡土气息:“不知道你们要来这里旅行,所以没什么东西好招待你们,只剩下刚发起的馒头……”
  
  卡荣说:“吃馒头足够了。而且你是村里的贫困户,我们一定给钱的。”
  
  包老头本想拒绝,可是卡荣似乎丝毫没有听他意见的意思。包老头想到现在还在耕作期间,手上的钱全都要留给孩子交学杂费,也只好接受卡荣的好意了。
  
  只有梦明看着食物发闷。
  
  他从没吃过这么寒酸的东西。眼前的两个馒头貌似很硬,比平常吃的馒头难看太多了,让他难以动口。可他从小练习的“在桌前绝不能让人看穿你的表情”,导致自己的难受又表现不出来,只好硬着头皮伸手拿起一个馒头。
  
  虽然黄巧依自己也有点吃不下,但看着梦明的样子还是很想笑。
  
  就这样,他们磨蹭了好一阵子。从里屋传来孩子的哭声,包老头赶忙跑进去照料,过了一会儿才出来。
  
  卡荣早已看出,这家的女人已经不在了。他问:“孩子多大?”
  
  “半岁多……”
  包老头话还没说完,卡荣立刻对刚准备吃馒头的梦明喝出一句:“先不要吃。”
  
  “哎?”梦明有点愣。
  
  包老头继续道:“还有一个孩子在镇上上学,应该快到家了。”
  
  “他怎么这么晚?”
  
  “学校太远。他每天来回要花上三四个小时。”
  
  “哇……”
  梦明和黄巧依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牛家村里没有设立学校,孩子只能去最邻近的镇上找学校上学。来回路上共要花三四个小时,这么说,村里的学生一大早起码五点钟就要起床出发,翻山越岭……
  这对城里人来说是绝对无法想像的。
  
  包老头欣慰地告诉他们:“那个孩子说一定会努力读书,考上……”
  
  “不要吃。”卡荣对梦明说。
  
  “为什么啊!?”梦明不明白,攥着馒头几次都没能放进嘴里。
  
  “修行还没结束呢。”卡荣一扶墨镜。
  
  “吃饭总可以吧!”
  
  “修行现在才刚要开始。”
  
  “吃个饭又修行什么啊!”
  
  包老头听他们的对话听得一头雾水,还想继续介绍自己骄傲的儿子,却完全没有插嘴的余地。
  
  “包老头,家里应该还有制作馒头的酵母和面吧?”卡荣转过头,一点都不管别人的心情,问道,“能带我们去你家灶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