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 樟野雨沐 -Quiz 107- 雨沐樟野

  赵御安的一张试卷被火焰蝶扑到了、烧毁了。
  
  那张试卷他还剩下最后几个题没看。即便他记得之前看了的所有题目的答案,但最后的几个题是绝对答不出来的。
  
  可是他现在已经没有填入答案,或拿出第二张试卷作答的办法了。因为窗边又陆续飞来了好几只火焰蝶!
  
  『讨厌,讨厌的东西!』
  
  赵御安烦躁地想将这些蝴蝶赶走,却一只也抓不住。
  
  火焰蝶飞来飞去,逼近赵御安的抽屉口。它们目标是烧掉赵御安剩下的试卷!
  
  『你们给我走开!』赵御安忙把手伸进抽屉,把全部试卷按紧。他这样做也是没用的,只要火焰蝶的火能接触到试卷的一角,那么整张试卷就会废掉。
  
  赵御安被逼急了,只好把剩下的两张试卷和一张答卷拧成一团,死死攥在手中,封死了所有火焰蝶能进入的路口!
  
  终于,几只火焰蝶找不到目标,最后把自己燃尽了。但是,赵御安也并没有就此脱险。
  
  接连的火焰蝶飞出,让现在的梦明能够稳坐了。因为赵御安无法抵挡这招,答题也就不能继续进行下去。
  
  有了火焰蝶,梦明已经胜券在握!
  
  刚刚安下心来,忽然,中间的樟树树枝被迅猛切断。
  
  黄巧依和包书都吓了一跳,连梦明也没来得及看清是怎么回事!
  
  梦明瞅了一眼赵御安的脸。
  
  他看见,赵御安的眼睛居然正在冒血丝。因为被逼得无法写题而急得脸红脖子粗,手里还用力攥着好多条刀片,正瞄准着双方教室中间的樟野!
  
  赵御安恼火地瞪着他:『不要让我急了!要是你敢再影响我答卷……我,我就把这些树全部砍死!』接着又是一枚刀片旋转飞出,切断了又一条樟树的嫩枝。
  
  梦明新折的火焰蝶刚准备出手,却被那个行动吓了一跳,赶紧把动作收回!
  
  赵御安气极败坏地再度瞄准樟野中的树木。
  
  “他,他拿树当人质!?”黄巧依叫了出来。
  
  包书大吼道:“赵御安!你住手!”
  
  『你!』梦明也被赵御安的行为惹怒了,『你以为这样我就不能出招了!?我才不管这些树呢!!新诸葛流千术——……』
  
  『C类生你不要动!!』
  
  在梦明出招之前,赵御安又是一刀,嚓地切断樟树枝桠:『你动手我就砍树!我想你不会不顾忌包书吧!你一定知道,包书家可没什么钱,这些树对包书来说有多么重要……』
  
  面对恶劣的赵御安,梦明十分恼火,但他却不敢再动手了。
  
  他知道,这些树不但是包书的朋友,更给包书提供了一份小的收入。包书家里还欠着学费,父亲不但要耕作,还要花钱养一个婴孩。
  
  如果没了这些树,包书的学业很难继续下去!
  
  梦明气得忍不住又要动手,樟树又被赵御安再度斩断一截。
  
  “不要!!”包书急得想赶紧跑下船保护他的樟树,却又被卡荣拉住:“别去,会受伤。乖乖呆着认真看。”
  
  只要梦明稍一有反击的动作,赵御安就斩树。
  
  想要压制赵御安,首先必须阻止赵御安对树的威胁!
  
  可是那几棵樟树种在双方教室之间,梦明无法在赵御安射出刀片的同时,投出铅笔或小轮将刀弹开。
  
  『他阻止不了我,阻止不了!』赵御安的座位和刀子,对樟树的威胁是直接而绝对的。他认为只会扔铅笔或扔蝴蝶的梦明,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阻挡自己的刀。
  
  『C类生,你是伤不了我的,我却能把樟树砍得一丝不挂。』赵御安继续威逼,『劝你不要再动手了!我可是要答试卷了!』
  
  梦明当然不能让他得逞,焦急地使出:『新诸葛流千术——纸墙!』
  
  一张大纸挥出,想挡在赵御安与树木之间。可是这一点效果也没有!连续的飞刀撕裂纸墙,撕裂樟树树枝,甚至撕裂了包书的心。
  
  看着这个场景,包书已经痛哭流涕了。
  
  “怎么办啊!?”黄巧依急得问卡荣,“那个赵御安太卑劣了!”
  
  卡荣扭扭脖子说:“挟持人质……唔,这也勉强算是作弊的一种手段。但这手段不实用,很容易破解。” 
  
  黄巧依问卡荣怎么破解,卡荣说:“就让他砍树不就好了。”
  
  黄巧依知道,梦明是不会放任赵御安砍树的,还一定会想办法保护住它们。看着包书难过的样子,黄巧依劝他说:“放心!梦明哥一定能保住这些树的!”
  
  卡荣说:“我说过,认真看。”
  
  可梦明的招数已经穷尽了?使铅笔弹开刀子来不及,纸墙又挡不住刀子,即使练出了新招火焰蝶,这招对迅猛的飞刀也没有效啊!
  
  看着焦急的梦明,还有拿出试卷开始答题的赵御安,黄巧依灵机一动说:“对了!大叔,之前梦明哥不是练过发馒头吗!?”
  
  “唔。”
  
  “那么,馒头,馒头可以挡住那刀吧!?”
  
  卡荣说:“可以。”
  
  但是梦明发馒头的技术也还没到家,再说了,现在谁手上有馒头?
  
  “我现在去买材料!”黄巧依说着,刚想下船,卡荣又把她拦住,说:“别去了,来不及的。”
  
  卡荣拿出地图给她详细说了一番购物路线如何复杂后,让她沉下心来注意看梦明。
  
  “你们两个都放心,别闹了。还有,不要插手。”卡荣说。
  
  虽然现在梦明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放任赵御安答题,但卡荣还是说:“认真看。”
  
  
  
  考试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了,梦明没有再动一下手。
  
  赵御安对樟树的威胁不减。既然他的飞刀有力量把其中一棵树砍得枯败,那么樟野里的所有树木都可能成为他的刀下朽木。
  
  梦明除了手里的一大袋铅笔,还有四枚刀片、试卷纸、一地的玻璃碎屑……
  
  就再没有别的了。
  
  可这些道具面对远处的刀片,一点用处也没有!
  
  『这些刀片和玻璃屑都硬邦邦的,毫无变化性……在这种情况下,想不出能用来干嘛!』梦明的思路翻来覆去,最终还是决定,『……我要用火,用火!』
  
  因为纸片无论怎么折,一旦离开梦明的手掌落地,就挡不住锋利的刀刃了。除了纸外,最灵活的也就只剩下手中的火焰了。
  
  『火焰,能够挡住刀吗?能吗!?』
  
  梦明的脑海里不断回响着诸葛流千术的教诲。诸葛流千术明确地告诉他——能。
  
  他想到了。
  
  看着那一大袋铅笔,梦明想到了把自己的一个旧招改进的方法!
  
  『既然纸挡不住,那么,就使用这个!』
  
  赵御安在乐呵呵地写题,他就快写完第二张试卷了!这时梦明双手挥起刀片,同时开始削起桌上的铅笔来!
  
  大量的长条木屑瞬间布满梦明的桌面。之后,梦明把这些木屑集中在一起,进行编织!
  
  “啊!编木席!?”黄巧依看出来了。没过多久,梦明编出了大半片木席。
  
  黄巧依问卡荣:“梦明哥要拿那个当墙?席子的话,有很多缝隙的啊!”
  
  卡荣只说:“认真看。”
  
  的确,虽然梦明手里有几十支笔,但木料依然不足。要做到能罩住樟野那么大的木席,必定是有缝隙的!
  
  过了十多分钟,梦明把这面木席完成了。
  
  他将木席从窗口送出去,扯起一个角落,用力往前一挥!
  
  原本叠起的木席一下展开,在屋外变得很大很大。
  
  这个大动作吓了写题的赵御安一跳。只见一片两米高的木墙挡在了赵御安和樟野之间,就像一面栅栏。梦明又连续用力投出削尖的铅笔,卡住木席的位置,深深插进土里。
  
  『哈哈哈!』赵御安看着这招,想大笑出来,『你,你有没有搞错!这个东西,这么多孔……』
  
  赵御安拿起一把飞刀,就朝樟野旋转飞去。
  
  刀片当然被挡落了。因为这些孔的大小约1厘米,飞刀如果旋转飞出,刀的身长是无法穿过这些孔的。如此一来,就挡住了赵御安的斩击!
  
  『那又如何!这种孔,我可以让飞刀横刺穿过去!』←赵御安。
  
  『喂,我有说这招已经结束了吗?』←梦明。
  
  梦明又点燃了几支铅笔,朝这面栅栏的底部投出!
  
  『看清楚,这不是木墙,这是新诸葛流千术——火焰墙!』
  
  几秒钟,这面栅栏烧起了熊熊烈火!
  
  『什么嘛,你以为火焰能弥补这木块的空隙!?』赵御安不信邪,伸出刀片就朝火焰墙投去,想穿越火墙。
  
  『别投了,浪费刀片。』梦明告诉他。
  
  只见刀片“嚓”地插入火焰墙中,被牢固的木席停住了。
  
  『什么!?』
  赵御安又连续飞出刀片,可是,刀片们一枚接一枚插到了木席之上。
  
  这一堵有孔的火焰墙,竟然能挡住赵御安的飞刀!
  
  『怎么会这样!?』赵御安又投出了好多下刀片,他朝火焰墙的每个位置都射了一次,可是……只有唯一一片刀片幸运地穿过了火焰墙,却根本就没能打中樟树。
  
  那是因为,不停变化的火焰,把赵御安的视线蒙蔽了,让他看不清孔的位置!
  
  『怎么会……』赵御安见梦明又要出手了,赶紧朝上方抛出旋转飞刀,一下绕过这堵火焰墙!
  
  火焰墙只高两米,而樟树有三米多高!这枚高抛的飞刀,又把一条高出栅栏的树枝砍断了。
  
  『C类生,你这种木板根本就没有用处!』赵御安用飞刀指着樟树高出来的大量枝条,『春色满园,你以为你关得住吗!?』
  
  赵御安刚想继续破坏,眼前却飞来了几只火焰蝶。
  
  赵御安大吃一惊:『喂,你要敢动我,我,我就砍树!』
  
  梦明没有理会他。
  
  赵御安慌乱地想躲开火焰蝶,再次把试卷拧在手中成团:『太可恶了!』然后用力扔出好几枚飞刀,把樟树上方的枝条疯狂斩碎,枝条落了一地。
  
  『赵御安,你是L类生吧,连这都不知道?』梦明一脸毫不顾忌地样子,『你只能破坏树枝,但伤不了树木的主干,这样是杀不死它们的。我只是为了保护树干,才筑起了这堵火焰墙。而你这样斩……只会让它们的生命力更加旺盛!』
  
  赵御安被噎了。
  
  现在,梦明已经不再受到任何威胁了!
  
  大量火焰蝶穿过樟野,朝赵御安的考桌轻盈飞来。那场面,就像一群可爱的红蝴蝶在雅致的绿色园林中翩翩起舞,分外美丽。
  
  『不,不要……』赵御安吓坏了,低头紧紧攥着自己手中的试卷。整场考试,他只答了不到一半的题目而已!他想大吼救命,可又心想仍在考试,没人会来救他啊……
  
  看着火焰蝶纠缠着赵御安,黄巧依和包书总算是放下心来。
  
  梦明也松了口气,觉得赵御安应该到此为止了。
  
  可是,就在考试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的这刻,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改变了现状。
  
  窗外所有的火焰蝶,全都瞬间消失了。
  
  黄巧依呆了,包书呆了,卡荣依然默不作声。
  
  赵御安也发现状况有变,便偷偷抬头一看,忽见窗外飞来的火焰蝶没了。外边的火焰墙,也只剩下那面木栅栏,火焰被熄灭了……
  
  取而代之的,是雨。
  
  是突然下起的大雨!
  
  对面的梦明懊恼地低着头。谁也想不到,老天竟然救了赵御安一命!
  
  “梦明哥……”黄巧依和包书不知道说什么好。
  
  到了最后关头,雨竟然回来了!?
  
  赵御安连忙打开手中的试卷,看着自己还剩下大半的题目,掐算起自己的分数。
  
  他看看试卷,又时不时看看窗外。
  
  安全,十分安全!
  
  这场雨,把自己保护得严严实实!
  
  『哈,哈哈……』赵御安还能够答题,还能够把这次考试完成!火焰蝶被雨打落,火焰墙被雨冲垮,对面的梦明,已经再也不能做什么了。现在,完全就是赵御安飞刀的天下!他越来越得意,得意地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