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一 魔术赌台 -Quiz 117- 全省前十

  自从遇见司马曜一那天起,金奈奈的心里一直在意他说过的话。
  
  镜魔鬼?
  
  金奈奈总觉得自己对这个名字仿佛有很深很深的印象。可那印象又似乎太遥远了,难以从脑海里挖出来。
  
  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吗……
  
  她最近学习时总是走神,回想到底是什么时候,自己和“镜魔鬼”这个词有渊源。
  
  不管怎么琢磨,她也没有答案。
  
  也许哪天会突然想起来吧。她干脆先把这事搁在一边不理了。
  
  金奈奈的周末偶尔有一天半天的休息时间,这段时间她会选择出门溜达。可是她并没有什么外出可穿的衣服,所以只能戴上眼镜,身穿校服就这么往外走。
  
  她就是这么外表简单的一个人,也只能是这么一个人。每天被关在家里学习,能出来透透气实在畅快。她常是漫不经心地走到哪是哪,而今天她有个目的。
  
  去医院,探望梦明。
  
  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要带什么送他好,就干脆直接去了。
  
  可是没想到,梦明的病房里早已来了客人。
  
  黄巧依坐在病床前,抱着熟睡的零说:“白玖,许诃,谢谢你们抽空来这。”
  
  这个周末,白玖和许诃也不约而同地来到这里探病,几人已经聊了好一会儿了。
  
  “没办法了,还有三个星期,期末统考就要开始了。”学习委员许诃说,“万一他考试前不愿意醒来,我们又没时间的话,就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了。”
  
  “不会真的这样吧……”白玖一脸担心地说道。
  
  如果考试前醒不过来,更严重的则是梦明无法参加统考。这样他就没有成绩了。
  
  许诃说,统考没有补考的机会,缺考的话很容易留级。
  
  “今天我也有很多任务要完成的……”白玖是提着书包来的。因为现在是期末考试前夕,一分钟都不能耽搁。她拉开书包说:“正好大家一起学习吧?说不定学习气氛能够刺激梦明的大脑,让他醒来。”
  
  “哈哈!”许诃觉得白玖这话挺有趣,“好啊。我们少个梦明这个竞争对手,总觉得挺郁闷的。”
  
  白玖其实是认真的。她搬来桌子,打开笔记本坐下。许诃也凑过来,招呼黄巧依:“来吧,巧依你刚不是说也有作业没做的?”
  
  “你们……”黄巧依见他们这么利索地就准备干上了,有点纳闷。
  
  可是他们并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白玖说:“我们只要努力学习往前赶就好了。梦明落了那么多课,一定会迫不及待醒来的!”
  
  许诃也用力地说:“梦明要不醒来,班里的学习动力不足。快点搞他起来吧!”
  
  “你们……”
  黄巧依又这么说了一次,还偷偷看了一眼梦明。
  
  『梦明哥有这么重要吗……』
  她便把零放下,拿过了作业本。看着白玖和许诃那一本正经的样子,虽然觉得他们有点傻,但更多的是感动。
  
  也许对他们来说,有个成绩优秀的同学当竞争对手,是不可或缺的吧。
  
  或者说,这是他们的幸福?
  
  “谢谢你们……”黄巧依说。
  
  她希望梦明能快醒过来的意愿,更加强烈了。
  
  她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颤抖了,那是因为她的眼泪正不自觉地滴出。
  
  白玖和许诃听到黄巧依的声音不对,转过了头。
  
  “小巧?”看到黄巧依眼眶都是红的,白玖稍稍吓了一跳。
  
  不过更令人吃惊的是,病床上的梦明正睁开双眼坐着呢。
  
  ……
  
  “梦明!”几人惊叫道。
  
  梦明起来了!
  
  他们连忙凑过去问梦明怎样。
  
  而梦明并没有回答。好像他一切都早已明白一般,感激地看着各位。
  
  之后,梦明说出了醒来后的第一句话——
  “我要考进全省前十。”
  
  
  
  除了黄巧依,连许诃和白玖都惊讶了。
  
  全省前十!?
  
  这是什么概念!
  
  “梦明,你……”许诃说,“你,你落了很多课呃,没问题吗?”
  
  梦明的眼神十分坚定。
  
  他知道,现在自己不得不考进全省前十。如果没有这个数字,他便无法说服自己继续在校上学。
  
  L类生们惊愕地说不出话。
  
  白玖心想:【真,真厉害……全省前十,我,我想都不敢想……】
  
  好一阵子过后,许诃越想越觉得,是男子汉就应该这样!他也打起精神说:“真是有趣啊梦明!好吧,那样的话我也要考进全省前十!最后三个星期,我们一起奋斗考进全省前十怎么样!”
  
  “嗯!”梦明自信地笑了。
  
  “我不会输给你,还有你们的。”
  
  “我也不会。”
  
  ……
  
  白玖在一旁佩服的要死,黄巧依忙问:“梦明哥的身体到底怎样了?”
  
  “身体?挺好啊。”梦明动了动四肢,没发现不妥。他觉得自己好像是做了恶梦后突然醒来了。
  
  白玖还以为:“梦明,是不是见到我们在努力,也心痒痒想学习了,就醒啦?”
  
  “哪会真的这样……”许诃解释道,“你们看巧依的眼睛。”
  
  梦明便抬头看床边,只见黄巧依赶紧双手用力擦啊擦,掩饰她刚才的泪水。
  
  “我,我不是……”黄巧依忙乱地解释说,“我是见你们来,有点感动而已……”
  
  “不用解释,各位看——巧依你一哭,梦明就醒来了。”许诃摇头晃脑地说,“这证明了一个古老的说法:眼泪,是女生最强的武器。”
  
  “啊?真有这说法?”←白玖。
  
  “那种说法也不是用在这里的!”←黄巧依。
  
  而金奈奈一直站在门外。她背靠着墙,认真地看着里面发生的事情,没有进去。
  
  
  
  之后,他们聊了聊关于期末省统考和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白玖和许诃就走了,约好学校再见。
  
  梦明的身体已无大碍,黄巧依也得到了医生的许可,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院。收拾的东西中包括之前那些人带来的礼物。
  
  黄巧依告诉梦明,那招火焰纸鸢不能在一般大气状况下使用,否则就会变成今天这样,更严重的话会被自己毒死。
  
  梦明一昏昏了这么久,自然也能理解。
  
  『火焰纸鸢,竟然会这样……』
  
  当时他以为火焰纸鸢能飞,想不到却倒栽到地上。……
  
  这么说,这招根本不能乱用。
  
  他回想起和司马曜一的对决,立即翻出当天穿过的衣服,从口袋里摸到了红桃Ace。上面还画着一个铅笔黑桃。
  
  那次的赌大小,黑桃Ace已经毁了,只要当初拿出这张牌的话……!
  
  还有之前的魔术表演……
  
  当时,自己手中的红桃Ace……
  
  还有刚才的恶梦……
  
  不,那不是梦,是自己的记忆!
  
  当年,父亲确实是把底牌的红桃Ace一瞬间变成了黑桃Ace,反败为胜!
  
  红桃Ace,变黑桃Ace……
  
  如果自己也能把红桃Ace变成黑桃Ace的话,那么那天,不论是面对司马曜一的魔术,还是和司马曜一赌大小……怎样都不会输!
  
  『爸爸……到底是怎么变的……』
  
  他攥着这张画着铅笔黑桃的红桃Ace,努力回忆着。
  
  诸葛东明根本就没有换牌、没有藏牌,手上只有那一张牌啊!
  
  诸葛流千术里头,还藏有这么一招……?
  
  『……如果我也能做到的话……』
  
  ——你知不知道大陆还有多少强者,多少成绩比你好的人。你想要考出国外,成绩起码要进入全省前十名。依你目前的状况,怎么可能考进全省前十?
  
  这是司马曜一当时的话。
  
  ——诸葛流千术在你的手里,变得多么脆弱无力。
  
  『我一定要想出这一招,还要做到!』梦明下决心。他已经发现了自己的薄弱。
  
  还有三个星期,必须加倍努力练习馒头。把温度做完美,必能想出这一招来!
  
  『一定要练出那招。考进全省前十!』
  
  “梦明哥,门口好像有人?”黄巧依说着,跑出门外一看。
  
  可是走道里除了护士以外,已经再没见别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