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二 全省统考 -Quiz 129- 昨日的真相

  绫袖迷宫瞬间支离破碎,图腾柱也被火与风刃全部销毁。在11:10,梦明和周纶羽使用最后的六根红丝,终于把最后的题目答完。
  
  徐鹤君和姚颂惊诧了。
  
  他们不敢相信,这至今从来没人破解的绫袖迷宫,居然被那两人一举破坏。
  
  最后梦明和周纶羽把前四题的答案随便乱猜,涂满了答题卡,试卷就等于完成。而徐鹤君和姚颂还差七、八个题没有完成。
  
  但是,只要徐鹤君他们能保证写完试卷,那便能比梦明和周纶羽多赢出4个听力题的分数。
  
  梦明他们当然不会让徐鹤君他们满意了。
  
  几只小小的火焰蝶朝他们飞去,要影响他们答卷。
  
  如果姚颂继续用绫袖卷保护答题卡,那么被保护的答题卡是无法填入答案的。只要梦明在最后的20分钟里连续使出火焰蝶的话,对方就不能写字了。
  
  可那是做不到的,因为梦明手上的铅笔和试卷纸已经不够用了。
  
  还有其它继续干扰对方的方法吗!?
  
  周纶羽告诉梦明:『不用勉强了,他们的正确率不一定比我们高。』
  
  『不,一点也不勉强。』梦明还有办法呢。
  
  虽然火焰蝶飞过去了,但徐鹤君他们把答题卡保护地很好,火焰蝶扑不到。
  
  可是火焰蝶的目标,并不是他们的答题卡,而是他们的考卷!
  
  『攻击考卷?考卷对他们来说有什么用!?』
  
  试卷上全是题目,身为C类生的他们根本看都不用看啊。
  
  『但我这招可不是火焰蝶!』
  
  只见考卷被火焰蝶点燃,然后火焰的余温在他们的考卷上,描绘出了东西!
  
  那东西是……一幅又一幅的小图!?
  
  徐鹤君看了后大吃一惊。梦明用第三行绝技“火焰印记”,把刚才临时记下的“安全领域”、“扭曲领域”图案画在了他们的考卷上!
  
  徐鹤君根本不怕这些图形,但姚颂顿时混乱了。
  
  最后的几个题,因为扭曲领域的效果,姚颂在答题卡上……填错位置了!!
  
  而徐鹤君根本没办法帮姚颂。因为徐鹤君只知道干扰,却不知怎么画出一幅“清醒领域”来。
  
  这么一算……
  
  即便徐鹤君取得150分满分,梦明和周纶羽各取得144分,而姚颂最后的八题全填错的话,只能得到134分。
  
  这种情形,分数高的一方是……
  
  临仙中学!
  
  ……竟然是临仙中学!?
  
  在邻楼,能把这一切全看懂的C类生并不多,但他们都张大了嘴。
  
  就在考试结束铃响的一刻,他们迅速把试卷交上就站到窗边,朝C楼三层大喊出来。
  
  诸葛梦明和周纶羽竟真能反胜徐鹤君和姚颂,反胜那两位全省前十名的组合!
  
  这太令人赞叹了。
  
  “我也想大叫。”金奈奈站在窗边说。
  
  “啊?为什么啊?”白玖在她旁边很是疑惑。
  
  “……考完三门主科后要大吼,这是常识。”
  
  三门需要两个半小时的主科考试全部结束了,还剩下五门两个小时的考试。
  
  现在得到的分数,梦明十分满意。虽然听力少了6分,但考进全省前十还是有很大希望的。
  
  更何况,他们赢了云丰!
  
  当周纶羽走到他座位边来问“你有没有发现什么”时,梦明也点头说:“有。我总觉得……不像。”
  
  “是吧。”
  
  梦明站起身来,望着徐鹤君和姚颂一同离开考场的背影说:“不会是徐鹤君做的。金奈奈不会被那种图案迷幻。”
  
  “而且他那些图也不是什么暗示,只是视错觉罢了。”
  
  同样擅长使用视错觉的金奈奈,根本不可能受到那种图案的影响。
  
  “你认为这是怎么回事?”
  考生们都纷纷离场时,周纶羽问道。
  
  既不是徐鹤君做的,也不像丁墨……那就一定是其他人了。
  
  会是谁?
  
  想不出答案。
  
  总归今天这场考结束后,云丰的学生见到临仙的学生,都再不敢嚣张地说话,而是退避三舍了。
  
  
  
  但是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或许变得更加复杂了。
  
  因为诸葛梦明和周纶羽的联手,竟挫败了徐鹤君和姚颂,所以临仙的两位在考区中引起了不小的瞩目。原本觉得临仙中学只是区重点,考生根本没什么可看,但从考完起,有考生开始顾忌他们了。有的C类生更是对后面的考试进行重新计划,把诸葛梦明和周纶羽都算在了竞争对手里头。
  
  还有一些在更暗处的人,也开始关注他们。
  
  “这是怎么回事,临仙中学不是你负责调查的吗?周纶羽先不说,但怎么还有诸葛梦明这么强的人?”
  
  几个人在密处进行会谈。似乎在他们的计划中,完全没有预料到有诸葛梦明这么个人。
  
  而回答刚才那问题的,则是一名满脸愁色的男生。他的面孔有点熟悉,仔细一看,想起他的名字叫做庄翼然:“就算是周纶羽,我也没有料到他能做到如此。”
  
  “喂,这就是你没调查清楚!”有人想骂他。
  
  “算了,”又有人拦阻道,“我是亲眼目睹的,觉得刚才的考试并不能说明什么。如果诸葛梦明或周纶羽单独上场的话,应该不是徐鹤君或姚颂的对手。”
  
  “你是说临仙他们协作性强?”
  
  “别开玩笑了,我亲自调查的云丰。徐鹤君和姚颂的协作性可以说是最高的,两人联手相当于三人。”
  
  “但在我眼里,诸葛梦明和周纶羽,两人相当于五人。”
  
  ……
  
  这么看来,必须把临仙中学的战斗力计算进去了。
  
  临时改变计划,事情会变得棘手,但现在必须以最省力的方法解决眼前的问题。
  
  “……看吧,只要在中间多增加这么个步骤,就能继续依原计划行事。”
  
  
  
  往后的考试,是物理、化学、哲学、历史、地理。每场考试时间是两个小时。
  
  虽然这些科目看似轻松些,但考生们依然啃着书本和笔记,整个下午都在不懈努力着。
  
  此时的周纶羽并没有沉浸在战胜徐鹤君和姚颂的兴奋中,而是更深入地在思考,袭击金奈奈的到底是什么人。
  
  金奈奈当时到底看见了什么东西?而且是非让她忘记不可的东西??
  
  天色已经暗了,周纶羽依然坐在那棵高崖的树上,挂出红丝钓鱼。
  
  从入场开始,他就一条鱼都没钓上来。
  
  “钓不上来的。”
  
  树底下传来一个声音。
  
  周纶羽低头一看,是留着和自己差不多长的头发的阳旭中学女生,陶雅音。
  
  “祝贺你啊,英语考试赢了云丰。”她抬起头微笑着说。
  
  “……这是理所当然的。”周纶羽面无表情,继续盯着自己的鱼线。
  
  见他那么拽,陶雅音便坐回树下,慢慢说:“想不到临仙的诸葛梦明竟然这么厉害,还把大哥的准考证打坏了。”
  
  “嗯?你说什么?”周纶羽有点愣。
  
  他怀疑自己是否听错。梦明打坏准考证?
  
  “哼,怎么可能。”周纶羽说,“诸葛梦明可没那兴趣。”
  
  他知道第一场考试时,确实是诸葛梦明赢了高灿飞的考试,但梦明并没有向周纶羽提过自己打坏了高灿飞的准考证。
  
  “可是,是真的。”陶雅音说。
  
  夜里的海风吹拂,山海气息浓郁,但陶雅音的声色却变得很低沉,很低沉。
  
  “大哥已经,不能考试了……”
  
  她那神情不像在说谎。
  
  “到底是怎么回事?”周纶羽决定问清楚。
  
  陶雅音原以为周纶羽知道这事。她告诉周纶羽,在第二场数学考试的时候,梦明把高灿飞的准考证打坏,让高灿飞丧失了考试资格。
  
  “第二场……?”
  
  不是第一场?
  
  难道在数学考试里,梦明又和高灿飞对上了吗?
  
  他没听梦明说过啊。
  
  周纶羽依然不信。梦明再怎样,也不会做破坏人家准考证的事情……除非……
  
  “除非是你那个大哥想破坏诸葛梦明的准考证,诸葛梦明才会不得已反击。”
  
  “绝对没有。”陶雅音说,声音并不强悍,而是忧郁。她没说谎,高灿飞果然已经失去考试资格了。
  
  但,这件事就奇怪了。
  
  周纶羽决定干脆找梦明问清楚去。如果真有这件事……
  
  『不可能有。』
  周纶羽就是不信,他跳下树来准备回宿舍区去找梦明。刚一起步,忽然发现沙滩对面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正往椰林中走去。
  
  那影子,还有姿势,好像就是梦明啊!
  
  周纶羽很疑惑:『晚上了他还出来?去那里干什么?』便留下忧愁的陶雅音一人,自己赶紧踏沙往椰林那边跑过去了。
  
  天黑了,阵阵海涛声响在周纶羽耳边。他越思索越觉得蹊跷,第二场的数学考试,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
  
  他来到椰林底下,隐隐听见了上头的对话声。
  
  是一男一女。那个男的声音……是诸葛梦明没错!
  
  “谢谢啦。”这是梦明的声音。
  
  “不必。”
  
  这女声仿佛妖精一般,让周纶羽光是听着,心都跳得厉害。
  
  “想不到她竟然会看见。还好你帮我把她的记忆都消掉了,不然我可真的不好办。”梦明说。
  
  “你……”妖精般的女生说,“不过是要考个全省前十,何必去破坏人家的准考证,还怕被同学知道呢。”
  
  『什么!?』
  周纶羽听了大吃一惊。
  
  他只感到气血上涌。他的牙关咬紧了。
  
  把椰林两人的对话,还有陶雅音的话语结合起来,结论是……
  
  诸葛梦明在第二场考试破坏了高灿飞的准考证,这件事情……被金奈奈看见了!!于是梦明让那个女生给金奈奈下暗示,使金奈奈考试昏睡,还失去了当时的记忆!
  
  “我全省前十这个目标,并不是为了分数或名次。我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梦明说,“我必须找到理由与强大的对手考试。只要我的同学们信任我,就会助我一臂之力。”
  
  “比如,周纶羽吗?”
  
  “是的。如果金奈奈把看到的事情告诉周纶羽的话……”
  
  『诸葛梦明……你这是,怎么一回事!!』周纶羽越听越明白,越明白越恼火。
  
  让金奈奈数学考试昏迷而失去很多分数的罪魁祸首,原来是你啊!诸葛梦明!
  
  『然后你居然还嫁祸给云丰的徐鹤君,把我蒙在鼓里,让我和你这个元凶一起对抗他们!?』
  
  周纶羽想起在第二场考试结束时,梦明等待金奈奈、找到金奈奈时的神情,还有闯进云丰宿舍时的神情……
  
  『诸葛梦明,你太会装模作样了。』
  
  周纶羽的拳头紧紧握了起来。
  
  全省前十……?
  
  为了全省前十,你就能破坏竞争者的准考证,甚至对自己的同学下手!?
  
  『连金奈奈醒来以后都还在帮你!你到底……把我们当成了什么!?』
  
  周纶羽再也忍不住了,想一口气冲上去揍他一顿。
  
  可当周纶羽找到路走进椰林后,椰林里已经没有人影了。
  
  『……发现有人来,逃走了?』
  
  周纶羽只好收起步伐。
  
  夜里,他默默地思索着。
  
  『那个女生,难道是……』